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760 宏入微觀


  新艦中,戥焦急地等待雷與卓爾人的分析結果,
  新艦所有的監測方法都探知不到楚云升進入光暈后的蹤跡,卓爾人被迫使用最直接但計算量恐怖的“笨辦法”計算楚云升進入光暈前后單個星系的總質量變化。
  以此來確定楚云升是否還在當前星系的可觀察時空。
  單靠新艦,這個辦法在極為混亂的降臨點星系也無法完成,需要漣漪覆蓋整個星系的火蟲提供大量物理上的基礎參數。
  否則,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整個星系超大總質量變化的計算無法精確到楚云升戰體與本體質量的微小級別。
  戥與火蟲緊急商議,得到了殤的同意,這個辦法才得以實行,并且,戥與殤臨時商議做了分工,新艦負責計算總質量變化,而殤負責計算量、精度與難度要求更大更高更難的任務計算降臨點星系熵增的變化。
  要計算整個降臨點星系所有細微時空中事物的總熵變化,殤這時候也無法辦到,但殤要做的只是利用火蟲對整個星系全覆蓋的漣漪,在微觀層面上,根據一次涉及全星系的微觀粒子波動的熵變化,確定信息的丟失情況,并與之前對比后的變化。
  新艦的計算為了確定楚云升是否還在可觀察的本時空,火蟲的計算則是確定楚云升本體與戰體若不在可觀察時空,是否還能夠獲得信息?
  如果能,則可以通過一次的微觀上粒子波動熵變化產生的信息丟失在全覆蓋漣漪中的反應,大致地確定出楚云升的位置。
  新艦與火蟲可以計算的時間都不多,新艦的時間可能更少一點,而火蟲也要在戰爭機器完全重啟完畢前,得出計算結果。
  殤無法在有限的極短時間內同時完成兩個計算,戥便很順利地與它達成了一致。
  這種級別上的計算,三大族以下無法參與,參與進來就是拖后腿,除了戥之外,連小烏怒人都被雷送入計算矩陣。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戥的大部分分時也參與了計算,而時間上已經過了對新艦而言最佳的第一個逃離機會點,接下來,還有最致命的第二個時間點戰爭機器重啟完畢的時刻。
  此時,新艦內全是戥一個人在做決定,其他三大族都處于滿負荷運轉狀態。
  他沒有在第一個時間點到來前控制新艦逃離,沒有楚云升,新艦的內部結構很快就會崩潰,都不是要不要跟偽霸一起撤離的問題了。
  那時候,新艦存在的意義也將不復存在。
  因此,他選擇繼續不動,留在原地,絕大部分分時加入計算矩陣。
  戰爭機器重啟的速度什么時候完成,戥不知道,但看偽霸麾下雪域使的撤離速度就知道了。
  它們瘋狂地加速一艘艘火蟲攻擊時都看不上的飛船,瘋狂地逃離。
  新艦周圍,大量雪域使麾下飛船很快就消失一空,除了火蟲的漣漪,連輸靈主也不見了。
  戥知道時間不多了,再得不出結果,新艦與火蟲可能都要被再度被關在降臨點星系。
  雪域使的艦隊已經快要沖出降臨點星系,新艦的計算結果終于出來了。
  戥拿到結果,都來不及仔細看,迅速地傳遞給殤。
  殤的最終計算,需要新艦的結果。
  等到結算結果送了出去,戥才得到時間迅速地查看結果,根據計算,除去已經離開的生命與飛船,總質量消失的單位與楚云升、衛以及幾個進入光暈的人類近似相等。
  說明,楚云升等人的確已經不在可觀察時空。
  這時候,殤的最終計算結果也出來了,并同步傳遞給新艦。
  烏怒人與卓爾人都消耗極大,只有戥還能保持一定的精力與殤交接與處理信息。
  戥馬上迅速地查看殤的計算結果,驚訝地發現,殤的計算結果顯示,楚云升和衛現在就在新艦附近!
  后面的內容,戥也來不及再看,馬上控制新艦,加速進入動靜兩分態,拼命逃離降臨點星系。
  火蟲再度覆蓋新艦,并幫助加速新艦。
  ……
  楚云升曾試著接近過一個火蟲,卻發現自己如幽靈一樣,從火蟲生命體上直接穿了過去。
  同樣的現象,在他進入新艦后,也相同的發生。
  他此時無法感知自己與周圍的真假,他的意識受傷最重,十分的不穩,如果再強行進行一次追溯,或者進入氣泡世界,可能直接死掉。
  不過奇妙的是,雖然意識重創,但他在五光十色通道中被分解力量影響,讓他在虛弱的意識中感覺到以前從未感覺到過的變化。
  首先,是他的意識經過五光十色中的分解力量,被分解卻又沒有分解成功,仿若處于“半成品”的奇特狀態,原本許多混沌不清的地方也出現被打散的松動。
  雖然他現在還不知道能夠由此窺視到意識原體的秘密,但意識的第三限極似乎正在清晰起來。
  其次,他現在的狀態,處于一種奇特的狀態中,意識格外的顯著,本體反而若有若無一般。
  另外,他現在的傷勢情況,有些類似于電,當然并不完全相同,但可以對電有借鑒意義,而如果觸及到意識原體,睥邁的問題也許也會有機會解決。
  新艦一加速,楚云升便發覺了。
  他現在狀態奇特,存在的形式也詭異,在降臨點星系內,他似乎能自由地平滑地移動到任何地方,但跟著新艦一出降臨點星系,立即就感覺到仿佛來自宇宙物理上的抹殺感!
  他立即意識到,他現在的存在形式不能長時間存在于宇宙。
  但現在還能存在,而不是直接消失,說明就還有存在的支撐基礎。
  他再次檢查自身,黑氣與靈蘊都在被消耗,命源也在被消耗,其他方面也沒時間詳加檢查,其中主要的支撐來自哪里還不能確定,但應該在這幾個方面。
  這時候,他也終于被“發現”了!
  同時,他也發現了和他一起進入光暈后來失蹤的衛,又出現了。
  殤用漣漪向他展現信息:
  “我們知道你存在于那里,但我們觀察不到你。
  根據我的判斷,你處于某種非常獨特的宏入微觀的時空泡沫中,并對我們而言,你的存在狀態在不穩定的起伏中,每一次都精準地始終處于假值,以此反而獲得穩定的存在形式。
  衛的情況可能與你相似,但離開星系后,它的特殊時空泡沫立即被抹平,它的意識則以我們火蟲的方式存活下來,我隨后會將它所見所經歷的信息展現給你,供你參考。
  現在要緊急告訴你,在星系內的時候,我們可以通過計算熵查到信息丟失而找到你并確定你的大致位置,但出來后,我們發現,信息不再丟失。
  疑似你存在的特殊時空泡沫出星系后,在從宇宙中獲得信息同時,又在起伏狀態中歸還給宇宙相同的信息,如同對一切店都為透明。
  所以,我們現在已無法再確定你的位置,甚至可能無法再確定你是否還存在。
  但我們將繼續尋找辦法。”
  與此同時,戥也展現了一段信息,講述阿里的情況后,分析道:
  “根據阿里兩次向光暈送入地球人后的結果,我認為他們的情況和你有所不同。
  他們可能是導致戰爭機器重啟的原因,而當時的情況下,戰爭機器要重啟,可能需要結束相同星系的問題,你進入光暈后,相同星系消失,戰爭機器才能繼續重啟。
  根據我們和火蟲的計算,進去的地球人都沒有和你與衛一樣再出現,他們應當永遠地被留在了里面。
  根據里面的地球人曾發回來的消息,他們似乎都出現了某種變化。
  按照火蟲衛的描述,我認為他們的意識也可能被分解,可能出現了與他們不同的“我”,目的不知道,但都被留在里面,肯定有原因和作用,我初步猜測地球人被分解的不同的“我”,可能是重啟的關鍵,但這方面并非緊急,留待以后再分析。
  另外,阿里說他回新艦的一路上,沒有人發現過他的飛船,我們正在對這個現象和火蟲重新分析,如有結果,我們將第一時間展現給你。”
  看完戥的信息,楚云升便看到殤隨即展現的衛的信息。
  衛的經歷和他基本相同,差別之處在于衛沒有試探黑暗區域,而是直接進入縫隙,并且同樣遭遇到分解。
  但火蟲的特殊生命結構,分解出來的也是一個個以蟲典形式存在的相同形式。
  但也可能是火蟲用這種形式繞過了分解,使得分解實際上是失敗的,具體楚云升也不能確定。
  可以確定的是,衛走了縫隙規定“正確”的通道,而楚云升他則是從通道中強行攻破出來的。
  不同的出來方式,也可能造成了現在不同的結果。
  楚云升看完這些信息,大致了解了他進入光暈后的情況,接著就要處理他自己恢復傷勢的問題,等到傷勢恢復,看看是否能達到意識的第三限級。
  之后,他才能嘗試用黑氣或者曾經去禁地的方式,嘗試從此時的存在方式中擺脫出來。
  但就在這個時候,戥忽然又展現給他新的信息:
  “巋靈主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