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657 老巢

主腔體順著原路飛行了一段時間,暗域中的“聲音”沒有再出現,仿佛已經放棄,或者離去。
  衛多次觀測星空,都沒有發現有東西跟在它們的后面。
  但那“聲音”本來衛和楚云升都沒有觀測到,所以依舊無法判斷是否脫離了危險。
  楚云升面對死邏輯的衛以及它弄出來的火蟲暫時沒辦法,如果是新艦,他可以讓新艦先走,他靠陣列防護的本體加上瀕臨第三極限的意識斷下后路,以此準確地判斷對方是否跟了上來。
  現在只能靠找到腦生命飛船,以此做預估判斷,但依然會有風險。
  主腔體沿著原航線返回的速度越來越快,隨時間推移,楚云升計算估計,他們已經快要回到腦生命飛船當時所在的戰場位置。
  腦生命飛船層次不高,衛很快便找到它的蹤跡。
  楚云升不能離開本體,無法自行觀測宇宙,只好用本體逼得衛與他情報暫時共享。
  根據衛的情報,腦生命飛船正在遠離這里,方向與新艦方向相反。
  不過腦生命飛船的速度比起主腔體要慢多了,主腔體預計要不了多就能追上它們。
  反正主腔體和腦生命飛船都在戰場上暴露過了,也不在乎現在多發幾道信號,楚云升讓衛向它們發去讓它們停下的警告,盡量節約出時間。
  他此時沒有任何可以商量,但仍然覺得事情很蹊蹺。
  不論是圍殺,還是不久前的那個“聲音”,都是在他和衛前往新艦方向的航線上遇到的。
  這些東西不可能在無垠的暗域中專門等著他和衛,偶然碰上的幾率也極小,必定有原因,再返回新艦之前,楚云升覺得有必要再仔細了解一下腦生命飛船的情報。
  沒多久,在主腔體前方飛向的腦生命飛船漸漸停止,被同樣減速中的主腔體追上。
  腦生命明智地沒有選擇逃跑,以它們修補后依然破爛的飛船也逃不到哪里去。
  楚云升是以它們的語言方式讓衛發出的信號,它們如果不笨,應該已經清楚怎么回事。
  衛對此不關心,它依舊忙著損失掉的工作,然后等著楚云升決定朝著那個方向飛行,這是楚云升唯一能夠參與到它“工作”中的事情,楚云升也正是靠著這一點,通知它只有追上腦生命才能決定超什么地方飛行,逼迫它向腦生命發射信號。
  主腔體延伸出一個區域,讓腦生命飛船靠近。
  第一個從腦生命飛船里出里的是它們幸存的十一執行官,楚云升在分裂體里面和它交流過幾句話。
  跟在它后面的還有一些腦生命,楚云升不認識。
  它們很緊張,不知道楚云升和“恐怖生物”要干什么。
  就在不久之前,恐怖生物幾乎殺死了它們飛船內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族人!
  但它們還是第一次近距離地看到恐怖生物“老巢”的模樣。
  然而它們一個恐怖生物都沒看見,倒不是衛和楚云升擔心嚇著它們,而是大部分火蟲都在主腔體里忙碌。
  見到腦生命飛船,楚云升冒險從本體中分裂出分裂體,首先進入氣泡世界。
  如果依然沒有逃遠,他還是不能走。
  進入氣泡世界,楚云升立即發現陰暗遮蔽的氣泡不見了,好似消失了一般,即便在其他壁壘范圍內也見不到,十分奇怪。
  不過,楚云升之前也的確沒有在其他壁壘范圍見到它們。
  不管怎樣,主腔體暫時安全了。
  楚云升從氣泡世界出來,以改造后的分裂體飛出主腔體,馬上入侵腦生命飛船。
  和上一次入侵不同,這一次,他幾乎全方位地入侵,將飛船中所有的資料全部調出。
  腦生命的技術程度在星空生命中一般,耗時不多,很快,楚云升便找到幾個有用的信息。
  信息含量卻很低,腦生命飛船被神秘事物控制后,基本上是被動地接受命令,有用的信息除了它們的航線記錄,就是一副它們與其他飛船在必要配合時聯系而形成的“圖”。
  “圖”很初級,許多地方都不完整,只能看個大概。
  但應該神秘事物相互聯系的某種形式,腦生命的“圖”還是楚云升根據它們飛船記錄下的信息重組而成的,它們自己到現在為止對此可能還不清晰。
  楚云升將這幅“圖”記錄下來后放在一邊,重點看它們的航線。
  來自什么地方不重要,去往什么地方才重要。
  腦生命飛船中神秘事物是被楚云升追逃的,所以很多重要信息被沒有徹底破壞,航線就是其中之一。
  根據它們飛船記錄的航線,它們飛向的目標十分接近新艦曾經路過的地方,確切地說,是異常星系附近。
  而根據腦生命飛船后來的戰場記錄,在衛大破它們圍殺之后,大量其他和它們一樣的飛船,繼續飛往這個方向。
  楚云升再將前方那個“聲音”的位置標注入星圖,立即有一種感覺,不論是圍殺單元,還是那個“聲音”,都是朝著一個方向去的,所以才會遇上同樣是朝著大致方向相同地方去的主腔體!
  那里肯定發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否則不可能弄出這么大的動靜。
  楚云升略一思索,從腦生命飛船中要知道的和能知道的都知道了,馬上他就要趕回新艦。
  他也很快找到了還在腦生命飛船中繼續裝死的戰蟲,腦生命竟將它裝死的地方重點保護起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楚云升隨即“通知”它可以不用再裝死了。
  在腦生命們的震驚中,裝死的戰蟲一下子靈敏地“活”了過來,但是卻急急忙忙地從它們的飛船中“逃離”,飛一般地火速進入主腔體,仿佛再也不出來了一般。
  但主腔體卻沒有就這樣“放過”它,它剛進去,就被主腔體抓住,送到特殊區域,反復且細致地排查了很久,確定它沒有什么不正常之處后,才將它放走。
  在主腔體里,它從此遠遠地躲著“特殊蟲”,若非命令必要,它打死也不再靠近“特殊蟲”半步了。
  和它比起來,腦生命就要“不幸”得多了。
  從頭到尾,也沒有任何生命和它們接觸,它們從接受到衛的信號,到決定“投降”,并準備接觸,中間大量的爭議與掙扎,仿佛只是在浪費時間。
  它們不知道對方是誰?不知道對方想要干什么?不知道對方要到哪里去?不知道對方要怎么處置它們……
  它們什么都不知道,直到最后,它們才收到一道新的信號,簡單又讓它們無從選擇它們的飛船馬上要被拆掉充做物質,它們暫時被安排居住在被信號稱之為主腔體外延伸的一個區域。
  腦生命的飛船一定要拆的,主腔體粒子流化消耗很大,需要一些物質補充,但腦生命屬于可帶走與可不帶走之間的生命。
  楚云升對它們的生命形態有些興趣,便決定帶走了。
  從頭到尾,他也沒有再與腦生命直接接觸過,太浪費時間了。
  處理完主腔體內外的事情,楚云升馬不停蹄地追溯回新艦。
  星空越來越危險,新艦和主腔體早一點匯合,就能早一點安全。
  對衛的死邏輯,楚云升也準備讓戥或者雷來想辦法,他不一定會有很多時間和衛折騰,其實最佳的選擇不是戥也不是雷,而是小蟲子,可惜小蟲子不在新艦。
  但是,現在首先要確定,新艦是否闖入危險之中!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