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627 萬全的準備

熄滅的銀河星系所在的本超星系團,遼闊無垠,橫跨不知多少光年,也不知道多少星體與物質沉浮其中。
  若非達到一定的先進程度,絕大部分生命,終其種族從誕生到滅亡的歷程,都不可能穿越它,離開它,或者探索到它全部的世界。
  絕大部分生命,不過是在它內部蠕動而已。
  閉生命種族就是其中的一個,許久前它們接收到一道信號,在走投無路下,歷經千辛萬苦,從臨近的恒星系逃離到信號所標注的坐標星系。
  有幾次,它們都差點迷失在變得原來越詭異的星空之中,仿佛整個超星系團都變得越來越迷霧般危險。
  它們以前從沒有聽說過銀河霸主,但它們從曾交戰并擊敗過的一個敵人種族那里得知過左旋神國廢儲。
  信號中的銀河霸主自稱臣服于左旋神國廢儲,它們從一開始就沒有相信,甚至還懷疑是陷阱,但在走投無路的情況先,哪怕是一線的希望,也要嘗試一下。
  當它們達到信號標注的坐標星系后,又被輾轉送到了另外一個更加遙遠的星系,漫長的航行讓它們損失極為慘重,但卻獲得了一定的安全保證。
  銀河霸主,果然是一個靈生命!
  但卻并不消滅它們,反而提供保護。
  在它麾下的星空種族及其星艦,幾乎遍布它們最終達到的星系,遠遠探測過去,繁如星辰!
  但若非有領航大使,在這個星系的外面,卻幾乎探測不到任何動靜,仿佛有一種神秘的力量,籠罩著整個星系。
  領航大使在將它們以及與它們同行的十幾個星空種族艦隊與另外一個大使交接之后,它們便被安頓下來,位于規定的區域,除非有命令,否則不能隨意航行到該恒星系內部的其他行星系或者其他星體地帶。
  它們得到過一次檢驗大使的檢驗與驗證,評定出的等級卻很一般,不到五級,屬于中下層范圍,沒有資格覲見銀河霸主。
  不過不久前,它們得到一個不知道真假的消息,有傳言稱,一個叫雪苑使的苑使因為不久前得到銀河霸主的贊許,要被發派域證,以苑使的內部級別擔任一域主使,它們有可能被抽調過去,成為新任的雪域使直接管轄下的眾多星空種族之一。
  對于銀河霸主麾下的權力體系,它們也不是十分的了解,只能從其他星空種族那里得知一二,苑使可能是一種權力中樞體系中的頂端級別,而一旦得到銀河霸主派發的域證,就能以苑使的級別擔任另外一個體系中的頂端位置域使,掌握巨大的實權。
  就像那些低級別的領航大使,以及檢驗大使,都是低級別的實權使,由中樞體系級別中相應級別的“使”在得到任命后臨時擔任。
  級別的提升,通常只在中樞體系之中,根據擔任實權使時的表現而定。
  兩套體系并存,運轉在銀河霸主的權力系統之中。
  傳言沒有讓它們等待太久的時間,很快,它們的代表第一次見到了級別極高的新任的雪域使。
  雖然它們的代表在新任雪域使的接見中,只能排到很遠的角落,但是總算是見到了此地權力巔峰的生命。
  可惜,新任的雪域使沒有透露出更多的消息,而且顯得極為疲倦,很快匆匆離去。
  ……
  雪域使絲毫沒有新任的喜悅,反而憂心忡忡。
  從級別的提升以及重用上,它幾乎創造了前所未有的速度,讓不少老苑使都在暗中極為嫉妒。
  但如果事情有變,它仍然是第一個要被處罰的對象,即便事情沒變,它也要繼續面對無窮無盡的騷擾。
  當初那個火蟲失蹤的時候,它就知道要出大事了。
  尊上一怒,將是極為可怕的事情。
  然而,尊上的反應卻讓它不解與吃驚,不但沒有反怒,反而調集了大量的資源,包括一艘排名前十的寶船,將火蟲失蹤后留下的腔體團團封鎖,并派遣超過一半的苑使一刻不松懈地守衛在外面。
  尊上親自進入腔體,直到不久前才出來。
  它當時也被征調過去,內心極為震驚,它很久沒有見到尊上極其慎重的樣子了,尊上進去之前,極為慎重的模樣幾乎讓它回想起當年的一些事。
  不過出來的時候,尊上似乎長長地松了一口氣。
  它雖然是苑使,但是資歷不高,只能隱約聽到尊上和幾個老苑使嘆息說:“……我早就知道會這樣,都是它算計好的……還好我做了萬全的準備……萬一讓那東西跟出來……要是再被定位到……要小心95827……雪苑使做的不錯……”完全
  雪苑使,現在的雪域使其實并不知道自己哪里做的不錯,它只是完全按照尊上的命令,一絲不茍地完成了所有交給它的任務,如果說非要在尊上進去期間想出一個的話,它恍惚在尊上出來前,聽到那個可惡的火蟲,似乎很疲倦很不安地說了一句:“……雪苑使的主子,是你啊,出去出去……典主也不知道……”
  它不知道自己應該是感到榮幸還是悲哀,榮幸的是它成為尊上的名稱之一,悲哀的是,這個整天要研究改造它的可惡火蟲對它仿佛有一種特別的興趣。
  這是它擔憂的一件事,另外一件,則是很多苑使都擔心的事情,尊上似乎想要將格苑使放出來了!
  于是,這位讓許多苑使都忌憚的前權力巔峰者,在尚未正式被證實要放出來之前,它就被諸多老苑使借助尊上親自稱贊它“做的不錯”的機會下,搶先得到了一份域證。
  它知道尊上行事很獨特,格苑使要么不放出來,一旦決定放出來,必然仍然會重用。
  當然,這也是很多苑使包括它都預料到的,否則在懲罰格苑使之后,就不會再問“格苑使反省的怎么樣了?”
  但是直到今天,它才敏銳的感覺到,格苑使被懲罰的原因,可能并不是因為當初的任務問題,當初的任務最終并未完全失敗,很可能是因為其他問題,比如,尊上從腔體出來時說過的那些話。
  格苑使不論是有意識還是無意識的原因,必定讓尊上損失慘重過!
  這是它因此擔憂的最大問題,因為,它克制不住地這樣想,而尊上很輕易地就能知道它在想什么……
  不過,好在它馬上就要出發前往另外一個遙遠星系。
  尊上派去的其他部下已經在那里做了嚴密的布置,作為域使,它要在那個星系為尊上執行絕密任務。
  而那個星系附近,曾經出現過神國廢儲所在的星艦,雖然現在不知道它潛伏到了哪里,但是那里附近都已經處于極端危險之中。
  不久前得到的消息稱,一個靈生命都淹沒在附近的一個星系之中,再也沒有出現。
  而另外一個尚未確實的消息稱,有兩個極為先進的星艦闖入到尊上星圖上標注的絕不可進入的區域,估計兇多吉少。
  它不知道這兩個極先進的星艦中,有沒有廢儲的星艦?
  它只知道,那兩艘星艦都有極為先進的動靜兩分態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