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1768 大膽的想法


  宇宙現象的觀測信息,對星空種族而言至為重要與珍貴,尤其是更高層次的星空種族。
  科技發展到一定的程度,許多領域的驗證能力已經跟不上理論的膨脹,便常常產生諸多難以驗證的猜想與推測,最終產生桎梏。
  這種桎梏便成了諸多星空生命毅然飛向茫茫宇宙的原始動力之一。
  只有宇宙,才能給它們最好的答案。
  戥的種族歷史上,就有著許多至今都無法證實的理論猜想,他的一代代族人也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與代價。
  能夠活著逃至偽霸大本營的星空種族,不至過于弱小,因此它們能夠觀測到的宇宙現象也就有著許多有價值的部分,對新艦三大族聯合建立的理論驗證,也就有著極為關鍵的作用。
  簡單程度上的驗證過程不復雜,速度也很快,具有三大族中最多數量的卓爾人分出一小部分,就可以很快得出驗證的結果。
  復雜與耗時的地方在于,驗證出哪些理論是正確的,哪些又是錯誤的,之后,重建更進一步的理論體系,并產生新的理論假設工作。
  新艦沒有時間做后續的這些工作,只能先快速與簡單地做一次大規模的簡驗證,保存下結果,以待后用。
  當前最緊迫的任務,仍然是楚云升的問題。
  戥的一道分時一直在電單獨開辟出的信息空間中,22156過來的也是一道分時。
  這個卓爾人似乎嚴格遵守著楚云升給它的任務,極為謹慎地對待其他方面的任何調動,如果不是電找的它,又涉及到楚云升的問題,戥估計這個卓爾人很可能還是不會來到這里。
  至少,目前,雷與五序都沒法調走它,除非楚云升解除它的任務。
  即便如此,這個卓爾人也很謹慎地只以一道分時出現在電這里。
  偽霸大本營的樞機解決了將楚云升從量子漲跌狀態中安全借貸出來的第一個問題,它們三人聚集在一起的任務,是要解決第二個問題,如何讓楚云升能夠實現微入宏觀的問題。
  戥一開始便覺得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他不完全認同電對楚云升之前嘗試寫入輸靈主契約的判斷,正常情況下,楚云升當時無法順利寫入,那么短時間,能夠寫入的可能性很小。
  若是需要輸靈主協助,那可能性更幾乎為零,除非正中輸靈主的圈套。
  除此之外,最關鍵的是,即便能夠對輸靈主契約寫入物理規則,而如何實現微入宏觀的物理也是個難題,新艦并不掌握。
  但戥也知道,這大概是唯一的辦法,不行也要試一試了。
  外面的楚云升等不了太久,甚至,現在都無法判斷楚云升現在的死活,比起新神國的靈襲,楚云升自身的狀態才是最危險的。
  然而,到了電這里,他很快發現,作為烏怒人的科技權限者,電和他在技術領域上的思維與思路是不同的,就像他在戰爭領域上的獨特之處。
  電一點點地說出它的構想,速度不快,戥與22156實際上充當了聽眾與查漏補缺者,或者是電咨詢另外兩大族有關細節方面的理論與經驗的回答者。
  電沒有糾結于這道契約到底是不是廢契約,也沒有糾結于是否需要輸靈主,或者其他特殊的環境等等,這些都是電自己提出來的,但又在很短的時間內被它拋棄,因為這些不符合時間上的需要。
  “……我是這樣想的,楚為什么沒有像火蟲一樣湮滅其存在狀態?”
  電緩緩地說道:“可能的原因會有很多,從楚自身的情況分析,他的物子碎片與穿維飛船兩者的可能性最大。
  前者,楚曾與我分析過,在節點中產生過作用,而后者,楚找過很多次,都沒有發現。
  我更傾向于后者,楚此時的狀態包括了他的本體,物子碎片重點在意識領域,穿維飛船則能夠很完美地解釋為什么連同楚的本體一起保持不湮滅的量子漲跌狀態。
  我們先假定的確是穿維飛船發生的作用,那么就有了兩個結論。
  第一個,穿維飛船一直在楚的本體上,但我們始終沒能夠檢查出來。
  第二個,穿維飛船之前是否啟動或者處于有效狀態,我們不知道,但能夠知道的是,在假設成立的前提下,它現在是有效的狀態。
  這兩個結論又各自延伸出兩個問題,一個,穿維飛船為什么會在楚云升的本體上?第二個,既然它是有效狀態,是否可控?
  這兩個問題我覺得存在相互關系,因此,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很有可能,在楚當初遇見穿維飛船的時候,楚就已經被它“捕獲”。
  這看起來不合常理,楚被它“捕獲”,反而是它不見了,楚卻一切如常,但我認為,這正是思維的陷阱,以及宇宙的奇妙之處。
  舉一個并不恰當的例子,我們一直被宇宙的引力所捕獲,但我們并不覺得我們一直被關在了引力的籠子里。
  我無法將其捕獲楚的現象解析清楚,但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
  這個猜測也有一定的依據,楚從禁地回來后,在信息中心詳細地記錄了他在禁地里的情況,其中就有禁地將他鎖定為目標的記錄。
  我認為火蟲禁地能夠發現楚本體的問題,并鎖定為目標,穿維飛船也可能擁有類似的能力。
  根據楚的記錄,穿維飛船里可能存在過很多被關著的生命。
  如果這個猜測成立的話,我認為,在微觀上,楚可能位于它某種意義上的“里面”,宏觀上,楚可能又在它的“外面”,并且兩種狀態也可能同時存在,只在確定狀態下顯露出其中一種。
  楚曾封印過疑似來自于穿維飛船里面的一只生物,因此產生相互聯系,不過我一時也難以弄清楚穿維飛船與楚以及那只封印生物三者之間的真正關系。
  可能也并非只是它單向捕獲楚云升那么簡單,我現在判斷的是,只是從飛船的角度來思考捕獲關系是否存在。
  根據楚出光暈后我們與火蟲的記錄,楚基本沒有任何信息反應,說明,穿維飛船對他而言并不可控,我的意思是,這個可控不是能夠控制飛船,而是能夠影響或者破壞的意思。
  由此,可以再回證,楚是被它捕獲,而不是它的新主人,或者其他某種可控角度意義上的存在者。
  所以,以后楚如果出來,他若對現在的狀態處于“盲知”,即無法感知本體以外的“世界”,那么就能證實他的確是被穿維飛船所捕獲,在微觀層面上,被關在獨立的區域。
  根據這些,我們先可以得出一個結論,楚、封印生物和穿維飛船三者的復雜關系中,應當存在穿維飛船對楚的捕獲關系。
  再由這個關系,我們可以確定第一步,從量子漲跌狀態中拉出來的,不一定是楚,更可能是捕獲并攜帶著楚的穿維飛船。
  這時候,楚還在飛船里面。
  只有再將飛船從微觀中拉到宏觀上,才會出現楚在“外面”的狀態。
  我們再看楚當初的記錄,是在他封印那只生物之后,穿維飛船出現,并在宏觀中展現了一次,存在某種觸發條件。
  這個條件,可能是那個生物引起的,也可能楚本體引起的,但我更傾向于是楚封印那只生物使得三者產生了某種觸發。
  要復制這個觸發條件,我覺得很難,幾乎不太可行,那只生物不可能被封印第二次,觸發過了就不會再觸發。
  但我們可以轉變一下思路,似乎有兩個辦法,一個,楚現在可能代替了當時那只生物的“地位與作用”,換而言之,再找一個生物封印楚,有可能觸發穿維飛船,再次使其宏觀顯露。
  這個辦法,我們做不到,根據楚的記錄,大概只有那只叫做冥的火蟲可能做到。
  第二個,是我想要建議楚先嘗試的。
  我們可能疏漏了一點,楚的符文技術,尤其是封印,確切地說,我認為是封存的符文技術,也是一種獨特的宏入微觀技術,反之釋放出來的時候,兼之又存在微入宏觀的特征。
  我想,楚應該已經嘗試過通過符文技術,釋放過那個封印生物,但我們和火蟲都沒有觀測到它出現,所以,直接在穿維飛船里使用微入宏觀,估計不能夠成功。
  如果以上假設都成立,那么,即便輸靈主的契約被成功寫入微入宏觀的物理規則,被捕獲狀態的楚云升,和那個封印生物一樣,都可能依然沒辦法出現在宏觀之中。
  否則,穿維飛船存在一個無法控制具有微入宏觀能力的捕獲生物的邏輯漏洞。
  我的建議是楚使用物子碎片與黑色能力以及靈蘊三者,反復嘗試制造一道符文,反封穿維飛船!
  但首先,這道符文不是封印生物的符文,而是楚曾記錄過,他現在已經無法制造出來的一種物納符文,我認為原理比封印生物更接近真正的微入宏觀與宏入微觀。
  封印生物的符文有可能存在生命體重構的技術,其重點在于意識的封存,這一點,我認為以后可用于新艦的全息技術,現在沒時間細論,而楚的物納符文才像是真正的宏微觀技術。
  其次,需要楚在反封的時候,仔細尋找他與穿維飛船以及那只封印生物三者之間的復雜關系,否則即便符文成功了一瞬間,也無法反封穿維飛船,它肯定存在強大的反制能力。
  所以,我的建議是用物子碎片與黑色能量。
  如果失敗,并且證明以上假設全部出錯,楚的狀態并非是穿維飛船作用,楚也不是被其捕獲,那么仍然只能走輸靈主契約的道路。
  用符文技術可以解決宏微觀的物理技術問題,所以,只要考慮如何成功寫入就可以,或者變其廢為有效。
  而關于契約,我在生死之間時,有一個更加大膽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