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753 蟲典閃耀


  五序帶領卓爾人為打開無上模型做著準備工作的時候,戥與雷陸續收到其他勢力的回應。
  雪域使第一個回應,它已得到尊上的命令,將聽從左旋前儲的指揮。
  巋靈主也沒問題,降臨點星系內所有勢力中,新艦是它唯一的選擇,其他勢力,毫無信任度,也不熟悉。
  剩下襲擊者和輸靈主,已別無選擇,至少表面上這樣。
  新艦和楚云升,加上火蟲,加上巋靈主,再加上攜帶偽霸寶物的雪域使,優勢明顯。
  而且,新艦是幾個勢力的交界點,而它們相互之間原本就陌生。
  從戥對它們位置軌道的安排,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新艦與火蟲重疊在一起,巋靈主與雪域使一前一后,巋靈主靠近恒星方向,越過它,便是襲擊者,雪域使靠近降臨點星球方向,越過它,便是輸靈主。
  在戥的控制與指揮下,五方嚴格地排列在各自的環恒星軌道上,若不考慮時空的彎曲,它們便猶如一條直線,圍繞恒星旋轉。
  如果加上降臨點星球,苜苒和岐沉的微型飛船,以及恒星本身,八點一線,環恒星旋轉。
  信號可以在這條線上以最短的時間飛奔。
  巋靈主與雪域使的前后阻隔,新艦處于輸靈主與襲擊者直接觀察的盲區。
  ……
  還有許多繁瑣而細致的安排,按照最高戰時狀態,戥已剝離了技術方面的所有工作,全部分時都用于戰事。
  所有人都要服從戥此時的指令,楚云升也不例外。
  時間一點一滴地逝去,雖然很短,卻安靜的可怕。
  上方一模一樣的星系中,一模一樣的幾方勢力,一模一樣地排列成一條直線。
  仿佛,也是一模一樣地都在等待戥的指令。
  寂靜,
  寂靜,
  寂靜,
  終于,寂靜,在戥的第一道指令下被打破。
  八點一條直線上。
  巋靈主的演化首先出現。
  雪域使激發偽霸寶物第二個出現。
  襲擊者的鏡面第三個出現。
  輸靈主一個透明物第四個出現。
  新艦打開銀色長槍。
  巋靈主開始試圖演化銀色長槍。
  雪域使嘗試一下個寶物。
  襲擊者鏡面飛向一線上方。
  輸靈主的透明物也飛向一線上方。
  新艦打開命源罰牌。
  巋靈主同時開始試圖演化罰牌與透明物。
  雪域使嘗試打開下下一個寶物。
  襲擊者鏡面掠過透明物。
  輸靈主打出一個古怪的源門之法。
  新艦放出浮尊者。
  巋靈主演化能力快要到極限。
  雪域使嘗試下下下一個寶物。
  襲擊者艦體周圍出現一個新的膜狀結構。
  輸靈主短暫消失。
  新艦嘗試一項自身最新技術極限,改變形態,于膜定位上嘗試尚未徹底完成的自身肢解技術,并各自虛位排列。
  巋靈主演化即將崩潰。
  雪域使嘗試下下下下一個寶物。
  襲擊者鏡面返回,縮為詭異一點。
  輸靈主分裂為二。
  新艦嘗試一個宏動態解
  巋靈主演化崩潰。
  襲擊者……
  ……
  ……
  ……
  新艦開始關閉艦體。
  巋靈主崩潰中。
  雪域使嘗試完所有它帶來的寶物。
  襲擊者開始關閉艦體。
  輸靈主一聲嘆息。
  上方,壓頂而來的星系中,一模一樣地的它們,一模一樣的完美地同步了所有的動作。
  無一例外!
  “95827。”
  五序極其平靜地向楚云升發出最后,也可能是新艦給楚云升最后的信息:
  “我們將打開無上模型,如果仍然失敗,我們所有人都將可能成為你的敵人,之后,我們所有人的任何話都不要再相信!”
  下一瞬,五序冷靜到可怕向楚云升道:
  “95827,無上模型打開失敗,無法打開,你的任務開始。”
  新艦開啟全息技術,向楚云升本體所在息體全速注入所有新艦信息,準備滅亡。
  新艦彈射楚云升本體。
  新艦即將完成關閉。
  襲擊者星艦即將完成關閉。
  ……
  楚云升本體所在息體被向上拋射向星空。
  火蟲脫離新艦,覆蓋息體。
  楚云升進入本體。
  火蟲漣漪范圍急劇擴大,光速擴散向整個星系。
  楚云升息體變化,以戥種族技術為基礎,形成新艦最先進的生命技術,息體成為一個強大的生命體,里面包裹著本體,外面又被火蟲包裹。
  火蟲衛于漣漪邊緣出現。
  漣漪繼續擴散,光速沖向上方星系同樣光速沖來的漣漪。
  楚云升向上拉開與新艦的距離,通過衛,橋接殤,建立高速交流通道。
  漣漪光速擴散至兩個一模一樣星系的中間線。
  楚云升準備進入零維。
  兩道漣漪在中間線直接相遇。
  戰爭開始!
  星系之中,漣漪之內,處處閃耀蟲典規則。
  一模一樣的火蟲,一模一樣的漣漪,必定是一模一樣的蟲典。
  絲毫不差的蟲典。
  蟲典猶如火蟲的生命形式。
  蟲典相同,則以蟲典行事。
  位于邊緣的衛,毫不在意與它一模一樣的另外一個衛,火蟲體系下,其他形式的一模一樣的它,并不少見。
  它也不在于對方是真是假,有蟲典的火蟲,即為真。
  依照蟲典,兩珉相遇,各自命名區分。
  兩衛依然。
  兩殤依然。
  命名后,再各自納入蟲典秩序。
  它們雖然和其他生命一樣,出現了一模一樣的它們,但它們以其獨特的生命形態,繞過了其他生命無法解決的問題。
  它們仿佛就是為戰爭而生,為戰場上各種極端情況而生。
  火蟲指揮體系開始逐漸統一。
  楚云升進入了零維。
  在這里,他嘗試進入氣泡世界,卻失敗了。
  仿佛通道被堵死,或者被封閉。
  楚云升沒有時間用黑氣持續轟擊,試驗能否轟開。
  在零維空間,他壓制住因為殺意產的反應,隨即便離開。
  此時他本體距離新艦越來越遠,距離衛越來越近,也就距離一模一樣的他越來越近。
  星空此時再度歸于靜謐。
  新艦持續關閉中,但對外探測還在最后工作。
  此時,不僅是新艦,巋靈主,襲擊者,雪域使,以及輸靈主都在看著越來越遠離的楚云升,以及兩個越來越靠近的楚云升。
  甚至,偽霸的某種形式再度出現。
  不過,這一次,它沒有再說話,只靜靜地看著。
  星空中已經遍布漣漪,蟲典閃耀已經結束,火蟲重新了秩序。
  楚云升在漣漪中飛行,速度越來越快。
  一模一樣的他,也一樣地飛速而來。
  息體已完成變化,兩道純極幽暗的影子極速相互逼近。
  中間線兩邊上。
  純極幽暗的兩道影子驟停相遇,咫尺之距。
  極近的距離上,相互注視。
  仿佛各為各自的鏡中影。
  楚云升血紅的眼中浮現一道道符文。
  對面的他,眼中也浮現一道道符文。
  新艦已經嘗試過除符文和他本體之外所有方面,他要繼續新艦的任務,哪怕即將面對的是滅亡。
  很快,楚云升眼中符文盡散。
  兩個幽暗的戰體上延伸一條黑暗的直線。
  在中間線上,兩道直線相遇。
  命源相同。
  楚云升順著直線形成的命源通道,以他獨特的命源能力,進入對面自己的零維。
  沒有異常。
  他感知的位置沒有變。
  自己沒有變。
  周圍沒有變。
  甚至星空都仿佛沒有變化過。
  什么都沒有變。
  包括火蟲。
  仿佛,他都沒有動過。
  他以第一第二意識限極感知,自己為真,周圍為真。
  他再度順著直線命源通道返回。
  還是一樣,毫無變化。
  他在哪邊他從里到外都一模一樣。
  楚云升向即將完全關閉的新艦,發去最后一道信息:“我已實驗,在哪邊,哪邊即為真。現在,我要在我出發的這邊測試物子碎片與黑氣,觀察對面是否能夠同樣出現。”
  新艦接收到他這道信號后,徹底關閉。
  火蟲仿佛感覺到什么。
  楚云升血紅的眼中,一個個碎片如星光點點浮現,殺罰之音破空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