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1735 靶子


  雷默不作聲,依舊看著弭婭的報告。
  五序和戥的分時都在一旁,但都沒有說話。
  這個叫做意意斯的地底小人,做了一件讓它們十分意外的事情。
  這件事本身并沒太大的問題,但它隱射出來的東西,卻讓新艦中的三大族陷入很大的麻煩與尷尬之中。
  甚至不僅僅是三大族。
  沉默中,五序抽空以分時找到已經回到新艦的22156,將弭婭的情報告知它,并詢問它:
  “根據你的判斷,這個叫做意意斯的地底小人,是否有真正投靠巋靈主的可能?”
  22156和意意斯曾同為安全部的隸屬,五序認為22156的判斷應該更為準確一點,或許能得到另外一種可能的答案。
  22156認真看著弭婭的報告,它其實不太愿意介入這件事,隔著報告它都能感覺到安全部的那種氣味。
  自從回到新艦,它以95827的命令為由,建立了一個實驗室,專門用來研究浮尊者,不論是雷,還是五序,都沒法將它再調走。
  它不太清楚這種狀況能維持多久,如果雷漸漸忘掉它那是最好,但顯然不太可能,因此無論是雷還是五序來找它,它都會有些擔心。
  不過擔心歸擔心,五序的詢問,它依然必須要認真考慮然后回答。
  “絕無可能。”
  看完弭婭的報告,22156并沒有考慮太久,便冷靜地說道:
  “我曾審查過意意斯的過往經歷,但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巋靈主。
  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巋靈主真的需要星空生命?第二個,巋靈主會真的信任一個來自新艦安全部投靠過來的生命?
  兩個問題相互關聯。
  第一個,我認為,巋靈主并不真的需要星空生命,最起碼,遠比我們在這上面的需求度要低得多。
  它隨時可以拋棄這些星空生命,乃至它的主艦種族,然后重新捕獲新的星空生命,充當它的運輸工具,星空生命對它的作用僅此而已。
  既然它并不真的需要這些星空生命,那么它用意意斯在充當它運輸工具的星空生命中建立安全部的意義何在?
  它用靈蘊就能控制星空生命的想法,建立安全部毫無必要,浪費精力。
  現在做相反假設:假設,巋靈主思維出了問題,或者有其他我們不知道的原因,非要建立安全部。
  那就到了第二個問題,意意斯背叛新艦,投靠巋靈主。
  巋靈主能夠生存到現在,需要什么理由、原因乃至勇氣與自信,才能相信一個來自我們安全部的生命,能夠真心實意地投靠它?
  它更會認為是一種拙劣的低等生命才會用的可笑陰謀,那么意意斯的下場可想而知。
  我對意意斯的了解,作用僅僅在這里,我可以判斷的部分,便是意意斯絕對不可能用背叛新艦投靠巋靈主的方式去謀取巋靈主的信任,這太低劣,也毫無用處。
  它若真的背叛了,巋靈主也相信它真的背叛了新艦,并投靠了自己,那么意意斯現在應該已經死了。
  因為巋靈主并不需要一個背叛新艦的意意斯。”
  22156做出了否定的判斷,但它沒有繼續判斷意意斯這么做的目的,因為五序僅僅是讓它判斷意意斯是否背叛。
  五序聽完它的判斷,有些失望。
  失望的原因,并非22156判斷有誤,實際上,22156和它,乃至三大族的判斷基本差不多,但它更希望22156能夠判斷出它所沒有想到的可能。
  或者說,它其實是有些希望意意斯是的確背叛了。
  然而現實是“殘酷”的,五序不得不考慮馬上就要面對的現實問題。
  95827就要回來了。
  雷依然在看著弭婭的報告,光冷然不言,烏怒人內部的矛盾由來已久,有的五序清楚,有的它也無法得知,但此時,五序卻沒有了以往落井下石的心情。
  因為,它自己也牽扯其中。
  如果不考慮自身的原因,單獨去看這件事,對意意斯的行為,五序也不會吝嗇地給這個地底小人一次表揚。
  它和雷、光以及戥判斷基本一致,與22156的判斷也差不多
  巋靈主并不需要一個背叛新艦的意意斯,它需要的是一個其他生命都認為的確已經背叛新艦并投靠它的意意斯。
  看著似乎差不多,但兩者之間截然不同。
  這里面的緣由既復雜也很簡單,巋靈主大約經歷了與新艦合作以及遇險等等事情之后,有了新的想法,想要與新艦與左旋前儲保持一種持續的私人聯系。
  這種聯系最關鍵的地方,是在于它與新神國其他靈生命匯合后,不被懷疑與質疑。
  巋靈主畢竟是新神國的靈生命,遲早要與新神國眾靈匯合。
  但它可能不愿意放棄與左旋前儲的聯系,并且是它私人之間的聯系,而不是神國公開層面的。
  星空出現的危機,使得它缺乏原有的安全感,可能在準備一些后路,也可能是其他原因,但要做到這一點,三個基本的條件就缺一不可。
  一個是意意斯并非真的背叛,否則巋靈主的意圖無從談起,這便是22156所說的,意意斯若真背叛了,第一個殺它的估計就是巋靈主,因為這樣的意意斯毫無作用,還會招來楚云升的敵視。
  第二個,便是需要它控制的星空生命認為意意斯是真的投靠它了,這一點是為了防備新神國其他靈主。
  它不可能無時不刻以自己靈蘊覆蓋艦隊所有角落,一旦艦隊中有星空生命的想法被其他神國靈主刺探與了解,它便可能處于難以解釋的危險之中。
  成功實現這點之后,與神國眾靈匯合時,它只需要以靈蘊防護好意意斯不被刺探就可以了,難度急劇減小,安全性大幅上升。
  第三,意意斯是否有足夠的能力,是否能夠合格地在巋靈主艦隊中建立合格的安全部,也是必要的前提條件。
  只有一切為真,才能讓巋靈主艦隊中其他星空生命確信,意意斯不是巋靈主的幌子,是來真的,并有能力來真的,是一個可怕的生命。
  艦隊中所有星空生命信了,其他靈主才能信,一環套著一環,缺一便是失敗。
  為此,意意斯不但要對巋靈主艦隊的生命毫不留情,對快速戰艦乃至未來的新艦一樣毫不留情,否則就是破綻,將來就有可能致命。
  除此之外,五序幾個結合弭婭的情報,甚至還能判斷出,巋靈主可能都不會直接和意意斯交流這些事,除了讓意意斯建立安全部,其他更可能什么多不說。
  一旦說了,在意意斯的思維記憶里就會留下痕跡,未來萬一遇到新神國極強的靈主并且高度懷疑巋靈主的時候,基本上可以確定,意意斯一會被巋靈主拋出去頂罪。
  因此,意意斯這個地底小人是以自己的生命去做這件事情,如果左旋前儲與新艦沒有強大到一定程度,它的結局幾乎是注定的,必死無疑。
  一旦新神國主力到達,巋靈主遲早要被清查,但它可以有借口,有必須與左旋前儲接觸與合作的借口,有建立安全部的借口……它自有辦法,甚至還會有其他用途,只有意意斯,一定會被清理掉。
  所以巋靈主需要的便是這么一個人:
  一個不是真正背叛左旋前儲的人,
  一個又必須讓其他生命都相信它已經背叛的人,
  一個殺自己人依然能殺到毫不手軟的人,
  一個明知盡頭是死亡依然能夠膽敢前行的人,
  一個明知被任命的是用來偽裝與掩飾的職位,依然始終能以最認真的態度,并真實做好且有能力做好這個職位的人,
  一個……
  &bsp;巋靈主從頭到尾也沒有干涉這場走私大案,已經將全部的舞臺交給了它。
  但現在依然只是考察期,一旦巋靈主覺得意意斯不符合它的要求,在巋靈主與新艦再次分開的時候,一定會將失敗的意意斯踢回來。
  而一旦通過考察期,巋靈主很有可能會強制給意意斯一個契約,以最終加強意意斯的投靠可信度。
  五序幾個做出這些判斷不難,配合巋靈主與意意斯也不難,這些都不是煩惱的原因。
  煩惱的原因在于,意意斯在巋靈主那里所做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實,真實到會令“人”懷疑三大族的真實!
  這個“人”自然就是楚云升。
  如果意意斯是假投靠,那么,它們現在匯聚在楚云升這里,雖然談不上會背叛誰,但誰又來證明是真投靠呢?而不是另外一種“意意斯”呢?
  其中,又以烏怒人雷最為突出,對楚云升的投靠最為積極,冠絕三大族,乃至全艦。
  光也沒說錯,雷怎么解釋呢,怎么解釋它不是新艦的“意意斯”?
  它積極所做的投靠行為,都被它的下屬巋靈主那里的意意斯,認真地學習,然后翻版了。
  同樣被翻版的,還有五序的卓爾人,當初在偽霸那里的時候,偽霸的每一場戰爭,它們都曾付出全力,乃至死亡。
  甚至,投靠的可信行為還有許多……五序不愿意再去回憶。
  意意斯的行為,像是一個鏡子一樣,一不小心揭開了新艦里的一個好似不起眼的“蓋子”。
  以往,大家都以宏科技為理由,以生存為理由,捂住了這個蓋子,不談論這個問題,實際上,所有人都知道蓋子里的問題不會消失,只是被蓋住了而已。
  這個蓋子有許多次差點都沒有捂住,最近一次的分歧,最終找到的辦法也只能是盡快救出電,以電的作用,來拖延。
  五序自然知道這些事情,而且它斷定,95827也一清二楚,但也只能幫著捂蓋子。
  因為,沒辦法。
  宏科技攻破前,沒有任何辦法。
  五序估計,95827的想法,也是拖到突破宏科技的時候。
  畫出來的大餅和真實的大餅,作用是完全不同的。
  現在,意意斯這個地底小人上來問都不問一下,咔嚓就把這個蓋子揭開了……
  等它們幾個發現,只能傻眼,可誰也不敢、更不能馬上再將這個蓋子立即再捂回去,必須等95827回來。
  五序也敢斷定,95827回來了,也只能默默地將蓋子重新蓋好,并捂嚴實……
  只是,蓋子打開過了,再回不到之前了。
  只要一談論到意意斯……
  而未來,更加的麻煩。
  烏怒人,尤其是雷,目的是什么,五序還真的難以確定,但它覺得自己一方情況要好很多,畢竟95827歸位的是卓爾人。
  它這么一想,又輕松了不少。
  這時候,雷似乎終于看完弭婭的報告,只說了兩句話:
  第一句對所有人說:“意意斯做的不錯。”
  第二句對光說:“要解釋的是你。”
  說完,它就走了。
  然后光也走了,戥想了想,還是對五序說了一句:“其實,我也覺得意意斯做的不錯。”
  戥也走了,五序卻忽然一驚。
  雷說第二句話的時候,它沒覺得什么,不過是雷對光的正常回應。
  但戥也這么說,就不得不讓它深思了。
  雷和戥兩個……五序猛然想到一個問題,很“可怕”的問題。
  雷和戥似乎已經在解決這個問題了!
  或者說,一開始它們就找到可能解決問題的辦法。
  戥的情況比較特殊,和它的種族文明有關,所以一切都是自然地,但依然有些特別的地方,比如戥始終堅持讓弭婭作為快速戰艦的指揮者。
  實際上,新艦一大把可以替代弭婭的生命,多到弭婭毫無優勢。
  但戥依然這樣的堅持,最關鍵的是,95827從來沒有反對過。
  這只是其中一個細節,還有很多。
  而雷,作為烏怒人,對低等生命許多方面和卓爾人相似,但雷不知道從何時開始,越來越重視某些低等生命,比如意意斯,比如銀色軍團,比如對人類的重視,甚至讓第三個烏怒人親自參與……
  它和戥以不同的方式,不同的方面,做著同樣方向的事情。
  而如果反過來看,從底層生命的角度來看,進入新艦的地球人冷星人甚至還有地底小人,它們的生死存亡與未來過往,幾乎與95827是一體的。
  它們如果真的有一天能夠成長為三大族這樣的星空生命,必然是一個新的文明種族,和95827一體的新種族,而不再是地球人冷星人地底人等等,因為它們現在真的太落后了,可塑性太強。
  所有它們原有文明的低等特性,甚至記憶,都會在漫長的融合成長中消失的一干二凈。
  取而代之,將是新艦體系下的新種族。
  95827真正可以依靠的一個種族,因為95827本身在未來就將屬于這個種族。
  這大約才是95827企圖解決蓋子下的問題的真正想法,只是代價極大,大到無法直視。
  從低等種族到三大族的程度,需要耗費的不僅僅是漫長的時間,還有無數次的失敗承受,天文單位的資源消耗。
  五序就算知道這個辦法,也不會考慮這個辦法,太瘋狂,太可怕。
  但換一種思維方式,如果95827還沒那么瘋狂,只是將其作為一個“靶子”呢?
  不管三大族乃至三十七艦怎么想,只要符合這個靶子的目標,就不是“意意斯”,“意意斯們”不需要做這些,也做不到這些。
  雷和戥都已經開始做了,不同的是,雷是為了這問題加上某些需要所以這么做,戥大約是做著做著發現正好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三大族中,唯一沒有這么做的,大約只有它們卓爾人了。
  畢竟,95827是卓爾人,有問題也是內部問題。
  但是,現在,五序越來越擔心,尤其是95827行事方式越來越不像個卓爾人。
  一旦95827獲得宏科技,揮舞宏科技之刃,徹底解決“蓋子”下的問題時,第一個斬掉的是烏怒人光,還是它們卓爾人!?
  五序驚悚地發現,雷竟然也沒說錯,最終要解釋恐怕還真是“光”。
  但它現在已經沒有時間再深入考慮這個問題,已經是否需要向雷與戥學習,新艦外,火蟲護送的95827本體已經到了!
  它所有非必要的分時都要收回,進入最高警備狀態。
  另外一道它主要的分時,正在監控著來自所有的星空數據,所有的卓爾人都高強度地處理這些數據。
  在這里,所有生命仿佛置身星空,而星空依仿佛被數據化。
  寂靜的星空中,一切依然正常。
  偽霸依舊消失中,幽暗戰艦依舊失蹤中。
  衛已經與戥聯系,對接新艦,馬上,楚云升的本體就要被交接。
  已到了千鈞一發之際。
  星空忽然“亮”了起來,黑暗中,閃耀著無數“星光”。
  降臨點星球上處于夜晚的載殼人,驚愕地發現,半夜瞬間變成了白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