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1618 先破靈還是先破鎮

楚云升被“光”的出現所“驚醒”,在這一片黑暗的世界里,“光”仿佛是最為珍奇的事物,戰體在觸及到“光”的第一時間便通過封印符文向自我關閉的楚云升發出信號。
  隨即,楚云升在短暫的封閉后“蘇醒”,但那么笨依然被他封閉著。
  “蘇醒”的瞬間,便意味著意識大規模地暴露,抹殺感強烈馬上呈幾何級別急促上升,只是一瞬間,空泡便快速出現到了第十一個裂紋!
  而且,其他裂紋也越來越大,仿佛頃刻就會灰飛煙滅。
  生命的倒計時在短暫的延緩后,陡然開始加速,時間可能都不足一秒。
  楚云升沒有改變戰體的運動軌跡,連思維都嚴格限制,任何一點意識對外界的反應與刺激,都會直線增加抹殺感的強度。
  一切都要變得簡單與簡易,從行動到思維都是。
  他以極端的方式面對極端的情況,因而,他“蘇醒”之后,甚至都沒有去“看一眼”周圍的任何情況。
  這是他早就計劃好的,因為以他現在的層次,“看”也是白看,弄不好還會被欺騙,而要想破解欺騙,就要運轉思維極限,那樣他只能死得更快。
  所以,他不“看”,不“觀察”,仿佛和“蘇醒”前沒有任何區別,任由自己的戰體向既定的方向拋飛。
  不同的是,他現在隨時準備著,不做反應,不做思考,只等待冥的回應,做一次判斷是否是冥的回應,他相信冥必定已經發現他,必有反應。
  這是信任與默契,也是一種自我認知。
  即便這里沒有抹殺意識的抹殺感,他依然會這么做。
  因為,他遵循一條最簡單最基本的邏輯,以他現在的能力,比起外面的那些靈生命都遠不足,如果沒有隨時進入氣泡世界的能力,一個強靈隨時都能將他殺成飛灰,但外面的那些靈生命,相比起這里的冥和冥的敵人,又差上很多。
  如果他只是以常規的思維方式跑來救援冥,那么冥根本不需要他救援,因為如果冥自己都搞不定,像他這樣弱小戰力的援兵來多少都是送死,且絕無例外。
  他唯一能夠增加冥戰力的只有合體,合體之后戰力必將上升,那么只是一點點,也是優勢勝出的一點點,而且他還有黑氣、符文等等其他在冥手上可以發揮出更大作用的東西可供冥使用。
  因此,他的作用只是合體,合體之前和合體之后,在這片黑暗的世界中,顯得極為弱小的他,任何的戰斗及其他想法沒有任何作用,都是找死。
  他的任務就是準備充足下將自己送進來,然后在接近冥的時候“蘇醒”過來,隨時準備著冥的反應,判斷一次。
  不是他去找冥,而是讓冥來找他。
  只要冥找到他,將自己的戰體交給它去控制,配合它完成合體,由它完成前后的所有工作。
  至此簡單,但卻并非輕易就能實現,甚至可以說是非常之難,除了絕對不動搖的信任,還要面對不足一秒的生命倒計時的死亡恐怖壓力,非有極為堅韌的意志無法做到,而信任與堅韌這兩者又是相輔相成的,相互影響的,只要任何一方出現動搖,就立即崩亂。
  當楚云升剛剛“蘇醒”,空泡第十一個裂紋出現時,他便立即感覺到在他身后,有一只藏于黑暗中的“眼睛”正在看著他。
  他依然沒有去“看”沒有去“觀察”那只“眼睛”到底怎么回事,因為極簡戰略不看不想不思考,所以它到底是冥的,還是物禁說的異源的,或者是三禁的,這一瞬間時楚云升并不知道。
  根據他的了解,三禁常常就是以“眼睛”的方式出現,冥也是火蟲,而異源根據物禁的描述現在也常常以它們相似的形態出現,所有三者皆有可能。
  但它不一定是“眼睛”,可能是一種觀察世界的事物,也可能是其他的事物,楚云升不了解,此刻也不想去了解。
  他沒有時間,不但沒有還要拖延自己倒計時的時間,否則,時間足夠的話,他現在所在的這片世界才是真正極具了解價值的地方。
  這里太詭異,空間的距離仿佛沒有意義,但是當位置確定時又存在意義,他以戰體實物進來,卻看不到其他實物,意識不暴露,就可能不會被抹殺,一旦暴露,就立即遭到抹殺感抹殺其存在一樣。
  仿佛這里一切的事物存在,在確定存在的時候才存在,自相矛盾。
  楚云升只是在剛進來的時候因為生存需要簡單地了解了一下,之后,便完全不再研究這些,和在外面的情況不同,在這里,他第一要務是拖延活著的時間,然后與冥合體,其他排后。
  在他感覺到這只“眼睛”的下一瞬,“眼睛”就消失了。
  緊接著,楚云升就感覺到戰體里面仿佛多了什么,又仿佛原本就是他生命的一部分……
  他知道那是冥,一定是冥!
  因為,這種感覺順著戰體的命源迅速與他無間融合。
  因為,戰體無排斥
  因為,他的意識本源無排斥。
  因為,黑氣無反擊無排斥。
  ……
  因為,那冰冷寒芒下小心隱藏的孤獨、害怕、擔心與無比的思念……以及,此時那極力掩飾的激動。
  因為,他感覺到那就是他的生命!
  楚云升只來得及說:你來!
  然而,便將戰體的控制權交給了它。
  楚云升不知道為什么只有意識本源的融合,卻沒有真正的合體,但他也不需要知道,接下來就全部交給冥去處理了。
  抹殺感因為他的反應而瞬間變得極為恐怖,仿佛下一瞬間,他就要被徹底抹殺,倒計時猶如走到了終點。
  迅速掌控戰體的冥的本源幾乎以光速將楚云升小心翼翼地封閉,只留下一個細微的反應通道,同時那么笨的封閉被冥迅速地打開。
  在楚云升被封閉的瞬間,通過冥的本源,他恍惚片段地聽到一個“聲音”再說:“……沒想到,原來,你和它的本源都是能融合的……但是那又如何,你現在能依靠的只有它的生命體和能力,而它的生命體和能力實在……找不到你的本體,它還是死……我保證我和你融合之后,我們放它出去……這是你的唯一選擇了,也是他唯一的活路……”
  然后,無數能量鋪天蓋地的出現中,楚云升就什么都感覺不到了,只有在冥需要黑氣的時候他給黑氣,需要命源的時候給命源,要戰法給戰法,要記憶給記憶。
  而那么笨,第一次神奇地發現自己竟然控制不了自己了,也是第一次發現原來復制可以這樣完美,這樣好玩,這樣隱蔽,這樣悄悄地……
  ……
  黑暗的世界中,拋飛的戰體忽然停下,穩穩地懸立在虛空之中,戰體迅速地優化,弱光下甲光流轉,仿佛從頭到尾地刷新了一遍,最后抬起頭,望向無盡海洋般的無數本體的雙眼,一片的血紅!
  虛空中,它的下方,旋即高速地出現一面面瞬間閃亮黑暗的符文之陣,一面一閃,一閃而逝,層層疊疊。
  每一面都被精準地計算到了極致,極具科技的美感。
  而它的上方,閃動著解析開來的五道劍式,分布為時間、空間、維度,物質乃至意識,仿佛都在這寥寥的幾道劍式之中,形成一個巨大無比、無處可逃的封閉世界。
  對面無數的本體頓時驚怒:“你這是要無差別攻擊,連同你的本體也一起抹滅嗎?”
  冥絲毫不理不會它,立即攻殺,毫不留情。
  無數的本體也不再說話,馬上反擊。
  僅僅一瞬之間,光亮便仿佛照亮了小半個黑暗世界。
  再平靜下來,無數的本體也只剩下一小半。
  冥的戰體也如腐蝕過一般的千瘡百孔。
  但戰爭并沒有因此而停下來,剩下的本體仿佛被看不見的“線”連串在一起,連同命源。
  冥的戰體飛向本體群中,下方的符文陣面一個接著一個閃耀。
  無數命源被匯聚,剩下的數不清的本體一起熔鑄融合。
  但就在此時,那本體的聲音冷冷道:“果然是這個生物,當初你在那些派出去的火蟲中留下一種好感印記,我還奇怪過,原來你早就知道銀河系里有這個生物,早就為今天做好準備了,否則火蟲那種高傲的家伙怎么能看得上……可惜,它還未生長成熟,進來的太早了!”
  剩下的本體已經控制不住地被匯聚融合,但瞬時間,冥控制的楚云升帶來的戰體,在黑暗的世界,被分裂出無數個。
  而每一個,仿佛都是戰體的本體,意識下的反應,動作,以及命源依然一模一樣。
  仿佛是剛才的冥本體情況被反了過來,現在變成了楚云升帶來的戰體變成無窮無盡的海洋。
  被匯聚中的本體道:“不是只有你有準備的,為今天我也準備了很久,認輸吧,那個小生物現在恐怕已經不行了,用它能解決一次,但是現在它就是死也控制不了那么多了吧?找到了你的本體又如何……”
  冥只是冷冷地看著它,因為戰體變得無數多個,便仿佛無數的眼睛同時看著它。
  然后微微一動,讓對面已經匯聚成唯一一個的它的本體,向無數個楚云升帶來的戰體中的隨意的一個飛來,合體。
  然后,它按照楚云升的記憶,使用了一個古怪的戰法。
  在戰法尚未完成的最后一刻,它打開楚云升的封閉,將戰體交給楚云升。
  那戰法在楚云升接管身體的剎那,便仿佛有一道靈音響徹黑暗的世界
  “靈皇皇,神滅滅,原我本真,逐離四空,奉劍正中央!”
  那一句“原我本真”,回蕩于無數戰體之上,任何一個戰體都可以是中心,任何一個戰體都可以是真,相反依然。
  于是,本體融合的戰體被選為真,其他戰體紛紛消亡。
  合體正式開始,戰爭其實也仿佛剛剛開始。
  但就在這時候,同樣仍然在合體中的敵人,冰冷地狠道:“我就猜到它會……好,那我就幫你們一起沖向巔峰,看看是先破靈,還是先破鎮,看看它是怎么瞬間死掉的!”7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