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642 陷阱牢籠與劍式

楚云升首先迅速地從本體中分裂出一個分裂體,然后馬上自死進入氣泡世界,但不去觀察那個陌生靈氣泡,馬上再通過氣泡世界入侵至火蟲衛好不容易弄出來的一個戰體。
  本體支撐不了他即將進行的反擊所需資源,也滿足不了反擊時需要的高強度計算能力。
  火蟲衛打造出來準備保衛他本體的戰體是最佳的選擇。
  隨即,假靈靈蘊以此戰體為中心,以光速延展而出,在與陌生靈的靈蘊接觸的瞬間,拉開時空徑跡。
  反擊的第一擊,是楚云升學自尸體星靈主的禁術。
  陌生靈尚未有反應,所有即時的抵抗都來自于它靈蘊本身特性,等到前端的靈蘊將變化反饋回去,陌生靈才會知道楚云升反擊了。
  中間的這段時間雖然很短很短,如果雙方的距離不足夠遠的話,甚至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無論是靈蘊,還是信息,都是在以光速奔跑。
  但對于高層次的生命,這一瞬間,有時候已經足夠做出很多的事情,在對方產生新的反應之前,利用在這瞬間時己方擁有的主動優勢,打出所有己方優勢的攻擊,不給對方新的機會。
  所以很多時候,像戥,每次交戰時,都要耗費大量的時間與精力在做好各種準備,窮盡各種可能,做出各種預判,以防止被動和不及反應的情況發生。
  常常如同不在同一時空中交戰,而是每一步都在與對方的未來交戰,對方也是一樣。
  楚云升拉開時空徑跡,便不再有任何的停頓,一邊以越來越快的速度拉開到越來越微小的時空間隔之中,一邊在他戰體與本體周圍,在拉開的時空世界面“書頁”上,高速地插入一道道符文形成的陣面。
  等到陌生靈發現楚云升反擊的時候,不僅已陷入到楚云升主動拉開的時空徑跡之中,同時還將陷入到分列在時空中的一道道符文之陣里。
  這些符文陣面的形式,楚云升幾乎是照搬冥在禁地黑暗世界中形成的符文方式,幾乎達到第九階段的極限。
  但絕不僅僅只是這些。
  楚云升接著發動劍式,依然照搬冥以他的能力在黑暗世界中劍式形式,差別只在于楚云升此刻發動的劍式只有后四道,沒有第一道劍式。
  每拉開一道更深更小時間間隔的時空徑跡,楚云升在插入一道道符文陣列的同時,打入一道道后四劍式組成的循環體。
  因為符文的密集,因為劍式的密集,時空仿佛都產生了漣漪,向四周一道道地播散,宛若即將就要大爆發一般的“烏云密布”。
  楚云升可以使用的禁術只有兩道,禁地帶來會的禁術還沒有時間開始研究,不能立即用于實戰。
  在這兩道禁術中,第一道可以拉開時空徑跡,第二道可以將時間線拉長,合在一起,便可在時空徑跡中,瘋狂地進入到越來越微小的時間間隔單位之中。
  當初與億靈主一戰,就因為他瘋狂的深入時空徑跡的更深更細微的間隔之中,使得包括億靈主在內都拼命要掙脫出來。
  而這一次,相對于那時,時隔已久,不論是楚云升本身的能力上,還是對兩道禁術的理解、熟悉與修改上,都更勝于前。
  并且,楚云升比之上次,更加的“狠絕”。
  不到片刻,他便已經將時刻徑跡拉深到極為恐怖的地步。
  當陌生靈的靈蘊終于將楚云升的變化以光速反饋回陌生靈本體時,楚云升已經深入到戰體瞬間就要崩潰的地步。
  陌生靈在得知反饋的同一瞬間,便遭到一連串的打擊。
  它被楚云升拉入已經變得極為恐怖的時空徑跡的“陷阱”之中!
  它被一道道單獨看起來并不可怕但聯合在一起卻仿佛計算嚴密的符文“牢籠”之中!
  它被一道劍式鎖死了周圍的空間!
  它被一道劍式鎖死了周圍的物質!
  它被一道劍式仿佛在時間線上將它常規的反應“打回原形”!
  它被一道劍式攻擊入零維意識!
  陷阱,牢籠,四劍式連殺……
  它甚至驚悚了一下,以為在楚云升本體上弄出那些防護陣列的強大生命出現了,并立即想要按照它早準備好的計劃遁避。
  但下一刻,它從這些陷阱、牢籠與劍式中發現,不論是哪一個,陷阱也好,牢籠也好,劍式也好,都似乎少了一點什么,少了那點什么,便仿佛少了神韻,也就不再可怕。
  它的判斷一直很準,很少出錯。
  以它的層次,即便出錯也不可能偏差太多。
  它馬上以一種特殊的方式試了一下,果然如它判斷的那樣,少了一點點東西,雖然依然可能會有些麻煩,但并不致命了不可能是強大生命所為。
  它很迅速與很輕松地判斷出,反擊的生命不是它所擔心的生命,在它看來雖然更加地奇怪,那樣低等的生命體,除了一個火蟲衛,竟然還有另外一個靈生命守衛著。
  它不覺得這個靈生命和低等生命體是同一個生命,因為根本不可能,其他都不用說,單單是零維,靈生命的需要就不是那個低等生命體可以滿足的。
  反擊它的這個靈生命雖然攻擊方式很特別,其中一道攻擊,它見過類似的形式,帶有左旋神國的味道,但都缺少關鍵的“神韻”,在它眼里便依然低端,不過由此可見被保護的低級生命體的極端重要性。
  它跟到這里的決定,依然沒有錯。
  越來越深入的時空徑跡,它也并不在意。
  可能會造成一些麻煩,但它零維與意識的強大,不是低端層次的靈生命可以想象的。
  它其實都可以待著不動,任由這個試圖反擊的低端靈生命隨意地攻擊,就像它對那些防護陣列的攻擊一樣,怎樣都是攻不破的。
  但它不想讓楚云升繼續折騰下去,時空都已經產生了漣漪,繼續下去,必定會將它和它的目標暴露在星空之中,引起其他更多的強大生命注意到。
  在它眼里就是這樣,楚云升的反擊,對它而言就是瞎折騰,除了會暴露自己,別無他用。
  它沒去管楚云升對它的反擊,只做了兩件事。
  第一件,迅速地抹平時空,消除楚云升反擊在星空中的影響。
  第二件,做個時空阱,將楚云升這個垃圾靈放進去。
  兩件事,做的都很順利,馬上就可以完成,楚云升的反擊,對它也毫無影響,傷害不到它半角一分。
  但當它做好了時空阱,卻忽然找不到楚云升了。
  楚云升的戰體在瘋狂的拉深時空徑跡中崩潰而亡了。
  這一瞬的變故,讓經歷過無數生死的陌生靈陡然感覺到一絲極度危險的氣息!
  它暫時不知道危險從哪里來,但它知道危險正在急速逼近!
  這時候,時空徑跡之中,只有它和楚云升的本體了。
  而楚云升的本體正在向它快速地逼近!
  這很荒謬,但卻因為那些無比強大的防護陣列存在,讓一個低層次的生命體,在足以讓楚云升戰體撕裂的時空徑跡極端層次中,不但沒有灰飛煙滅,反而還能毫無影響地快速行動。
  但楚云升的本體逼近它有什么用?不過是一個穿著超級鎧甲的低層次生命體,鎧甲自己又不會主動攻擊,最多它讓開而已……
  但陌生靈本能地直覺到了越來越巨大的危險!
  它立即毫不猶豫地放棄時空阱,轉而迅速地發動自己準備好的規避之法。
  但似乎仍然遲了半拍。
  它已經在規避之中,但依然感覺到一道凌厲的黑芒,帶著無數冰冷的殺伐之音,仿佛無物不穿,如影如隨,瞬息而至!
  瞬間,四道劍式的最后一道補上,五劍式連成一氣,仿佛“活”了過來。
  而“活”過來,并不只有劍式。
  最后出現的黑色劍式,仿佛將五道劍式在時空上,先后地,將符文陣面,將時空徑跡,連串到一起。
  于是,劍式“活”了過來,牢籠“活”了過來,陷阱也“活”了過來……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