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754 你已成為目標


  第一個物子碎片,在殺伐之音中,從楚云升的眼中射出。
  從零維至多維時空。
  它在出現的一剎那,與楚云升咫尺相對的一模一樣的他,也猶若無數碎片般裂開,四散,消失。
  楚云升面前,空無一人。
  時空漣漪再度出現。
  以楚云升與消失的他之間的中間點為中心,迅速向星空波散。
  兩個一模一樣的衛,首先被同時波及。
  兩個衛同時看向楚云升,其中一個發出波動,另外也發出同樣的波動:
  “我感知,你已成為目標。”
  時空漣漪掠過兩個殤,兩個殤也同時經過衛,向楚云升傳遞同樣的信息,但比衛要多了許多:
  “我們感知,你已成為目標!
  來自其他生命的攻擊很快就會到達,我們已以光速搶先對星系內所有具有威脅的生命無差別攻擊,發起第一波襲擊。
  隨后,我們將不間斷地對它們密集發起第二波第三波……攻擊,直至它們被消滅。”
  “根據它們之前的能力展現,正在評估對它們的襲擊效果,以及,隨后,它們的反擊對你本體的威脅程度。”
  “我們的感知被更改,缺少禁,無法修正。
  我們可以屏蔽與蟲典不合的更改部分,但與蟲典不沖突的部分將可能被執行。
  需要告知你,我們、以及其他生命,被更改的感知皆為消除你以及你的存在形式。
  保證你的基本存在形式是我們的命令,此處更改的感知已被我們屏蔽。
  你的零維與意識,不在我們命令范圍,我已引用蟲典13521邏輯非環,強行關聯至你的本體安全,據此我們已屏蔽了我們自己對你零維與意識攻擊的感知更改,暫時無法屏蔽阻止其他生命對你零維與意識攻擊的感知更改。
  如其他生命的反擊在零維與意識層次,我們將無法提供任何幫助。”
  三禁派來的火蟲很少和楚云升說什么多,現在也只是通知楚云升,它們要做什么,做不到什么。
  它們的目的有且只有一個,保證楚云升本體的安全。
  楚云升控制不了它們,任何建議也沒有用,它們要先發打擊所有威脅楚云升本體的生命,也并沒有事先與楚云升商議。
  時空漣漪還在擴散,掠過殤,便飛快地掠過一個個行星,向降臨點星球方向迅速擴散。
  楚云升還沒有任何其他舉動,等待時空漣漪擴散至整個星系。
  自他對面同樣的他碎化消失,他那種動態為真的感覺也隨之消失,一模一樣的星系中也沒有出現第二個和他同樣的自己。
  剩下唯一的,之前沒有過的異樣感覺,便是他仿佛不應該存在于此時空,格格不入。
  這種感覺延伸出來,要么是離開,要么自我消亡。
  楚云升既無辦法離開,也不可能自我消亡,根據殤的信息,吻合五序的判斷,他已成為兩個相同星系中,除了火蟲之外,所有其他生命的共同目標,或者說敵人。
  面對一切都茫然的未知,面對即將相互跌落至毀滅的兩個星系,面對所有生命的共擊,他接下來每一步選擇,每一個判斷都至關重要。
  時空漣漪終于掠過降臨點星球,掠過新艦,掠過所有飛船與生命。
  火蟲的第一波襲擊緊跟時空漣漪之后到達!
  新艦,襲擊者星艦,所有飛船外,火蟲的漣漪激烈變化,一個個戰蟲出現又消失,一道道閃電般的攻擊在漣漪中形成又消失。
  巋靈主的座艦首先被攻破!
  艦體迅速地千瘡百孔,若非巋靈主以靈蘊緊急抵抗,整個飛船早就灰飛煙滅。
  火蟲對那些已經失去記憶的星空生命體沒有興趣,它們對楚云升本體毫無威脅,對它們任何的攻擊都是浪費時間與資源。
  它們迷惘地飄散于星空,沒人去管。
  火蟲對此軌道上的目標只有一個巋靈主!
  雪域使也遭受到了火蟲的猛烈攻擊,但它的情況和巋靈主又不同。
  火蟲只要它交出所有具有威脅的寶物,對它便不再攻擊。
  但它已經無法做出交出寶物的決定,哪怕偽霸的虛影就在旁邊,它也無法執行偽霸的命令了。
  偽霸大約是最為特殊的一個了,它仿佛是一個看客,并沒有受到影響,卻同樣對其他生命也產生不了影響了。
  火蟲在新艦與襲擊者星艦外一波波的襲擊尤為激烈。
  一開始,新艦與襲擊者并無反擊,它們已經徹底關閉,想要重新打開需要很長的時間。
  面對火蟲的第一波襲擊,它們艦體自動防御。
  但火蟲的第一波襲擊尚未完全完成,新艦與襲擊者星艦便被迅速地強制打開。
  與火蟲的廝殺,瞬間就在兩個同樣的星系里,同樣的兩個新艦與兩個襲擊者星艦周圍展開激烈的對戰。
  然而,與其他地方的激烈不同,輸靈主面前,異常的安靜。
  輸靈主靜靜地看著它的前方,那里除了火蟲漣漪,沒有任何物質的地方。
  火蟲在這里的漣漪也一樣靜悄悄地,靜得可怕!
  巋靈主那邊的座艦終于完全被擊毀,灰飛煙滅,輸靈主靜靜地向后退了一點點,仿佛錯開了一個微小時空。
  雪域使躲在偽霸的寶物里被火蟲強制打出軌道時,輸靈主又靜靜地動了一點點,依舊仿佛再次錯開了一個微小時空。
  巋靈主以靈蘊保護著自己,被火蟲也打出了軌道時,輸靈主再一次動了一點點,第三次仿佛錯開了一個微小時空。
  新艦被打出軌道!
  襲擊者星艦也放棄了軌道,與新艦同步撤退。
  輸靈主第四次微動。
  巋靈主、雪域使、襲擊者與新艦的反擊幾乎同時發動,目標直指楚云升。
  而另外一邊,還在原軌道上的輸靈主,第五次微動。
  這一次微動之后,它才從原軌道上撤離。
  它似乎什么事情都沒有,也沒有遭受任何襲擊。
  但只有它自己知道,它剛剛承受了火蟲絕大部分戰力在極高層次的襲擊。
  連續五次的規避,它耗費很大的代價,終于還是成功了。
  它撤退之后便發現,火蟲對新艦與巋靈主的襲擊并不能算得上多激烈,襲擊的層次也沒有多高。
  它們當中,大約只有被新艦命名為襲擊者的星艦以及寶物持有者被火蟲重點照顧了一下,但比它要輕很多。
  新艦巋靈主以及襲擊者那邊看著打得激烈無比,其實上,那邊加起來,無論級別還是強度,也連它這里一成都沒有!
  它的反擊在它撤退時便形成而去。
  這個混亂的時候,除了始終還沒有參戰的楚云升,所有人,包括火蟲,都沒有注意到,當時空漣漪掠過降臨點星球,那些黑色板塊和之前一樣重新排列組合。
  但這一次,重新組合后,卻仿佛出現了一個錯誤,在一個漏洞般的點上,出現了一個很小的光暈。
  楚云升一直密切地觀察著降臨點星球的所有動靜,無視火蟲對巋靈主它們包括對新艦的猛烈攻擊,當然,他也阻止不了。
  黑色板重組后出現的光暈點,是楚云升唯一觀察到的特別變化,而且火蟲以及新艦它們都似乎被戰爭吸引,甚至仿佛是看客的偽霸,都并無察覺,很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