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727 脫殼之法


  浮尊者自認為了解卓爾人,因而覺得22156肯定將它彈射出去。
  它看到的是卓爾人冷漠無情的舉動,沒看到的是卓爾人冷漠無情的思維。
  要不要將它彈射出去,很快就不再是22156所要考慮的選項。
  浮尊者說的如果是假的,不管什么原因,哪怕是之前的入侵者所導致,將它彈射出去便都沒有必要。
  如果說的是真的,22156經過迅速的判斷,依然認為沒有必要。
  它用了所有檢測手段,依然確認浮尊者的生命狀態很正常,沒有任何即將死亡的痕跡。
  但浮尊者如果的確要死了,便說明了有前所未有的一個現象,沒有生命發現過,起碼三大族都沒有明確的記錄。
  同樣前所未有的現象,還有浮尊者自己所說的情形,比如,它一死,全戰艦的生命都要死,比如,它與外界交流越多,死亡越快等等。
  這些從未發現過的現象,是彌足珍貴的,甚至高于死亡。
  22156很快就做除了與浮尊者想法大相徑庭的決斷,不但沒有將它彈射出去,反而將它運送到核心區域,調集全戰艦的資源進行觀察。
  它不僅再次接管了快速戰艦的指揮權,還向下接管了合生命對浮尊者的監控與觀察權。
  也許真的會如浮尊者所說,它一死,全艦皆死,但22156依然選擇了這么做。
  它比浮尊者更珍惜生命,除非遇到它認為比生命更重要的東西。
  不過,有一點浮尊者倒是沒想錯,卓爾人冷漠的風格,直接體現在它一開始并不準備通知弭婭等二層世界的生命,因為卓爾人一直認為要說服那些低等生命,要耗費太多的時間與精力。
  只是礙于戥給快速戰艦定下的規則,它又必須通知弭婭,誰讓它現在是安全部的呢?
  戥定下的規則中,作為安全部的它,在快速戰艦里,可以暫時接管戰艦,但卻做不到讓弭婭等人毫不知情地被送死。
  22156雖認為這樣做并無效率,但依然一絲不茍地遵從規則
  “……,以上,是我的決定與理由。”
  弭婭剛離開浮尊者那邊沒多久,便收到這道來自卓爾人的通知,立即陷入巨大的掙扎之中。
  她沒想到事情竟然一下子惡化到了這種程度,瞬間從浮尊者的問題上升到全艦生死存亡的層面。
  她腦袋里首先閃過一道念頭,要向快速戰艦輸入戥給她的緊急指令,這道指令可以幫助她立即恢復對快速戰艦的掌控。
  她并非不能理解22156所說的重要性,但她難以接受毫無意義的犧牲。
  對于浮尊者的問題,22156的犧牲是有意義的,但她和全艦其他生命的陪死則毫無意義。
  因為她和全艦生命在浮尊者問題上,幫不了任何忙,做不了任何事情,只有22156才能發揮作用,他們則純粹是浪費式地站著陪死,毫無意義。
  所以,她其次想要在戰艦內部盡快改造出一艘可以遠距飛行的飛船,讓她帶著其他生命離開快速戰艦,然后,要么繼續執行任務,要么返回新艦。
  她認為這才是最為合理的解決方式。
  但是22156拒絕了,理由很簡單,此時任何資源與時間上的浪費,都將削弱在浮尊者身上發現未知現象時的收獲。
  由此可見,他們的犧牲倒也不是有一點點意義的,那便是不浪費現有的資源……
  弭婭明白,這便是卓爾人與戥的區別之處,她再說多少也沒有用。
  她以為能做的,要么同意卓爾人的決定,要么輸入指令,與卓爾人展開對戰艦掌控權的爭奪。
  前者非她所愿,后者,依非她所希望爭奪的結果必然將導致更大量的資源在內耗中浪費。
  她一下子便陷入了兩難的漩渦之中。
  她本想找人來商議一下,但馬上又被她自己否決,一旦消息泄露出去,很有可能造成混亂。
  她在掙扎中,戰艦進入了巋靈主靈蘊范圍,而巋靈主發怒的時候,楚云升又過來了。
  在極端的精神壓力下,弭婭一下子解脫了。
  她不敢想象,楚云升如果這個時候不過來,她做出了任何一個決定,所導致的后果,恐怕都是她無法承受的。
  哪怕,那時候她可能已經死了。
  ……
  楚云升一過來,巋靈主便有所察覺。
  但它的靈蘊并沒有進入快速戰艦,反而大規模地緊急后撤,只留下一絲與新艦保持聯系的接觸。
  按照原計劃,它不會這么早地與快速戰艦直接聯系,但是快速戰艦的異常,讓它等不了了。
  “誕靈?”楚云升先是有些奇怪,但馬上得到22156的報告,這個時間檔,弭婭的反應速度是來不及的。
  楚云升出現,巋靈主靈蘊緩和許多,但依然高度警惕,向楚云升道:“它誕不了靈,不會成功的,這種事我見得多了。”
  楚云升一面繼續向22156索取更多的信息,一邊迅速反應,回應巋靈主:“未必沒有可能。”
  巋靈主像是聽到了宇宙中最為荒謬的話:“絕無可能,你是左旋前儲,學的是左旋神尊的東西,不知道我們的誕靈……極少較少能活下來,不在暗域,尤其是極大的暗域深處誕靈,而在這種星系之中,我從未聽說過能夠成功的。”
  楚云升此時已經分時兩道,一道與22156緊急討論:“你判斷浮尊者確實是誕靈的幾率有多大?”
  一道仍然與巋靈主通信:“無論如何,我都要試一次。”
  巋靈主急忙回應,甚至說出幾個作為真靈生命才知道的秘密:
  “不能試!
  你不知道,誕靈,無能成功失敗,形成的某種干擾,幾乎將永久性地影響我們的靈蘊。
  凡是遇到正在誕靈的陌生生命,無一例外,幾乎所有靈主都會對其立即滅殺。
  沒有人知道這種影響將會是好是壞,不但如此,還有一個階段的靈蘊混亂是必然的,誰也不愿冒這個險,保持現有的才是最好的。
  我建議,立即將它滅殺。
  它現在已經開始在干擾影響了!”
  快速戰艦里,22156快速地楚云升傳遞信息:“根據巋靈主的信息,加上曾入侵戰艦的強大生命對浮尊者所說的話,我認為可能性非常大。”
  22156說完這段,它知道楚云升馬上要做決定,便一絲不茍地,毫無隱瞞地傳遞第二道信息:
  “我雖然沒有直接的證據,但我曾聽說過,偽霸當初誕靈,當時和它一起的卓爾人以及其他生命,除一個外,其他全部神秘死亡,以此或可以作為某種證據,不過,我要提醒的是,此事件發生時,我并未出生,如果你需要詳細的信息,五序最為了解。”
  楚云升沒時間深究22156所說五序的問題,他結合22156和巋靈主的說法,馬上做出幾個判斷:
  浮尊者大概率要誕靈。
  成功率基本沒有,必死。
  誕靈時,將干擾其他靈主靈蘊。
  死時,周圍非靈生命神秘死亡。
  ……
  但這里,卻有一個漏洞,巋靈主說浮尊者已經開始干擾影響了,楚云升卻沒有感覺到。
  他的靈蘊已經覆蓋了浮尊者,并沒有什么異常,反而到現在為止,浮尊者也沒有誕靈,也沒有死亡。
  這一異常,很快又被因為自己靈蘊被干擾的巋靈主所察覺,它略帶驚訝地向楚云升通信:“奇怪,怎么回事,你殺了它?不對,它還在,奇怪,它然好像中止還是緩和了?”
  但它馬上又說:“不管怎樣,還是殺了它安全,這里情況很復雜,這里還有個星球有降臨點,我剛剛得知,那個降臨竟然還卡著一個靈!”
  卡著一個靈?
  楚云升一邊接收到巋靈主傳遞來的新信息,一邊思考著浮尊者會不會是因為他假靈的問題而被阻止了誕靈的過程。
  根據新艦和快速戰艦對浮尊者的記錄,它在新艦,尤其是楚云升在的時候,都覺得很正常,一旦出來,尤其是經過暗域,都總是覺得自己有問題。
  在新艦能夠影響的因素可能有很多,但其中一個就是楚云升的假靈。
  另外一邊,巋靈主說星系中的降臨點星球竟然卡著一個靈,讓他忽地想到許多年前,那個被行間騙到某個節點中守衛著什么,而被卡在虛實之間的那個靈。
  而那一次的經歷,讓他那時候想到一個在當時看來,各種條件加在一來,絕無可能辦到的,但卻可以擺脫將他本體零維封住的假靈靈封的脫殼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