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729 左旋前儲來了


  雪域使很快便覺得自己今天想得太多了,這很危險,以目前的形勢,這些事情自己還是離得越遠越好。
  作為本族著重支持的中堅一代,它不但要擔負著在未來能夠繼續維持本族在尊上麾下的重要地位這一重責,還要在本族內部中堅一代中繼續保持已經領先的優勢。
  不論是外部的競爭,還是內部的競爭,一旦失敗,都是不可承受的。
  雪域使草草地結束了神殿前的儀式,它越來越對這些儀式失去興趣,只留了本族跟隨它前來的新生一代在神殿前繼續進行儀式。
  本次,跟隨它前來執行任務的本族新生一代數量不是很多,主要還是它剛剛新任域使,族內不敢出什么岔子。
  雪域使作為這些新生一代的教導,未來,它們的命運和它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甚至波及到它們的余生,都將是和它牢固聯系在一起的。
  漫長的航行中,它一直在觀察跟隨它來的這些新生一代,希望從中能找到幾個優秀者,然而令它失望的是,不知為何,它總是看不上任何一個。
  它知道問題不在這些新生一代身上。
  被派遣來的,都是本族內部經過極為殘酷的一層層選拔,才確立出來的。
  即便有些有內幕的人選,但大家都心知肚明。
  跟隨它來的新生一代數量雖然不多,但從選拔標準上,優秀的并不少,甚至有兩個,比它當初還要優秀。
  但它就是看不上,卻又不知道具體的原因,只是,它能確定,問題出在它自己身上。
  它查不到具體是什么問題,但它高度懷疑與那個動輒改造它身體的火蟲有關系。
  改造的過程痛不欲生,不僅是生命體上的折磨,還有精神上的“折磨”,諸如恥辱、自尊喪失以及觀念的摧毀。
  那個火蟲在私自改造它生命體的時候,最常說的話當中就有這么一句:
  咦,這個地方還要著干嘛,太難看了,幫你刪掉了,不用感謝我啊……
  沒有商量,沒有詢問,沒有起碼的尊重……它身體上許多它曾認為極為重要的部位,隨著它的自尊一起被那個火蟲刪除了。
  可是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它修煉的速度越來越快,反應和處理問題的能力與速度也越來越迅速。
  在諸多的中堅一代中,本就很優秀的它,從此遙遙領先,差距越來越大,以至于從新任雪苑使到再放任新雪域使幾乎沒用多長的時間。
  除了凝枳,它不敢和其他任何人透露自己生命體的情況,尤其是它的本族人。
  為了掩人耳目,主要是掩住本族人的耳目,它不得不時刻穿著厚厚的防護裝備,是凝枳特別為它制造的。
  凝枳是它唯一能夠傾訴的對象,但凝枳卻這樣和它說:
  “……為什么煩惱?我認為沒有必要,其實,我早就認為,你們生命體還留著許多東西毫無用處,你們族內的那些老頑固……還有那些沒用的節肢,早應該放棄了,我看這樣挺好,真的……”
  “……沒什么好擔心的,你的情況起碼尊上一清二楚,但尊上還不是重用你了……”
  是的,雪域使唯一的安慰,便是無所不知的尊上不可能不知道它的情況。
  只是,又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不知道是不是被那火蟲折騰到逆來順受了,又或者凝枳的話起了作用,它漸漸地驚悚地發現,自己真的有些越來越覺得本族生命體許多部位很難看……
  雪域使一邊煩惱這些問題,一邊進入神殿的深處。
  神殿被建造的很大很恢弘,是上一次來執行任務的人所為,有著明顯的霸主風格。
  雪域使經過長長的高大通道,進入到最核心的區域,面對一個充滿“藝術性”的巨大墻壁。
  墻壁上繪制著一幅幅神奇的圖畫,雪域使沒細看。
  這顆星球上可憐生命在這里已經被清除出去,只有雪域使和它的幾個本族人,還有凝枳種族派來的一些技術人員。
  校驗之后,畫壁緩緩打開。
  里面,露出與這個星球的蒙昧時代遠遠不同的科技世界。
  雪域使沒什么奇怪的,它以前在其他地方見過很多次了,里面用到的有些技術,據說用的還是卓爾人留下的。
  它也并不因此而感到羨慕,它曾對一次又一次失落的凝枳說過,它聽本族內的老一代侍奉尊上的族人說過,尊上對此曾說過:很好,但沒有希望。
  凝枳的路,是不通的,尊上對它們不會亂說。
  雪域使沒有去管隨行的人各自進入崗位進行各自的工作,它徑直來到一面半透明的淡綠色光壁前面。
  再向前,極具危險。
  因為,里面就是降臨點。
  而且,現在還卡著一個靈。
  等到隨行的人工作完畢,檢查完畢,它便立即打開了尊上交給它的第一個寶物。
  其實,打開與不打開,對于絕大部分生命而言,不會有任何察覺。
  就是雪域使,也僅僅是因為自己巔峰源門的境界,能夠感覺到一絲異常之處。
  這也是讓它來執行這個任務的原因,寶物釋放是否成功,需要它來確定。
  當然,尊上很少出錯,從打開到釋放,過程和感覺,和尊上所言毫無差異。
  立即,淡綠色光壁背后的時空仿佛扭曲,又仿佛錯亂起來。
  反應在卓爾人技術留下的檢測設備上,便是時空對應關系在瞬間亂成一團。
  雪域使不知道被卡住那個靈此時是驚恐還是憤怒,又或者其他什么反應,它不可能與之接觸,也不需要與之接觸,它只需要按照尊上的安排行事既可。
  尊上永遠無所不能,戰無不勝,這縱橫宇宙的靈,令無數星空生命談之驚懼的靈,在尊上面前,往往也無可奈何。
  雪域使最后用自己源法,按照尊上交待給它的方法,確認了一下寶物已經起效,便毫無留戀地離開了。
  它不會也不敢去偷窺里面到底發生什么,很多處于巔峰狀態的源門域使,往往便是經受不住這樣的誘惑,違背尊上的規定,要么當時就死亡了,要么進了罪船。
  它厭惡危險,不論是罪船,還是降臨點本身的危險,又或者是神秘的靈生命。
  而且,它現在只完成了第一個任務,跟著還有其他重要的任務要繼續完成。
  然而,當它剛剛離開神殿,馬上發現凝枳打開了第二個寶物,并且緊急向它發來信號:
  “左旋前儲來了!”
  “帶著巋靈主來了。”
  “它執意要去你那里,已經和我交涉過,如果你不同意,它將以你違反它與尊上的協定而對你直接開戰!
  “還說,開戰后,一切后果將由你負責,它之后還將親自去找尊上,質問你挑起戰爭,撕毀約定……”
  ……
  雪域使完成第一個任務后的好心情,瞬間蕩然無存,巔峰源門的腦袋竟然出現一絲眩暈,滿腦袋都是凝枳急促的信號:
  “左旋前儲來了!左旋前儲來了!左旋前儲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