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764 格域使


  和戥想的一樣,也和偽霸的猜測一樣,楚云升在偽霸大本營星系外停了下來,不準備進去。
  戥的計劃沒有騙過偽霸,卻部分地騙過了火蟲。
  絕大部分火蟲都跟隨新艦進入偽霸大本營星系,但外面,殤也預防性地留下衛與一個腔體形成的漣漪空間,以防止楚云升沒有進去,或者不能夠進去。
  偽霸進去的時候,楚云升就在衛的旁邊,位于腔體的漣漪范圍之內。
  衛仿佛永遠不能停歇,它的任務被各種情況被逼延長,便繼續它生命存在的意義。
  殤與其他火蟲進入星系后,衛又開始重復它之前就做過的事情,要重新建立一個于星系外的火蟲體系,直到產生第二個殤。
  它不知道楚云升現在到底在不在它身邊,根據殤的安排,它就當楚云升在了,不過,比之以前,楚云升即便真的在它身邊,也再也沒有辦法騷擾與打斷它的工作了。
  這讓它很“舒服”,既可以完成使命,也可以安安靜靜地做著它喜愛的工作。
  如果有敵人來襲,它就當楚云升在它身邊的假定,反擊與防御,直至勝利,或者死亡。
  對它而言,這也算是很完美的蟲生了。
  靈襲尚且沒有到來,宇宙仿佛安靜的湖面,衛忙忙碌碌,絕不虛度它蟲生的任何一寸時光。
  美好的時間靜悄悄地一點點過去,衛忽然從沉醉的工作中警覺地向四周看了看,就在剛才,它感覺到一瞬的難以描述的陰森般的不好的感覺。
  它很自然地先想到了楚云升,然后才是來襲的敵人。
  腔體擴張了漣漪,并沒有感覺到敵襲。
  衛又仔細地搜尋一番,將整個漣漪區都翻了一遍,那種“可怕”的感覺似乎又消失了。
  仿若,剛剛,只是它的錯覺,至少腔體是這么判斷的。
  搜尋無果,衛也有些懷疑自己從光暈出來后是否還存在一些問題,便放棄查找,繼續忙于緊張的工作,饅頭苦干,漸漸又進入富有節奏的愉悅的工作狀態
  忽地,它再度感覺到一股陰森般的感覺在它身邊閃現,仿佛被某個可怕的東西暗中窺視它的工作,比如,以前的楚云升。
  衛馬上運用暗能量對自己周圍急速地清掃,并調集漣漪對時空進行排查。
  結果依然一無所獲!
  但這一次,它能確定不是自己的錯覺,剛剛的確有過那樣的感覺,
  根據腔體運用漣漪對時空的排查,否定了靈存在的可能,除非是比靈更高的生命。
  衛不覺得會有破靈生命存在于這里,那么真相便可能只有一個,是楚云升!
  得出這個結果,它有些無奈,只好繼續工作。
  一段時間后,它的工作再度被陰森的感覺打斷!
  它不說話。
  連調查也不進行了,繼續工作。
  又一段時間后,它又被打斷,它繼續默默忍耐。
  第五次,第六次,第七次,第八次,第九次……
  它的忍耐沒有得到任何回報,被打斷的次數越來越多,而且越來越快!
  那種陰森的感覺,即便它不去理會,也總是能夠將它從正常的意識狀態打斷。
  一次又一次,越來越頻繁。
  終于,它不能再這樣忍耐下去了,否則它沒辦法再工作下去了。
  它停下了工作,對著真空無奈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腔體那邊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衛是對它說話,還是對不存在的誰說話?
  楚云升看著衛對著他所在位置的相反方向,仿佛對著真空的問話,自然明白衛這話是對他所說。
  衛發現對楚云升說了話之后,那種感覺暫時沒有了,以此判斷,應該就是楚云升又來騷擾它工作了。
  它讓腔體趕緊造了一個戰蟲出來,在離它遠遠的漣漪中浮現,再對著真空說:“你要做什么嘗試,去那邊吧。”
  說完之后,它抓緊時間,繼續它的工作。
  那種陰森的感覺,也就沒有再出現了。
  而另外一邊,被腔體臨時趕造出來的戰蟲,一出現便根據蟲典,得到腔體給它的命令。
  它的使命很簡單,是為腔體轉述了衛的一句話:“配合一個你發現不可它,但是它能發現你的特殊火蟲,進行重要的任務,當你察覺到任何感覺,都不要動,不要跑,不要說話,待在原地,直到任務結束。”
  這只戰蟲忠誠地執行了腔體給它的命令,從出現后,便與腔體保持相對的靜止,紋絲不動,等待任務降臨。
  楚云升就在它旁邊,但卻沒有再進行任何舉動。
  跟隨偽霸返回的這一路上,他一點點地小心地嘗試在當前狀態下如何與外界的接觸,以及恢復他各方面的傷勢。
  因為沒有任何知識與經驗支持,他選擇用排除法,一樣,一樣地,窮盡般地做出各種嘗試。
  雖然大量的時間都被浪費在無數無用的嘗試上,但也獲得了雖然極少卻有用的發現。
  他發現,自己能夠存在于真空隨機漲跌,而沒有像衛那樣出來后就被抹平,原因并非來自于他開始所猜測的物子碎片、黑氣或者靈蘊等待。
  而很有可能是疑似一直在他本體的穿維飛船。
  表明上,比如現在,他就在這只戰蟲的旁邊,和平常相比,只是戰蟲發現不了他而已,其他都一樣。
  但他回到本體的零維,感覺又不一樣了。
  在零維,雖然沉寂很久的“種子”依然不能夠算是多么的清晰,但是順著它控制本體的過程,第一次極為的通暢。
  或者說,是一種高屋建瓴的感覺。
  可能的原因是他本體現在宏入微觀,于微觀中,存在大量蜷縮的維度,這些維度是在宏觀中無法直接觀察到的,但這里面,它便千變萬化地扭曲展現。
  楚云升的本體便仿佛被從各個角度解剖開來,如同一個個零件,纖毫畢現地暴露所有結構。
  這是新艦做不到的,任何宏觀時空中,都無法做到。
  如果不是還有其他一些發現,很能令人懷疑,這種狀態,像是一種極為獨特與先進的試驗方式。
  楚云升本體在微觀解剖中并不復雜,可能拿任何一個三大族的生命體進來,都要比他本體復雜得多。
  但不復雜不等于不精妙,他能夠觀察到的精妙只有一點,也是他從微觀角度看到后,卻依然無法得出答案的一點如此簡單的結構,本應脆弱不堪,但卻依然能夠在多維時空中保持穩定。
  他的本體已經經過修煉,許多地方與原來的人類有所不同了,如果是一個沒有修煉過的人類,或許還能看到更多的原始結構,可惜,現在沒有機會。
  這種簡單卻又在物理上非常穩定的結構,也并非是為了增強可塑性,至少從楚云升的觀察上看不出來。
  他的本體因為修煉已經被改動過,他也試著在微觀的角度下進行一些改動,但效果并不好,仿佛,不動才是最好的,一動之后,原有的物理穩定性就多少都會被破壞掉。
  當然,也可能是楚云升與新艦的知識層次還不夠,無法在這個基礎結構上做出更好的結構。
  但楚云升依舊認為這個方向改動意義不大,因為知識層次真到了那個層次,也無需再在這個基礎上做什么改動了,沒有意義。
  因此,在修煉方向上,楚云升覺得可能的確并不適合人類的生命體。
  但有個地方卻很有意思,在微觀的角度下,本體的腦袋卻出現大量冗余“設計”,這并不符合整體的簡單風格。
  正常的星空生命,生命體幾乎沒有冗余,存在必定是高效率的,沒有一絲浪費與無用的地方。
  有的地面生命,或者修煉生命,的確也存在無用的生命結構,但都是整體性的,不會出現唯一一處特別。
  楚云升現在看到的本體情況不同,他本體除卻腦袋之外,都是很簡致地,都存在于必要的物理上的穩定需要。
  唯獨腦袋部分,大量冗余。
  看著像是浪費,根本不需要再多的結構來維持穩定。
  看著也好像是等待開發,但可能性依然不大,一個是楚云升本體修煉到現在,微觀下,腦袋結構中用到的地方依然與之前差別不太大。
  另一個則是沒有必要,“開發”需要整體性協調,如之前的判斷,人類簡單的整體結構似乎并不是為了整體可塑的進步。
  但在這種極簡的設計中,這種矛盾的現象,必然是有原因的。
  楚云升難以推測。
  如果倒推人類的進化鏈,可以猜測,地球上,大量的動物,都存在這種冗余設計,仿佛就是為了確保進化鏈端上的智慧生命存在這種結構。
  這也讓楚云升想到血族和退化人,似乎就是試圖從進化鏈的兩個方向展開,一個試圖到進化鏈的未來終端去看看,最終會發生什么?一個則是退化到起始點,去看看到底發生過什么?
  現在的人類,也許只是一個中間狀態。
  是地球進化鏈刻度表上,某個時期出現的智慧生命形式罷了。
  這些發現,將來有用,現在卻用處不大,
  楚云升在觀察本體微觀結構中,觸動了符封,小石頭短暫地從他本體離開過,但楚云升回到星空,發現火蟲并沒有發覺到小石頭,而小石頭也沒有湮滅掉,說明離開他本體,還有能夠容納小石頭的“空間”。
  這個“空間”極有可能就是穿維飛船。
  他實際上,可能是在穿維飛船里,而非直接位于量子隨機漲跌狀態中。
  因此,他沒有像衛那樣出降臨點星系后就湮滅了。
  除此之外,就是楚云升在試圖恢復自身傷勢時的發現,本體的恢復由于微觀的角度,變得輕松一些,重點在于零維、意識以及命源等待。
  而且關鍵點在于需要同步進行,十分的精準才可以。
  這一點和他現在的狀況關系不大,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就是將時空徑跡拉開到極限時空的最小單位。
  楚云升還沒有這個能力,并且,他現在都沒有運動速度這種物理上的概念,準確一點來說,他在物理上是處于隨機出現的概念范疇。
  他跟隨新艦移動的時候,并非是“飛行”,沒有速度這一說。
  而是從一個時空點隨機消失,又在另外一個時空點隨機出現,以這種不間斷地隨機消失與出現方式,連續起來,仿佛就成了跟隨新艦“飛行”。
  但楚云升的意識在這個過程中,尤其是量子坍塌的時候,仿佛被宇宙一次又一次地發現并確認。
  在這種確認中,他的意識也越來越清晰,在零維的世界中,所有分叉線在被確認的時候,仿佛瞬間的全部“亮起”。
  楚云升跟不上亮起的速度,那太快了,一閃而逝。
  但一直到偽霸大本營星系外,其中有一道以前灰暗的分叉線第一次出現黯淡光亮。
  一路上,楚云升已經嘗試過很多次從進入氣泡世界的分叉線離開,但都失敗了。
  于是,他試了這道新的分叉線,用黑氣強行加快“通暢”速度
  當他嘗試從這道分叉線離開零維的時候,絕大部分時候失敗,只有少數時候,遇上意識仿佛被宇宙確認的瞬間,他從那道分叉線出去。
  看到了五光十色的通道。
  意識確認的瞬間閃爍之后,他又回到零維。
  多次嘗試之后,他發現了衛的異常反應。
  為了確認這一點,楚云升多次頻繁地嘗試從這條分叉線出零維,接觸五光十色的通道。
  直到,衛開口說法……
  他才能確認那道五光十色的通道可能通往衛的意識零維。
  但他卻進入不了這道五光十色的通道,仿佛受到了什么限制,最多只能在通道的一頭“偷窺”一下衛的意識。
  楚云升還弄不清這道分叉線到底怎么回事,不過,估計與他從很久前便接觸五光十色通道,并多次實戰過的影響,到了降臨點星系又再次經歷,反復多次下來,加上現在的狀態,出現了這道分叉線。
  衛讓腔體孵化了一只戰蟲給楚云升做實驗,楚云升也就不在打擾它,但這道分叉線的嘗試已經做得差不多了,也不用再對這個戰蟲再來一遍。
  他還有其他嘗試要抓緊時間做。
  這時候,星系內,偽霸的大本營里。
  面對星辰大海般的一艘艘星艦與各種飛船,戥在極度的繁忙中。
  他有很多事情要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聯系上小蟲子。
  雪域使主艦將艦隊拋下,飛向大本營的核心地帶。
  半路上,一艘凝枳同族的小飛船飛來,進入它的主艦。
  小飛船里有雪域使同族的老源門,它的老師。
  雪域使已經得到消息,罪船里面的格域使的確放出來了,傳言成真了。
  而且,馬上這位傳聞中的格域使,就要來與它做交接。
  雪域使早早來到主艦內部的小飛船前,倒不是來迎接傳聞中的格域使,而是來迎接它的老師。
  但是,當小飛船的艙門打開,跟隨它老師一起出來的,赫然是個人類!
  和它在降臨點星系見到的人類,外形幾乎沒什么區別!
  “流可。”它的老師向它介紹旁邊正看著它的人類:“這位是格域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