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746 入口


  阿里還活著,并且正向著降臨點星系而來,新艦并無所知。
  由于戰爭機器的緣故,降臨點行星系外,新艦能夠觀察的星空,已并非是“實際”的星空,至今,新艦與襲擊者星艦都找不到星系外的偽霸,便是一個明證。
  外面的生命能不能觀察到它們,無法探究,就降臨點行星系內部的所有生命而言,仿佛被關入了一個黑匣子當中。
  微型飛船里,楚云升用了一個普通的人類生命體,沒有動用本體,和其他十三名隊員一樣,都是人類外形。
  自冷星出發,進入星空后,純粹由人類組成的編隊越來越少,到新艦時期,三千飛船出發后,更是少之又少。
  快速戰艦加入的種族如今也越來越多,執行更小任務時的編隊,也常常根據任務的需要,調配各有特長的種族混合搭配,以求效果最好。
  這次任務較為特別,只有以人類為隊員。
  楚云升只準備初步地嘗試一次,當時沒有告訴弭婭需要執行什么任務,弭婭根據只選擇人類作為隊員大約推斷出了并非戰斗任務。
  除了楚云升點名要的苜苒和悶老三,弭婭選定的人基本覆蓋新艦里來自不同地方的人類。
  冷星,地球,荒星,巖星,還有原先的怪人。
  其中來自地球的人類數量占全隊比例最高,除了拔異、吉特和岐沉,還有兩個原先普通的人,一共五人。
  弭婭沒有選自己,卻把岐沉選上了名單。
  在十二人名單上,岐沉是唯一還在第一層世界的人。
  楚云升在新艦審查名單的時候,也沒有將他刪掉。
  這樣的機會,對還在第一層世界中的岐沉而言,極為難得,如今,快速戰艦已經完全不用第一層世界的生命,新艦更是用不上他們。
  他們除了繼續學習與訓練,爭取下一次考核進入第二層世界外,便只剩下被上面的種族研究的命運。
  楚云升對弭婭選定的名單基本滿意,除此之外,也有更好的人選,比如由紀子艦帶出銀河系的第六紀和第七紀的人。
  當初在巋靈主那里在見到莫無洛和第七紀紀子艦的時候,楚云升曾要過一些人,并借了巋靈主的一艘飛船,為避免暴露自己的位置,先送往了偽霸那里。
  從小蟲子藏在雪域使生命體里的信息里,楚云升和戥都沒有找到這些人到達的記錄,不知道是出了意外,還是其他什么情況。
  星空越來越危險,什么情況都可能出現。
  微型飛船里,楚云升原先認識的人只大約一半,剩下的一半也都是第一次直接見到楚云升。
  他們的表現則各有不同。
  兩個地球人規規矩矩不說話。
  兩個荒星人果然是努力程度比肩黃星人的一類,利用這點時間,還在刻苦地學習。
  唯一的一個巖星人則表現地極為積極,努力向楚云升展現他們的情況。
  剩下的兩個怪人是隊伍中表現最有意思的,依舊平平淡淡,與平時沒什么區別,仿佛什么事情都不能讓他們更興奮或者更懊惱。
  微型飛船快要到達預定軌道的時候,楚云升正和吉特說著話:“……肖納的任務是雷的安排,你倒是誤會拔異了,肖納并不信任雷,我那時候也沒時間,拔異去給他做的解釋,當然雷也不信任他,他和意意斯是雷設置的雙重保險。”
  吉特忙解釋道:“王,我不是擔心這個,我是擔心他會不會背叛。”
  楚云升便反問他:“你信任他嗎?或者說,如果去的是拔異,你認為拔異會背叛嗎?”
  源于血族和退化人的歷史問題,加上其他一些問題,吉特大約是全艦最不喜歡拔異的人,但面對這個問題,他嚴肅地想了想道:“應該,不會吧。”
  在一旁的拔異聞言,低估:“什么叫應該……什么叫吧……”
  楚云升又問他:“如果是你呢?”
  吉特馬上道:“不會!”
  果然這回沒有了“應該”,也沒有了“吧”。
  楚云升看著他道:“那你為什么不信任他呢?”
  吉特離開船艙,拔異還沒走。
  “吉特其實也不是擔心肖納會背叛。”拔異戳穿了吉特的心思。
  “我知道。”楚云升看著越來越近的降臨點星球道:“他是擔心我不能信肖納。”
  拔異也有很長時間沒有見到楚云升了,他知道吉特的事情不需要他提醒楚云升,他能猜到,楚云升肯定也猜到了,剛才和吉特說的話就是明證。
  他只是拿吉特做個引子,切入正題:“意意斯的事情,影響的不僅有吉特,還有意意斯的族人,還有原先第一層世界中的許多種族。”
  意意斯的事情只是導火索,新艦如今遇到的敵人越來越強大,遇到的情況也越來越復雜,常常會出現兩個極端的情況,三大族極度繁忙,三層世界以下卻幫不上任何忙。
  任何事情都有發展的過程,不斷變化的,這個問題一開始就存在,但起初,三層世界以下,尤其是原先第一層世界的種族,最迫切的需求是生存,后來是努力進入第二層世界。
  隨著不斷的進步,了解與懂得的更多,反而更加明白,新艦中,他們對三大族而言,的確是一個沒有多大作用的累贅。
  意識到這一點,很無奈,卻很現實。
  唯一的價值大約是被人研究,而被人價值與他們現在的待遇是不相等的。
  這邊是意意斯事件在三層世界以下種族中同樣也漸漸產生巨大影響的根本緣由。
  除了被人研究的價值體現,快速戰艦方面主要是戥的堅持,三千飛船至今也沒有太大的收獲,意意斯這邊再出問題,真的就只剩下被人研究的價值了。
  “意意斯啊……”
  楚云升也漸漸有些頭疼了,他在快速戰艦里知道這件事,第一時間就選擇了將意意斯掀起來的蓋子重新捂好,限制對三大族的影響,但這件事的影響,已經不僅僅在于三大族了。
  對于三層世界以下的種族,楚云升沒法像對三大族一樣直接捂住蓋子,三大族會幫他一起捂住,三層以下的情況不同,剛好相反,越捂越恐慌。
  一邊要捂,一邊要揭,除非舍棄一邊,否則始終對立,不可全得。
  這個時候,楚云升也沒時間更沒精力,去仔細推敲與思考較好的解決辦法,不過拔異既然來跟他說這件事,說明拔異想到一些辦法了。
  正常情況下,拔異不會只提問題,不準備好建議的。
  這個事情,大約也只有拔異才能想好辦法,也合適去做這件事情。
  三大族反而不合適。
  楚云升問道:“你想好辦法了?”
  拔異也不能確定地說:“有個大致的思路,不過最好有個配合事件,比如三千飛船傳回什么消息,不行的話,鄭又艇在偽霸那里如果有什么進展也行,畢竟我們現在正在與偽霸進行較量中,實在都不行,讓戥偽造一個也可以。”
  這件事,需要楚云升認可,拔異雖然和戥關系不錯,但是涉密的信息與情報,他也無法知道。
  他應該也和戥說過自己的計劃,但涉及到三層世界以下的重大事情,戥也需要楚云升的許可。
  楚云升想了想道:“不要偽造,我剛剛得到了小蟲子送來的信息,里面有鄭又艇的消息,戥是知道的,需要的話,讓戥挑選一個。”
  飛船已經到達降臨點星球環繞軌道,拔異和楚云升都中止了談話。
  雪域使已經等在這里,它倒是很配合,向飛出飛船的楚云升道:“我之前的任務只負責放置五大源體,尊上才能在外開啟戰爭機器,但我不會進去的辦法,如果你執意要進去,我可以觸發進入模式,怎么進去,能不能進去,都需要你自己想辦法。”
  它對楚云升的態度有些冰冷,和之前有所不同。
  楚云升對此并不在意,道:“打開吧。”
  雪域使又說道:“尊上讓我提醒你,五源一次消耗很大,你可能只有一次到兩次的機會。”
  說完,它便飛走,不久后,一道奇特的能量波動從星球傳來,下一瞬,整個降臨點星球的大氣層外,楚云升的腳下,出現一個巨大的球面,將降臨點星球包裹在內。
  球面像是某種黑色的金屬板塊拼湊而成,但它又不是金屬,每隔一小會,這些板塊便重新排列組合。
  楚云升漂浮在太空中,試著觸碰其中一個板塊。
  球面堪比星球一樣巨大,因此,板塊看起來也仿佛是一個平面。
  楚云升的指尖一觸及其表面,上面便以目不暇接的速度閃現無數符號一類的光點,速度太快,即便用卓爾人本體來,也無法捕捉。
  僅一瞬息,無數光點消失,板塊恢復平靜,但緊跟著,所有板塊再次重新排列組合。
  楚云升試著強行穿越過去,依然是以手指為先。
  看似金屬的板塊毫無阻攔,楚云升手指很快消失在板塊表面,但隨即,疼痛便從這具身體的神經傳輸向大腦。
  穿越過去的手指消失了,或者說,并沒有穿越過去,手指接觸到板塊表面,再向前就直接消失了。
  楚云升將斷了一截的手指從板塊表面拿開,再嘗試用暗能量,包裹其他手指進入。
  很快,他五個手指全無,甚至連靈蘊都用上,結果一樣。
  楚云升叫來拔異,讓拔異先試。
  結果依然一樣,拔異一根手指立即沒了。
  楚云升又叫來岐沉,讓他再試。
  岐沉沒有猶豫地將一根手指探入進去,異樣卻出現了!
  在岐沉手指接觸黑色板塊表面的瞬間,閃現亮起的古怪符號消失的方式和楚云升與拔異嘗試時不同,緊接著,所有板塊直接重新排列組合。
  在岐沉的腳下,一個黑洞洞的入口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