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772 如釋重負


  老神尊怎樣,楚云升不清楚,皆靈主更不清楚。
  誰也不愿意去懷疑一個神國真正神尊的能力,便猜測不透。
  楚云升所說的“那樣的事情”,皆靈主無法分清真假,也就搞不清到底存在不存在“那樣的事情。”
  皆靈主內心里覺得,存在的可能性很大,否則就不會有這么多的事情出來。
  廢儲給它的感覺與傳聞有所偏差,并非諸多混亂傳聞中那樣的無能,就像現在,廢儲猜到了它來自左旋,卻始終沒有說出自己就是廢儲,而且也不準備再說出來。
  于是,正如廢儲所言,基于廢儲的配合,它可變通的范圍便大了很多,可以“路過”了。
  它仍舊是不說話,沉默著移動了位置。
  廢儲提供了一個新情報,新神國的眾靈正在朝著這里趕來,目的是不是廢儲不好判斷,它更在意對自己任務的影響。
  單靠它一個,即便是上位靈住,也擋不住眾靈合擊。
  它需要支援,更強的支援。
  皆靈主在移動中,再次向最近的任務星系發去求援信號,內容中,廢儲依舊是不明勢力,又新增了新神國的動向。
  靜謐的宇宙中,星光永恒般地遙遠,黑暗塞滿空間,空虛而深邃。
  有時候,很久很久,可能一個生命都遇不見,什么都不會發生。
  有時候,危險,忽如其來便出現在跟前。
  有的危險,可以提前得知,并做出預防,比如超新星的爆發,事先便可觀察到征兆,有的危險,永遠猝不及防,比如靈生命的襲擊。
  即便同樣是靈,也不可能時時刻刻以最大的消耗獲得最安全的防備,提前得知敵情,總是非常有利的。
  皆靈主到達了廢儲所說的位置,便開始做基本的防備。
  既是防備新神國靈主們的靈襲,也順帶著,有了理由,暗中防備廢儲。
  廢儲在它到達位置后,便不再與它有新的交流。
  這正合皆靈主的意,它也不想再與廢儲多說什么。
  楚云升漂浮在快速戰艦的上方,旁邊不遠處,就是火蟲的腔體,而衛在他出來后,就不怎么能見到。
  那只被腔體命令配合楚云升試驗的戰蟲,依舊一動不動地待在原地,好像被所有人與蟲給遺忘了,可惜,衛規定它,不管發生什么,都不能說話,不能動。
  楚云升本體恢復出來,雷如釋重負。
  跟在雷身邊的意意斯,也是一樣,如釋重負,只是原因各不相同。
  意意斯等幾個人與巋靈主失散后,一直努力地尋找巋靈主,但他們只是普通的生命,想找到高他們太多層次的靈生命,太不現實。
  他和老陳等人如碎片一樣漂浮在降臨點星系之中,最終被雷找了回來,返回新艦。
  失去了原有的任務,意意斯回到原先的安全部位置,繼續他原來的工作。
  雷對他的表現并無不滿,但因為在巋靈主艦隊中的那一場風波,更多的人對他保持著越來越遠的距離。
  他倒還好,在安全部工作很長時間了,漸漸地習慣了孤獨,老陳則有些不適應,回到原來的位置沒多久,便又申請調回了意意斯這里。
  那場風波的影響,已經無關這么做是對還是錯,許多人本能地對他感覺到危險。
  意意斯自己也很清楚,當他在巋靈主那里強硬舉刀的時候,老陳不止一次地提醒他要想清楚,他就預見到了今天。
  只是他還達不到三大族那樣強大與細致的能力,巋靈主忽然極意外的失蹤,徹底打亂了他的計劃,讓他提前返回新艦后的處境,比他與老陳預計的更加糟糕。
  意意斯不知道雷帶來這里的真正用意,烏怒人多于命令而很少解釋。
  楚云升恢復出來,他心中壓抑的一塊大石頭,仿佛減輕了很多。
  雖然他知道,基于各種原因,他的職業生涯,仍將很長一段時間再次陷入沉寂的低谷。
  但只要楚云升在,他便充滿了希望。
  他旁邊的老陳在楚云升出來后,緊緊地咬著嘴唇。
  意意斯知道,老陳比他的情況更加糟糕,承受了更大的壓力,幾乎都無法再融入以前的生活與關系。
  只有老陳的老上司岐沉還與老陳之間保持著正常的關系,并與他深談過一次,而就是那一次之后,老陳聽從了老上司的建議,申請調回意意斯這里。
  意意斯沒有理由拒絕他的申請,老陳需要一個地方活下去。
  幾經周折,當時任務飛船中的黃星人也申請返回到他這里,意意斯一概不拒絕。
  現在的問題是他的決定導致的,他有責任解決。
  楚云升恢復后,偽霸的兩個樞機在金甲與海國大殿主等人的護送下,返回快速戰艦。
  意意斯照例要去檢查,迎面遇上海國大殿主。
  “意意斯,這兩個樞機,我這邊申請安全部能否調查一下?我覺得能拉到我們這邊來的話更好。”
  海國大殿主飛過來,與平常無異地說著。
  跟在海國大殿主后面早已是樞機的德斯看了看意意斯,沒有說話,他和意意斯并不熟悉。
  安全部的人,不論是否有那場風波,也不論是誰,德斯都不想接觸。
  在新艦,他的根基還很薄弱,差他的前上司海國大殿主更是十萬八千里,他很清楚自己的情況。
  風浪這種東西,他是接不住的。
  意意斯這個據說是楚云升前助理的地底小人,他也聽說過,尤其是最近。
  德斯對此謹慎地不參與,他正在試圖突破源門,但遇到了很大的問題,是他最需要解決的。
  意意斯記錄了海國大殿主實驗室的申請,又對兩名有些興奮的偽霸一方兩個樞機做了例行的檢查。
  楚云升恢復成功,新艦將會兌現給它們的獎勵。
  意意斯還不知道三大族是怎么考慮的,他估計這兩個樞機是回不去了,海國大殿主的申請其實是多余的。
  偽霸會不會同意,意意斯就更加不知道了,偽霸或許不在乎新艦獲得大本營里星空種族的知識與信息,但對樞機的態度就不一定了。
  契約這東西,在哪里都是稀缺資源,尤其還是兩個別特的樞機。
  這都不是他可以考慮的事情,他認真做完自己的工作,便回到快速戰艦內的安全部分部。
  漂浮在外的楚云升,一直沒有進入快速戰艦。
  皆靈主到達位置后,楚云升便收到來自偽霸大本營里的一道信號:
  “楚,我們可以開始談了。”
  此時,漫天星辰中,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里,一艘銀色戰艦從黑暗里露出崢嶸。
  悄悄分布在這里的眾多圍殺飛船,瞬間被沖殺得七零八落!
  銀色戰艦冷漠而傲然地掠空而過,消失在茫茫的宇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