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736 傲視群星


  幽暗的宇宙背景下,密密麻麻的光點閃動凸顯,猶如群星璀璨,形成一個遙遠而巨大的球面,降臨點行星系成了這個球面的中心。
  以光速前進的攻擊,向來難以偵測與預防。
  但它們并不像是攻擊,與普通星體散發出來的光并沒有太大的區別,就連降臨點星球上載殼人都活著地看見。
  光速的攻擊,不論是一種先進的武器,還是靈生命的靈襲,對載殼人這樣毫無防御能力的生命,到達便是死亡。
  楚云升已在本體之中,靈蘊也早已散布出去處于戰備狀態,無數星光忽現,他仍然冷靜地按照原計劃,以最快的速度進入新艦。
  數不清的戰蟲,以及大量腔體波動的漣漪,將交接點圍繞的水泄不通。
  衛更是緊緊地跟隨在楚云升本體旁邊,時刻準備著一旦周圍的戰蟲與腔體被全部擊滅,它可以為楚云升本體擋下一次攻擊。
  一個特制的,凝聚新艦所有最強的技術組成的大型息體,早已待命。
  無數星光的出現,雖然不是攻擊,但依然讓衛與火蟲如臨大敵。
  新艦亦是如此。
  只是新艦中那些源門樞機生命沒有被戥送出去守交接點,靈層次的戰爭,它們出去就是送死,且無任何哪怕是拖延的作用。
  楚云升本體進入息體,下一刻,虛擬的形態便出現在新艦的信息中心。
  “全速進入行星系!”
  楚云升來不及看新艦中任何新的信息,馬上向戥道:
  “我懷疑是偽霸的攻擊,第一目標不是我們”
  他還沒有說完,新艦外,在無數星光忽然閃耀后,緊跟著一道靈蘊形成的巨大光影。
  光影宏偉而雄霸,屹然立于降臨點星系盤面上,傲視群星,又俯瞰蒼生。
  它不是攻擊,只是一段特別的“信號”,以靈蘊形成的信號。
  熟悉它靈蘊的楚云升馬上就知道它的身份,而五序只看一眼,便知道是誰。
  偽霸!
  它帶來的“信號”,一共分為三道。
  第一道,面向忽現的無數星光,甚至面向整個超星系。
  但這道信號沒有明確的信息,只有彰顯它巨大的怒火與霸氣無雙的氣勢。
  第二道,傳遞向楚云升,有明確的信息,很簡單,一樣霸氣無雙:
  “你現在只有兩個選擇,要么留在行星系外死,要么進去。”
  第三道,沒入降臨點星球,不知道是否也順帶了給雪域使傳遞了什么命令。
  戥立即意識到偽霸要干什么,它要開啟一次戰爭機器,干掉它的第一目標!
  戰爭機器一旦開啟,如果是無差別攻擊,周圍星空的存活幾率很可能無限接近于零。
  但如果進去,必然又是另外一個陷阱。
  既有偽霸的陷阱,也有戰爭機器本身的陷阱。
  戥雖然有最高的軍事行動指揮權,但是這個時候,是否還要進降臨點星系,需要楚云升決斷。
  而且,楚云升必須馬上決定,思考時間可能都沒有。
  另外一邊,無數星光的出現,讓巋靈主在最開始的時候有些愕然。
  它一直堅信目前是安全的,唯一的危險來自于降臨點星系本身。
  無數星光雖沒有攻擊性,但是此時誰都能看出來,它們早就被圍堵的嚴嚴實實。
  但它畢竟是靈生命,出乎自己意料的事情遇到太多,依然能夠迅速鎮定,等待時機,并馬上與楚云升聯系。
  銀河霸主如投影般的巍峨形態出現時,它剛向楚云升發去一半的信號。
  銀河霸主沒有給它傳遞信息,所以巋靈主看到的只是銀河霸主怒火沖天,仿佛開戰的信號。
  以及,銀河霸主霸氣無雙的氣勢。
  它有些發懵,一個野靈,竟然要挑戰幽暗戰艦中那樣強大的生命?
  它發懵,雪域使卻異常的振奮!
  它在這顆星球待的時間實在太久了。
  它這些年種出來的載殼人多不甚數,其中一個聰明絕頂的載殼人,從出生就跟隨它學習修煉,都快到樞機的境界,只差一個契約了。
  它知道載殼人的過去,知道載殼人曾有過輝煌的星空時代,所以對載殼人,它沒有生物生理級別上的鄙視。
  對這個它親手從種子開始種植一直到收獲的載殼人,也不知為何,也許是漫長時間的緣故,它竟有些另類的喜歡。
  但它的這個載殼人“弟子”永遠也不可能達到樞機的境界。
  它也在漫長而無聊的歲月中幻想過,如果它有一天誕靈了,也許會給這個“弟子”一個契約,給它一個希望。
  然而現實永遠殘酷,它即使有一天能夠誕靈,那一天也必定遙遠無比,這個載殼人也早就回歸土地。
  這似乎也是許多源門生命越來越冷血的原因之一,因為任何事仿佛都是絕望的。
  雪域使給這個載殼人起了個名字,叫做“冰”,因為種下它的時候,大幅度的降溫過一次,地面上結了冰,許多一起種下的種子都死了,但是它卻頑強而倔強地活了下來。
  其他載殼人卻叫它“點”,應為它那個綠葉,其他載殼人一看見便知道它是“點”。
  雪域使無所謂,只是嚴格禁止它學習任何與修煉無關的科技知識。
  它告訴冰:那是死亡。
  今天,位于白晝半球的雪域使正在教導冰的時候,漫天突顯星光,所有人驚愕不已。
  冰于是問雪域使:“那是死亡嗎?”
  雪域使沒有回答它,因為沒有時間。
  雪域使從極度無聊的狀態,瞬間就到了時間完全不夠用的狀態。
  仿佛從一個極端直接到了另外一個極端。
  它在剛開始加速升空飛向星球軌道上的一艘飛船時,便又見到了尊上雄偉的光影,以及給它的命令。
  它毫不猶豫地迅速執行其中一個命令,向凝枳發去信號:“讓左旋前儲進來。”
  ……
  新艦一直都是處于運動之中,速度也并不慢,火蟲追趕速度調整的與新艦差不多,只稍微多出一點,若以新艦為慣性坐標系,火蟲接近的速度便很慢。
  當楚云升本體進入新艦后,火蟲腔體的無數漣漪便層層地覆蓋在新艦上,卻沒有進入新艦。
  當前危險度極高,衛還不可能自死。
  衛成了新艦與火蟲之間的聯系媒介,依然猶如一道防火墻,雖然新艦艦體與火蟲漣漪已經完全重疊。
  戥給衛弄了一個信息通道,它可以信息形態出現在新艦里,只是基本沒有其他權限,只能聽和說,新艦里的東西都看不到。
  雷的安全部給予它最高級別的監控。
  不過,它似乎對此毫無興趣,它只跟在楚云升身邊,其他人與物幾乎無視。
  偽霸的信息傳遞到新艦,楚云升剛說到一邊的話,便立即中止,做出決斷:
  “進去。”
  三大族都沒有爭論,不論楚云升做出什么決斷,此時的形式下,都是危險與時間上的浪費。
   新艦立即向星系邊緣的快速戰艦發出命令,同時也向巋靈主與襲擊者星艦發出通知,隨即進入動靜兩分態,沖向降臨點行星系。
  襲擊者原本并不想來,曾一反常態地與戥進行了激烈的爭論,但戥認真與仔細看了它們的理由,仍決定調整航線,飛向降臨點星系。
  在新艦離開后,襲擊者有一小段時間沒有動靜,內部明顯也進行了一場極為激烈的爭論!
  最終,它們還是跟上來了,原因沒有告知戥。
  此時,它們沒有再與戥進行爭論,反應迅速,馬上跟隨新艦沖向降臨點星球。
  三大勢力,只有巋靈主猶豫了一會。
  不過它還有時間猶豫,它此時就位于降臨點行星系邊緣,隨時可以進去。
  它有很多考慮,很多很多,包括可能即將趕來的新神國眾靈。
  但是見到襲擊者星艦也毫不猶豫地跟隨新艦沖向星系,它有點“慌”。
  等到星系外的飛船走的一干二凈,只剩下它一個時,無論如何也無法獨自面對任何一方的打擊。
  它絕對等不到新神國眾靈抵達的時候。
  在新艦掠過它艦隊不遠的軌道時,巋靈主下令:進入行星系!
  沒多久,行星系外邊緣,所有飛船與生命消失一空,全部飛入星系之內。
  星系內,雪域使必然是得到了偽霸的命令,攪亂靈蘊的寶物得到部分控制,楚云升、襲擊者以及巋靈主的靈蘊在本艦內正常,出艦之外便依舊是混亂。
  巋靈主不想進去太深,進入之后,依然還是在星系的邊緣。
  新艦與襲擊者卻直飛降臨點星球,尋找最佳的環恒星軌道。
  大量星艦級別的飛船進入行星系,導致行星系內各大行星運行軌道明顯地出現偏差,朝著新的平衡點運動。
  尤其是新艦與襲擊者星艦,速度快質量大,對行星系內部引力擾動最大。
  不過這種低級別的科技分析與運用能力,對于新艦和襲擊者來說,都不是問題。
  新艦里只委派了第二層信息世界中的生命進行處理。
  而此時,外面的戰爭仍在繼續。
  大量的觀察數據已經出現在新艦之中,五序帶領所有卓爾人正在處理這些數據,烏怒人光和雷被戥調去與襲擊者交互信息。
  在這個層面上,科技水平遠低于新艦與襲擊者的巋靈主艦隊被徹底邊緣化,即便是巋靈主也只能看著新艦與襲擊者各種眼花繚亂甚至是有些默契的配合……
  只有偶爾,有新艦需要得到一個極為耗費時間的推論結果,將數據打包發給巋靈主,并弄一個極簡操作的指導。
  巋靈主只要簡單地按照指導,利用它靈蘊的特性,在它的座艦內進行演化就行。
  演化的結果巋靈主也看不明白,每次都會有一個冰冷的生物聲音:“推論正確”,又或者“推論錯誤。”
  它感覺自己像是一個“工具”,被人冰冷地使用。
  但是,除此之外,它好像什么忙也幫不上。
  很快,新艦里,五序已經得出第一輪的分析結果,分時向楚云升與戥通報:
  “結合所有信息,基本可以確定那些星光就是參與圍殺的飛船,它們的形態已經再度改變,進入更高一個層次,猶如完整的網絡,每個飛船都是網絡中的一個單元,這是其一。
  其二,對方存在一種特別的技術或者能力,目前還難以判斷到底是技術手段還是靈蘊形成,需要進行第二輪甚至很多輪的分析。
  因為這種技術和能力,就是讓你感覺不到存在的能力。
  不但圍殺的飛船感覺不到,靈蘊也一樣感覺不到,所以難以判斷到底是技術還是靈蘊能力。
  但不論是哪一種,它必然對信息做了修改,這是一種無聲無息的修改,非常高端。
  從這一點,也可以判斷出,這些星光和巋靈主、快速戰艦以及雪域使遇見的幽暗戰艦有關,它當初的入侵,也是這種特性。
  其三,不管以上判斷如何,它們現在都被偽霸的攻擊打中。
  具體表現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它們被偽霸攻擊后,被定格了,猶如一張時空網,將它們全都粘在了時空網上。
  那些光,便是它們試圖掙脫時空網而瘋狂加大推進力量而產生。
  目前還不清楚其形成機制,也無法判斷它們最終能夠掙脫出時空網的準確時間。
  根據我們和我對偽霸的了解,它自身沒有這種能力,這次攻擊大概率來自它的某個寶物。
  但這不是偽霸主要與真正的攻擊,偽霸與對方實力差距太大,做不到真正殺傷對方,時空網也只能控制一段時間。
  因此,我們的判斷和戥第一判斷相同,接下來,偽霸大概率會開啟戰爭機器,進行一次毀滅性的打擊。
  除此之外,我們還有于當前而言非第一重要等級的結論。
  偽霸的時空網破壞對方陷阱后,我們已經能夠發現其他方向上圍殺飛船異常運動情況,其中就有新艦原先方向,我們當時的確已經在捕網上。
  以及,還有另外一個方向上那個方向疑似就是偽霸的方向。
  還有,我們推測,對方圖謀非常大,這個巨大的陷阱,針對的不僅僅是我們,還有偽霸,甚至還有其他靈生命。
  巋靈主曾經向新神國靈生命發射過求援信號,它肯定知曉。
  所以,只有我們和巋靈主在它捕網上的時候,甚至我們到了這里的時候,它也沒有動靜,它還在等偽霸,等其他靈。
  偽霸必然發現了陷阱,立即撤退或者隱藏,然后選擇了這次的反擊。
  偽霸的目的不難判斷,其一和這顆星球有關,其二它對95827的本體依然有著圖謀,它沒得到前,絕不會讓其他人得到,它也重新給我們做了一個新陷阱,我們不進來就是死,其三,可能與當前的星空形勢有關,它最近越來越高調。
  但如果我們不來降臨點星系,偽霸可能不一定會有這次反擊,或者不是現在,它可能會想辦法先與我們聯系,但一旦聯系,它就會暴露,所以我們推測它當時實則處于兩難之中,但最終還是會反擊。
  因為我們不來,它為了這顆星球選擇反擊,便連同我們一起殺掉,那么它將失去95827的本體,如放棄而不反擊,它肯定失去降臨點星球,并且還依然有可能失去95827本體那時候,我們將直接與幽暗戰艦開戰,不論輸贏,偽霸都沒有機會了。
  所以,現在的情況,對它最優。
  對我們而言,偽霸若打贏,我們的危險來源從幽暗戰艦轉為偽霸和降臨點星系,若打輸,還是我們面對幽暗戰艦,但幽暗戰艦戰力會大幅削弱。
  以上結論,將在除去與我們秘密先關的部分后,發往襲擊者與巋靈主。”
  五序的信息通報非常迅速,此時新艦還在飛往最佳的環恒星軌道的路上,快速戰艦已經進入新艦內部,但所有人被戥命令留在艦中待命。
  馬上,一旦外面戰爭勝負決出,就要決定是否送楚云升本體去降臨點星球。
  五序剛通報完,星空便忽然再度出現變化。
  整個星空的星光似是被降臨點星系如長虹般地吸入進去,宇宙仿佛一片漆黑,唯有降臨點星系在無盡的黑暗中孤獨地旋轉著……
  下一刻,一道恢弘而凌厲的戰意在所有生命心中、意識中、靈魂中無盡地升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