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1748 編號1


  邊,作為靈,它不想追至這里,但作為新神國的靈,它必須追至這里。
  除了自身危險外,以挑釁的方式尋找借口,邊一樣不覺得這是個好辦法。
  生死一瞬的神戰戰場上,這些早應該死去的靈,常常棄陣而逃,以至大戰陣前不戰自亂的事情時有發生。
  左旋何以一敗再敗?
  眾靈無一有死戰之心,稍有頓挫,便往往一觸即潰!
  它曾多次于戰場上遇見左旋精心布下的巨大靈陣,左旋耗費無數資源建立的防線,結果卻一戰便垮,左旋眾靈幾乎爭相而逃。
  它們死戰的勇氣絲毫沒有,逃跑的速度與各種辦法,冠絕星空。
  邊覺得左旋內部已經完全失控,或者已經腐朽到需要堆積恐怖的資源才敢一戰,而戰則必敗……
  如此情勢下,縱然第一入口坐標處的左旋靈主數量激增,也并無太大威脅,除非出現頂級靈。
  一旦頂級靈出現,縱使招獲這些早該死掉的靈進入戰場,它們也會逃得比誰都快,更可能,臨陣倒戈入左旋之中。
  與左旋比拼靈的數量,絕非正確之道,新神國之優勢,亦非此道。
  邊雖反對,但還是執行了任務。
  效果很不好,這些早該死掉的靈,寧肯受辱也不有絲毫反抗。
  這樣的靈,即便去了戰場又能如何?
  邊想著這些事情,追著早該追到的椎體。
  它曾在一次追擊左旋逃靈的星路上,捕殺過一艘幾乎一模一樣的椎體,那個椎體竟然抵抗住了它的一次靈襲,因此記憶較深。
  也正是抵抗住了一次靈襲,最終,除了單純的物質補充,其他,邊什么都沒有得到。
  椎體里面的星空生命全部死亡,一個也沒有給它留下。
  那艘椎體本身也被里面的星空生命破壞,而它們發射出去的信號,它卻無法破解。
  但那艘椎體中的生命不知道,它的靈蘊具有很強的還原能力。
  當時,它若非仍要繼續追擊左旋逃靈,并且又恰好舍得消耗靈蘊的話,可以在當時到處是碎片的原時空,將那個椎體還原重建起來。
  它匆匆地離開了,直到不久前,又遇到這艘比之前那艘更強的椎體。
  雖然神戰暫停,它有了時間,但對這種在捕殺下除了物質什么也得不到的星空生命,它也沒有多大興趣,徒然浪費靈蘊罷了。
  這個星空種族,它覺得挺有意思,也挺殘忍,用這種決絕的方式,斷然銷毀飛船的一切包括自己生命,以此為代價與手段,讓襲擊它們的靈什么也得不到。
  通過這種殘酷的與靈生命接觸方式,雖是極不對稱的巨大代價,卻換取其他同族飛船的一絲生存希望讓但凡遇見過并襲擊過它們其中任何一個飛船的靈主,再不會提起興趣,浪費靈蘊襲擊它們其他椎體第二次。
  除非有其他需要。
  就像它現在這樣。
  它已經不下于一百次試圖與對方接觸,保證它們的生命安全,種族安全等等,甚至可以給予它們與自己座艦種族同等的最高待遇,如此優厚的條件,對方竟然依然不接受。
  若非它有過與對方同種族飛船的一次接觸經驗,擔心最終什么都得不到,這艘椎體早就在靈襲下被摧毀一萬次了。
  當這艘椎體毅然飛入生命的禁區,它已經感覺到未來的可能結果:它可能真的得不到它想要的了。
  經過兩次與這種椎體飛船接觸,它對椎體里的生命已有所了解。
  但它仍然不會發動靈襲摧毀它,生命禁區本身會殺光椎體里的每一個生命,無需它再浪費自己的力量。
  它此時只想等里面的生命快速死絕,自己能夠趕在自身也被生命禁區殺死前,將這艘椎體帶出去如果對方沒有與上一次它所遇見的那艘椎體飛船一樣,連椎體本身也銷毀的話。
  這大約是它讓這艘椎體能夠進入生命禁區的唯一理由,寄望于禁區里的詭變,導致這艘飛船出現錯誤。
  沒多久,它便幸運地發現,這艘飛船不正常地減速了。
  按照它第一次的接觸經驗,至最后一刻,對方也沒有減速過。
  并且,這一次也沒有如上次那樣向星空發射過任何信號。
  它加速追上去,雖然命源流逝越來越快,但作為一個靈生命,遠比其他生命能夠堅持得更久。
  不到極端情況,它仍然不打算使用靈蘊。
  飛船里的生命若沒有死完,一旦靈襲,對方依然可能讓它什么都得不到。
  并且現在的情況下,用不用靈蘊沒有區別。
  節約靈蘊,總比節約命源要好很多,只要它不繼續深入,能夠活著出去,第一入口那里有大量的命源可以補充。
  不過,如果再繼續往前深入,它最終依然不得不動用靈蘊。
  向前,命源的流逝速度將陡然急速上升,它也無法活著出去。
  在它自己判斷自己能夠承受的臨界點之前,哪怕最終很可惜地只能得到無數碎片,也好過什么都得不到。
  至少,它還有辦法還原。
  只是消耗很大,而且也擔心未必能還原出獲得它最想要的東西。
  椎體飛船一直在減速,除此之外別無動靜。
  邊則越追越快,眼看著,就要追上了。
  忽然,它的“世界”一片漆黑!
  這里仍然是暗域,周圍一片黑暗很正常,但是黑暗到什么都看不見感覺不到,連星空都消失了一般,就完全不正常了。
  邊陡然陷入了巨大的驚悚。
  它像是被關進了一個與世隔絕的籠子里,失去了對外在物質時空的一切感知。
  這種感覺比死亡更可怕。
  它努力地嘗試擺脫這樣的處境,但毫無效果,任憑它試了多少種辦法,結果都是一樣。
  除了等待死亡,便無事可做。
  它不愿死亡,不到最后一刻,它都不會放棄,哪怕是可怕的等待。
  邊仔細地回憶進入生命禁區前后的所有細節,它首先考慮是那些在外面的靈襲擊了它,但很快又否定了。
  在陷入漆黑的瞬間,它并沒有感覺到有其他靈蘊出現。
  椎體飛船自然也很快排除,它們若是有這種能力,就不會逃到這里。
  剩下的就是生命禁區了。
  它也沒有觀察到這里有其他生命存在痕跡,如果當時散開靈蘊搜索的話,或許可能會更準確一點,但那里是生命禁區,誰會長時間待在那里面呢?
  那么,最有可能,要么是它,要么是更前面一點的椎體飛船,兩者中的一個,觸及到了生命禁區的什么東西。
  排查原因,無助于它脫困,但可以讓它思考,以擺脫驚悚。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它已經知不道世界的變化,便無從判斷時間。
  又是忽然地,籠子消失了,它重新獲得對世界的感知。
  還活著,這是一件幸運的事情。
  并且,它發現,自己已經被“送回”到進入生命禁區的地方,周圍也還是那些早該死掉的靈。
  可它卻一點也慶幸不起來。
  它之前的判斷是錯誤的,生命禁區不可能將它活著送出來。
  br/>
  里面必然存在一個極為強大的生命。
  但它想不明白,對方為什么明明可以殺掉自己,卻將自己完好無損地放了出來?
  唯一的解釋,這個極為強大的生命可能與外面的這些靈類似不愿意與神國敵對。
  邊這樣想著,但又直覺并非如此簡單。
  它無法做出完全確信的判斷,或許周圍的這些靈知道一些,不過不會告訴它。
  它必須盡快趕回去,將情報帶回去。
  如今形勢越來越復雜,神戰都仿佛漸漸地不再是星空的唯一旋律,很多事情也漸漸脫離了兩大神國的掌控,朝著未知的方向變化。
  邊很快離開了。
  垠分看著它活著離去,倒也沒有多少失望,它原本就是一種報復式地期待,也知道這個新神國的靈不會蠢到像挑釁它們一樣,在里面挑釁那個強大的火蟲。
  這樣的靈,怕也活不了多久。
  許多規則,不是誰定的,是死亡死出來的。
  這件事唯一的作用,便是證明那個火蟲也沒能穿過生命禁區,并且與新神國的靈遇見了,否則以一個靈的力量,不可能真的能讓那個椎體飛船完整地逃掉,像現在這樣一無所獲的出來。
  聚集在這里的靈,很快各自散掉,大約和它有著相似的判斷。
  垠分卻一時不知道自己能夠去哪里,它知道許多和它一樣的靈,已經在考慮到底投靠哪一個神國了。
  從禁地出來后,它其實也想過這個問題,行間不知死活,現實如此,沒有辦法。
  “再等等看吧。”
  一個和它一樣從禁地出來的靈問它的打算,垠分無奈地回答。
  對方便沒有再問,只有沉默的落寞。
  從禁地出來的靈也再次散掉,各自飛向不同的地方,尋找各自未知的未來。
  垠分決定不了自己要去的地方,便在原地停留著。
  一個靈,宇宙頂端的生命,竟然活到不知道怎么活下去,垠分覺得自己真的很悲哀。
  冰冷的星空,只給它留下兩個選擇:左旋或者新神國。
  直到一道冰冷的波動傳來:“編號1。”
  垠分曾經用過很多名字,現在用的這個,還是當初遇見行間時所用的,但從來沒有用過“編號1”。
  這個“名字”,還是在禁地的時候,被火蟲強行命名。
  于是,它立即知道這道波動是來自誰了。
  隨即,又傳來一段信息,緊跟著,漆黑的椎體完好無損地出現在它面前,交給它。
  垠分試著對禁區里面問了一句:“你要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