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745 毛骨悚然的信號


  楚云升其實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否則也不會跟著被卡靈再度進入具有風險的降臨點,這樣說,只是為了穩住它,并給它安排一個任務,讓它去查偽霸以何種方式進入降臨點星系,并將其存在的形式找出來。
  “我認為這并不會有什么用。”被卡靈沒有拒絕楚云升給它的任務,但依然堅持自己的觀念:“讓它知道里面的情況,顯然更好。”
  楚云升道:“那是你的辦法,我的辦法就是先要將它找出來。”
  被卡靈也就不再說什么,它的辦法需要楚云升配合,楚云升不同意,它的辦法就沒有了任何用處,敵人的目標是楚云升,而不是它。
  “你要以最快的速度將它找出來。”楚云升繼續道:“如果需要大量使用靈蘊,我可以解除你的反向封。”
  被卡靈馬上拒絕:“不用,我自有辦法,不需要解除。”
  楚云升也沒有堅持,只是帶有威脅地說道:“你自己決定,我只要盡快找出它,如果你做不到,我仍會解除你的反向封,加快你尋找它的速度,直到找到為止。
  另外,我需要知道你的名字。”
  被卡靈奇怪道:“為什么?我們交流并不需要什么名字。”
  楚云升道:“有一件事需要告訴你,一旦打起來,我的星艦將負責統一部署與指揮整個戰場,包括我在內,還有其他靈,為避免戰時混淆錯亂,你必須提供一個名字給我們,或者代號也可以。”
  被卡靈又變得很無所謂地說:“那隨便,叫什么都無所謂,不過是個區別。”
  楚云升也很直接與迅速地說:“那好,你一直說你輸得起,從現在開始,你就叫做“輸”,名字將進入我方星艦記錄系統,未來都不會再更改。”
  楚云升給它起了名字,便離開降臨點,返回新艦。
  新艦里非常的繁忙。
  楚云升回來的時候,只有戥的一道分時在。
  載殼人弄出來的數學證明,高出新艦現有的知識層次,雖然僅能看到比現在更高一層的數學公式,但對于三大族而言,已經是非常巨大的進步。
  在三大族融合的層次上,每前進一步,已然十分的艱難。
  卓爾人和烏怒人都去重推與消化那些看到的公式,這將花費大量的時間與精力,再徹底弄明白之后,還有更巨大的工作量在等著。
  從數學的進步延伸到物理等知識體系,將是一個極為龐大的工程。
  除三大族之外,新艦其他種族幫不上忙。
  新艦里再次呈現兩個極端的情況,三大族極度的繁忙,三大族以下的種族在未爆發戰事的情況下,除了各自的任務與試驗,幫不上任何的忙。
  問題由來已久,一時半會無法解決。
  比起新艦信息世界三層及其以下層次的星空生命,新艦越來越需要三大族級別的生命種族。
  尤其是在新艦獲得新信息更進一步的關鍵時刻,對三層以下的培養速度,便遠遠跟不上需要的速度。
  小蟲子通過改造雪域使生命體帶來的信息中,楚云升和戥都仔細地排查過,依然沒有發現三大族的消息,也沒有其他達到三大族層次的種族信息。
  如今,星空愈加地危險,可發現的生命痕跡越來越少,新艦補充三大族層次生命的難度越來越大,希望越來越小。
  楚云升沒有找來五序和雷,將偽霸與被卡靈輸的信息輸入信息中心,待戥的分時看過后,道:
  “偽霸的話具有誤導性,很可能是以真掩假。
  它說外面星空的生命進不來,事實上,我和小蟲子多一維生物都從禁地回來了。
  還有,按照我們的經歷,以及輸的說法,戰爭機器一旦開啟,進來就出不去,偽霸說還會有更可怕的事情發生。
  那么它是以什么形式進來的?進來后還能不能出去?如果不能出去,它所說的更加可怕的事情對它會不會也有影響?
  如果有,它怎么處理?如果沒有,它又是怎么做到的?
  它是靠某種寶物,還是特殊的方式?
  若依靠某種寶物,我們可以奪取;若以某種特殊的方式,我們也可以學習,那么,我們一樣可以做到安全,它說的那些話,立即就前后矛盾。”
  戥的分時也在考慮,只是他考慮的重點方向和楚云升不同,楚云升主要是辨析與確定真偽,他則更多考慮的是偽霸這么做的目的,他需要為新艦采取什么相對應的措施,至少要做到各種可能的備案。
  楚云升繼續說道:“我已經安排輸去查找偽霸,它似乎很有信心。”
  戥忽然說道:“這個靈我覺得有些古怪。”
  楚云升將他與被卡靈輸的所有交互信息都再度調出來,分析道:“的確是有問題,我若不是對此有很多經歷,可能也未必會察覺,在我察覺之前,它幾乎毫無破綻,后面我借偽霸的偷聽連續試探,它便露出了這些古怪。
  我向它透露我的來歷和秘密,連續地透***它從重新談判的有利位置變至不利,它便順勢而進行反應,它非常敏銳地察覺我透露的這些話,真正的目的是說給正在偷聽的偽霸所聽。
  輸的來歷本不在偽霸的掌握之中,對輸必然警覺,一旦我將自己的來歷與秘密告訴輸,便不是偽霸所想見到的局面,它既想得到我的本體,就不想其他任何生命知道我本體的秘密,以防止出現競爭者。
  輸來歷不明,很可能成為它的意外競爭者,而且還是目標物明確的競爭者,幾無任何合作的可能。
  但偽霸沒有出來阻止,輸卻主動地阻止了。
  看似是輸順著我的想法露出我想要的反應,被我所說的秘密震驚,不敢或者不想再聽下去。
  實際上,我當時判斷,它已經敏銳地覺察到它可能會被我利用,讓它和偽霸首先爭戰起來,我們則可以等到它們兩敗俱傷時從容應付。
  所以,它順勢地表現出心理上的弱勢,阻止了我繼續說下去,為了確定這個判斷,我又試圖透露一次,它依然斷然地阻止,后面我沒有再第三試,以免它察覺。
  它讓我差點上當的辦法非常聰明,它一開始就暗示我,大家都是在騙,讓我提高警覺,讓我覺得它是個強勢的需要我想盡各種辦法才能欺騙的靈。
  然后通過多次的交涉,它有時有利,有時不利,在與我的數次勾心斗角中,反而將它自己不斷地弱化,毫無痕跡地弱化,弱化成漸漸弱勢的一方。
  以前,我們認為要騙過一個靈,就必須要讓對方認為你一切所作所為都是它所思所想。
  靈對我們是強者,我們是弱者。
  它若用常規的方法,我作為弱者,經過幾次爾虞我詐,最終讓我自認為我已經做到了讓它已經覺得我的所作所為是它所思所想,自認為我對它的欺騙取得成功。
  這種方式,容易理解。
  但它卻反其道而行之,通過多次交涉,將它自己變成了弱者,而我反而成了強者,它所有交涉便漸漸成了我的所思所想,成了我想要它這樣做的結果。
  這種方式,更為隱秘,效果反更好。
  基于這些,可以判斷,它真實的目的與偽霸可能并無區別。”
  戥聽完楚云升的分析,又思索片刻道:“這樣的話,它還需要具備一個條件,要么它真的能夠通過什么方式離開這里,要么它其實知道怎么關閉戰爭機器,哪怕只是短暫的關閉,在它成功后可以離開。
  另外,它最后給你的辦法,我覺得倒有可能是真的,那樣的話,它可以最輕松地達到目的。
  反倒是,對偽霸我有點搞不明白,它說了許多,里面又有自相矛盾的漏洞,卻又能夠忍住沒有出來阻止你向輸透露秘密,它的思路……”
  楚云升想了想道:“等我出發后,你將這些信息告知五序,讓五序判斷。”
  戥便說道:“弭婭已經選好人,都在加訓,隨時都可以出發。”
  楚云升暫時將輸和偽霸的事情放到一邊,調閱弭婭選擇的人選資料。
  無論如何,也要去試一下,如今被關在降臨點星系,去試一下,也不僅僅是關閉戰爭機器的問題了,楚云升還想知道人類到底和這東西有沒有關系?
  這一點,可能是偽霸也未必想到的。
  不過這次行動,因為人數較少,只用一個微型的飛船。
  楚云升也要去,一是防止輸和偽霸,二是他自己也要試一下。
  很快,被選中的十二個人被戥集中,馬上登船出發。
  原本加上楚云升,一共十三個人,現在卻多了一個,戥報告是雷申請的,讓小烏怒人一起過去。
  楚云升看了小烏怒人自己的申請報告,便同意了。
  微型飛船飛離新艦,降臨點星系外,生命越來越少的星空里,前往降臨點星系的多條星路上,漸漸出現多個大小飛船戰艦。
  巋靈主曾向星空發射的強信號,猶如導火索一樣,傳遞到哪里,便燃燒到哪里。
  此時,新神國的靈主們,甚至左旋的靈主們也得到了一些消息,都在尋找巋靈主!
  但最先觀測到巋靈主信號并過來的一艘飛船,卻不是它們,而是一艘源自于新艦技術的飛船。
  飛船里,只有一個人阿里。
  他活著逃了出來。
  但是田有力和老李卻沒有能出來,靈主在出來的時候,也和他失散了。
  當時左旋的靈主要殺他滅口,靈主不知為何,與對方再次開啟靈戰,他的飛船被靈主靈蘊直接送出了戰場。
  之后,他再沒有見過靈主,也沒有見到左旋的那個靈。
  他的飛船就像一個幽靈一樣游蕩在星際之中,卻很詭異,自從和靈主失散后,就再沒有任何一個其他生命或者飛船發現過他的飛船。
  他并非隱藏的很好,因為1216號飛船經過戰爭創傷,已經不適合長距離星際航行,他還冒險進入過一個小星系補充過物資,還用新艦留在飛船中的技術和機器,花了不少時間,改造了整個飛船。
  但不知為什么沒有人再發現過他的飛船。
  孤獨的他,孤獨的航行。
  他不論是在蘇醒的時候,還是在休眠的時候,總是揮之不去最后接收到田有力與老李的兩道信號。
  當時,他的任務是用樞機之力,給田有力和老李打開一個安全通道。
  他在外面守著,按照左旋靈主的方法,進去的是田有力和老李,但最終這兩人都沒有回來。
  他只收到兩人分別發回來的兩個內容驚人相似,卻又讓人毛骨悚然的信號。
  先收到的是田有力的,田有力用極度驚恐的語氣告訴他,老李已經死了,如果老李給他發來信號,或者老李出來,千萬不要相信他,后面,田有力還一口氣驚恐地說了幾個“鬼,是鬼,是鬼!……”
  緊接著,他又收到老李同樣驚悚的信號,告訴他,田有力已經死了,如果給他發出信號,或者出來,一定不要相信,并且驚悚地說田有力已經變成鬼了……
  阿里不是地球人,冷星人死后的人不叫做鬼,另有個稱呼,但是他接觸過地球人,知道“鬼”的意思。
  他來自新艦,歷經星空多年,自然不可能怕鬼,但是不知道怎么的,腦海中總是會冒出田有力和老李最后驚恐與驚悚的聲音。
  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他也越來越覺得自己的飛船陰森恐怖,至今都沒有任何一個其他生命或者飛船發現過它。
  有時候,他在休眠的時候,驚懼地感覺有人在休眠倉上方俯視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