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774 五序的決定


  五序此時不想見偽霸麾下的任何生命,若非無奈,偽霸的大本營它也不會進來。
  然而對方有第三的東西,作為第三大序,目前新艦中在存的最高序列,不論如何,也必須去見。
  開始,五序不想出新艦,僅以信息交流而“見”,但對方不同意。
  五序與戥商議后,以息體的形式從暗圓的新艦中漂浮出現,在新艦的前方,飛來一艘與巨大新艦相比很渺小的飛船。
  五序離開飛船的同時,一直在研究浮尊者狀態的22156便接受到一條自動觸發的絕密命令。
  命令來自安全部,來自雷,22156不準備理會,但雷在命令權限中注明,此命令只雷與楚云升兩人知道,便表明這道命令是楚云升同意的。
  22156也就無法再拒絕,立即執行絕密命令,對五序臨時監控。
  五序不知道它一出新艦,除了戥之外,還有22156代表的安全部立即秘密地監控著它。
  離開新艦一段距離,它便見到對方飛船中主動飛了一個液態生命。
  它認識這個液態生命。
  出來的正是寬苑使,主動上前,按照與新艦的商議,以它的源門之法,對五序查看了一次,隨即,一如曾經一樣,仿佛學生一般,語氣很尊重地說道:
  “您是我的前輩,按道理我不應該這么做,但事關重大,我必須確定是您本人。”
  五序沒有說話,即便它認識寬域使,沒有任何波動。
  寬苑使也絲毫不介意,繼續說道:“我的任務其實有兩件事,第三的東西是一件,還有另外一件,我們先交割第一件。”
  這時候,一個密封的小立方體從后面的飛船中飛出,漂浮到寬苑使與五序之間。
  五序神情微微動了一下,似乎認識這個本就應該是卓爾人制造的物體。
  寬苑使將立方體送到五序跟前,始終很尊重地道:“第三說過,如果它死了,而95827卻仍活著,并且成功歸位,那么,有件事極其重要,你們若最終確定95833沒有回來,便要想盡一切辦法殺掉95827!”
  寬苑使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但它還說,如果你們想盡一切辦法也殺不掉95827,這便是卓爾人的命運,那么從此,第三大序便歸95827掌控,第三原話這樣說:如果錯至無法再回頭,那就徹底錯到底去。
  這個立方體我們打不開,尊上可以,但不屑于這么做,第三說里面是第三大序的掌控序列,雖然我聽說過,即便沒有這個東西,卓爾人也產生新的掌控序列,但可能需要太長的時間,它可以快速幫助你們重建第三大序。
  您不用懷疑這是我們的陰謀,雖然確有些原因,但之所以現在才交給你們,是尊上的決定,尊上不希望95827因為得不到你們當時的先進技術支持,而導致其本體落入他人之手。
  原本,要一同交給您的,還有第三的契約,但那道契約神秘失蹤了,我們也找不到,第三原話說,如果你們決定讓95827掌控第三大序,那么就告訴他一定要找回卓爾人當初得到的十三道契約,缺一不可。
  很遺憾,我們失去了它的契約。”
  五序除了一開始見到立方體的時候,神情微動,寬苑使后面說到的事情,它卻一直波瀾不驚。
  但在新艦里,卓爾人內部之間,卻掀起軒然大波。
  寬苑使似乎很久前便習慣了五序的沉默,繼續從飛船里招來第二個物體,一種似乎始終無法定型的奇特物質。
  “這是我的恩師,當初域間的域主,很久前在銀河星系找到的一個東西,也許,你可能比我更清楚。”
  寬域使仿佛在回憶很久之前的事情:“當初,域主一直試圖調解尊上與您的關系,我不知道很久之前到底發生過什么,尊上連第三都可以原諒,對您……但我知道域主從未成功過。
  域主已經離開很久了,至今杳無音信,它在離開的時候,將這個東西交給我,說如果我們離開了銀河星系,并已經開始重建大本營,但你依然不能接受它的建議,就把這個東西給你,算是它自己對您的一個了結。”
  這個時候,一直沉默的五序開口,終于道:“當初,它離開的時候,就已經是巔峰源門層次了,如果還活著,應該已經誕靈了,可能都已經超過你們的偽霸,它的生命結構……可以說是我所見過的最合適修煉更適合學習的天才,可惜,它太過理想化。”
  寬苑使無視了五序所用“偽霸”一詞,說道:“恩師當初也說過,您……”
  五序打斷了寬苑使:“過去太久遠的事情,無需再說了。”
  寬苑使便沒有再說起,而是有些傷感地道:“是的,恩師離開太久了,也許已經不在這片星空了,它很執著,如果還活著,即使誕靈了,找不到東西,大概也不會回來。”
  五序不再說話,寬苑使也完成了任務,兩人沉默著各自返回。
  寬苑使回到飛船,也一直沉默著,熟知它的三個部下,這個時候不能打擾它,它的情緒很低落。
  對于一個源門生命,還是一個從生死時代戰斗出來的源門,幾乎是極為罕見的。
  而新艦里,本來已軒然大波的卓爾人,在五序回來的瞬間,集體寂靜下來,仿佛在等著五序自己的決定。
  戥在信息中心見到了五序。
  五序仿佛一下子蒼老了很多:“偽霸的人選擇這個時候,你認為是什么目的?”
  戥有些奇怪,關于偽霸的事情,五序極少會詢問他或者烏怒人,始終有著它自己的判斷。
  不過,戥也知道,這個時候,五序需要他的話來穩住第三大序殘存的卓爾人。
  若從五序的角度去看,這真的算是卓爾人凋零至此的可悲了,竟需要一個外族來穩定卓爾人心。
  可偏偏戥的話的確可以起到效果,因為新艦如今的結構決定了現在的情勢。
  戥慎重考慮片刻后,也沒有因為五序的需要而亂說:“這個自稱寬的苑使一開始就說是它的任務,那么很顯然,不是私下行為,偽霸是知道的,并且準許的,但它們并沒有將此作為談判條件,而且還是恰好在這個時候執行了這個任務,沒有任何原因是不可能的。
  但我不覺得它們是想要擾亂我們的內部,制造我們的內部矛盾,對于它們而言,雖然不是壞事,但也沒什么收益。
  我想,更大的可能,還是在卓爾人的秘密上,偽霸需要繼續在你與楚以及其他卓爾人身上做下更進一步的布置。
  為什么不將這件事加入談判條件,我能判斷的,只有偽霸應該是做了談判失敗的準備,一旦談判失敗,作為條件之一的這件事,將一同被取消,也就沒法自然地布置到我們這里。
  由此也可見,這件事對偽霸可能非常重要,即便不加入條件,也要成功進行。
  并且,即使我們因此而洞悉了偽霸的意圖,一切信息傳輸權都被控制的我們也無法告知外面的楚,偽霸大概也知道在里面的我們能夠很快猜到這些,但我們依舊拿它沒有任何辦法,毫不影響它的布置,楚會在談判結束后最后一個才知道。
  至于為什么選擇這時候,因此就很自然了,之前,我們需要送樞機出去,解決楚的問題,有信息傳遞權,根據以上的理由,這時候是不能這行這個任務的。
  之后,還需要看看楚那邊的情況,如果我們的計劃失敗了,楚沒有恢復出來,我們還會有向外面的楚傳遞信息的權力,也不能執行這個任務。
  只有等到楚確定無疑地恢復了,但它們沒有有效手段判斷楚是真恢復還是仍有風險,所以需要一個標志性的事件來作為基本判斷。
  最準確、最不會有錯的標志性事件,便是楚云升進入了談判階段,說明楚肯定完全從異常中恢復了,以此作為判斷就很穩很可靠,之后,才可以放心地執行這個任務,不用再擔心還需要我們向外送出信息。
  當然,也許還有其他重要的原因,我無法判斷,比如,寬苑使的第二個任務。
  不過,五序,我越來越認為,偽霸是個很厲害的對手,并非只是狡猾和陰險可以簡單概括。”
  戥停在這里,沒有再深說下去,轉而才說了五序與其他卓爾人最關心的問題:
  “回到這件事本身,事關你們卓爾人第三大序的掌控序列,我是外族,只能給個建議,畢竟還關系到楚,而楚涉及到我族,以及全艦諸族,所以,還是等到楚回艦之后,再對此做最后的決定吧。”
  五序需要的就是這句話,其他卓爾人似乎等的也是這句話,只是原因可能并不相同,但都仿佛松了一口氣。
  不過也有例外,一直秘密監控五序的22156,作為很早前有申請轉序想法的它,對掌控序列這件事反倒沒有那么關注。
  在五序回來后,它的注意力就轉向了五序帶回來的奇特物質,若非它需要嚴格地保密自己的任務,早就分時過去了。
  但即使如此,它也非常的“興奮”,在對奇特物質做安全部最高規格檢查的時候,利用“職務之便”,就發現了這個東西絕非尋常,很可能解決新艦的大問題。
  它嚴以忍耐的時候,其他卓爾人與戥的注意力都在第三大序的掌控序列極可能帶來的沖擊時,小烏怒人出現在那個奇特物體旁邊。
  22156只能羨慕地看著這個小烏怒人向信息中心申請對奇特物體進行研究……
  此時,偽霸大本營外,衛與皆靈主仿佛正在比拼著“建設”速度!
  衛努力地不斷加快重建火蟲體系的速度,而皆靈主仿佛忙于在布置一個置于空間中的復雜結構,或者是一種獨特的靈陣。
  忽地,一靈一蟲先后立即停下建設競賽,齊齊注視向與第一道靈襲相差一個斜角的方向。
  剛剛,一道靈戰的余波被它們因位置而先后捕捉到。
  斜角方向的深空,交戰中的雙靈逼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