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762 偽霸大本營


  爭論在電的出現后迅速停止。
  烏怒人和戥統一了意見,新艦之外,又與火蟲一致,五序再堅持下去也沒有意義了。
  它能做的,要么是帶領卓爾人離開新艦,要么是跟著新艦一起與偽霸匯合。
  如果楚云升已經死了,它的選擇不用想也可知,必定帶著卓爾人毅然離開。
  但楚云升還活著,而且還可能就在某個地方看著它,它便陷入了極大的困境。
  它若執意要走,其他卓爾人就未必再會跟它離開,反而,很可能,將會有大量的卓爾人向它與95827提交轉序申請,然后以此留下來。
  它這一殘序,原本所剩不多,若再次分裂,后果將更嚴重。
  但這也并非全部的因素,它若走,哪怕只它一個,也不是不可以。
  當初,卓爾人大分裂時,也有很多有著不同想法的卓爾人,一樣通過各種辦法獨自離開。
  楚云升還活著,是它無法決然離開新艦的主要原因。
  若一個生命不畏懼死亡,那么必定有比生存下來更值得它向往的東西。
  作為星空生命,作為卓爾人,楚云升活著下的新艦已經是五序實現它夢想的可能。
  它的夢想不僅僅是如三大族那樣星空生命的夢想,還有屬于卓爾人自己的夢想。
  電很虛弱,對新艦與偽霸一起撤離建議的解釋很簡潔,與楚云升的考慮基本一致,只有偽霸那里才有大量的樞機以上生命,只有大量的契約,才有可能有稀少的符合楚云升存在形式要求的樞機之力。
  換言之,在偽霸的大本營那里,楚云升才可能以最快的速度擺脫困境。
  另外,偽霸那里還有小蟲子,屬于冥的火蟲體系,電沒有提及,可能是因為外面火蟲屬于三禁的緣故。
  電的解釋,將原本是新艦安危的問題,轉而成為楚云升生存的問題,五序堅持的理由便不再成立。
  它要繼續說服其他人,就要在偽霸陰險與楚云升生存之間證明出哪一個結果更加糟糕,而不再是對比之前的死亡。
  楚云升的生存關系到它和新艦內卓爾人的希望,這個希望也不是今天才有的,從它們一出生就有了。
  它們當初為了希望能夠忍受偽霸的一切,今天一樣可以,因為希望沒有變,甚至還在變大。
  五序也是一樣。
  它只能沉默,放棄爭辯,內心痛苦卻只有默默地去做極端情況下的準備。
  它去準備的時候,戥聯系上從星系邊緣飛掠過來的雪域使艦隊中的偽霸。
  看樣子,如果新艦與火蟲沒有決定跟它走,偽霸也要發動戰爭,強行將新艦帶走。
  缺少了楚云升,還能不能從偽霸手中逃掉,戥也不太好判斷。
  雖然新艦與火蟲的速度遠超雪域使的艦隊,但偽霸實力最難評估的是它擁有大量的來自銀河星系的寶物。
  戥向偽霸發去同意它建議的通信,并試探地向偽霸詢問巋靈主的下落。
  偽霸的回答很快:“和我沒有關系,它不過是個初靈,我要它有什么用?”
  偽霸的話無法判斷真假,誰也不知道初靈到底對它有沒有用,或者,更進一步,它都一直沒有真正承認過,它與許多失蹤的靈有關。
  戥不過是試探一下,他也沒有和偽霸談一起撤離的條件,不平等的情況,條件也是騙人的。
  新艦與火蟲迅速與雪域使艦隊匯合,雪域使艦隊速度慢,新艦不需要進入動靜兩分態,火蟲也沒有粒子化。
  偽霸的靈蘊掃過了一次新艦與火蟲,新艦依靠基于烏怒人的技術抵抗住了它的一次靈蘊掃掠,火蟲則不受影響,戥估計偽霸是在試圖搜尋楚云升,一次掃掠之后,便沒有繼續。
  沒有楚云升,偽霸夜沒有與新艦再交流的興趣,除非必要,它都不理會新艦。
  在它眼里,新艦大約也就是卓爾人那樣的星空生命組成的高級一點的飛船而已,它是看不上的,新艦對它而言,最多就是它聚集的大量星空生命中的一個數字罷了。
  雙方匯合后,飛向偽霸的大本營。
  雪域使艦隊速度對新艦而言太慢,為加快撤離速度,戥向它們的飛船發射了一個個更先進的推進器。
  但速度也只能提高到它們飛船能夠承受的上限,想要更高,所有飛船結構都要重新設計,所有建造材料與能量運用方式都要更先進的技術。
  偽霸對此也沒有多少興趣,必要的時候,它可以依靠靈蘊迅速加速,或者,某個寶物。
  戥給雪域使艦隊安裝新推進器,偽霸等同無視。
  艦隊飛掠過衛兵恒星,轉向進入暗域。
  航行漫長且布滿危險,偽霸不再與新艦有任何直接交流,新艦也忙著與火蟲一起繼續尋找與準備幫助楚云升脫困的辦法。
  輸靈主一直沒有出現,襲擊者也失去了蹤跡,巋靈主更是如同消失了一樣。
  暗域中,所有星空都仿佛搖搖欲墜地陷入巨大黑暗之中。
  但誰也不敢大意,它們中的任何一個,都有可能隨時出現,致命一擊。
  許久之后,火蟲向新艦補充了一次命源。
  此時,距離偽霸的大本營不知道還有多遠,也許已經飛了一大半的路程,也許更多,偽霸與雪域使都沒有向新艦透露過它們大本營的坐標,但已經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了。
  不久后,艦隊由暗域邊緣,掠過一個邊緣星系帶,補充物質。
  這時候,包括新艦中的所有生命,毫無征兆地“聽到”一道強大無比的靈音!
  縱然新艦有著以烏怒人技術為基礎的防御,也毫無抵抗能力。
  這道靈音充滿了秩序的力量,所及之處,所有事物都被它秩序,以它的秩序為事物一切運動的準則。
  最近的一顆恒星在它的秩序下,可以詳細地觀察到,其內部每一次的熱核反應都被嚴格與精準地秩序,竟從原本的自然狀態,瞬息成為一個被人為控制的恒星級熱核反應機器。
  艦隊的情況要比這顆可憐的恒星要好很多,偽霸在接近星系帶的時候,就打開了一個寶物,雖然聽到靈音,但被秩序地首先是偽霸的寶物。
  偽霸的這個作為警戒使用的寶物很快就失去了作用,不過,立即便有新的更強大的寶物出現。
  新的寶物一出現,強大的靈音也跟著暫時消失了。
  偽霸在航行以來第一次向戥道:“可能是頂級靈!目標雖然不是我們,但若再被波及,我們也支撐不了多久,必要的時候,你們飛船開辟一個區域,讓我的部下進入,你們跟我一起加速逃離。”
  戥收到偽霸傳話的時候,已經在星系帶的一側,偵測到一道模糊的光線般的極快影子,根本無法清楚地探測出來。
  模糊光線影子所過之處,它靈蘊秩序的大范圍波及下,事物統統被秩序。
  但它飛掠而過,對周圍被秩序的任何事物都毫無興趣,依舊極速向前飛掠,似乎再追著什么東西。
  它真正想要秩序住的東西,可能就是它正在追的東西。
  但顯然,那東西它秩序不住,或者無法非常有效地秩序。
  是個什么東西,戥也不知道,新艦都無法偵測到哪怕一絲影子,只是推測可能有這么個東西。
  否則,被偽霸稱之為頂級靈的模糊光線影子,不但不關系周圍所有被秩序的事物,對偽霸和新艦組成的艦隊,也看都不看一眼。
  哪怕,偽霸使用了強大寶物抵抗住它的秩序靈音,它也沒有停下半分,掃一眼這邊。
  它一閃,而再度消失在茫茫星空之中,消失在新艦的探測之中。
  一顆顆恒星,一個個星際物質,從被瞬息秩序為人為控制的“機器”,迅速地再度回到自然的狀態。
  艦隊也安全了,偽霸的寶物也不用再抵抗強大無比的靈音。
  但雪域使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剛才,那個模糊的光線最終消失的方向,與它們的大本營方向,在路徑上高度的重疊。
  偽霸卻并不在意,仿佛回到大本營,它便是無敵的!
  它也好像不擔心對方先它一步到達它大本營所在的星系。
  艦隊繼續按照原計劃航行,因為有偽霸,偽霸又有大量來自銀河星系的寶物,原本應驚心動魄的頂級靈靈音波及場面,在艦隊內,只一閃而逝。
  在艦隊的后方,降臨點星系附近,一個接著一個靈出現,然后陸續改變反向,追向偽霸與新艦組成的艦隊。
  偽霸并沒有使用靈蘊擦除艦隊的痕跡,龐大的艦隊,技術又不十分的先進,想要擦除干凈,需要浪費很多的靈蘊,偽霸顯然沒有多少興趣。
  它只要在被追上之前,被眾靈連續靈襲打擊到毀滅之前,回到大本營就行。
  而它的大本營也終于就要到了。
  一個在探測器上很平靜的行星系,位于一個恒星系的漩渦帶邊緣。
  看不到任何生命存在于里面的跡象,顯然有問題。
  戥不用推測也知道,偽霸的大本營里恐怕已經擠滿了無數前來投靠的生命。
  偽霸接連打開了好幾個寶物,越是這個時候,越是危險,尤其還遇到過一個疑似的頂級靈。
  輸靈主如果要發動襲擊,也許就是這個時候,但也不一定,可能它會等到偽霸與新艦火蟲與新神國眾靈決戰之后。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偽霸的策略也是對的,即便它耗費大量的靈蘊擦除艦隊的蹤跡,輸靈主也會將艦隊的痕跡暴露給新神國的眾靈。
  模糊光線般的頂級靈似乎掠過了這里,并沒有在這里停留,星系沒有戰爭的跡象。
  星系越來越近,偽霸散布大量靈蘊,打開許多寶物。
  新神國的眾靈已全在趕來的星路上,一道道靈襲,就在艦隊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