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750 勢在必行


  一旦寫入后若不能再更改,寫入的物理規則就非常重要。
  將來不論這道契約給誰使用,此時寫入的物理規則都將意義重大。
  但到底給誰使用,又決定了寫入什么物理規則。
  楚云升自己使用,可以選擇偏向產生破壞力的戰斗方面,也可以選擇追溯方面,方向比較多。
  若是給電使用,最優的選擇應是類似巋靈主或者襲擊者的特性方向。
  若是其他則又各不相同,比如要是給戥,則最優加強戰爭運用方面。
  不管是哪個方面,都需要去除掉以新艦技術可以實現的東西。
  科技的魅力便在于此,一旦成功實現,便可以重復重復再重復!
  哪怕一開始,所需要的消耗成本極大,隨著時間的推移,技術的再細化,再進步,成本一點點地越來越小,直到可以大規模地運用。
  但若不選擇新艦技術范圍內的東西,又會很矛盾,超出知識范圍的物理規則不可能被寫出來。
  因此,楚云升最終能選擇寫入的物理規則并不多,而且嚴格來說,也不是寫入,而是“復制”進去。
  將超出新艦理解范圍的物理規則“復制”入這道契約,也有一個前提條件這個物理規則雖無法理解,但又必須是可以實現的,否則拿什么來復制?
  比如小長羽的追溯,巋靈主的演化,火蟲一些特性,以及,偽霸的寶物,新艦里的命源罰牌等等,都是可選項。
  而楚云升的五劍式連殺,新艦的虛位技術等等,都非選擇項。
  當然,最優最好最佳的選擇,也并不是復制,依然是寫入,真正地寫入一個純理論上的推論無法真正通過實驗觀察來證明的,只能從數學和物理理論上推導出的一個規則。
  參與楚云升此次實驗的卓爾人都極力推薦楚云升寫入這樣的推論規則,但對于到底選擇三大族理論推導的規則中的哪一個,它們也在爭議。
  但楚云升拒絕了它們的建議。
  這樣做的話,相當于用這道契約來做一次沒法做的理論試驗,對三大族的誘惑力非常大,一旦成功得到可以證實理論推論為正確的試驗證據,極端情況下,說不定可以重構知識體系。
  但這道契約只有一個,一次性的試驗并沒有太大的意義,極大概率將是一次嘗試下的浪費。
  楚云升與三大族的分歧并不是今天才有的,就像三大族之間的分歧一樣,一直存在。
  卓爾人可以不惜這次的浪費,楚云升則更重視新艦任何能夠更安全的機會。
  楚云升否定了卓爾人的建議,接著又排除了選擇命源罰牌,偽霸寶物之類的東西,有火蟲在,命源暫時不是問題,偽霸的寶物,不會使用的居多。
  火蟲的一些特性也被排除,一是衛可能不會配合;二是現在衛在,以后還有小蟲子,選擇火蟲特性,和火蟲本身重復,等于重造一個具有某個火蟲特性的“火蟲”,屬于浪費;三是因為火蟲來歷神秘,楚云升感覺可能會復制失敗。
  巋靈主和襲擊者的靈蘊特性,也被楚云升最后排除,選用它們的特性來復制,這道契約就要給電,這本身并無問題,問題在于這道契約屬于輸靈主。
  楚云升和三大族都不在意新艦里存在擁有其他靈主契約的樞機源門,從拔異到浮尊者,都是這種情況。
  但電不同,一旦用了輸靈主的契約,輸靈主若是能夠以此偷窺或者控制新艦,新艦對它幾乎毫無秘密,損失慘重。
  最終,楚云升在追溯和符文之間考慮許久。
  若選擇追溯,自然是選擇小長羽那樣的追溯特性,也許可以無損,而不是像他現在這樣,除了返回本體,基本上都是追一個滅一個。
  將來若是能用這道契約修煉到源門巔峰,也不用每次重來一次,浪費時間與資源。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更為重要的目的,如果實現小長羽的特性,但凡楚云升自己的契約,也許都可以追溯到。
  譬如,現在都不知道在哪里的布特妮。
  而選擇符文,則是兼顧實用與試驗,和卓爾人建議的理想試驗不同,符文現實存在,不會出現試驗大概率失敗下的浪費。
  選擇好一個精心準備好的符文作為寫入的樞機之力,將符文科技徹底融入有契約的修煉體系,到達源門時會出現什么變化?
  如果誕靈呢?
  似乎有著無限想象的可能。
  楚云升反復考慮,最終還是放棄了更有誘惑力的符文。
  追溯特性,更符合他與新艦當下的現實需要。
  生存下來,依然是新艦掙扎的第一目標。
  楚云升做好選擇,便讓卓爾人將小長羽息體調運過來,并通知小長羽準備追溯。
  對于怎樣復制寫入進去,楚云升也不知道,只能嘗試。
  最簡單的辦法,和他當初學習小長羽追溯類似,讓小長羽追溯他現在的生命體。
  新艦對小長羽的追溯特性研究雖然進展不大,但試驗做過很多,建立一個可以讓小長羽試驗追溯的平臺還是可以的,不像最初那樣總是失敗。
  小長羽并不知道她要追溯誰,她最近除了偶爾在嚴密監控下被試驗,就是查閱拔異近來整理的許多星空種族的歷史文化。
  她原以為今天不過是一次與往常一樣的試驗,但漸漸地發現不一樣。
  這次卓爾人要求她追溯的次數明顯大幅度地超過以前。
  但她沒有再多深想,卓爾人除非必要,很少與她交流,試驗完畢后,她會有很長一段比較自由的時間。
  因此,她一直都很配合卓爾人的要求,這次雖然和之前不同,但她還是繼續配合。
  直到她無力再追溯的時候,她告知了卓爾人,卓爾人將她送回到她自己的格間。
  試驗空間里,楚云升在卓爾人的配合下,從自然而然地等待,到主動“卡”在空白處被追溯,再到試著從零維向空白輸入卓爾人以目前能力所能夠檢測的追溯數據……什么辦法都嘗試了,空白依然是空白,一絲痕跡都沒有被寫下!
  “要么是我們的能力和技術無法對它執行寫入操作,它需要更高層次的技術,要么是對它寫入需要一定的條件,我們現在不知道。”
  負責配合楚云升試驗的一個卓爾人總結分析道:
  “另外,還有一種可能,這是一道廢契約,在你進行試驗的時候,我們再次聯系上了巋靈主,據它所述,它還沒有遇見過這種情況。
  巋靈主說它的確聽說過空洞里會蘊育出奇怪的契約,但空白契約則沒有聽說過。
  目前,我們認為巋靈主沒有說謊的必要,除非涉及與它和新神國的安全與秘密有關的秘密。
  按照概率而言,如果空洞深處可以蘊育出空白契約,雖然深入空洞很危險很困難,時間過長則更可怕,但輸靈主能做到,必然也有其他靈生命做到,那么必然會存在于兩大神國靈生命的信息之中。
  所以,我們懷疑輸靈主說的是謊話,它可能的確去了空洞深處,并且在那里蘊育了這道契約,但它一定遇見了什么東西,或者進入到什么地方,受到了什么影響,導致這道契約出現了罕見的異常。
  但不論是哪種情況,我們現在都無法對它進行寫入。”
  楚云升也沒有辦法,如果始終沒有辦法寫入,這道契約不論是那種原因形成的,都是一道廢契約。
  也難怪,輸靈主毫不心疼地就給了這道契約,襲擊者可是非常堅定的決絕。
  寫入不了樞機之力,這道契約可能連打開戰爭機器入口的作用都沒有了,因為體現樞機最基本的標志,便是樞機之力。
  或許,以后能有辦法寫入,但現在還真就是廢契約了。
  楚云升只好放棄這個生命體,將這道契約送入自己本體的黑色漩渦,觀察它剩下的最后一個試驗用途看看是否的確同時不能存在兩個契約。
  &nbs;本體黑色漩渦里一直有一個契約,靈封解除后,在本體返回新艦的時候,楚云升檢查過,早已被凈化。
  這個契約隨時準備給電使用,但輸靈主的契約成了廢契約,就得考慮臨時用這個契約。
  這道契約來自與赤人有關卻認識煥的火焰體,楚云升之前只知道黑氣可以凈化契約的歸屬性,但是不知道樞機之力是否也可以凈化重置。
  輸靈主的契約進入黑色漩渦,火焰體的契約立即漂浮出來,浮現在楚云升本體之外。
  反之,楚云升試了一下,一樣。
  黑色漩渦之中,涉及零維,同時的確只能存在一個契約。
  楚云升原本不打算自己用火焰體的契約做測試,這是電未來的任務。
  除了電隨時要用之外,火焰體契約現在歸屬于他,如果和剛才測試輸靈主契約方法一樣測試火焰體契約,相當于他自己用自己的契約。
  邏輯上,他將自己成為自己的靈主,同時,自己又是自己給予契約的生命。
  這種嵌套機制,通常都會帶來巨大的不確定性與風險。
  弄不好,又會將自己鎖死在零維或者其他什么地方。
  他再次需要盡快做出決定,是冒險用這個契約再做測試,成為樞機,獲得樞機之力,再去嘗試打開戰爭機器入口,還是放棄使用這個契約,直接用本體去嘗試打開戰爭機器入口。
  兩者幾乎具有同樣的風險,一個是嵌套下,自己可能把自己關鎖起來,一個則是可能被戰爭機器把自己本體關起來。
  不論是哪一個,都已勢在必行。
  靈蘊消失的速度越來越快。
  偽霸所說也不全是假話,在第一次嘗試打開戰爭機器后,第二件異常的事情,終于出現。
  有生命開始詭異地失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