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751 殺光對面


  我是誰?
  正常的生命這樣問,大約是在追尋類哲學問題。
  我是誰?
  失憶的生命這樣問,則似是在尋找自我。
  有關的試驗,很多星空生命在很早期都做過,卻沒有什么結論,因為還能問出“我是誰”,便代表著并非真正的完全失憶。
  一個生命還能有正常的邏輯思維能力,說明并非真的失憶,生命的邏輯思維也是記憶的信息所形成。
  真正的失憶,應當是連同邏輯思維一起喪失,漸漸形成邏輯判斷能力與記憶都在下降的狀態,一直持續下去的話,最終將成為一個癡呆狀只有本能生物反應的生命。
  這一過程,在地面生命從出生到死亡的一生狀態最為直觀,而星空生命都已解決因生命體衰老而意外喪失記憶的問題。
  譬如新艦里面,有著更完備的技術,卓爾人更換生命體便是運用之一。
  當然它有時候也會出現一些問題,如果僅僅是更換生命體,零維與意識依然是自己的,不過是換了一個生命載體,問題稍好一些。
  最嚴重的情況,也不過類似于地面時代的人類幼年期時便失去的一些記憶,在后來被其他人屢次提及,自我想象畫面并加固印象之后,仿佛便似真的是自己的記憶了。
  由此,對于星空生命而言,會延伸出一些對自我真實的質疑,但問題不大。
  反之,則是大問題,若連同零維意識一起換掉,便如同當初卓爾人的試驗目的中的一個:只有記憶相同的生命,還是不是自己?
  類似的試驗,卓爾人如今也已不再做,一旦開始,便又是一場巨大的災難,且無結果。
  新艦里,合人最先發現失憶的生命。
  快速戰艦里的合人一直沒有離開,它們無法幫上三大族的忙,便繼續對走私來的載殼人進行研究。
  其中一個,還是千年之前,因載殼人爆發了一場席卷全球的大戰,曾經作為奴隸主,一個叫做“引”的載殼人,被擊敗后成為了俘虜,輾轉被販賣走私到快速戰艦。
  得益于新艦的技術,它雖然徹底戰敗了,但是當初長生不死的愿望,反而曲折地仿佛實現了。
  起碼,它的敵人,很久前早就死光了。
  而它還穩穩地活著。
  它如今也不叫“引”,改名為“實”了。
  之所以改為這個名字,要追溯到當初販買與走私它的幾個地球人。
  在它戰敗被俘的最為絕望時候,是這幾個地球人讓它逃離了恐慌與恥辱的絕境。
  它那時完全聽不懂幾個地球人所說的語言,在被走私的途中,總是聽到“試驗用”幾個音很多次出現。
  剛逃出絕境,驚魂不定的它便認定“實”這個音,是它的幸運之音。
  在快速戰艦里,它見識到了它當初認為的神的國度,為此還鬧過不少笑話,比如它曾努力地向神們表明,它實際上是貴族的身份……
  千年的時間,足以改變一個載殼人的一切。
  它如今早不是千年前的那個奴隸主“引”,而是被后來陸陸續續進入快速戰艦的新生載殼人們,所尊敬與敬佩的載殼人老學者實。
  快速戰艦從一開始便沒有如偽霸部下那樣故弄玄虛,又基于快速戰艦的船員基本由第一層世界升級而來的緣故,也沒有像卓爾人與烏怒人那樣冷漠,它由此漸漸地了解了許多事情,也學習了很多的知識。
  實的學習能力很強,如今的水平,如果可以進入新艦信息世界,完全可以進入到第二層了。
  可惜,它被告知,它和所有載殼人都不能離開快速戰艦內部。
  雖然它已經向安全部遞交了申請,但至今沒有審批通過。
  在它失去記憶成為一個傻子一樣的載殼人后,合人立即發現,并報告新艦。
  合人也很快給它還原了記憶,但更多的載殼人開始失去記憶。
  在戥的戰爭思路下,新艦集合三大族的技術,一直朝著一個目標努力即便將來在殘酷的戰爭下,新艦被慘烈地擊毀到只剩下一個碎片,也能有辦法還原重建。
  這個目標有許多困難重重的地方,最大的困難,也是現在無法解決的困難,便是生命復原的部分。
  只剩下碎片的情況,物質部分與信息部分,或許都可以通過全息等等更先進的技術得以復原,但生命體早就被摧毀,零維和意識,早已消亡。
  只要這點無法解決,縱然所有其他方面的技術都解決了,能夠強行復原出來,就會出現卓爾人曾面對問題零維意識是新生的,只有記憶信息是自己的,那么還是自己嗎?
  沒人知道被換了意識與零維的生命,在證明“自己還是自己”或者“自己已經不是自己”的話,到底是真是假?
  除非自己去體驗,而一旦自己體驗了,別人也一樣無法再相信自己的話是真是假,于是陷入無限地無法解決的循環,永無止境。
  這是一個會令人發瘋的問題。
  再加上,記憶不是這個零維意識體驗而來,是外部更換而來,對自我真實性的質疑會達到什么程度?
  要繞過這個問題,就要解決艦內所有生命的零維與新艦組成物質之間的存在方式。
  這將涉及到零維與意識對現實世界極為復雜的映射關系,對于新艦,還是一個黑盒子。
  但也不是一點希望沒有,多一維生命以及合生命那個程式殘骸,都是新艦的最大希望。
  以新艦現在的技術,載殼人不論失憶多少次,都可以給它們復原,但這種情況如果繼續持續,迅速波及到其他生命種族也出現失憶情況,將極為糟糕。
  資源消耗倒還其次,到時候,全艦失憶,再全艦復原,來回反復之中,什么事情可能都做不了,此時被攻擊,差不多如同等死。
  并且,在短時間內大規模極為頻繁地來回復原,原本還是小問題的真實質疑,很可能會急劇放大到不可控的程度。
  在這方面,楚云升大約是全艦唯一能夠經受高強度變化的人,意識的第一限級和第二限級突破后,讓他可以很迅速地清楚,周圍世界的真實性以及自身的真實性。
  這是環環相接的領域。
  否則,他即便擁有追溯以及氣泡入侵的能力,也無法長期運用,像他現在這樣經常追溯與進出氣泡世界,早就會在混亂中徹底崩潰了。
  小長羽的自然追溯能力所能進行的次數就大受限制。
  并且,在新世界時,因為楚云升的命源而進行的一次追溯,對她造成了嚴重的混亂影響。
  形勢越來越危險的情況下,楚云升必須盡快做出抉擇。
  如果他自己不需要進去,且電也不是隨時需要契約的話,他并不一定非要在兩者間做出選擇。
  將火焰體契約交給一個與岐沉一樣的地球人,讓這個地球人在新艦的配合下快速修煉到樞機。
  但他不進去,其他人進去很可能只是去送死。
  偽霸不會全部說謊,楚云升與新艦對戰爭機器里面一無所知。
  進去后如何完成任務,全靠進去后再冒險尋找。
  沒有很強的生存能力,能活下來的希望幾乎沒有。
  除此之外,楚云升還要進去去了解一些東西。
  因為自身零維與意識的緣故,他進去后接觸到這些東西的成功幾率更大一些。
  就像當初在地球上,進入更深的一層。
  最終,楚云升選擇放棄意意斯的任務。
  向巋靈主要一份契約。
  襲擊者方面,雷還在交涉它們堅持不肯給出契約,縱然形勢危急到這個程度,也沒有任何解釋。
  唯一能夠馬上給出一份契約的,只有巋靈主了。
  但新艦剛剛給巋靈主發去信號,楚云升本體上部分陣列再度忽然地閃耀,卓爾人緊急向楚云升報告三大族的記憶正在被“清除”!
  其實已經不僅是三大族了,全艦內,除了岐沉一類的地球人,除了樞機源門,其他所有生命的記憶都在被迅速清除。
  艦外,降臨點星球恐怕已經全部是記憶空白的生命。
  除了靈,只有擁有契約的生命尚且保持記憶。
  清除的速度極快,不要片刻,除新艦、靈以及契約生命之外,全部要變成記憶空白的生命。
  新艦估計也支撐不了太久,清除速度越來越快,新艦的復原將跟不上被清除的速度。
  都不需要摧毀新艦的復原能力,只要保持高頻的清除速度,新艦內的生命就會因為來不及復原而持續為記憶空白生命。
  但楚云升的本體在清除中似乎出現了問題,部分陣列閃耀之后的下一瞬,降臨點星球黑色的板塊自動浮現!
  緊接著,以降臨點星球衛中心,時空如漣漪般地迅速波動,遠超新艦檢測能力。
  在降臨點星球的行星系“上方”,如倒影一般,竟出現了一個一模一樣的降臨點星系!
  星系里面,赫然可以發現,有雪域使的艦隊,有巋靈主的艦隊,有襲擊者的星艦。
  新艦,一樣有!
  一模一樣!分毫不差!
  它如真實一般的真實,以至于它一出現,在如此近的距離下,巨大的引力作用使得兩個星系立即陷入混亂,相互急劇跌落。
  徹底的毀滅,仿佛就在下一刻。
  藏了許久的偽霸,此時忽然在新艦附近浮現一道影子,吃驚地道:
  “95827,你的本體出了什么問題?怎么觸動了這個……快殺光對面所有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