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759 神奇的力量


  楚云升進入光暈的一瞬,便出現在只有黑與白的世界。
  或者說,只有一道光與四周黑暗的世界。
  光來自黑暗中遠處的一道縫隙,一道很高卻如裂縫般的白光縫隙。
  光便由縫隙映射在黑暗的世界,猶若一條白色的道路。
  楚云升觀察周圍的同時,迅速地檢查自身的狀態。
  本體在,本體外的戰體也在,沒有任何被攻擊或者改變的跡象,一如他進來之前的狀態。
  零維沒有反應,沒有受到攻擊。
  命源沒有異常變化,一切正常。
  靈蘊則“反常”,進來之前,靈蘊一直在消失,進來之后,靈蘊不再消失,如平常時一樣。
  但和他一起沖進來的衛,卻不見了。
  這有些奇怪,如果他本體和戰體都能進來,尤其是戰體,非人類的生命結構都毫發無損地進來了,衛不應當不能進來。
  但是,他發現不了衛,也感知不到它的存在。
  他進來后,就位于由縫隙透射出來的白光所映射向黑暗的光道上,周圍兩側都是黑暗。
  楚云升對周圍觀察之后,對自身也檢查完畢,試著向前走一點。
  沒有阻礙,也沒有凝滯。
  襲擊沒有,其他變化也一樣沒有。
  楚云升謹慎地等待了一小會,仍然沒有任何變化后,連續向前走出一段距離,然后立即停下。
  周圍一切靜謐如常,和他進來時幾乎沒有任何區別。
  他便開始向那道高高的縫隙走過去,速度由慢及快,行至近一半的時候,他有意識地停下來,隨即向光道之外十分小心而謹慎地踏出半步。
  在他生命體一部分離開光道,進入黑暗的瞬間,便仿佛“聽到”一陣陣若有若無、的“聲音”。
  無法分辨“聲音”的來源方向,也無法分辨“聲音”的數量,更無法聽清楚“聲音”的內容。
  仿佛若幽靈一樣,若隱若現。
  楚云升再將全部生命體回到光道之中,周圍立即恢復靜謐。
  他再度從戰體到本體,從零維到靈蘊,做了一次檢查,仍然沒有變化。
  衛,也沒有出現。
  楚云升在原地停留了一會,再次向一側的黑暗踏入。
  若有若無、的“聲音”又一次地出現,而這一次,楚云升試圖“聽”清楚一點,便向前深入一點。
  為安全考慮,他始終保留一部分生命體在光道之中。
  若有若無的“聲音”似乎變清楚了一點點,但依然無法分別數量、來源方向以及內容。
  楚云升隨即返回光道,重復檢查自身,等待片刻,再次嘗試離開光道,進入更深的黑暗。
  他一點點地向黑暗中移動,小心而謹慎地移動,努力地“聽”清若有若無的“聲音”。
  隨著他進入的生命體越來越多,深度也比之前越來越深,若有若無的“聲音”也似乎清楚一點點,但也只是一點點。
  直到他只剩下生命體的一角在光道,他終于模糊地“聽”清楚“聲音”中一個聲音似在說:不要去看,千萬不要去看!
  楚云升想要聽清楚這個聲音說不要看什么,試圖更深入一點,最后,處于光道內的那點生命體也一點點進入黑暗,但那個聲音卻似乎很難再找到再聽清楚,若有若無的聲音實在太亂太多,無法分辨。
  而就在他生命體即將完全離開光道的時候,他的零維忽然地激烈地震蕩,本體上陣列閃耀,仿佛瞬息便將崩潰。
  黑暗深處,似存在可以將他零維壓成碎片的強大力量。
  楚云升迅速地后撤,回到光道之中。
  零維迅速地平靜下來,一切恢復平靜。
  楚云升又一次檢查了自身狀態,仍然沒有什么問題,連零維也恢復如常。
  繼續如之前一樣,等待了一會,他改造戰體,拉長生命體,再度進入一側的黑暗。
  很快他便試出,無論用多長的生命體進入多深的黑暗之中,只要還有一部分生命體留在光道之中,就永遠無法聽清楚若有若無的聲音。
  黑暗的“深度”,并非簡單地由進入的遠近來決定。
  更像是,由生命體的整體離開光道的距離來決定。
  楚云升沒有再做極限的嘗試,探索黑暗的真正深處世界,大致超出他的能力范圍。
  雖然,他猜測黑暗里必定藏著什么秘密,而且他之前也計劃進戰爭機器探尋一些秘密,但現在,他沒有時間,并且,以剛才的試探反應,他現在也沒那個能力。
  他繼續沿著光道向前移動,來到高高的白光縫隙之下,他的生命體便猶若地球上的螞蟻一般渺小。
  到這里,依然沒有任何變化,只要不進入黑暗,周圍始終靜謐。
  縫隙足可以通過他戰體,但過去之后,那邊可能是什么?
  楚云升已經探索了光道之外的黑暗,超出他的能力,無法在那里找到出路。
  縫隙看起來是更直觀的出路,但楚云升并不想從這里出去。
  他進入光暈,便出現在這里,仿佛就是為了讓他到縫隙中去。
  本能地便能感覺到危險。
  他更覺得兩側無邊的黑暗,仿佛沒有一個具體方向的黑暗,才是真正正確的出口。
  楚云升沒有立即過于接近縫隙,先是進入了零維,試著從分叉線離開,但和他估計的一樣,除非用黑氣不停地轟擊,否則仿佛被封閉了一樣,無法走通。
  這種情況下,楚云升便不能像在禁地入口時那樣,不停地造出新的生命體,進入這個生命體,向里面試探進入,生命體死亡后,再回到本體。
  他離開零維,回到黑與白的世界。
  再一遍的檢查,沒有任何問題。
  他不能在這里停留太久,尤其這里面的時間和外面的時間也未必一致。
  降臨點星系情況如何,他也一無所知。
  沒有其他辦法下,他只能走近縫隙。
  這里可能是唯一的機會。
  但如果可以選擇,楚云升不想走這里出去。
  這里仿佛是一個早就準備好的籠子,就等著他進去。
  黑暗方向走不通,這里即便是籠子,也必須走了。
  越來越靠近縫隙,在黑暗中聽到的那句“不要去看,千萬不要去看”的聲音,不知為何地頻繁想起,讓人不安。
  楚云升無法判斷這個聲音是故意讓他聽到的,還是的確是一種提醒,既然無法判斷,他也沒有其他可以選擇的辦法,縱然縫隙后面是個陷阱,他也必須進入,就像他之前進入光暈一樣。
  他依次用靈蘊、物子碎片與黑氣形成一道道不能算成功的符文封上他的戰體與本體,一改之前的慢速,閃電般地進入縫隙。
  一片白芒之中,楚云升無法感覺到陣列的閃耀,只能感覺靈蘊、物子碎片與黑氣與周圍時空激烈地“碰撞”。
  很快,他便進入到一個熟悉又仍然神秘的五光十色的通道。
  同時,他漸漸感覺到,有一股神奇的力量,竟然要“分解”他的意識!
  
似是要將他分解成不同的“我”。
  但這股力量受到了楚云升強韌地抵抗,最先上陣的是位于第一線的黑氣與物子碎片,然后是假靈與靈蘊,跟著就是他的意識限極……一個接著一個,眼花繚亂,甚至沉寂很久的第三股力量的種子也出現了。
  這還是楚云升能感知到的,屬于他自身的,還有他無法清楚感知的,也就不知道是什么,到底是什么東西,也再反擊。
  楚云升的意識仿佛成了一個嚴絲合縫的整體,一個極為頑固的“石頭”,神奇的力量似乎也遇到很大的困難,但它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黑氣與物子碎片已經在五光十色的通道漸漸“殺”開一條道路。
  這個過程其實很快,于電光火石之間。
  五光十色通道消失的時候,里面神奇的力量最終也沒有來得及將楚云升的意識“分解”。
  但因為楚云升堅強抵抗,阻止“分解”,它重創了楚云升幾乎所有層次的力量。
  當楚云升重新出現在星空中時,他奄奄一息的程度連巋靈主都不如。
  幾乎所有層次全線受到重創的情況,楚云升也還是第一次,相互疊加與相互影響下,情況更糟。
  但還活著,就是成功。
  并且,雖受重創,但過程千載難逢,以前許多混合在一起的模糊問題,趁著這個機會也許可以弄清楚。
  當然,前提是他能活下來!
  在重創的傷勢下活下來,在此時的星空中也活下來。
  楚云升勉強地觀察了一下周圍,相同的星系消失了,但他的位置坐標并沒有改變多少,時空上,仿佛只是從之前的光暈中穿過去一般,就連時間上似乎也沒有過去多少。
  但他馬上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漣漪遍布星空的火蟲,不遠處的新艦……竟然沒有一個發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