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661 你很恐懼

這艘幽暗的戰艦沒有顏色,在那里便和那里一樣。
  在暗域,便如暗域一般幽暗。
  它和其他圍殺單元不同,可以自由地穿梭在包圍網的各個點上,仿佛不受任何控制與約束。
  它加入包圍網之前飛來的方向很可疑,既不是無邊的星際空洞,也不是本星系群的內部深處,而竟是來自銀河仙女星系方向。
  雪域使的助手凝枳第一時間便發現了它,將它的威脅等級上升到了最高,全艦隊進入最高戰備狀態。
  巋靈主也得到了凝枳的通知,讓它無論如何都不能反擊,即便被攻擊。
  巋靈主沒有辦法,它要依靠對方逃脫圍殺,就必須聽從對方的安排,而且,它自己也發現了,自己越是反擊的厲害,包圍與圍殺的力度越是大的可怕,反而自己如果只保護好自己,沒有其他舉動,要相對平靜很多。
  幽暗戰艦的速度非常快,遠超巋靈主的殘存艦隊與雪域使的龐大艦隊,很快就從包圍網的外圍切入到內圈,逼近巋靈主的殘存艦隊。
  但它卻出乎雪域使和巋靈主的意外,只逼近,沒有攻擊。
  它像是打量自己的獵物一樣,圍繞著巋靈主殘存艦隊飛行,期間靠近過雪域使艦隊一次,但很快就離開,仿佛忌憚雪域使艦隊里面的什么東西,或者,只是沒有太大的興趣。
  距離太近了,很少有星際戰艦會與敵方相距如此之近,即便是作為巋靈主的援助者,雪域使的艦隊距離巋靈主也依然有著很遠的一段空間距離。
  但幽暗戰艦一反常態,不但接近,而且距離巋靈主非常得近。
  巋靈主感覺到它在不斷地接觸自己的靈蘊,被它接觸到的地方,那里的靈蘊會莫名其妙地跟著消失掉。
  這讓巋靈主感覺到恐懼,能做到這點,據它所知,只有頂級靈。
  也只有頂級的靈,才會讓巋靈主從靈魂深處感到恐懼。
  但很奇怪,對方卻始終沒有攻擊它,仿佛只對它的靈蘊感興趣。
  巋靈主和自己的殘存艦隊還在飛行,雪域使的艦隊也在試圖加速飛行,但自從這艘幽暗戰艦出現后,巋靈主和雪域使都漸漸意識到,它們甩不掉這艘戰艦了。
  “它想干什么?”
  雪域使覺得自己陷入了巨大的麻煩之中,它的直覺果然沒有錯,和左旋前儲有關的最好遠遠躲開。
  “不知道,但我覺得,像是發現了什么有趣的東西。”凝枳也很茫然,就在不久前,那艘幽暗戰艦接近它們的時候,它指揮下的上百艘星艦幾乎同時發出驚悸的警報。
  包括雪域使所在的主艦,仿佛在同一時間被侵入,并強制掃描一遍,不僅僅是飛船內部的結構與物體之類,連同它們的生命形式,都仿佛被掃描察看了一遍。
  而它們根本抵擋不了,連對方怎么入侵的,用什么辦法入侵的,都一無所知。
  唯一有強烈反應并準備回擊的,只有尊上的寶物。
  但對方不知道是忌憚,還是對它們以及尊上的寶物都沒有興趣,稍稍靠近后,便掉頭離開,再也沒有回來過第二次。
  雪域使倒沒有巋靈主此時的恐懼,對方的目標顯然不是它,而且它還有尊上的寶物,援救巋靈主最初的目的只是按照協議順帶而為,后來有了變化,但隨時可以終止。
  它的任務是目的地星系,巋靈主最終的死活和它并沒有關系,最多是失去了一個機會,很是可惜罷了。
  “準備突圍離開吧。”
  雪域使雖然覺得非常可惜,但是以自己的任務為重,乘幽暗戰艦不理會它們,遠遠躲開未知的危險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但突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它的艦隊航向方向和巋靈主此刻的方向重疊,目的地和巋靈主的方向也重疊。
  要突圍,就要繞一個大圈,而且如果時間上把握不好,最后還是可能會碰見。
  雪域使毫不猶豫地下令繞圈,它不想處于無益的危險之中。
  凝枳隨即執行,命令艦隊轉向。
  包圍網中的游離機體們對它們仿佛無視,沒有任何攔截,任由它們“識趣”地離開。
  巋靈主見雪域使艦隊要拋棄它離開,有心想要追上去,抓住這最后一個求生的希望,但最終還是放棄了。
  追上又如何,幽暗戰艦出現后,雪域使的艦隊就救不了它了。
  它在恐懼與絕望中繼續航行,不知道目的地,也不知道怎么辦。
  它想反抗,反擊,戰至靈滅,但面對幽暗的戰艦,瞬間便沒有了這個念頭。
  如果真是頂級靈,可以有一萬種辦法,讓它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這種感覺并不陌生,它麾下任何一艘飛船里的星空生命,在被它抓來的時候都有過。
  可是現在那些殘存飛船里的生命卻和它感覺不同,圍殺的目標是它,死的也只可能是它,殘存飛船中的生命最壞的結果也是和那些圍殺飛船一樣,被人控制而已。
  只要活著,只要幸存,就還有希望。
  雖然失去巋靈主這位正在有積極變化的靈主,非常的可惜,但是和滅絕比起來,希望也會變成絕望。
  巋靈主知道它們的心理變化,在它的靈蘊之下,它可以細微地捕捉這些反應,但它沒有心思也懶得理會了。
  它開始做死亡前的準備,這是它唯一可以做的有意義的事情了。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巋靈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雪域使的艦隊也早已逃走離開,不知道到了哪里。
  幽暗戰艦還在它周圍飛行,既不再靠近,也不再遠離。
  巋靈主也做好了死亡前的所有準備,就等著死了。
  但這時候,神秘的幽暗戰艦,忽然通過它的靈蘊向它傳來一道波動,以它能聽得懂的方式說:
  “你很恐懼?”
  “你想死亡?”
  只簡單的兩句,巋靈主即便都做好了準備,心中依然大駭。
  對方盡然能夠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它可是靈啊,從來只有靈生命知道非靈生命在想什么,它還是第一次遇到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的敵人。
  這就是頂級靈嗎!?
  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就能控制自己在想什么,果然是可以讓自己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來自幽暗戰艦的波動還在繼續
  “你無需擔心。”
  “對你想什么沒有興趣。”
  “也不會不存在你。”
  “看來你還挺重要。”
  “又有生命來救你了。”
  “你的反應很有意思。”
  “左旋的前儲?”
  “左旋……”
  “它果然最終還是那樣做了。”
  巋靈主越來越毛骨悚然,對方有的話在和它說,有的則不是,比如最后幾句。
  但語氣平淡的嚇人。
  緊接著,它又聽到幾句
  “看看來救的是誰?”
  “咦……”
  “怎么是……”
  “不太明白。”
  短暫的中斷后,巋靈主終于聽到一句如蒙大赦的波動
  “你可以走了。”
  這一句之后,再無聲息。
  幽暗戰艦調轉方向,仿佛一聲令下,無數圍殺飛船,跟隨它消失在茫茫的暗域之中。
  巋靈主死里逃生一般地看著座艦種族剛剛給它送來的巡天情報,一艘具有動靜兩分態的戰艦,正在急速的減速。
  隔著遙遠的星空,巋靈主仿佛都能感覺到那艘戰艦里的所有生命此刻的驚悸與極度緊張!
  “給它們發射信號,告訴它們暫時安全了,對方已經走了。”巋靈主知道來救它的到底是誰,具有動靜兩分態的技術,而且還在附近的,能來救它的,只有一個楚云升的人。
  它不知道楚云升的人如果不來,幽暗戰艦到底是不是真的會放過它,但用事實可以確認的是,楚云升的人來了,幽暗戰艦帶著包圍它的飛船走了。
  它知道幽暗戰艦并不是懼怕楚云升的人,那簡直就是笑話,但幽暗戰艦為什么走,它卻一點也不知道。
  尤其是幽暗戰艦最后說的那幾句話,十分的古怪,前后矛盾,既然似乎知道左旋的一些絕密事情,但是對來救飛船中的生命又感到驚訝。
  不管怎樣,它還活著,而活著,真的很好。
  它甚至都沒有準備對自己麾下的那些星空生命進行事后清算,它也不知道為什么,這時候,只想早一點見到楚云升。
  但它沒想到,在它和楚云升的人之間,逃走很久的雪域使艦隊居然又出現了。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