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758 不要相信


  光暈就在咫尺的距離上,楚云升將一道契約射向新艦方向,又將存儲在改造戰體中的輸靈主契約送入本體零維與多維之間。
  他剛剛已經看到掠過降臨點星球的快速戰艦,送了五個息體進入光暈,但到現在為止,依然沒有結果,也沒有新的變化。
  殤計算的臨界時間點已經到了,他已然成了最后的嘗試機會。
  他很清楚,大概率,如殤預測,他可能與火蟲一樣,沖入光暈的瞬間就死了。
  之前對疑似入口的多次嘗試已經證明他是進不去的。
  他后來想用巋靈主的契約修煉出樞機之力,只是為了變化條件,再度嘗試著送岐沉與苜苒他們進去,而現在,這個嘗試已無必要。
  他活下來的幾率很小,但成功解決眼前的問題的概率就不一定了。
  雷和五序在你來我往的分析中,故意淡化了一個機會條件,故意弱化了出現現在局面的觸發原因!
  觸發的原因真的不重要嗎?
  很重要!
  否則雷與五序后面的分析,尤其是解決之法,就無法具有邏輯,就連偽霸的辦法,也是一樣。
  偽霸說,要解決現在的局面,就殺掉所有人,那么反過來,殺掉他呢?
  這不符合偽霸的利益,所以偽霸不會說。
  五序和雷的分析認為,擴大一方的優勢,就可能出現機會。
  從零維出來物子碎片后,一方優勢果然出現了,神秘的光暈也出現了,楚云升他便成了優勢一方的棋子,用他“攻城略地”。
  那么,反過來呢,他死了,這一方的優勢何在?他的本身很可能觸發了這個局面,他一死,優勢很大概率重回原來的一方!
  五序和雷的分析很有用,結果也證實了可行,現在的局面幾乎是確定可以破除的,唯一的區別,最終,死的到底是誰?
  偽霸不想他在這里死,五序和雷更不想,輸靈主恐怕也不會,就連襲擊者可能也不希望這個結果。
  所以,它們淡化或者壓根不提其實最簡單最快的辦法。
  五序則更進一步,還故意告訴他,一旦出現新的變化,新艦的話不可信,就是在暗示他,極限情況下,它準備與新艦全部犧牲掉,所以才會將新艦所有的信息又保存到楚云升息體中。
  在極限到來之前,大家都在試圖找到一個更好的機會,在誰也不死的情況下,獲得機會的出現。
  但世間豈有多少這樣的好事,如今星空中,每時每刻都有生命滅亡,種族滅亡,甚至是靈在滅亡。
  而且,還可能是大規模的!
  沒有誰是不能死的。
  任何戰爭都是血淋淋的。
  誰都不死的希望,最終常常導致誰都要死。
  楚云升一開始就明白,所以,一開始,他便告訴過戥最壞的其中一個結果:新艦可能會被攻破。
  讓戥安排新艦中每個生命的最后戰斗位置,實際上,是讓戥安排最后可以活下去的人。
  這件事,只有戥才能做好。
  但是,當襲擊者出現棺槨后,這個極限的最壞方向已經走不通了,只能走向另外一個極限的最壞方向。
  襲擊者不希望楚云升死,但在它們和楚云升之間非要選擇一個活下來,它們如何選自然不言而喻。
  所以襲擊者的棺槨出現了,輸靈主去了降臨點,偽霸則無一言。
  楚云升從襲擊者的棺槨前掉頭,飛向光暈,便做出了最后的選擇。
  但他也并不是準備完全地去送死,他收回了所有的物子碎片與黑氣,將在零維中做最后的抵抗。
  他本體還有陣列,還有偷黑氣的小偷,還有可能在他身上某個地方的穿維飛船……
  一旦進去,他的零維可能會爆發一場空前激烈的大戰,勝負就不知道了。
  楚云升最后看了一眼新艦,然后閃電般用一道黑氣強行斬開火蟲圍繞他的漣漪,用上所有力量爆發速度,一閃而逝,沒入光暈之中。
  殤早就做好了所有準備,但它無法阻擋黑氣,電光火石之間,它無法控制所有火蟲與漣漪和楚云升一起進入,只能跟隨進入。
  但楚云升進入的瞬間,星空形勢突變!
  首先是光暈迅速地消失!
  接著,黑色板塊消失!
  再接著,上方跌落下來撞擊擠壓的星系消失一空!
  所有,相同的事物,重新,唯一地存在。
  仿佛之前不過是一場噩夢,然而,四散飄零于星空的碎片,崩壞的恒星,殘破的其他行星,大量因撞擊而損壞的星艦……無一不在表明,之前真實地發生過的一切。
  阿里在光暈消失的一刻,終于收到里面傳來的一道急促而極度緊張與驚懼的信號
  “1216號!我是臨時隊長簡時!
  我仍然收不到你的任何回應,這是第61次向你發送報告!
  我們早已執行完阿里提供的辦法,再重復一次,其他人已經死亡,不要相信它們的話!
  不要相信,不要相信,不要相信!”
  阿里心中頓時一驚,那種驚悚的感覺仿佛又要出現了!
  他急忙先將自己收到的信息向新艦上報,然后,趕緊向破損的快速戰艦靠攏。
  和上次不同,這一次,他有“家”可回,不是一個人面對這種可怕的陰森恐怖感覺。
  但新艦中,戥幾乎沒有空隙在第一時間查看他發回來的報告。
  新艦破碎嚴重,但好在基本都是物質上的,正以全息技術快速恢復。
  楚云升消失了,戥一邊緊急搜索楚云升的痕跡,一邊讓小長羽嘗試向楚云升追溯,同時,他還要堤防其他勢力此時乘機的攻擊。
  巋靈主奄奄一息,但襲擊者勢力尚存,輸靈主也不知所蹤,不知道會在什么時候什么地方忽然出現。
  火蟲幾乎堵塞了戥所有其他剩下的通信空間,它們幾乎發了瘋一樣在星系中搜尋楚云升的下落。
  在與火蟲的通信中,戥確定楚云升進入了阿里所看見的光暈,生死不知,而火蟲因為還沒有來得及跟上去,光暈就消失了,被留在了外面,只有一直如影如隨跟在楚云升身邊的衛一個跟進去了。
  瘋狂尋找楚云升的,除了新艦和火蟲,還有雪域使。
  但到處都是碎片與混亂的星系,楚云升仿佛徹底地消失了,無影無蹤。
  戥在紛亂的信息與事務中,只來得及找到機會看一眼阿里發來的報告,垂死的電忽然又被拉了出來,失蹤的輸靈主也出現了。
  它直接被“踢出”了降臨點星球,來到星空中。
  偽霸也在再度出現,一邊召集雪域使殘存的艦隊,一邊向新艦道:
  “戰爭機器完整重啟,你們沒有紀子,留在這里,除了部分地球人,全都要死,外面,大量來歷不明的靈主馬上就要到達,你們要么趕緊跟我走,要么都是死。”
  光抓緊時間處理電的生死,電這次出現,恐怕再也回不去了。
  雷和五序第一時間與卓爾人處理大量探測數據,試圖在混亂的星系中尋找到楚云升的蹤跡,沒有任何時間參與外面的事情。
  戥必須自己迅速判斷,迅速決定新艦的去留。
  一切都在極度混亂中進行,戰爭機器的這次重啟和上一次完全不同,強烈的時空與能量波動,都不用探測,生命體本身都能直接感受到。
  br/>
  不用偽霸提醒,任何生命都能感覺到極度的危險。
  破損的快速戰艦已被戥命令接上阿里和岐沉他們,直接飛出星系,避免浪費返回新艦的時間。
  巋靈主掙扎著向星系外逃離,它的座艦沒有了,全靠著靈蘊飛行。
  大量散布在星空中的生命,在光暈消失后,之前的記憶未知原因地再度被恢復,正茫然而混亂地尋找可以離開的飛船。
  襲擊者也在試圖尋找楚云升,但一樣一無所獲,直線一樣的艦體便延伸彎曲,進入動靜兩分態,也不在與新艦聯系,一閃而逝,消失在茫茫星空中。
  新艦如果也要走,這可能是唯一的機會了。
  襲擊者一走,巋靈主又奄奄一息,新艦已處于所有勢力中最弱的位置,不論是擁有寶物的偽霸,還是即將到來的眾靈,缺少楚云升的新艦,都無法獨自對抗。
  走,還是不走?
  戥一邊焦急地等著卓爾人的分析結果,一邊緊急地考慮各種可能的情況,準備最后的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