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741 解靈封


  新艦以戥的種族技術為基礎,結合烏怒人與卓爾人的理論,逐步發展出更進一步的擬態擬化技術。
  這一技術,也一直在實際的運用之中,其中,又以原先新艦第一層世界,包括地球人冷星人等,使用最多。
  楚云升所使用的卓爾人生命改造體,也具有這一技術,因此,要將這具改造的卓爾人生命體擬化成冥的樣子,對熟知冥形態的楚云升而言,并不是難事。
  可要是想騙過殤,僅僅靠新艦的擬化技術就不行了。
  殤控制下的漣漪密布神殿乃至天空,時刻了解楚云升兩個生命體的變化。
  它對火蟲的特性太了解了,而冥的信息,三禁也一定在它們體系里預設過。
  楚云升放棄使用卓爾人生命體擬化冥,選擇了反應較慢的本體。
  用本體冒充,和用擬態技術來冒充,著重點正好相反,不需要于外在上有多么的相似,外在上,形成一道相似的戰甲就行了,關鍵于內在。
  而內在,命源是最好的“道具”,意識也可以一用。
  楚云升調用大量的命源,再以意識控制。
  本體上,楚云升用新艦的技術,單獨分裂出一個結構作為信息處理,但受到本體本身和零維的關系,反應速度依然很慢。
  楚云升努力地加快了速度,也只來得及在火蟲被符文擊散開后,透出一雙內在“神似”的血紅眼睛。
  如果下一刻,速度不能再快一點,時間上再來不及的話,巨大的時間差,依然足夠殤看穿一切。
  楚云升勉強維持著速度,爭取在被殤看穿之前,完成“模擬”。
  在內在神似的血紅眼睛出現后,殤明顯地驟然加大計算速度!
  楚云升和殤搶著時間,楚云升要搶在殤判斷之前完成模擬,殤則要在最短的時間里做出最準確的判斷。
  本體越來越不堪重負,若不是強大的陣列護著,恐怕早就灰飛煙滅了。
  到達到一個極限的時候,在雪域使眼里,可能僅僅是血紅眼睛出來的下一刻瞬間,楚云升忽然發覺本體急速地失控。
  失控的速度完全超過他的理解。
  縱然是殤已經瞬息運轉到最巔峰的計算速度也被失控的速度遠遠地踩在腳下。
  那是真正的瞬息!
  一道道恐怖的映射關系,從楚云升的命源中出現,如繁星一般數之不清,仿佛從虛空中直接憑空地打在真實的時空中,打在神殿的上方!
  這一道道映射關系,
  它形成的過程,可怕的龐大與復雜。
  它所需要的計算量,需以天文單位計。
  它出現的方式,并非宇宙中如黑匣子般的自然過程。
  它面對的困難,更不僅來源于這些,還有一道極強的阻擾與之反復交戰。
  它以真正的瞬息速度便驅散了神殿戰場上的“硝煙”,它形成的一道幽暗極純的影子與楚云升模擬的純極幽暗的本體漸漸重疊,仿佛從虛空透出來的。
  一只只火蟲,從楚云升本體周圍倒飛而起,衛率領無數火蟲遮天蔽日地阻停在半空,不敢擅動。
  漫天飛升的火蟲中,楚云升本體猶如神魔一般,“緩緩”地墜入神殿。
  但它終究沒有完成整個映射過程。
  它從“終端”楚云升的本體和所在的時空中的兩個兩股力量同時中止。
  第一個力量來自楚云升自己,他本體失控后便自行進入了零維。
  在這里,他立即強行地終止了命源對它的支持。
  他幾乎可以感覺到,冥要以生命為代價以可能與追溯類似的特殊方式而來。
  他在模擬的過程必定觸動了冥在命源或者意識甚至本體中留下的什么判斷條件,這個條件可能是他進入禁地之前就留有,但也可能是之后,以他現在的層次依然無法察覺,而當時在禁地,冥也根本沒有時間和他說這些。
  好在,楚云升還能夠控制命源及時中止,或者說,中止本身也是一個判斷條件,還能中止,說明情況并非糟糕到絕境。
  這樣做,冥等同于將它的生命完全地交到了他的手中。
  但冥需要以生命為代價,加上楚云升一直無法追溯過去,楚云升越來越確定,冥依然沒有安全,又或者,還有一個更可怕的可能他自己這里的問題!
  這些問題都來不及細想。
  映射過程被中止,楚云升便立即又離開零維。
  第二股中止力量也剛剛散去,它要比楚云升強大得多,幾乎是直接“抹平”突兀而出現的映射時空。
  它來自于降臨點星系本身,大概率便是戰爭設施的原因。
  但映射的過程已經擴散出去,首先受到影響便是殤。
  它校驗是否是冥出現的速度早就完全跟不上映射速度,但它依然努力而瘋狂地這么做,楚云升本體問題也已經被它自動地排列到第二位。
  楚云升的判斷果然沒有錯,從殤的反應來看,三禁的第一目標的確是冥。
  等到楚云升在映射中墜入神殿,殤都依然無法做出有效的判斷。
  只有楚云升自己才能在第一時間知道映射是否成功。
  其次影響的便是最靠近降臨點星球的襲擊者,最后才是巋靈主。
  而在它們觀察到之前,楚云升已經進入神殿,進入降臨點橋口。
  被卡的靈并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它迫切于時間,對楚云升這么長時間才進來,雖然沒有再說什么,但是楚云升以本體一進來,它便立即配合地進行靈封脫殼的嘗試。
  楚云升依然對它持有最高的警惕,但這個過程,反而比繞開火蟲的這個準備工作要平靜得多。
  世間之事,總是難料。
  基于降臨點本身的風險,也基于楚云升和被卡靈對假靈都不真正了解,加上雙方對彼此依然的高度警惕,楚云升與被卡靈小心翼翼地嘗試進行了大量的嘗試。
  期間,楚云升不去窺視它意識中的世界,它也不去觸碰甚至是入侵楚云升的世界,但凡其中有一次有意或者無意地“過界”,必將導致相互之間的猜忌迅速擴大,以至迅速地走向失敗,以及敵對。
  整個過程便成了需要極大的耐心與細致的精密工作,經過多次嘗試,反復試行,一步步小心地走向成功。
  時間也不能過長,殤一旦處理完判斷,楚云升本體優先級又會重新排列到第一,雖然楚云升在神殿設置了一些障礙,但拖延不了多久。
  大量迅速而小心的嘗試中,靈封終于出現短暫重新選擇判斷的狀況。
  而這個時候,也是最為危險的時刻。
  因為本體的限制,楚云升現在處于劣勢之中,更加的危險。
  被卡的靈顯然也發現了,這個時候,對楚云升下手,是最佳的機會。
  楚云升已經準備好大量的黑氣,準備從它的零維中穿透出去的最壞結果。
  但最終,直到他“緩慢”地退出橋口,被卡靈并無其他反應。
  靈封解除了!
  一出來,楚云升便立即明顯地感覺到一絲不同,下一刻,物子碎片便浮現出來。
  物子碎片是最直觀的驗證方式,楚云升現在沒時間做更多的驗證,火蟲在衛的率領下,已經攻入神殿。
  當它們即將沖過淡綠色光壁的時候,幾乎和上一次一樣,楚云升從里面飛射出來,火蟲們再一次急停折返,落滿一地。
  楚云出來后抓緊時間按照被卡靈交換來的方法,控制住偽霸在橋口擾亂時空的寶物,來不及仔細研究,直接帶走,并迅速離開神殿,再讓快速戰艦將準備好的一個快死的載殼人送來。
  對于放不放被卡靈出來,楚云升交給新艦判斷。
  在他與火蟲交戰中,新艦已經給他發來建議。
  可以放它出來,想要從降臨點星系出去,可能還需要被卡靈的協助,但不能用新艦中的任何生命體形式為被卡靈降臨,所以便選擇了降臨點星球上的載殼人。
  除了要保證新艦內部信息不會泄露外,還有一個考慮,是從偽霸角度出發的考慮。
  偽霸將載殼人放在這里,要么載殼人適合降臨,要么載殼人不適合,或者降臨載殼人后會出現很大問題。
  鑒于偽霸自己不從這里降臨而來,以及偽霸的奸詐,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新艦要保證被卡靈出來對新艦的威脅最小,載殼人便是最好的選擇,而被卡靈自己出來過一次,也沒有和楚云升說明過不能是載殼人,所以也不能算是違反楚云升和它之間的協議條件。
  它可是說過隨便一個就可以的。
  等通知完快速戰艦送人過來,他便先行進入息體,飛向快速戰艦,然后再返回新艦。
  全程,他都要小心地待在本體里,并時刻警備。
  偽霸隨時都有可能出現。
  只有在新艦里,才相對最安全。
  快速戰艦送載殼人來的穿梭機與楚云升息體以及火蟲大軍在大氣層中相遇,穿梭機里除了那個快速的載殼人沒有其他生命,只有程式控制。
  楚云升很快地進入快速戰艦,然后快速戰艦返航,等到快速戰艦完全進入新艦,已經降落在降臨點星球的無人穿梭機才會在程式的控制下,將載殼人送進去。
  快速戰艦離開降臨點星球軌道,處于深深恐懼之中的雪域使終于回過神來,神殿寶物被左旋前儲偷走,它已經察覺到了。
  但它沒有前去阻攔,它現在對左旋前儲的恐懼已經到了一個極點。
  它默默地去拿尊上的第三個寶物。
  它等著左旋前儲的飛船完全進入更大的星艦,才運送寶物前往降臨點星球的神殿,剛到神殿大門,就看到一個“蹦蹦跳跳”的載殼人頭頂上晃著一片綠葉從里面跑出來。
  雙方在神殿大門口猝然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