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1738 一網打盡


  “我不同意!”
  五序出來便說道。
  楚云升暫時沒有理會降臨點被卡的陌生靈,它的事情并非緊急,電的情況非常不妙。
  電原本就處于垂死邊緣,各項生命全部衰弱中,戰爭機器啟動時,它短暫地出來了一次,按照被卡的陌生靈說法,現在可能又被塞回去了。
  一來一去,電的死亡已迫在眉睫之間。
  楚云升召集三大族緊急商議,并下令快速戰艦攜帶本體所在的特制大型息體先行前往降臨點星球,不過現在是戥給快速戰艦設置的自動航行,弭婭等人思維恢復,還要稍微等一點時間。
  三大族之外,其他生命思維恢復的速度要慢些。
  五序過來后,迅速看了電出來時唯一說的一句話,第一個表示反對:
  “我不同意,這是一條不歸之路,一條邪惡之路!”
  “我知道電現在的想法,這種想法,很多年前,我們就有過,天真地認為得到了契約,研究契約,就一定能找到宏科技的秘密,起碼是線索。
  但是,95827你應該知道,從此,我們才真正地走上漫長的滅亡之路,現在看看卓爾人的下場,其實一切都是從十三道契約開始的!”
  “當初的十三位最終死的死,失蹤的失蹤,它們已經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縱然不論我們,新艦,襲擊者,都有擁有契約的生命可以研究,但至今為止,有任何希望嗎?”
  “按照概率論,如果研究契約有用,宇宙必定有大量的先進種族已經研究成功,如果有用,兩大神國用充足的資源和時間,但有任何動靜嗎?”
  “電是新艦最好也是最高的宏科技研究生命,一旦它被契約籠罩,一切未來與方向都會出現不可測的變化,希望將變成絕望。”
  “我……”
  時間緊迫,楚云升不得不打斷五序:
  “五序,這個問題以后再說,現在的任務是先要準備好契約,我的本體內有一個,但不知道是否已經能用,另外靈封尚未解開,即便能用也拿出不來。
  為以防萬一,需要從其他三方靈那里想辦法,降臨點的靈我來想辦法,巋靈主和襲擊者由你們去交涉,爭取至少獲得一個契約。
  另外,準備好一個新的生命體,一旦巋靈主或者襲擊者同意給契約,直接給這個新的生命體,之后等我回來處理。”
  楚云升又向光和雷說道:“此事涉及你們烏怒人,五序剛才有一點沒有說錯,契約對一個種族事關極重大,但你們有什么看法,也要等我回來再說,現在先集中力量交涉到契約。”
  雷搶先道:“我無異議。”
  光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它一向如此,不說話便是默認。
  這讓楚云升有些奇怪,五序更覺得奇怪,本來它是最有可能站出來反對的。
  楚云升說完就要走,五序依然不甘心放棄,做了最后一次努力,道:“我建議,還是優先考慮用符文,之后再想辦法。”
  楚云升也認真地向它道:“我會考慮的。”
  說完,楚云升便離開信息中心。
  楚云升一離開,三大族分配好各自任務,也跟著紛紛離開,開始行動。
  雷沒有直接交涉的任務,它負責審查交涉中新艦需要付出的代價是否會危及新艦安全等方面。
  它的格間以安全部為由,做了最周密的保密,只給楚云升留了“后門”。
  雷剛回到自己格間,楚云升的一道分時便出現了。
  雷似乎知道楚云升會來,主動說:“尊上,現在還不是完全調查五序的時機。”
  楚云升慎重道:“我來就是為了這件事,五序現在越來越不正常,你要做一個突發的預案,但要記住是檢查不是調查。”
  雷馬上道:“是,我已經做好預案。”
  楚云升依舊很慎重地道:“我考慮很久,將來真正啟動對它的檢查,你依舊不能參與,最好還是卓爾人來處理,你已經有人選了嗎?”
  雷立即調出一份檔案信息道:“有,我已經觀察它很長時間了,它非常優秀,最為合適這個任務。”
  楚云升快速地看了檔案,道:“你認為它可以?”
  雷道:“應該不會有問題,在我觀察的目標中,它最為合適,在我長期有意的各種調動下,它可能自己都還沒有意識到,它對五序的不正常已經產生了質疑,但還沒有明確,現在只等一個機會。”
  楚云升便說道:“好,等我解除靈封回來后將中止它現在的任務,你再調它回安全部,隨時待命。”
  ……
  弭婭思維恢復過來的時候,快速戰艦已經離開了新艦,正擺脫新艦的引力,飛向降臨點星球。
  與快速戰艦一起行動的,還有不受戥控制的火蟲。
  楚云升的本體在哪里,它們就在那里。
  弭婭來不及對思維暫停時發生的事情而感到震動,戥的命令已經出現在她的面前。
  本次,她的任務很簡單,順利地將楚云升本體所在的息體送往降臨點星球,然后在星球軌道上停留等待。
  新艦已經進入預定軌道,與降臨點星球相距很近,以快速戰艦的速度很快就能到達,若非此時星系內情況復雜,都不需要她們來控制飛船。
  弭婭剛看完戥的命令,就發現新艦又高速地發射出了一個息體,同時飛來的,還有漣漪一樣的無數火蟲。
  這個息體很快追上快速戰艦,并在自動模式下進入快速戰艦。
  楚云升沒有經過氣泡世界進入快速戰艦,也沒有追溯本體,為了安全和節約黑暗,仍舊以改造的卓爾人生命體,以最簡單的方式追上快速戰艦。
  弭婭已經很久沒有直接看見楚云升了,如今,她反倒和戥聯系更多。
  楚云升一邊調取快速戰艦內的信息記錄,一邊向弭婭道:“弭婭,除了苜苒和悶老三,你再幫我挑選十個人類,一共十二個,從現在起,進入雷給快速戰艦設置的暗能亂流試驗艙進行加訓,隨時待命意意斯背叛?”
  弭婭馬上道:“我已上報新艦”
  楚云升打斷她道:“意意斯的事情我來處理,你們這次任務有些問題,回去需要做好分析,現在先放到一邊,挑選好人員,你們繼續和雪域使聯系,就說我一定要見它一次。”
  弭婭也意識到這次任務有問題,但她不知道楚云升說的問題和她是否一致。
  她也沒有再問,立即去挑選人選了。
  楚云升看完快速戰艦的信息記錄,看向越來越近的降臨點星球,冰冷又蕭殺。
  最危險的時刻即將來臨。
  時間已經進入某種倒計時狀態,當外面的戰爭結束,楚云升已經感覺到靈蘊正在不斷地消失。
  大勝的偽霸必然已經在趕來的路上,它也必然會計算好時間。
  等到楚云升、巋靈主、襲擊者乃至被卡的靈到了靈蘊消失到奄奄一息的程度,偽霸以毫無戰損的最佳狀態闖入進來。
  屆時,都不用打,它也不用什么發動靈戰,滿行星系內隨便“撿”一個個虛弱極限的靈就行。
  擊敗漫天的圍殺飛船,擊敗幽暗戰艦,偽霸也許不過是為了配合它某個目的而對整個超星系進行的武力宣揚,是一個遠期的收益。
  它那沖天的怒火,在新艦這樣知曉它一些情況的人眼里,簡直假得不能再假,當初它便用類似的方式騙得尸體星靈疑似搶了一大堆破爛。
  當然,它的怒火也不是給新艦看的,是給它的目標們看的,其他不說,未來,還活著的星空生命,投靠它的速度與數量可能會呈指數級別增長。
  它的真正馬上可以得到的益,就是降臨點星系內的楚云升等人。
  如果一切順利,必然是一次大豐收。
  它從楚云升這里失去的所有東西,包括卓爾人,都馬上可以一網打盡地全部拿回來。
  順帶,還可以白“撿”幾個靈等等。
  如何擊敗偽霸的圖謀,甚至是反坑它一次,楚云升還沒有具體的計劃,因為局勢到了現在,非常難。
  而且,這也不是他一個人能決定的,需要與巋靈主襲擊者以及還可能要和被卡的靈,一起想辦法,然后才能協調起來。
  但現在,他還必須先要與被卡的靈進行一場“爾虞我詐”,還要面對降臨點本身的危險。
  快速戰艦很快進入了降臨點星球軌道。
  雪域使位于這里的屬下在與快速戰艦長達千年的“走私”中,相互都已經非常熟悉了,竟然還發來信號,幫忙引導。
  楚云升本體從大息體中進入小的息體,和楚云升自己所使用的卓爾人生命體所在的息體,一起被快速戰艦發射向地面的神殿方向。
  無數火蟲緊隨其后,紛紛射向降臨點星球的大氣層。
  雪域使并沒有阻攔,它此刻正在凝枳的主艦中。
  快速戰艦的動向它一清二楚。
  “它們說,左旋前儲要見你一次。”凝枳有些擔心將快速戰艦發來的通信告知雪域使。
  雪域使沒有意外,這世間一切,都在尊上的掌控之中。
  那些不可一世的圍殺單元和恐怖的幽暗戰艦,在尊上面前,也不過如此而已,左旋前儲的要求,尊上也早就料到。
  它雖然并不想見左旋前儲,如果能夠由凝枳來完成,它寧愿交給凝枳,可惜,這是尊上指定給它自己的任務。
  說起來,它也有些惶恐,尊上此次射影過來,竟然又夸了它一次,這是第二次了,它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的好了……
  “見就見吧,躲也躲不掉了。”雪域使看著快速戰艦那邊,兩道息體軌跡以及無數火蟲軌跡射向神殿方向。
  凝枳一反曾經勸慰雪域使的態度,憂慮地道:“不行的話,還是不見吧,它可能會劫持你,甚至是……”
  “殺掉我嗎?”雪域使淡淡地嘆息一道:“不會的,最多用各種辦法逼我生不如死地說出第二任務的秘密。”
  “尊上的意思是?”凝枳憂心地試探性地問了一句。
  雪域使阻止它道:“不要問,尊上從未錯過。”
  凝枳便不敢再問,只是越來越擔憂地看著做著準備的雪域使。
  此時,降臨點星球上,快速戰艦發射的兩道軌跡已經到達神殿上空,更多如流星雨般的火蟲軌跡估計將再次讓載殼人驚心動魄。
  ……
  神殿的防衛幾乎已經形同虛設。
  大約只需要防一下仍然還在奴隸時代的載殼人。
  楚云升時隔上千年再度來到這里,外面的載殼人早已經換了一批又一批,土地上綠葉廣袤無垠,許多已經成了無主的載殼人,于是它們便被一直地埋在這里,一年又一年,無人收取,死亡又繁殖,繁殖又死亡……
  唯一不同的是,神殿外,一個修煉到只差一個契約就能達到樞機的載殼人,癡癡地望著星空。
  神殿的守衛沒有殺掉它,也沒有趕走它。
  對于楚云升的到來,神殿的守衛也仿佛沒有看見,它們已經得到命令,一路放行,當然,就是不放,也攔不住。
  天空中,不斷落下密密麻麻的火蟲,數之不盡,仿佛下起了磅礴的火雨,一道道火線燃燒著大氣,急速射向大地。
  神殿的守衛們驚恐地發現,只片刻的功夫,它們已經深陷火一樣的海洋,嚇得動都不敢動一下。
  楚云升帶著自己的本體,一直抵達淡綠色光壁前,沒有再停頓。
  衛緊隨其后,要跟著進去,但它一直高度地警惕周圍一切能量波動,完全沒想到楚云升會忽然對它“下手”。
  猝不及防,被楚云升瞬間打出了神殿!
  其他剛剛跟上來的火蟲,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只知道特權蟲把衛打了,基于特權蟲的“可怕”,只好集體當做沒有看見。
  楚云升迅速進入光壁,進入降臨點橋口。
  被卡的靈大概一直在等著,楚云升剛一進來,它便首先說道:
  “你應該先去關掉那個東西,我們的事情并不急,那個東西完全啟動起來,你和我都要死掉……咦?假靈?世上竟真有這東西……我明白了,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你別動,別動,別動!
  放心,我給你封,那東西都被你啟動了,封與不封有什么區別……???,走了?……唉,果然這樣,真話越來越沒生命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