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755 劍式恢宏斬下


  楚云升在哪里?
  新艦被強制打開,面對火蟲的突然攻擊,戥第一時間尋找楚云升的位置。
  新艦雖關閉過,但對外界信息一直有被動的記錄,戥很快查閱到楚云升的最后位置。
  在兩個相同星系的邊緣,楚云升和相同的楚云升咫尺相隔,與新艦關閉前,接受到楚云升最后信息時幾乎沒有變化。
  此刻,兩個星系的邊緣,兩個一模一樣的楚云升,意味著楚云升的嘗試也一樣地失敗了。
  五序也在緊急查看新艦的被動記錄,以及新艦打開后最新的監測信息,看著兩個依然一模一樣的楚云升,它冷靜又無情地向戥道:“95827失敗,戥,準備最后的方案吧。”
  雷卻立即阻止道:“不對,如果失敗,尊上應該在第一時間向我們發來信息!”
  卓爾人與烏怒人產生了爭執,戥只稍微思考了一瞬,火蟲的攻擊便越來越猛烈,戥不得不先全力去應付火蟲的襲擊。
  戥一邊與火蟲激烈交戰,一邊頻繁地試圖與火蟲聯系,詢問火蟲的意圖,但火蟲毫無回應,或者說,回應的只有戰爭。
  雷還在緊急地分析道:“火蟲不可能無緣無故地無差別地攻擊我們,肯定出現了什么變化。”
  五序不同意道:“95827說過,這些火蟲只在意他本體的安全,我們絕不在火蟲的考慮范圍,95827那里可能的確出現了某種意外,導致火蟲對我們進行攻擊,但是星空中依然有著一模一樣的兩個95827,這是確定無疑的。”
  雷堅持道:“我相信,如果失敗,尊上一會發回情報。而且,沒有尊上在艦內增強戰力,火蟲忽然發動襲擊,應當能夠第一時間重創甚至是消滅我們,但卻沒有,現在還在打,說明火蟲另有目的。”
  此時,戥又向信息中心發回消息:“火蟲拒絕任何交流。”
  到目前為止,火蟲拒絕回應,也沒有收到楚云升的任何信息。
  新艦最新對楚云升的監測,依然是原地未動。
  五序反駁道:“按照你的說法,95827若失敗,一定發回消息,那么成功呢?不會發回消息嗎?用你的說法,95827若成功,也一定發會消息。”
  雷寸步不讓地堅持道:“不一定,這可能不是你熟知的領域,你可能不明白,尊上若失敗,面對的周圍世界依然是原來的世界,原來的規則,一切未變,那么他可以繼續向之前那樣發回消息,一如正常。
  但他若成功,周圍的世界可能產生了變化,這種變化在弄清楚之前,他的任何舉動與反應,都很可能導致與之前規則不同的結果,在我看來,這幾乎是肯定的,所以任何回應都很不可測地具有危險。
  我相信尊上,他一直極為謹慎,這符合他的行事。”
  五序反問它:“那么,你認為我們將如何應對?”
  雷毫不猶豫地說:“攻擊他!我同意你之前的推論,一旦尊上成功,戰爭機器的敵人一方會尋機擴大優勢,而我們將在戰爭機器影響下,會努力消滅他而取得新的平衡。
  是的,我現在說的這些話,可能已經被戰爭機器所影響,或者,縱使無影響,我也可能要這樣建議,這很可怕,我們明知可能被影響了,卻依然覺得這樣做是的對的,或者還有更可怕的邏輯,我們早被算定與限制好,只能這樣做。
  只有攻擊尊上,全力地攻擊他,而他不死,無法回到新的平衡,戰爭機器的敵人優勢就會持續擴大,直到一個結果或者機會出現。
  其實,我還認為,偽霸的建議更有效率,可能迅速地擴大優勢,我不認為它會在這個時候欺騙尊上,那樣它會什么都得不到,它可能只是不知道怎么殺光,也不知道殺光這個過程中的真正作用方式。”
  五序沒有與雷糾纏偽霸的問題,再次反問道:“如果95827在我們共擊下死亡呢?”
  雷堅定地道:“不可能!你覺得我們能夠攻破尊上本體上的陣列嗎?能夠承受住尊上在陣列保護與火蟲協助下的反擊嗎?”
  五序嘆息一聲道:“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95827……雖然,我不完全贊同你的觀念,但有的方面的確很可怕他若真的成功了,我的建議竟是一樣的,攻擊他!”
  很快,巋靈主、襲擊者、輸靈主以及偽霸,都向新艦發來信息,幾乎與雷的建議一模一樣
  攻擊楚云升!
  要么是它們攻擊楚云升,要么是楚云升殺它們,否則幾乎無解。
  五方勢力在火蟲的一波波襲擊下,陸續反擊。
  楚云升仍然在原地一動不動,新艦與襲擊者、巋靈主、雪域使的反擊,全部由火蟲組成的陣線防御。
  在兩個星系邊緣的中間線兩邊,來自兩個相同星系的八道反擊,在火蟲的漣漪激起一道道強烈的波動。
  始終不能逾越楚云升幽暗戰體周圍半步。
  而在楚云升上方的相同星系中,雖然那里已經沒有相同的楚云升,但除了他之外,一切其他攻擊以及火蟲的防御都一模一樣,仿若里面還有一個楚云升。
  楚云升始終盯著降臨點星球的光暈。
  火蟲對五大勢力猛烈攻擊的時候,光暈一點點地擴大,攻勢越激烈,擴大的速度越快。
  當新艦等四道反擊被火蟲攔截后,光暈立即加速地擴大了數圈。
  楚云升已經確信除了他之外,就連火蟲也沒有發現光暈,襲擊者星艦剛剛還掠過了光暈所在位置,都沒有絲毫停留。
  也可能,它們根本看不見。
  光暈擴大的速度還是太慢,兩個相同的星系相互墜落的速度越來越快,依照光暈的擴大速度,想要在兩個星系相互毀滅之前,占據一半降臨點星球的面積,幾乎不可能。
  楚云升一閃而逝,再出現時,戰體微微一滯,里面本體數道陣列閃耀,掐斷了一條似乎將直入他零維的橋梁。
  這似乎不像是攻擊,但比攻擊更加可怕。
  楚云升也無法判斷來源是輸靈主,還是戰爭機器自身。
  光暈卻在此時驟然擴大了幾十倍!
  一個黑色板塊仿佛被它所吞沒一樣直接消失了。
  楚云升看了輸靈主方向一眼,卻以極快的速度飛向襲擊者星艦。
  輸靈主與新艦五方已經退到降臨點星球的一側,楚云升忽然而動,加速而來,在火蟲的掩護下,它們觀測不到楚云升的具體軌跡,只在中途,楚云升顯露過一次位置,然后便再度消失在漣漪的掩護中。
  巋靈主第一個帶頭再次后撤!
  除了新艦,它大概是幾方中最弱勢的一個。
  可是,如果楚云升要大開殺戒,無論如何也不會先攻擊新艦,第一個肯定是倒數第二的它。
  它有很幾率成為楚云升首擊目標。
  因此,它第一個跑了。
  新艦和襲擊者緊隨其后,接著輸靈主也跟在后面繼續后撤。
  只有雪域使在偽霸的命令下,堅持在“陣地”,做好了犧牲的準備。
  除非被火蟲打出軌道,否則它一步也不會也不敢退。
  然而,楚云升卻沒有出現在它周圍。
  火蟲似乎都對它失去了興趣,強烈的漣漪波動常常徑直掠過它而去。
  楚云升再度出現時,跑在第一個的巋靈主松了一口氣。
  目標竟然不是它,而是襲擊者!
  它松了一口氣,襲擊者卻驟然緊張。
  幾方勢力的反擊一直沒停下,后撤中也一樣反擊,而且越來越猛烈,大部分被火蟲擋下,一小部分擊中楚云升戰體,卻又被一陣陣閃耀的陣列無影無蹤地消去。
  輸靈主的第二次反擊,也仍然只能凝滯一下楚云升的速度。
  等到它們再發楚云升的時候,楚云升幽暗的戰體已經出現在襲擊者星艦前。
  襲擊者星艦外早就出現了一個又一個能量形式壁壘,如同之前出現的膜一樣的球體也一連出現了好幾個。
  靈蘊陡然加大,飛快清除一波波涌來的火蟲漣漪,并快速形成一個復雜的立體結構,光速籠罩向楚云升。
  楚云升戰體周圍,靈蘊密集,暗能量在兩道靈蘊下瘋狂涌動。
  凌厲的劍式在楚云升的上空浩瀚地形成,猶如能級沸騰的海洋,不斷地向上飛速攀升,一道道符文從星空中向劍式中內縮、匯合、凝聚,重重疊疊,無窮無盡。
  同時,楚云升戰體在一道道打擊下,陣列耀眼閃動,襲擊者星艦的攻擊籠罩下來,火蟲漣漪與陣列同時猛烈波動。
  光暈,急速擴大!
  一道睥睨天下般的劍意,在楚云升上方,能級攀升的巔峰,犀利出現。
  但這卻并沒有結束,劍式并沒有發動。
  緊接著,巋靈主與輸靈主再度緊急后撤!
  那道已經出現劍意的劍式中,騰空而起一道黑氣,夾裹著殺伐的碎片!
  新艦沒有再后撤,戥不知道楚云升要做什么?
  是徹底毀滅襲擊者星艦,換取可能的優勢擴大,還是要切開它,看看它里面到底是什么?
  此時,沒人會去救襲擊者星艦,如偽霸,反而支持楚云升殺滅襲擊者。
  只是矛盾的是,它們無意救援襲擊者星艦,卻又不得不加強對楚云升的攻擊。
  兩個相同星系終于直接碰撞,沒有時間了。
  襲擊者星艦瘋狂地運轉它們的所有戰爭功能,許多之前從未見它使用過的方式接二連三地出現。
  劍式,恢宏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