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743 門


  卑微的乞求,卻無任何的回應。
  冰冷的星空,沒有憐憫,只有殘酷的冰冷。
  當雪域使要阻止那個載殼人完成全息證明過程的時候,它們可以毫不猶豫甚至不惜一切代價保護那個載殼人,以最強的武器對準雪域使,讓它星空蒸發。
  當那個載殼人完成上空的全息證明過程,便失去了它的價值,甚至這個星系里的所有載殼人都失去了原有的價值,那么它們便不會再看一眼。
  因為,載殼人真的只是工具,最大的作用便是承載著那些全息證明的特殊信息,一旦觸發消耗一空,便是失去它們綠葉上符號的“普通”載殼人。
  星空生命既是如此,何論更冷漠的靈們?
  雪域使卑微的求助,在冰冷的星空中,簡直就是幼稚的笑話。
  所以,無人回應它。
  沒有人。
  雪域使也明白了什么,默默地托著現在終于可以真正地叫做冰的載殼人,回到冰冷的大地。
  這時候,一道耀眼的光芒,一閃而至,沒入載殼人冰的體內。
  雪域使驚愕,然后靈魂仿佛都在顫抖:“尊上!!”
  它怎么也沒想到,回應它的,賞賜它一個契約的,最終還是它的尊上,也只有它的尊上!
  耀眼光芒來自的方向,一個宏偉的光影漸漸浮現。
  宏偉光影卻不理會它,對著距離它不遠地方的一個普通載殼人道:“當初,第一,也曾想看一眼你剛才看到的東西。”
  宏偉光影冷笑,冷徹入骨。
  雪域使已經迅速地離去,當宏偉光影提到第一的時候,它就立即離開降臨點星球。
  不論是在苑,還是在域,它都知道尊上的最大禁忌。
  它離開的地方,那個普通的載殼人依然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毫無反應。
  宏偉光影對它沒有反應并不在意,繼續說道:
  “95827,這是我給你的最后一次機會!
  這個世界,大概只有我知道你真正想要什么,你想要的東西,并不需要走這條死路。
  你知道載殼人生命中保存了多少強大生命和強大種族,在無數歲月中,一個接著一個地在前者基礎上進行的推演證明嗎?
  有的公式,曾前后有過上百個強大生命與強大種族在間隔億萬年的時間尺度上接力推演,才勉強證明。
  那些強大生命與強大種族,其中任何一個,都能讓你和我瞬間地灰飛煙滅。
  我還可以再告訴你一個秘密,它們如此強大,卻一個都沒能再離開過銀河系!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有了載殼人的今天。
  你覺得你能走通嗎?
  你若還不信,我在其他地方還藏有可以提取這些信息的載殼人,你可以隨便去看。
  看看我說的是不是真的。
  大黑暗很快就要降臨,你和我都已經沒有時間,要怪就怪你出世太晚,連試的機會都沒有。
  環銀河系的這片星系是唯一的生機。
  你以為彩虹橋真的是神戰打崩的嗎?你可能都不知道,現在,這片星系之外,多少兩大神國的強靈,多少強大的星空種族,全都被擋在外面嗎?
  它們有多強大,就會有多絕望。
  不信,你可以再試試聯系那個火蟲,看看它是不是真的能夠來到這里。
  我給你時間考慮,我可以在外面等,等你做出決定。
  但你的時間不多了,在這里面,靈蘊的減少僅僅是開始,很快你就知道它的可怕了。
  如果你覺得你能關掉它,你就去試吧,我可以告訴你,你全艦的地球人死絕,也不可能試出任何機會。”
  宏偉光影漸漸消失,從頭到尾,也沒有和雪域使,以及巋靈主與襲擊者,乃至被卡的靈說過一句話。
  普通的載殼人也沒有說話,宏偉光影消失后,便來到還在望著星空的小載殼人面前。
  “它說的話你聽到了。”
  普通載殼人正是楚云升,在降臨點星球上出現數學證明之后,新艦便判斷不是降臨點星系自身問題,那么顯而易見,載殼人的事情,和偽霸的關系最大。
  如果隨便一個載殼人望著星空就能觸發出什么,那么載殼人早就會出現剛才這一幕。
  必然有問題,而偽霸的嫌疑最大。
  按照偽霸與圍殺飛船開戰的必勝氣勢,也可以推測出,它可能在打擊發出之后,自信認為必勝,便以靈蘊加速,高速前來。
  等到圍殺飛船被戰爭機器毀滅性地清理一空,它大概緊隨戰場最后的輻射抵達降臨點星系邊緣。
  所以,楚云升和新艦一直覺得它隨時可能出現。
  只是在新艦的判斷里,它出現的危險,遠低于降臨點星系本身。
  雪域使卑微地尋求契約的時候,楚云升便等著偽霸出現。
  要不然,偽霸弄出載殼人這個事目的何在?
  果然,它出現了,時間卡得很好,楚云升即便事先料到了,依然很麻煩。
  比如現在。
  被卡靈還在看星空,一如既往地平靜道:“聽到了,所以,我們又要重新談了。”
  ……
  如果順著被卡靈的視線,向外衍射,穿過降臨點星系,穿過恒星系,穿過星系群,穿過……到達超星系團的某個邊緣。
  一邊猶如燈火輝煌的世界,一邊是寂靜死亡的黑暗。
  這里是進入銀河系所在超星系團最佳的物理位置。
  它處于銀河系所在超星系團與其他星系團所組成的復合體的連接處。
  從星圖上看,銀河系所在的超星系團位于u形的一個端口,它便是端口后延續到底部的方向。
  它不似端口對面巨大空洞那般令人絕望,甚至在它里面還有不少很久很久前人為弄來的星球,以便橫渡它后,需要大量補充物質。
  但就是在這個橋口一樣的位置,堵塞著恐怖數量的生命。
  飛船幾乎密布橋口無比遼闊的星空。
  左旋與新神國首先趕到在這里的第一批靈主們已經停止了戰爭,還有許多誰也沒見過的靈神出鬼沒。
  它們全都止步于此。
  再向前,命源空前加速地蒸發,縱然是靈,也前進不了多遠。
  前方,一艘艘死到空無一個生命的飛船,也無人敢將其運回。
  它們不敢再向前試探,都在等待。
  等待各自需要等待的。
  有許多傳言。
  有生命說要等里面的生命全部死絕。
  有生命說要等一個奇特的種族和奇特的飛船。
  還有生命說要等什么關閉。
  ……
  而在它們測對面,u形端口朝向巨大空洞的一側旁。
  &bsp;同樣也分散了大量的生命,不過數量比對面少太多。
  垠分到達這里的時候,發現已經又其他靈生命停留在這里。
  它停留了很久,陸陸續續又遇到許多從禁地出來的其他靈。
  大家似乎發現無路可去,或者發現了什么,陸續到達這里。
  它也從先來的靈生命那里得到一個消息,在它來之前,一個幽暗的影子已經強行進去了,到現在還沒有出來,現在,這里的生命大都都在等一個結果。
  垠分大約也猜到進去的是誰,因此也在這里等待結果。
  黑暗的邊緣。
  一道幽暗純極的影子命源高速地流逝,流逝的速度已經達到了可以讓一個星空生命飛船瞬間全部死絕的程度。
  它可以從暗域源源不斷地反補命源,但是命源流逝的速度早已經超過了反補速度的極限。
  命源流逝速度,隨著進入的深度,以幾何級別的倍數瘋狂增長。
  終于,它似乎到了一個極限位置。
  過去,便是燈火輝煌的世界。
  但黑暗中,悄無聲息地在它面前出現一個冰冷的“門”。
  無論它試圖從哪個方向前進,這個“門”總會瞬息出現在它前進的道路上。
  “門”無質量,無波動,無一切反應。
  它在“門”前停留了很久,“門”在它血紅的眼睛里冰冷地映射。
  無數數據在它血紅眼睛中飛流。
  最終,“門”依然不變。
  它迅速退回去,退回到命源反補與流逝平衡的地方,也在等待著。
  在它退回到這里的時候,它的后方出現一陣“騷動”。
  一艘漆黑的巨大椎體飛船,在一個強大靈的追擊下,闖入到這里。
  它已絕望但依然冷靜,毫不猶豫地闖入命源流逝的生命禁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