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770 兇猛的形態


  偽霸大本營里,新艦以巨大球體的形態環繞恒星運動.
  基于烏怒人的技術,恒星的輻射照射在新艦球面結構上,便消失不見,仿佛一個不會反射的黑體,又基于卓爾人的技術,球面結構上的溫度始終保持極低,若從較遠的地方看起來,新艦就像一個平面的黑暗的圓。
  從相對靜止的角度去看運動中的新艦,像是一個平面的黑暗圓月在宇宙中移動,與許多星空種族的星艦有著很大的差異。
  自降臨點星系出發,低速狀態中,戥一直擬化了球體的形態,而非新艦基礎的椎體形態。
  新艦以椎體為基礎形態建造,在椎體形態下,最為穩定,非必要時,戥常根據需要,擬化最合適的形態運行新艦,真正見過新艦椎體形態的人并不多。
  寬苑使乘坐一艘飛船,在新艦所在的管理區域邊緣停下,目光投向新艦。
  這是它第一次近距離接近新艦,看著暗月般的新艦,寬苑使不知道對方不靠源門樞機是怎么做到的?
  不過,它決定過來看一看,也不是為了這艘星艦。
  它想見一下卓爾人五序。
  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你們覺得格域使能夠完成它的任務嗎?”生命體為液態形式的寬苑使收回目光,向跟隨它而來的三個信任的部下問道。
  三個部下,其中只有一個是它自己的族人,其他兩個則是很久前就跟隨它的種族,早已密不可分。
  其中一個部下道:“不太好判斷,但我還是認為,左旋前儲別無選擇。”
  寬苑使沉默了一會道:“如果換做我,恐怕完成不了。我們擁有的優勢,恰恰又是我們最大的劣勢,它們的確需要我們所提供的安全保護,但我們卻沒有辦法真正用此對它們形成有效的威脅。
  我們實際上是在保護我們需要的東西,95827和五序都非普通的卓爾人,單是耍賴,我們就拿它們沒有辦法,只能限制它們的自由,控制它們的飛船離開而已。”
  那名部下思索了一下,說道:“確有這個可能,但它們不可能無限制地拖下去,總是要離開的,最終的控制權仍然會在我們這邊。”
  寬苑使不置對否地又將目光移向新艦道:“你們看它們的星艦,我感到比卓爾人還要先進一些,也更危險一點,還有那些火蟲,它們選擇來到這里,并非是絕對的絕境,只是為了絕對的安全。
  它們真正不得不需要的東西,我始終認為并不在于安全庇護,就看我們能不能找到它們真正逃避不掉的這個需要了。”
  那名部下便說道:“格域使了解左旋前儲,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寬苑使冷哼道:“它了解95827嗎?我倒是很希望它能完成任務,它要是失敗了,我就要拿絕密的東西去幫它填,我們要付出的將更多,那時候,它這一輩子都不要再想出罪船了。”
  那名部下沉默起來,如果事情到了需要寬苑使去填代價的時候,格域使自然早回罪船了,但談判的風險卻轉嫁到寬苑使身上。
  這是它們不想看到的,無論是從大本營的利益考慮,還是從它們自身的利益考慮,都是最糟糕的結果。
  而此時,它們所談論的格域使,依舊在反反復復地看著楚云升與新艦的所有資料。
  已經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就連站在一旁的年輕人都能夠倒著背出這些資料中的所有內容了。
  年輕人不知道這些毫無什么秘密可言的資料有什么需要反反復復地去看?資料中,許多地方甚至只是一些記錄下來的簡單對話。
  依照目前的形勢,對方基本沒什么談判的籌碼,又在自己大本營里,自己一方掌握著絕對的主動權。
  年輕人雖然這樣想,但不敢和格域使說,否則可能又是一頓教訓,讓他很傷自尊。
  格域使很少主動教導他什么,只讓他自己看著學,年輕人只能忍耐著繼續陪看。
  控制飛船的半透明生命收到了區域管理大使轉發來的申請,馬上向格域使報告:“域使,對方申請向星系外發射一艘飛船。”
  格域使頭也不抬地道:“可以,發回行苑,讓他們處理。”
  與此同時,格域使加快了復讀閱讀楚云升與新艦資料的速度。
  半透明生命的報告很快到了行苑,又轉至寬苑使的面前。
  寬苑使看了一下,下令給行苑:“準許他們的申請,也不要監控,你們沒那個能力破譯他們的信息。”
  命令發了出去,寬苑使語氣有些復雜地向自己三個部下道:“如果沒猜錯的話,這道飛船應該是用于解決95827的問題,沒想到,他們這么快就找到了辦法,我們將來對這艘星艦應當更重視一些。”
  ……
  偽霸大本營外,第一道靈襲已經追至。
  衛與它正在打造火蟲體系擋住了這道靈襲,確切地說,靈襲最終沒能攻破漣漪的核心范圍。
  楚云升不知道他現在的狀態是否可以躲過靈襲,他沒有去漣漪范圍之外做任何嘗試。
  即便靈襲攻擊不到處于量子漲落狀態中的本體,也難以保證靈襲可能會對時空產生不穩定的影響,從而加速他狀態的不穩定。
  一次靈襲,衛可以擋住,兩次,三次……很快就會有更多的靈襲追至,單靠衛是擋不住的。
  在降臨點星系,火蟲已經有了較為完備的基礎體系,星系內又受到戰爭機器影響,而真正可以發動靈襲的只有巋靈主一個,和現在的情況差別極大。
  新神國眾靈靈襲非巋靈主一個初靈可比,一道道追來,即便殤從大本營里出來也支撐不住。
  新艦就更不要說了,唯有偽霸的大本營猶如磐石般,在第一道靈襲波及下,紋絲不動。
  衛在第一道靈襲之后,便繼續投入它繁忙的體系建立之中,雖然在楚云升看來,意義已經不大。
  新艦發來的信息從偽霸大本營里送出,楚云升與衛立即捕捉到,并發現隨后飛出大本營的快速戰艦。
  楚云升也沒想到電這么快就能建立出這么細致的方案,幾乎所有問題都考慮到了,并基本都給出了解決辦法,只有最后一個可能性問題,電將用剩下的生命試圖找到辦法。
  快速戰艦帶來了兩個偽霸一方的樞機生命,由源門生命金甲以及海國大殿主兩個源門級生命負責護送,實際上是防止這兩個樞機不肯合作。
  雖然,這個兩個樞機恨不得馬上成功完成任務,然后回到大本營里。
  外面畢竟很不安全,隨時都有喪命的危險,而一旦完成了任務,新艦給他們的許諾,實在太誘人了,那可是可以達到源門的機會!
  即使如此,戥還是安排了兩個源門護送,以防萬一。
  但依然還有人不放心,雷親自帶著任務失敗的意意斯坐鎮快速戰艦,而卓爾人那邊,五序原本還想讓22156過去,但是22156堅決不離開浮尊者半步,雷和戥似乎也不支持,五序只好改派其他卓爾人帶著一個陣列隊進入快速戰艦。
  快速戰艦里的弭婭等人,被主艦塞進來的豪華配置徹底邊緣化,原本也可以不來,但戥還是將他們一起派了出來。
  像是給新艦在外面做一個備份,弭婭親眼見到大量種子被送入快速戰艦。
  衛也收到了殤的信息,將快速戰艦放入漣漪范圍,只要快速戰艦不闖入腔體核心范圍,它都沒有反應。
  腔體,那是它專門給楚云升預留躲避的地方,其他非火蟲生命一概禁止涉足。
  雖然它也不能確定楚云升會不會進去,但地方要準備好。
  快速戰艦在漣漪中相對靜止下來,因為無法聯系到楚云升,也不知道楚云升是否準備好。
  雷按照電方案中預估的楚云升可能需要的時間開始等待著。
  楚云升詳細看完電的方案,便準備開始嘗試電方案中的第一個可能,也是楚云升認為最有可能的情況他在穿維飛船里。
  制作符文不難,黑氣與靈蘊都還足夠使用,難點在于物納符文的成功,以及找到使用符文的目標對象。
  &bsp;楚云升不覺得物納符文真的會成功,他只需要在那一瞬間對穿維飛船的狀態造成不穩定就可以了。
  黑氣制作的物納符文會產生強大的吸力,很久前對付血族的時候,他就用過。
  如果加上物子碎片與靈蘊,威力可能直線上升,但能否對穿維飛船有效,楚云升并沒有十分的把握。
  但黑氣有個特性,只要目標在,就會不死不休。
  只要維持住符文,黑氣形成的漩渦就可能不斷地攀升吸力,直到楚云升也沒見過的地步。
  和以前不同,他現在可以用靈蘊維持黑氣物納符持續很長時間,只要靈蘊與黑氣足夠。
  那么剩下,最關鍵的就是如何鎖定目標了。
  楚云升無法直接感覺到穿維飛船的存在,本體以外什么都沒有,石頭封印生物一離開本體也如同消失不見。
  這意味著,本體外的空間或者結構,對他而言是無法觀察的。
  這種情況下,沒法鎖定目標,反封就無從談起。
  但楚云升還有物子碎片,靈封解封之后,物子碎片就已經能夠使用,并且比之前,可以更大范圍的使用。
  物子碎片與意識有關,甚至能夠組成他意識的形象體。
  本體外的空間他觀察不到,但必定存在,而物子碎片可以將他本體與外部用碎片形成的“身體外殼”隔絕開來,那么,里面是本體,外面就是穿維飛船。
  并且,最關鍵的是,如此一來,物子碎片就像是媒介一樣,將殼外觀察不到的穿維飛船空間進行描邊與具體化,再被黑氣鎖定。
  靈蘊,黑氣,物子碎片三者缺一不可,精準配合,才有可能成功。
  除此之外,為了增加成功率,還要全力拉開時空徑跡,不停地進入更小的間隔,在極小的時空間隙中,插入一道道黑氣符文,并加入楚云升以前就用過的劍式循環互增之法,使得符文附于劍式一起循環互增,沖刺向最頂端的層次。
  這將消耗大量的黑氣與靈蘊,便意味著,他可能只有一次機會,將黑氣與靈蘊全部堆積在時空徑跡的縫隙中。
  楚云升做好了所有準備,等待著電方案中預定的時間。
  時間終于到了預定值,兩個樞機從快速戰艦里浮出,對著戰艦給它們規劃的坐標范圍,依次施展樞機之力。
  戰艦里,雷與卓爾人緊緊地盯著那個坐標位置,坐標位置已經發送給楚云升,現在楚云升應該就在坐標上。
  一旦楚云升被樞機之力從宇宙借貸出來,雷與卓爾人就要進入極速的計算之中。
  所有的檢測設備已全部打開,金甲與海國大殿主的源空之地也覆蓋周圍,火蟲的漣漪更是全神貫注地靜靜等待著。
  忽地,幾乎同時,快速戰艦檢測到坐標上出現一個未知粒子波動,金甲與海國大殿主發出信號,漣漪從平靜中瞬間劇烈變化!
  開始了!
  ……
  這時候,已經距離偽霸大本營星系越來越近的左旋靈主,正在悄然地靠近。
  作為上位靈,并且很快就要再提升一個靈位的靈,它無論如何也不可能簡單地放棄自己的任務星系。
  這個星系的位置,至關重要,所有才會由它來負責。
  它有強大的靈蘊以及特性,也有對這個星系足夠的了解。
  但忽然,它驚恐地停了下來,下一瞬,幾乎靈飛蘊散!
  在它任務星系外,一些生物聚集的地方,一艘氣勢磅礴的恢宏戰艦毫無征兆地忽然出現在星空之中,兇猛的形態幾乎讓它靈體都劇烈地顫抖起來。
  它不知道為什么會怎么恐懼,但本能地就是如此的恐懼!
  但,還不僅如此。
  在它眼中,兇猛的恢宏戰艦前方,一個純極幽暗的身影仿佛從虛無的世界中漸漸顯露出來,抬起頭,血紅的雙眼,冷冷地看向它。
  它永遠記得這個可怕的身影。
  它曾親眼見過這個恐怖身影攻破巨大靈陣的無雙氣勢!
  而現在,它竟然距離這個恐怖身影如此之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