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1734 叛徒意意斯


  無垠的星空中,火蟲的腔體猶如一道能量漣漪,飛掠過航線上最后一顆星體:一顆孤獨的紅矮星。
  再向前,便是降臨點所在的行星系。
  這顆紅矮星像是一個衛兵,億萬年忠誠地守衛在這里,然而在天文與物理上,突兀而孤獨的它,更像是一個競爭失敗者,又或者是一個億萬年級別的備胎。
  幾乎沒有任何生命側目去關注它,它不過是別人星圖上的一個坐標點。
  距離它不遠的那顆恒星,那顆與它幾乎同樣的大小,同樣質量……卻被降臨點行星所圍繞的恒星,才是萬眾矚目的焦點。
  它孤獨而默默無聞地按照宇宙給它的規定,億萬年地揮灑它那根本無人關心的光與熱,一日不曾停息。
  腔體漣漪猶如一粒塵埃般地掠過它時,楚云升已從零維里出來。
  衛仍然忙忙碌碌,仿佛有著永遠忙不完的事情。
  圍繞腔體的火蟲體系已逐步建立完善,完整的殤體已在工作。
  作為“特權蟲”,楚云升找到殤體并無任何阻攔。
  殤體出現后,火蟲的所有信息都在殤體內交換與處理。
  楚云升很快從殤體調出大量星空情報,殤體已經很好地歸納與分析這些信息,一目了然。
  殤對星空的危險判斷等級一直在攀升之中,若非楚云升強行要求將本體送往這里,按照殤的判斷,應該遠離。
  當腔體漣漪掠過最后一顆恒星后,同時再度將危險等級上調。
  殤體不與楚云升主動交流,只是楚云升要做什么它不阻止,主動交流的任務由衛負責,除非它們受到衛的指派,要向楚云升傳遞什么信息。
  衛仿佛一個防火墻,阻立在火蟲們與楚云升中間。
  越靠近降臨點星系,楚云升越最擔心的反不是不知道藏在哪里的幽暗戰艦與圍殺飛船,而是偽霸。
  幽暗戰艦沖著什么而來還不知道,偽霸可是明確地想要搶走他的本體。
  楚云升一直感覺偽霸有辦法知道自己本體的大致位置,而且它一定會做好準備。
  降臨點星球也許就是偽霸布置的一個陷阱。
  不過并不是騙楚云升本體進來的陷阱,而是騙取他注意力與重心點的陷阱。
  偽霸不可能事先知道會有個靈正好卡在這里,楚云升的本體需要過來借機解開靈封。
  但它知道楚云升本體一定要和新艦匯合。
  它只要成功地將楚云升與新艦的注意力轉移到降臨點星系,以為它肯定會去降臨點星球,而不會是其他地方,它便可以悄悄地出現在本體或者新艦附近,在楚云升本體返回新艦之前,甚至之后,都可以發動突襲,搶走楚云升的本體。
  雪域使的任務是真實的,甚至是必須的,但不等于它的任務沒有其他用途,只是雪域使自己不可能知道而已。
  但楚云升一直到了這里,依然沒有發現任何偽霸的蹤跡。
  它仿佛消失了一般。
  雪域使在援救巋靈主的時候,曾經以最高等級的形式向它發送過報告信號,至今依然無回答。
  很詭異。
  新艦就在前方了,距離越來越近,雙方雖然依然是靜默航行,但戥與殤都分別開始做好交接楚云升本體的準備。
  恐怖數量的戰蟲在殤的命令下孵化待命,所有腔體進入最高臨戰狀態。
  新艦那邊也是一樣,本次逃亡以來,第一次所有系統全部打開,滿負載運作,能量與物質均不計成本地使用,全艦上下全部最高戰備。
  大戰,一觸即發。
  與此同時,在降臨點行星外邊緣,已經守在這里一千多個降臨點行星年的快速戰艦,剛剛收到新艦的信號,匆匆結束一場由來已久的爭論,迅速喚醒所有休眠的生命。
  22156離開后,弭婭成了全艦名副其實的最高指揮官。
  一千多年的停留,漫長無比的等待時間,讓快速戰艦內各個種族真正的差距暴露無遺。
  大部分生命在學習完新艦帶來的新知識,便進入休眠,以節約生命,不浪費在漫長的等待上。
  弭婭雖然是艦長,也一樣休眠很多很多次。
  大家分批執勤,已經不知道多少次進入休眠,不知道多次醒來,生命仿佛跳躍式進行,留下一段段空白,以及轉眼滄海桑田般的時空沖擊。
  有人自殺了,弭婭接到報告的時候立即調查了原因。
  結果并無異常,兇手不是巋靈主,也不是其他什么神秘生命,自殺的人在日記上清楚地記錄了其心理崩潰的過程。
  那是一種上千年的絕望,無數次的生命空白與時空大錯亂。
  如果新艦因為意外要繞路的話,可能還要繼續等待一個又一個上千年的時間,甚至延綿不斷至上萬年,那幾乎是窒息的。
  弭婭以為曾經歷過漫長的暗域航行,如今又進入了新艦第二層世界,應該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但它卻真實到血淋淋地發生了。
  如果新艦推遲到達,這種情況可能還會出現。
  因為,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因為與新艦沒有任何聯系,楚云升也不再過來,長達千年級別的時間內,沒有人知道新艦是否還在?楚云升是否還活著?
  雖然沒人愿意這樣想,也對新艦抱有信心,但星空,向來無情。
  但這樣的事情,合生命中就沒有發生過。
  它們現在的情況,仿佛和第一天來到這樣一模一樣,千年不變。
  對此,合生命如同卓爾人一樣向弭婭說出一個冰冷觀念:時間會慢慢淘汰系統淘汰不掉的生命。
  除此之外,因為22156與浮尊者兩個安全部的重要人物離開,合生命還很尖銳地說了一個弭婭沒有意識到的深刻原因:
  “你們和我們還有一個最大的不同,你們從未真正離開新艦獨立生存過,你們沒有那樣的準備,也沒有那樣的經歷。
  你們也從來沒有想過新艦如果沒有了,只剩下你們,你們是否還要生存下去?靠什么生存下去?為什么生存下去?怎樣生存下去等等。
  你們的意識深處依然帶有地表時代的思維痕跡。
  每個星空生命都應該做好全族皆滅,只剩下一艘可能微不足道的飛船的情況。
  你們不是有著完整過程的星空生命,出現這種情況很正常,所有真正的成長都需要付出真正的代價,不在這里就會出現在那里,現在沒有以后也會補上……”
  弭婭記住合生命說的話,但她卻沒有時間去思考這個問題,每次醒來,她幾乎都有數不清的事情需要處理。
  其中一個問題,她無權限干涉與處理,卻在戰艦中爭論很久很久了。
  事情起源于雪域使艦隊、巋靈主艦隊以及快速戰艦之間的三方走私。
  許多通過談判與相互之間的合作協議得不到的東西,在漫長的時間中,由于雪域使堅持不露面,巋靈主又為了節約靈蘊,不再以靈蘊覆蓋全艦隊,走私便逐漸地繁榮起來。
  比如降臨點星球上的載殼人,雪域使雖然沒有強行阻止,但談判中也只能得到少量的載殼人,快速戰艦中大量的載殼人交易都是通過走私形式得到的。
  快速戰艦中有新艦準備好用來交易的科技知識與修煉之法,隨著千年時間的延伸,三方之間的走私規模空前放大,連對星空生命至關重要的星圖都拿來進行走私交易。
  甚至,雪域使可能都不知道,快速戰艦都有人通過走私交易,都偷偷進入過行星系內部。
  但是愈演愈烈的走私交易,有一天,在巋靈主艦隊這一方,快速戰艦伸過去的走私之“手”,竟然被一個自己人無情地斬斷!
   一天之內,這個自己人在巋靈主艦隊里一口氣抓了三百零八個快速戰艦前來走私的“走私犯”。
  對方派出的“走私犯”被抓的更多,一時間,巋靈主艦隊內部幾乎是恐怖密布,蕭殺一片。
  這個人便是地底小人意意斯!
  來自新艦安全部的意意斯!
  當消息傳來,快速戰艦里的人幾乎不敢相信,以為情報有誤,于是反復聯系與刺探,結果,令全艦無比震驚,消息證實,主導者,就是意意斯!
  叛徒!
  快速戰艦許多生命在消息得到證實后,第一個反應便是意意斯投靠了巋靈主,成了新艦的叛徒。
  三百零八個人被意意斯抓捕關押,有消息說等巋靈主艦隊內部自己一方的走私犯全部抓捕干凈了,一起審判后處死。
  意意斯以強硬手段肅清走私通道,使得弭婭對巋靈主艦隊的情報來源大為受限,一時搞不清楚意意斯到底會不會開啟血腥屠殺。
  因為情況不明,她倒沒有直接去找意意斯,去指責或者質問它。
  這都不是成熟的做法,不管意意斯是不是已經背叛。
  但很快,正常的合作渠道消息傳來,意意斯已經開始清殺巋靈主艦隊自己一方的走私犯,讓快速戰艦內部立即爆發爭議。
  一方認為應該立即找到意意斯,即便讓軟,不管怎樣,也要先救人,三百零八個快速戰艦的走私犯都是被派出去執行任務的人,不能不救。
  一方則認為要采取強硬措施,以與巋靈主的合作協議,讓巋靈主艦隊交出新艦叛徒意意斯,并放回快速戰艦的人,一旦讓軟,新艦過來后就沒法處理,并且影響很大。
  雙方爭論不可開交,弭婭最終決定派遣苜苒和地底小人圖圖兩人為代表,前往巋靈主艦隊交涉,但不準備驚動巋靈主。
  最終,人是救回來了,但并不是苜苒和圖圖功勞,也不是意意斯放的人,而是巋靈主座艦種族主動并強行放的人。
  至于巋靈主座艦種族最終與意意斯之間如何解決矛盾的,快速戰艦就不清楚了,走私通道被斬斷,消息只能來自于正規的協議渠道。
  在之后的數百年的時間內,快速戰艦與巋靈主艦隊一方的走私徹底斷絕。
  意意斯也沒有聯系過快速戰艦。
  快速戰艦中關于意意斯背叛的爭論便由來已久。
  一方認為意意斯背叛的可能性極大,巋靈主畢竟是靈生命,不管使用影響思維的手段,還是給了意意斯新艦給不了好的好處,從現在的行為上來說,都是背叛。
  另外一方認為意意斯未必是背叛,只是暫時不知道它的意圖,不能根據看到的眼前情況,就立即斷定它已背叛,一旦新艦和楚云升到達,除非巋靈主死保它,否則它下場可知。
  現在,新艦即將到達,這個棘手的問題,自然是馬上上報上去,交給三大族來處理。
  新艦雖然和火蟲保持靜默,那是因為本體的信息不能透露出去,但在接近降臨點星系,接回22156護送的浮尊者后,便開始與快速戰艦做了幾次簡短的通信。
  新艦里,能動的生命全都處于活躍狀態。
  弭婭的報告到達新艦,立即產生了讓快速戰艦始料未及的,和意意斯本身有無背叛沒有關系的巨大影響。
  許久沒有與雷爭執的光,看著雷,冷哼一聲:“我早就說過……你解釋不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