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756 你是誰


  襲擊者星艦低速或相對靜止時,形態猶如細長的直線。
  楚云升的劍式便是要從細長的直線一端,切開至另外一端,將它完全地剖解。
  在他劍式斬下時,巋靈主和輸靈主都撤得遠遠的,唯有雪域使與新艦還留在原地。
  雪域使被命令留在原地,不得后退,新艦則是由于戥的判斷緣故。
  此時,是楚云升距離新艦最近的時候,他已經嘗試很多次與楚云升重建聯系,但皆無回應。
  仿佛,楚云升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不過,雖然楚云升沒有任何回應,但楚云升第一次攻擊便選擇襲擊者,其目的,戥自然了解。
  新艦一直很想搞清楚襲擊者的來歷與底細,但它們除非必要,很少主動與新艦交流,即便是必要的情況下,交流中涉及其他方面的信息也少得可憐。
  對新艦而言,襲擊者一直很神秘。
  和它合作,始終存在風險,雖然有時候,看起來它和新艦在航行與戰斗上配合得很好,但實際上,從信息交互的信任上,它還遠不及來自新神國的巋靈主。
  戥與五序以及雷簡短地溝通后,決定留下來,等待楚云升“切開”襲擊者星艦,對其進行觀測。
  戥并不擔心楚云升第二個就會攻擊新艦,從楚云升選擇襲擊者為第一個目標來看,雖然楚云升此時依舊沒有任何回應,但行事目的上依然與新艦保持一致。
  從某種意義上,這也算是楚云升以間接的方式向新艦傳遞信息,或者回應。
  火蟲對新艦的攻擊強度此時也有所減弱,和楚云升沒有關系,襲擊者被逼出現的諸多反應,讓火蟲調高了對它的評估。
  但輸靈主,卻始終是重點打擊目標。
  新艦在戥的控制下,一邊應付著強度有所下降的火蟲攻擊,一邊調整好所有觀察的準備工作,等待楚云升落下的劍式,切開襲擊者星艦的一刻。
  此時,氣勢恢宏的劍式形態,并沒有以左旋老神尊的劍式為主體,而是以破鎮人的方式,漩渦般地斬下。
  每斬過一個角度,劍式的光影便增長一分,連貫起來,便像是一道射出去的光芒拉成的一條光線。
  襲擊者艦體外一個個能量形態壁壘一個個地被斬開,激蕩的能量形成混亂的勢場,在寂靜無音的星空,能量的世界,仿若沸騰般地喧囂!
  一道膜結構凝滯了一次劍式,仿佛將某個時空路徑隱藏,讓攻擊在極短的時間內失去目標。
  但楚云升的劍式中蘊含老神尊的第二劍式與第四劍式從空間與時間上已將襲擊者完全地鎖定,這道膜結構便很快被楚云升的劍式仿佛“解開”答案一般,失去了作用。
  第二個攔住楚云升劍式的膜結構有些奇特與熟悉,它似乎像是襲擊者之前鏡面的高級形態,但卻不完整,尚在構建之中。
  它的作用也簡潔,和楚云升劍式“解開”之前一道膜一樣,它試圖“解開”劍式。
  但奇特在于,它不能解開的地方,便以某種方式,賦予一個特別的值,可以讓它繼續向下“解”。
  可惜,它此時并不完整,或者說它奇特的值庫并沒有建立完整,尤其是對楚云升的劍式熟悉還不多。
  如果它被楚云升劍式襲擊很多次,說不定可以得到一個個最優的估計值,但那需要太多的時間和機會,現在,它顯然沒有。
  當它無法“解開”楚云升的劍式,便失去了攔截的作用。
  而還有其他幾個膜結構對楚云升劍式并沒有產生直接的作用。
  下一刻,楚云升的劍式便要直接斬向襲擊者星艦的艦體。
  它內里的秘密就要暴露出來。
  此時,不僅是新艦,偽霸與輸靈主對它被切開后到底有什么也很關注。
  大約只有巋靈主心思不在這上面,楚云升的攻擊,讓它感覺到死亡的可能。
  劍式渦旋而下!
  新艦做好了所有準備,三大族除了需要抵御火蟲的部分,全部待命。
  楚云升自己則在陣列閃耀中,高速飛向即將要被切開的襲擊者艦體。
  他剛剛被襲擊者的一個由靈蘊形成的立體結構所籠罩與束縛,但他此時一概不管,和其他各方對他的攻擊一樣,要么由火蟲擋住,要么由陣列擋住。
  他的時間極為緊迫,無法分心與分精力為節約本體上的陣列而進行其他方式的自我防御。
  切開襲擊者星艦,剩下的就全部交給新艦去處理,如何乘機徹底了解襲擊者的來歷與底細,又或者如何救下里面的部分生命……都是戥它們的事情。
  楚云升雖然沒有對新艦做任何回應,但他相信戥它們了解自己的意圖。
  而他自己,切開襲擊者新艦之后,就要從襲擊者分開的艦體中強穿過去,繼續攻擊躲在襲擊者艦體之后的輸靈主。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無堅不摧,所向披靡的劍式,蘊含著黑氣與物子碎片的強大劍式,竟然被擋住了!
  楚云升于星空飛行中急停,火蟲暫時放棄攻擊輸靈主,放棄對所有生命的攻擊,集中全部力量于楚云升之前。
  在楚云升前方,星空中不遠的地方,襲擊者直線般的艦體面對楚云升的一端,浮現出一具棺槨!
  一具暗淡、無光、破敗,仿佛落滿無數歲月塵埃的古老棺槨。
  楚云升曾見過兩個神秘的棺槨,一個還是在很久遠的時候,里面有個被煥稱之為的生命,一個則是在新世界,和一個巨人有關。
  詭異的是,這兩個棺槨他都進去過,都被困住過。
  這兩個棺槨前一個晶瑩剔透,后一個仿若古老的青色,而他現在面對的這個,從襲擊者艦體浮現出來的這個,則仿佛破敗了不知多少歲月的黯金態。
  每一個都不相同,但每一個卻似乎又有某種相似之處。
  楚云升沒有去看正在與自己所在星系撞擊的相同星系,那邊肯定也出現了一個相同的棺槨,否則襲擊者一開始就會出現異常,光暈也很早就出現了。
  他猜測,兩邊星系可能并不是物質的復制,比復制要復雜得多,甚至可能依然是同一個物質,只有零維以內的特殊事物才無法同步出現,零維之外,則一切一模一樣。
  棺槨一出現,偽霸極為震驚,輸靈主則死死盯住,仿佛極為忌憚,又好像是想了什么仇恨之事。
  新艦里,烏怒人光與雷已經嘗試了它們曾用過的方法,這個黯淡的棺槨卻不為所動,便轉為與卓爾人一起緊急記錄這個棺槨的信息。
  巋靈主卻有些茫然,但沒人此時告訴它這個東西到底是什么東西。
  因為,棺槨絲毫沒有任何能量或者靈蘊的波動,襲擊者之前出現的靈蘊在它浮現后便消失了,若不是它擋下了楚云升的那一劍式,也看不出任何的危險性。
  它悄無聲息,無論烏怒人對它發射什么探測信息都毫無反應。
  它靜靜地懸浮在星空中,阻攔在楚云升的面前,卻沒有任何其他動靜。
  火蟲也沒有對它進行攻擊,全部力量用于防御在楚云升周圍。
  這種詭異的平衡對峙不可能持久,兩個相同星系已經開始撞擊,若光暈優勢無法加速擴大,很快,大家就要一起毀滅。
  仿佛進入到了一個死局。
  輸靈主只要靈活利用好它,楚云升就很難再對輸靈主造成有效的攻擊,巋靈主也一樣。
  楚云升要么掉頭攻擊新艦與雪域使,要么攻破這個棺槨。
  否則無法極快地加速光暈的擴大。
  而縱然新艦與雪域使沒了,更強大的輸靈主與襲擊者還在,也擴大不了多少光暈。
  自火蟲襲擊所有生命后,輸靈主便沒有主動聯系過楚云升,一次也沒有,現在也是一樣,它死死地盯著棺槨,然后向降點退去。
  它以實際的行動間接地提醒楚云升,此時只有一個辦法了,就是它之前就說過的,躲在降臨點里,直至其他生命與星系毀滅。
  偽霸似乎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幾次想要說什么,最終什么也沒說。
  它的殺光建議,顯然已經不現實了。
  楚云升后退一段距離,繞道飛向光暈,火蟲緊隨其后。
  偽霸試圖阻止楚云升,身影卻忽然動不了了。
  它有些驚愕地對棺槨說:“不可能,它已經死了,你怎么會它的反向涉衍……你是誰!?……”
  下一刻,棺槨仿佛在剛才的這一瞬后,變得更加的破敗與黯淡,并無聲無息地回到襲擊者星艦。
  襲擊者星艦隨即向新艦與偽霸發來一道相同的信號:
  “外面有個匹配過的“鑰匙”,根據形態,應該是你們的生命,讓它進來。”
  襲擊者最后兩句話,前一句對新艦所說,后一句則是對偽霸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