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766 權限過低


  戥接收到管轄這片區域的大使命令,不太能判斷這道命令到底出自于誰?
  基于卓爾人早期提供的信息,以及快速戰艦從雪域使艦隊那里搞來的大量新情報,偽霸大本營的體系看似極致簡單,總共只有苑與域兩大分支,可深入進去,里面又極為復雜,外人很難搞得清楚里面的權力體系結構。
  卓爾人對偽霸大本營底層的權力結構沒什么興趣,甚至是鄙夷的態度,有關這方面的有價值情報,主要還是快速戰艦從雪域使艦隊那里搞來的。
  像管理這片區域的“使”,就有很多類別,名義上應歸屬“域”來管理,但在大本營里,它卻歸屬于“苑”的體系,而非“域”,一旦離開在大本營之外,它又自動地歸屬于“域”,服從于域使的命令。
  起初,快速戰艦判斷偽霸“苑”的權力在大本營,“域”的權力在外面,后來又發現,也并非完全如此,“苑”在大本營之外,一樣會有權力線,而“域”在大本營內也并非無權。
  五序給予的解釋很簡單,認為是偽霸愚蠢的設計。
  戥在從降臨點星系航行至偽霸大本營一路上,反復比對諸多情報,進行分析,他更覺得,如此復雜的體系的確與偽霸的許多命令有關,但看起來,更像是偽霸試圖強行讓原本簡單的兩個體系變得復雜。
  或者,說偽霸可能并不喜歡苑與域的兩個體系。
  戥對自己的感覺卻無法自圓其說,便沒有什么說服力與參考價值。
  因為,偽霸如果討厭原來的苑域體系,以它在它麾下心中的威信以及靈自身獨特的強大,完全可以重新設計權力的體系結構,甚至推倒重來。
  當然這樣做的話,損失也會極為慘重,可能導致偽霸對部下以及對自己勢力的失控。
  靈自然可以拋棄一切其他生命,需要的時候,再去捕獲新的生命,它們生存能力極為強大,但對一個具有極大野心的靈來說,這種損失就很難承受。
  無論是從時間上,還是從野心的構架上,都損耗不起。
  但縱然這樣,在漫長的時間里,偽霸也有時間慢慢地從原權力體系構架中消滅掉自己不喜歡的部分,漸漸地建立出新的部分。
  可是,根據卓爾人與快速戰艦的情報,苑與域的體系,一直穩如紅矮星,宇宙不亡就是不滅一般,頑固而堅韌地存在著。
  戥沒有更多的情報,也就沒法探究偽霸到底為什么不放棄苑域結構。
  他只是試圖搞清楚,這片區域大使的命令,到底來自于已經交權的雪域使的域系,還是來自于對大本營控制更強大的苑系。
  如果來自于域系,便可能依舊與雪域使有關,他就要據此制定一個方案,通過派出去的兩個樞機從雪域使的渠道聯系到小蟲子。
  如果來自于苑系,情況就復雜多了,可能涉及偽霸部下的內部矛盾,因此不管派出去的是誰,都具有很大的生命危險。
  戥反復考慮,并與雷商議后,決定拒絕!
  不過,他在拒絕的答復中也加了一條:要這個生命技術沒問題,要兩個樞機配合研究這個技術也不是不可以,新艦還可以給出有關這項技術的完整與成熟的研究方案,指導它們直到完全學會,但都需要雪域使本人前來作保。
  戥的答復很快出現在這片區域的大使飛船中,看到新艦的拒絕以及可以同意的要求,這位大使硬是愣住了好長一段時間。
  自它擔任大使以來,還是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情,新來的種族竟然拒絕了它的命令!
  這個種族哪里來的自信與勇氣拒絕它的命令?
  它們不知道自己的處境嗎?
  它們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做嗎?
  這位大使竟有些混亂,因為它也好像找不到類似的案例來引用,嚴重地處罰這個不服從于自己命令的新來種族。
  其他新來的種族,最終都是老老實實地服從命令。
  不過在愣住之后,也難不倒它。
  根據大本營對這些前來投靠的諸多規定,隨便找一條,便可以以不服從命令的理由,召喚強大戰艦或者源門尊者前來懲罰。
  離開是不可能,進了大本營,就不可能活著退出去,這是規則,事先都是說清楚的,所以,懲罰力度從小到大,沒有一個是讓不服從者離開的,極端情況下,直至全部滅殺。
  這片區域的大使很快便夸大了一些情況,將信息上報上去,然后坐等著強大戰艦或者源門尊者過來。
  它這一等便等了許久,毫無動靜。
  它想了下,可能是自己報告的嚴重性還不夠,最近前來大本營投靠的星空種族有點多,亂七八糟的事情層出不窮,小問題,上面可能都忙不過來。
  于是,它又加重了嚴重性,再次上報。
  結果依然毫無反應。
  這時候,它感覺有些不對勁了。
  但它仍然還是嘗試了自己的最高權限,對新來的種族,進行它這個角度上的屬性定義。
  這個定義,將會影響行苑對新來者的分配,因此很重要,按照規定,它現在是不可以定義的,要經過一段規定的時間,在充分了解之后,才可以進行。
  它利用自己的最高權限,試圖打開對這個新來種族的定義系統,但立即再次愣住了。
  系統提示它,并非是正常的“時間未到,是否……”,而是很冰冷的“權限過低,無法開啟”!
  它一連試了幾次,都是一樣。
  而這個時候,一艘乘載著十幾個樞機與源門的飛船,快速地抵達它的管轄區域,并由飛船系統自動與它交接名單。
  名單上,赫然都是之前新來的新艦所選定的樞機與源門。
  它原先以為是這個新來的種族通過雪域使部下試圖找個關系而已,沒想到,上面竟然一個不拉地全部將名單上的樞機源門送來了!
  像是送貨一樣。
  它從未有過地緊張起來。
  在它緊張地核對名單的時候,一艘小小的飛船里,監視著它與新艦的船艙內,一個和人類也幾乎一樣的年輕人,對一旁的格域使道:“行苑從來用的都是這些愚蠢的垃圾,為什么不換我們的人去?”
  格域使本不想說話,不過最終還是冷漠地說了一句:“你不懂,這就是行苑中某些人想要的,想讓你這樣想法的人看到的,和左旋前儲的這艘戰艦并無關系,以后多看多想少說話,否則,將來會有一天,你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樣死的。”
  那年輕人似很畏懼格域使,便不敢再說什么。
  格域使也不再理會這個年輕人,繼續一遍遍反反復復地看著有關楚云升與新艦的所有情報。
  另外一邊,新艦所在區域的大使核對好名單,緊張地看著小飛船將十幾個樞機與源門送入新來的星艦中。
  一切似乎風平浪靜,它暗暗松了口氣,悄悄地將上報內容全部撤銷……
  戥沒有去檢查被送入新艦的樞機源門,電、雷和卓爾人已經去了,他還在等這片區域大使可能的回復。
  通過雪域使找到小蟲子,是現在唯一的希望。
  可惜,他等了許久,也沒有等到對方的回復,好像剛才的事情沒有發生過一樣。
  電的一道很虛弱的分時出現在戥面前,勉強振作道:
  “有好消息,也有壞消息,偽霸這里果然資源豐富,平時搜遍一個恒星系,都未必能找到一個擁有特殊有價值的樞機之力的生命,偽霸這里,一下子就能找到許多個。
  符合我們當前需要的,經過測試,能夠將楚從量子漲跌中暫時借貸出來的有兩個,但是能夠將楚從微觀拉到宏觀的樞機之力,卻一個都沒有。
  卓爾人正在為那兩個生命定制出優化它們樞機之力的方案。”
  戥并不驚訝,偽霸大本營集中了太多的星空生命與樞機源門,而且能活著逃到這里的,都不簡單。
  而微入宏觀以及宏入微觀涉及的領域,似乎只有有限的一些地方與事物出現過,很難實現。
  偽霸這里也找不到,就很能說明問題了,看來只能靠輸靈主的那道契約了。
  這時候,戥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向電問道:“你的樞機之力呢?出現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