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658 救還是不救巋靈主

楚云升從本體追溯到新艦的卓爾人備用生命體,需要經過幾次過程,當他回到新艦的時候,五序與雷正在新艦的控制中心相互爭論。
  五序堅決反對地說:“戥統計出的數據已經很清楚了,它被盯上了,我們貿然去救,后果難測,而且,我們沒有要救它的理由!”
  雷寸步不讓道:“怎么沒有理由?我已經說了很多次了,安全部的人送來的消息很有價值,我相信它們還有更多的信息沒辦法送出來,必須我們主動過去才有機會。”
  五序依舊反對道:“現在襲擊者已經明確答復戥,它們絕不會參與,如果要救它,只有我們一方,太危險。”
  雷爭鋒相對道:“襲擊者的反對是必然的,我已經料到它們一定會反對,理由我也說了,一旦我們成功救回巋靈主,加上新艦,我們的實力將立即超過它們,你不是一直在擔心它們嗎?這不是最好的機會嗎?”
  五序提醒它道:“巋是新神國的靈主,你們沒有與靈生命真正長期接觸過,不了解它們,就說一點,如果我們真的成功救回了它,但它最終卻和襲擊者站到一邊,我們怎么辦?”
  雷信心十足道:“絕無可能,除非我們自己犯錯。”
  五序冷笑道:“沒有絕對的事情,我再說一次,它是新神國的靈主,關鍵時刻如何抉擇,不受它自己主觀控制,沒有襲擊者存在,我們可以和它在一起沒事,大家相對平衡,沒有它,我們和襲擊者在一起也沒事,大家依然相對平衡。
  一旦它加進來,平衡就會失去,但它和襲擊者沒有利益沖突,我們卻有,所以襲擊者只要拉攏它,我們的處境就會很危險,為了避免襲擊者拉攏它,我們就要先拉攏它,來回幾次,它反而成了最大的受益者,這一點,你考慮過嗎?”
  雷立即反問道:“既然如此,為什么襲擊者要拒絕去救它?”
  五序道:“因為風險,不但援救有風險,即便救援成功了,巋靈主加入進來,拉攏它的代價也一定很大,而且付出巨大代價后,也未必能拉攏到,但那時候又不得不繼續全力拉攏它,否則就立即成為弱勢一方,與現在的情況比起來,風險太大,不如不救。”
  戥的分時這時候插話道:“雖然我對救與不救都沒有傾向性,不論是救還是不救,我都會迅速制定后續方案,但是雷,五序在這點上說的有道理,必須要慎重考慮。”
  雷道:“不錯,卓爾人可能比我們更加了解靈生命,但是五序,你忘了加入尊上的因素,有尊上在,巋絕無可能被襲擊者拉攏,原因很簡單,它如果被襲擊者拉攏,目的最多是因為先進的新艦對它有誘惑力,而比起先進的技術,尊上自身對它的誘惑力更大!”
  五序反擊道:“你所說的只是基于你對它的主觀猜測,我再強調一次,它是新神國的靈主,對95827的態度隨時會發生變化。”
  雷也不示弱道:“但新神國的眾靈距離我們還太遠,中間這段時間足夠了。”
  五序又道:“你也忘了一點,意意斯發來的情報中,還提到一支艦隊,根據這支艦隊信號加密方式,戥已經推斷出是偽霸的麾下艦隊。”
  雷馬上道:“正是有它們,我才竭力主張去救巋靈主,因為”
  雷忽然停下,因為它剛剛發現楚云升回來了。
  楚云升回來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觀測附近的宇宙,以及進入此地的氣泡世界,確定新艦是否闖入了那個“聲音”的危險范圍。
  在確定沒有遇險后,才進入控制中心。
  五序與雷的爭執,以及前因后果,包括意意斯送來的情報,他都從新艦航行記錄中迅速了解清楚了。
  他一回來,五序和雷便停止爭論,各自的理由與想法都說很多次了,且都記錄了下來,無須再向楚云升重復一遍。
  “電還沒有出來?”
  楚云升先問了無關救還是不救巋靈主的問題:“看來它是真的出了問題。”
  五序隨即道:“是有點問題,不過根據我們的反復分析,情況也不是太壞,它可能既被卡住了,也同時在研究自己的狀態,我們一直監控它狀態的一列序列,偵測到疑似是它試圖對外界的一次微弱反應,目前正在證實之中,一旦確認,我們可以嘗試和它著建立某種聯系,與它里外聯合,既可以將它救出來,也可以在這個過程中和電一起進行試驗,得到許多關鍵的數據。”
  說完電的問題,楚云升才問戥道:“如果要救巋靈主,你有多大的把握?”
  五序想要說什么,楚云升止住它,示意戥來說。
  戥將很復雜的內容簡化地說:“根據我們自己對圍殺單元的情報掌握,加上意意斯發回來的情報,巋靈主要逃出來其實并不困難,圍殺單元主要有兩點地方最有威脅,第一是控制飛船中生命的思維,第二是現在出現的強分解能力。
  第一點對于巋靈主沒有威脅,它本身就是靈生命,第二點它暫時也能支撐,所以,只要它能飛的足夠快,就能遠遠地將圍殺單元拋在身后。
  但問題,它飛不快!
  如果我們決定營救它,新艦都可以不動用,在異常星系的時候,我們造了第二艘具有動靜兩分態的尖端探測艦,只要再改裝一下,變成新的快速戰艦,用它就可以將巋靈主救回來。
  但也不是一點風險也沒有,根據意意斯提供的重要情報,圍殺單元在圍殺巋靈主其間,成長的極為迅速,一旦快速戰艦不能在它們更進一步得到成長之前將巋靈主救出來,自身也可能陷入巨大危險之中。”
  楚云升聽完之后,也沒有立即說什么,轉而向五序道:“五序,我看了意意斯發回來的情報,它的這支艦隊明顯是朝著具有降臨點星系去的,根據你對偽霸的了解,它會有什么目的?這是其一,其二,以偽霸的精明與雄厚實力,這支艦隊被圍殺單元消滅的可能性會有多大?”
  五序幾乎都沒有多想,便說道:“第一點,我不能肯定,但我猜測和靈有關,它不是在試圖抓更多的靈生命嗎?第二點,我可以肯定,這支艦隊暫時不會有任何危險。
  但是,楚,我明白你的意圖了,借助它的部下力量不是不可以,但是以偽霸的奸詐與狡猾,可能比襲擊者與巋靈主更加危險。”
  楚云升道:“暫時不會有事,戥,你來制定計劃吧,讓快速戰艦去,新艦不能動,但有一點,我們不能白白冒險去救它,你和雷一起制定出一個談判條件,巋靈主必須答應。
  其他條件你們自己決定,我只提兩個,一定要確定下來,怎么確定,你們來想辦法。
  第一個,根據五序的猜測,我覺得偽霸很有可能會過來一次,巋靈主要和我們一起準備圍攻偽霸,我的目的是讓逼迫偽霸交回小蟲子,這點暫時不要告訴巋靈主。
  第二個,巋靈主從現在起,除非是與靈生命開戰此類會有生死危機的事情,其他方面它必須聽從我們的指揮,有效期直到新神國的眾靈出現為止,簡單來說就是它給我們交的保護費,如果能讓它答應并執行這個條件,還是靠你們來想辦法。”
  說完,他又向五序道:“你不用擔心,只要新艦盡快能和我的本體匯合,巋靈主就是被襲擊者拉攏過去也沒事,一旦本體那邊的衛所打造的體系成型,巋靈主加上襲擊者也打破不了平衡。
  但是衛的問題,可能要小蟲子回來才有辦法解決,我估計一旦本體回到新艦,它可能會自毀,所以不但要利用這次機會,逼迫偽霸將小蟲子交回來,而且還要利用好巋靈主,讓衛以為巋靈主很強大很強大,并且一直對我的本體不懷好意地具有很大威脅性。
  巋靈主方面交給戥和雷去處理,五序你這段時間主要負責電的問題和偽霸的問題。”
  對電的問題,五序很樂意負責,但是對偽霸的問題,五序似乎很不愿意接觸,但這個時候,也沒人可以替代它了。
  楚云升也沒時間和它來回討論這個問題,跟著說道:“本體那邊出了意外,看了意意斯發回來的情報,基本可以確定巋靈主有問題,意意斯的那副圖很重要,我也帶回來了一副,但是比意意斯的要模糊與不完整很多,你們整合一下,交給快速戰艦,增加它們的生存能力。
  另外,新艦的航線要馬上改變,我已經將危險的區域標注,還是戥你來處理,盡快制定出新的航線,時間緊迫,早一點匯合,我們才能放心地進行下一步計劃。
  意意斯它們這次送回來的情報十分及時,圍殺單元成長太快,對我們一樣也很不利,要遏制住它們,要逼迫偽霸交回小蟲子……先從巋靈主開始!”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