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739 這是個陰謀


  楚云升帶著本體從降臨點橋口出來,被打出神殿的衛正往回飛沖。
  其他進入神殿追得快的火蟲,跟在楚云升的身后,快要穿入綠色光壁,見楚云升又迅速地帶著本體出來,紛紛急停,仿佛集體撞上一面無形的墻壁,如潮水般地彈了回來,落滿神殿一地。
  楚云升等衛回到了跟前,便立即將本體交給它,道:“交給你了。”
  衛默默地守在楚云升本體旁邊,不理會楚云升。
  其他火蟲紛紛從地上爬起來,小心翼翼地拱衛在周圍,警惕地注意著楚云升的卓爾人生命體。
  楚云升再度進入淡綠色光壁,經過時空錯亂,到達降臨點的橋口。
  這回,他搶先開口:“你壞了規矩。”
  被卡的靈似乎知道楚云升肯定還會進來,只是可能不太清楚楚云升會什么時候再進來,但此時一下子沒聽清楚楚云升話的意思:“什么規矩?”
  楚云升平靜地一字一句地重復道:“這世上,常常都是你騙我、我騙你,然后在互相欺騙中,各自得到所需要的東西,有時候也未必是壞事,至少可以各自得到自己想要的,在沒有真正的相互信任下,這是最好的辦法,但你現在破壞了這個辦法。”
  被卡的靈稍稍楞了一下,先是說道:“我剛才所說的是實”
  但馬上它覺得不對,再順著話這么說下去,它就成了之前第一次進來的楚云升,兩人的需求關系立即互換了,它反成了主動需求的一方……它立即改為:
  “好吧,你第二次進來是為了讓我相信你第一次進來時說的話,但第一次卻是為第三次進來做的準備,而不是第二次……我對你本身越來越有興趣,這次依舊算是我失敗,但我還是輸得起,如你所愿,我們可以重新再談了。”
  楚云升依舊與第一次第二次進來時一樣的平靜:“先說你的新條件,一個個說。”
  被卡的靈道:“好,第一個,我幫你擺脫假靈反向封,但假靈反向封你要留在我這里一段時間,直到我離開。”
  楚云升道:“可信度不高,如果你真的想要被封,這個要求你完全可以不提,你可以裝作抵抗我對你的轉封,然后順勢裝作失敗,完成你的目的。”
  被卡的靈道:“如果我沒有猜錯,你一旦擺脫反向封,就會從我這里迅速移走反向封。”
  楚云升道:“未必。”
  被卡的靈道:“不,你一定會,第一,我卡在這里,對你毫無威脅,你不需要浪費,第二,即便我不被卡,你即使封住我也消滅不掉我,反過來,我們曾交戰過,我也奈何不了你,所以封不封我,沒有意義。”
  楚云升道:“我可以考慮你的第一個條件,但我需要知道你需要被封的緣由。”
  被卡的靈道:“我說過,我想要的并非你所想的,說了你未必能懂,懂了也未必對你有用,徒增互相猜疑罷了。”
  楚云升道:“那就按照規矩,說一個你認為我會相信的,否則第一個條件我不會再繼續考慮。”
  被卡的靈道:“既然你堅持,那好吧,但我不保證我說的是真的,關于假靈,我也是聽聞。
  聽聞的來源者也未親見過假靈,只是在追查一件事關重大的線索時,曾查到存在假靈的線索,按照它查到的說法,假靈體現為一個正向作用和一個反向作用,正向顯靈,反向封靈,具體作用,你已擁有它,應該比我清楚,我就不說了。
  我要追查這個線索,就要弄清楚假靈到底怎么回事,你不可能把正向作用那邊給我,我能查的就是反向作用這邊。
  這是我可以告訴你的所有部分,至于追查什么,你即便堅決不同意這個條件,我也不能告訴你,至少在我徹底了解你之前絕無可能。”
  楚云升道:“第二個條件。”
  被卡的靈道:“隨便找個生命體,讓我降臨出去。”
  楚云升道:“我覺得你卡著比較好。”
  被卡的靈道:“你不開啟那東西,卡著也沒關系,而且我其實還有辦法離開,只是代價太大,但現在不行了,那東西一開啟,你比我清楚,誰也別想出去,我卡在這里不如出去想辦法。”
  楚云升道:“那是你的事,和我沒關系。”
  被卡的靈道:“我本就沒有打贏你,再被你反向封靈,出去對你毫無威脅,作為交換條件,我可以告訴你外面那個擾亂時空的東西正確用法,你現在這么用就是暴殄天物。”
  楚云升道:“遠不夠。”
  被卡的靈道:“那么你來說,你還想得到什么?”
  楚云升道:“你當時是怎么從星空逃走的?我要這個。”
  被卡的靈道:“這個給不了你,和我已經融為一體了。”
  楚云升道:“一個生命其零維、意識以及命源等所有生命特征都垂死衰弱到了極限,怎么救?”
  被卡的靈道:“救不了!”
  楚云升道:“那么我還是那句話,你就沒什么用了。”
  被卡的靈道“你這是強我所難,這種極端情況就是一個無解的死循環,誰都不是無所不能的。
  生命衰亡到了極限的程度,觸碰它意識零維命源任何一個方面,都會迅速導致它其他方面因為無法承受而立即崩潰。
  如果要同時觸碰同時起作用,那就需要在至少意識零維與命源三者方面擁有完全掌控的能力,還要擁有達到最小時間單位上的操控能力。
  你覺得誰能有完全掌控三者的能力?誰又同時還能達到最小時間單位上操作的能力?
  或許兩大神國的神尊能救,我肯定救不了。”
  楚云升依舊平靜地道:“如何拖延?”
  被卡的靈道:“我不知道,或許你可以給它一個契約試試,但也拖延不了多久,早就有靈試過了。”
  楚云升道:“你讓我很失望。”
  被卡的靈道:“讓我再想一會,讓我想想……我深入空洞的時間太久太久了,有些太久遠的事情有些記不清了,當初天域……好像有過一個秘物,傳聞只要一絲不消失都能重建救回,但這個東西當初就很神秘,后來天域……早就不知所蹤,而且就算找到,還需要一個靈蘊極為特別的靈生命控制才能發揮其效果,這種概率小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我能解決的就這么多了。”
  楚云升道:“這算得上有用的信息。”
  被卡的靈第一次忍不住道:“你竟然知道這個東西的下落?”
  楚云升道:“和你無關,你還有沒有其他條件?”
  被卡的靈沒有再追問,道:“當然有,但是你不會告訴我,我之前就說過,我對你本身更有興趣。”
  楚云升道:“如果以上你沒有完全說謊,并且你我第一次合作成功,我也還是那句話,我無所謂這些你想知道的東西,我都可以告訴你。”
  被卡的靈道:“好。”
  楚云升道:“我還有條件。”
  被卡的靈道:“說。”
  楚云升道:“我還要你兩個契約,以及一個和時空有關的禁術。”
  被卡的靈道:“你怎么知道我會禁術?”
  楚云升道:“你不該問這個問題,你既然說到天域,不就是為了暗示有關你的背景?”
  被卡的靈道:“你果然知道。”
  楚云升道:“你只要付得起代價,你想知道的我所知道的,都可以知道。”
  被卡的靈:“我如果不是在空洞消耗過大,也不會被你逼到這里來,契約可以給你,但只有一個,這東西一次只能蘊育一個,我深入空洞這么久,里面沒有任何生命可以用作契約寄體進行儲備,所以到現在還是這個,倒不是我不愿意多給你一個。
  不過,我也要提醒你,我上一個契約是在進入空洞前給出去的,所以這個新契約從頭到尾都是在空洞蘊育出來的,而且我在空洞待了很久很久。
  根據我所知,空洞里蘊育的契約都極為奇怪,我無法描述,并且我的這道新契約還位于空洞很久很久,會出現什么情況我一無所知,本來我也是準備之后隨便找個生命做寄體,觀察之后再用,所以,你要救垂死的生命最好不要立即用這個。
  禁術和擾亂時空的正確用法我現在可以給你,兩者可以配合。”
  ……
  楚云升離開降臨橋口,卻沒有立即用被卡靈提供的方法,嘗試去動這里偽霸擾亂時空的寶物。
  衛和火蟲團團圍住他的本體,見他出來,頓為警覺。
  楚云升不能像上次那樣偷襲衛,將緊跟他的衛打出神殿。
  但若不將衛和其他火蟲都擋在外面,讓本體單獨進去,就沒法完成靈封的脫殼過程。
  楚云升必須用一個新的辦法讓本體暫時的脫離衛和火蟲,只要片刻就可以。
  偷襲的方法用一次就沒法用第二次,三禁的禁令,楚云升現在也沒辦法破解,便只剩下一個辦法和衛和火蟲開戰!
  利用交戰的機會,找到間隙,進入降臨點橋口。
  于是,一直盯著降臨點星球的雪域使一方,目瞪口呆地發現左旋前儲和它的火蟲大軍忽然“內杠”,在降臨點星球上,瞬間亂成一團。
  “這是個陰謀,一定是一個陰謀!”
  雪域使緊張地一遍遍地重復著這句話,它更緊張地是,它完全看不出左旋前儲這么做的目的。
  這簡直就是個荒唐的陰謀,可它偏偏就是看不出來是什么陰謀。
  那些火蟲都是挨打的一方,打不還手,攻不還擊,頂著挨打也要追著左旋前儲主動送上去被打……
  “這一定是個陰謀,凝枳你看看,打到現在,一個火蟲也沒被打死,太假了,太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