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643 啃噬陌生靈

陌生靈感覺到周圍一切都變了。
  即便它已經在規避之中,一部分生命體依然被生生地拉住,圍入陷阱牢籠之中,被五道劍式從時間、空間、物質、意識幾個方位中,經由維度來回“絞殺”。
  它果斷地放棄被拉住沒有來得及規避掉的部分生命體,這點損失對它來說不算什么,已經規避成功的部分,依然可以支撐住它的存活。
  下一刻,它以殘存的部分,從被圍攻絞殺的陷阱牢籠中規避出來,像是脫殼一樣,成功地擺脫出來。
  雖然在距離上,它依然沒有能夠避遠,但馬上,它就可以用它獨特的方法,瞬息之間膨脹暗能量,將空間豁然斥開,將距離以光速相互拉開。
  任何攻擊都不可能超過光速,不論強弱。
  所以,它以光速斥開空間,無論對方強弱,只要它不停下斥開空間的過程,對方就永遠也不可能攻擊到它!
  它也就永遠安全。
  這是它所憑持的獨特能力之一,自從它實現這一能力之后,即便遇到危險,也可以從容地撤退。
  損失的部分,它也不準備再奪回來,戰敗一次也是戰敗,它從不糾纏不清于任何戰敗,而且那也不過是它降臨后重塑的生命體,丟就丟了。
  退避之后,它需要時間理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在陡然之間,一切都變了!?
  它不會輕易放棄,除非它不得不放棄。
  如果剛剛它沒有時刻準備著規避之法,完全地陷入在里面,或許它現在就會放棄了,但它以部分重塑生命體為戰敗代價規避了出來,就還有機會。
  它仍舊不認為是弄出防護陣列的強大生命出現了,圍殺它的攻擊方式十分龐雜,和防護陣列有明顯的區別。
  從時空徑跡到深入更微小的時間間隔,到時空之中仿佛插滿的類似能量結構的面,再到有著左旋神國痕跡的全方位進攻,最后又出現了黑色之芒,以及作為靈都能“聽”到殺伐之音,每一個方式都不盡相同,顯然背后都不同的體系。
  如此雜亂的體系融合在一起,竟然最后一刻被依次激活過來一般,相互產生作用。
  它敏銳地感覺到其中蘊含著驚人的計算布置,精確到極其細微的地步,將不同體系的攻擊鏈接串通為一體!
  僅僅是片刻的功夫,它幾乎就準確地判斷出楚云升對它攻擊的精髓之處,并以此為根據推論,認定楚云升的計算能力最大限度為楚云升剛剛消失的戰體上限,且來源于火蟲。
  如果火蟲衛能夠源源不斷地支持住楚云升的計算需要,它也會放棄,就剛才的情況看,只要楚云升有源源不斷的計算支持,他就能源源不斷地對它進行同樣的進攻。
  但火蟲衛的體系遠未打造完成,楚云升的戰體只用了一次就崩潰消散,根本支撐不了連續的戰爭。
  它以它觀察到的情況,再次準確地推斷出楚云升的戰爭可持續潛力。
  這一切,只不過是在它果斷放棄部分生命體,規避脫殼出來的瞬息之間,同時所思考與判斷得出的內容。
  時間甚至不足一秒。
  當它果斷地判斷自己戰敗并果斷地放棄一部分生命體,將剩下的殘體行云流水般地規避出來,并判斷出楚云升的優勢與劣勢,準備以特殊獨特的方法,用暗能力以光速斥開空間的時候,驟然發現,它竟依然未能擺脫!
  那道黑色的能量,將它的本體與楚云升的陷阱牢籠泡在身后,依然在殺伐之音中,如影如隨地跟著它,仿佛不死不休。
  它猛地一驚,立即意識到,剛剛的不久前,它直覺到的巨大危險,竟然不是在精確計算下的諸多攻擊融合,而是來自于這道黑色能量和那道充斥于多維與零維世界之間的殺伐之音!
  它馬上全力地斥開空間,以光速于時空上試圖再度規避。
  但同時,它已經意識到,可能已經沒用了。
  那道黑色能量和殺伐之音不但已經追上它,而且進攻的路徑并不限于多維的時空,而是介于多維與零維之間,直攻它的零維意識!
  果然,在下一瞬,它的零維在頃刻之間,遭受到黑色能量成千上萬次的反復打擊,而它零維意識與多維世界之間也被殺伐之音充斥,并摧毀它零維意識存在于多維宇宙的基礎生命體。
  雙管齊下的肆意攻擊之中,它一連嘗試了一百多種辦法,卻全部無用。
  暫時,它堅韌異常的零維還不會被攻破,但它不知道這種攻擊會持續多久?
  時間一長,要么它的零維先被黑色能量攻破,要么它的生命體與零維的關系被殺伐之音徹底摧毀,而它在這期間,卻無法阻止或者延緩。
  除非它能先一步殺死對方,但不可能做掉,楚云升的本體上防護陣列是極其強大的。
  冷靜中,它卻并沒有立即用出最后的逃命之法,那個東西用一次機會就少一次。
  身經無數次死亡之戰的它,從發現被黑色能量和殺伐之音追上,依然一直沒有放棄以光速斥開空間,不管有用無用。
  時常機會就在堅持中出現。
  它依靠極其堅韌的零維堅持了一小會,在這一小會的極端時間內,它發現,隨著它斥開的距離越遠,殺伐之音越小,黑色能量的攻擊雖然沒有太大變化,但強度與密度一直沒有超過最開始的時刻,可以判斷出,攻擊的繼續性不會太大或者太久。
  由此兩點,它在逃與不逃之間,又繼續堅持了一會。
  不過,因為殺伐之音的阻塞與摧毀,它對斥開空間的控制越來越弱,速度已經遠遠達不到光速。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它此刻的對手,楚云升也沒有想到的一個意外出現了。
  對面,楚云升也在不斷地判斷之中。
  陌生靈不退走的堅持很強韌,如果換做是巋靈主,恐怕早就逃之夭夭了,但是陌生靈卻始終沒有動搖。
  至少這一刻,它還沒有決定逃走。
  楚云升的黑氣本來就不多,禁地分出一部分給了冥,剩下的也就夠這一次使用,剛剛已經用完。
  時空徑跡、符文之陣和五劍式可以靠靈蘊支撐,但他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進攻者,可以一次打不贏就再找機會。
  他實際上是防守的一方,陌生靈才是進攻的一方,剛剛不過是防守一方的反擊。
  陌生靈可以隨時發起攻擊,而他以靈蘊反擊很被動,時間與空間都不是他能決定的。
  因此,并不占有優勢,不能一戰而定。
  他不可能一直留在這里,必須一次趕走陌生靈。
  所以,他也一直在找一個最佳的時機,調轉戰場,從心理上,給陌生靈最后一擊!
  他以分裂體自死的方式進入氣泡世界,一是為了節約本就不多,現在已經用完的黑氣,二是為了不造成極大的動靜,期間他甚至都沒有觀察過陌生靈氣泡附近一次,為的就是在所有攻擊最終都無法徹底奏效的時候,以禁地的經驗,從氣泡世界的觀察上,偽裝強大生命,驚走它。
  陌生靈在逃與不逃之間堅持的時候,他也在細微地判斷時機。
  而這時候,一個光點,順著黑氣離開本體的方向,近乎以光速而去,很快便追上斥開空間速度越來越慢的陌生靈殘體。
  楚云升隨即通過一道封印符感覺到一種生命饑餓感,以及一種控制不住的掠食本能。
  是曾經石頭形狀的封印生物!
  楚云升在上次離開本體前往禁地的時候,解開了符封,回來的時候,發現陣列防護的時候,也發現它也被陣列保護在里面。
  剛剛黑氣離開本體的時候,陣列防護沒有阻止,它也就被跟著放了出來。
  但可能因為符封被打開的原因,它似乎變得連它自己都有點控制不住自己的樣子。
  楚云升立即讓它返回的命令,也被它強大的生命饑餓感與掠食欲望所淹沒,毫無反應,一頭沖向陌生靈。
  與此同時,陌生靈隨著殺伐之音漸漸變小,能夠感覺到一些生命體的變換,便無比驚愕地發現,一個光點沒入它的靈生命殘體。
  然后,在瞬間化作成億上兆,密密麻麻的更小的不可計數的光點,密集分布在它殘體內內外外,集體瘋狂而殘忍地“啃噬“它的生命體、它的命源、它的靈蘊……甚至,在那瞬間,它都有一種錯覺,它的零維上都密密麻麻地停滿了這些光點,且不斷地“嗡嗡”地啃噬著,讓它“靈魂”都仿佛被啃噬出一個一個洞……
  作為一個曾經去過這片星空的空洞對面的可怕之地的靈生命,它都感覺到一種恐怖的念頭,仿佛整個世界都被密密麻麻的光點啃噬著。
  它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啃噬,不能趕走或者殺死它們,因為它被黑色能量與殺伐之音包圍了零維,對外基本失去控制。
  光點啃得太快,快到它的殘體幾乎瞬間千瘡百孔。
  雖然是它降臨后重塑的生命體,但是也是靈的生命體,這光點為什么能夠……陌生靈強行壓制自己的思索,它此時很危險了。
  跟著,它毫不猶豫地用了一個透明體。
  這個透明體覆蓋于它的零維與多維之間,被觸動時,立即在這里發生作用。
  它將自己殘存的本體,忍著被密密麻麻啃噬的恐怖,熟練地形成一個更加特殊的結構體。
  下一刻,透明體作用完成,帶著它的零維,瞬間消失在已經被啃的千瘡百孔的殘體之中。
  再下一刻,它出現在一個陌生星球的降臨點里。
  因為它并非是走正規的降臨通道,而是用了那個從遙遠空洞對面的地方帶出來的透明體,需要復雜的如同驗證一般的機制,將時空與零維等等物理量一一映射對應完畢,它才能從降臨點里真正地出來。
  再此之前,它是被卡在里面的。
  而此時,兩艘極為先進的星艦正在掠過此星球所在星系外圍,而另外一只帶著寶物的大型艦隊正航行向這個星系、這個星球!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