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611 超越它們

忽然的變化,令周圍驟然緊張。
  這里是禁地,不知多少強大生命的葬生與此,稍有不慎,即便是靈,也萬劫不復。
  不論是垠分等老一代靈生命,還是第五艦隊的那些新一代靈生命,從最外層的時候起,甚至遇到楚云升的火紅生命,從入口進入的時候起,都一直小心翼翼,絲毫不會大意。
  轉瞬之間,能讓一個位于星空生命頂端的靈生命毫無覺察地消失,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的詭異現象,無疑是極端危險的征兆與信號。
  但垠分與際一那些老一代靈生命沒有動作,第五艦隊的那些新一代靈生命也沒有任何動作反應,仿佛全都一動不動地靜止在原地,就是楚云升也是如此。
  情況未明,亂動的下場,往往是更大的災難。
  如同在戰場上一樣,道理是相同的。
  楚云升和靈生命們不動,但火蟲與多一維的復制組織還在動,靈生命們控制的一些事物也在動,此刻的它們,代替楚云升與靈生命們,試探危險的范圍與來源。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卻沒有再發生消失的事件,仿佛一切都又恢復于平靜。
  “你們知道是怎么回事嗎?”楚云升首先向老一代靈生命垠分問道。
  “不知道。”垠分回應的速度很快:“當年我達到這里的時候,這里沒有出現過這樣的事情。”
  自稱當年被分配在第十一域的靈生命插話道:“那是因為你們打到這里的時候,這里已經被行間帶領的那些強靈攻破,當時我跟在它們后面不是太遠,不久后被加急調進來,據說行間它們剛剛攻進來的時候,這里的危險與強大不是我們現在可以想象的。”
  新一代的靈生命基本沒有說話,它們對這里的了解未必比楚云升更多,只有老一代的靈生命才可能知道一些禁地秘密。
  消失的靈生命是一個新一代靈生命,自稱流浪到一個很少為外界所知的星系,原因是不知道為什么哪些星空種族的星圖上總是找不準這個星系的位置,或者,星圖上根本就探測不到這個星系的存在,它正是從這里無意間地闖入到禁地。
  這些話,可能有真的一部分,但必定有假的一部分,也沒有其他靈會完全相信這些話,只是現在大家需要考慮它的來歷,來推測是否是它自己故意所為,而并非是遭受了外來的攻擊?
  距離消失掉的靈生命最近的第一百七十域靈生命描述道:“沒有覺察到它有任何異常,不像是它自己所為。”
  際一這時候才沉穩地道:“應當不是它自己的問題,但根據我以前對禁地情況的了解以及后來的準備,當時行間它們攻入這里流傳出來的內容里面,沒有剛才的情況,雖然流傳出來的內容里有的遠比剛才的情況兇險得多,但我的記憶中的確沒有,除非當時沒有流傳出來。”
  垠分猜測道:“會不會是火蟲的宿敵所為?”
  垠分的猜測很有很可能,因為剛才忽然消失的情況,如果利用在火蟲戰場上,是肢解火蟲戰爭體系的最有效手段,別的不說,只要忽然讓一個重要位置的殤原地消失,那么火蟲的戰爭體系就立即要受到很大的影響。
  當然,火蟲必然會有自己的應對措施,但這不在垠分它們需要考慮的范圍之內,那是火蟲自己的事情,它們要考慮的是它們自己如何避免這一危險,以及保護自己。
  楚云升也偏向于垠分的猜測,他還在等待一同消失的那些多一維復制組織的消息,那么笨還沒有反饋回來的消息。
  “會不會是利用小尺度上空間不連續而實現的微入宏觀式打擊?”楚云升向它們為了一個似乎沒有太大意義的問題,但他有自己的目的。
  顯然老一代的靈生命和大部分新一代靈生命對他的問題不太感興趣,或者說,對打擊的真實的物理原理并不太感興趣,因為即便知道了,對于它們而言,也不如自己的靈能力來的可靠與安全。
  它們要了解的重點在于首先是否是被襲擊了,其次是自己有何種辦法可以防止自己被下一次襲擊。
  但是,有一個靈生命卻在這時候回應楚云升道:“不是,微入宏觀技術形成的非連續空間的非典型形態,的確可以達到剛才的錯位效果,但是在我們第一次進來的時候,是可以發現空間的平滑數值異常,并且錯位之后,其宏觀斷層會有一次細微的底部波動噪音……”
  說話的正是第五艦隊的那個曾經和楚云升一起第一次下來過的靈生命,它仍在繼續說道:“根據我們的初步分析,很有可能是一種空間膜理論的運用武器,我們闖入到的這片空間,單個來看是正常的空間,沒有異樣,但是在對方的武器中,它又是多個鏡像出來的膜空間之一,當這些膜空間在武器機制作用下相互干涉時,本空間膜內就會出現剛才的異常情況,目標于本空間消失,出現在主動干涉的空間內,所以我們推測,消失的那個靈現在應該還活著。”
  它解釋的并沒有太過深奧與復雜,估計是考慮到其他靈生命不了解也可能不太感興趣的緣故,只說出了它們的基本推測,仿佛如果不是楚云升問出那句話,它也可能連這些話都不會說出來,最多在最后和其他靈生命簡單說出它們的想法。
  楚云升還是第一次見到對科學原理如此了解與嚴謹的靈生命,確有幾分吃驚,但他已經猜到第五艦隊靈生命的目的,依舊很配合地說:“你們有什么辦法?”
  第五艦隊的靈生命道:“我們正在試圖建立模型,進行分析,但是可能沒有那么快,這里每一個地方,都充滿了神奇與不可思議,都具有巨大的考證價值,就像我們剛剛穿過的那個斥力噴射點,如果不是你的緣故,我們還會在那里反復加速嘗試,詳細收集觀察到的數據,這些空間的建立與武器體系的建立,難度不可想象,許多只存在于我們的理論設想,但是它們卻奇跡般地實現了。
  具體到我們面對的這個疑似空間膜武器,建立的難度也是難以置信的,但如果有辦法掌握到它其他空間膜內參數,我們可以試著建立大致的分析模型,不一定能破解它,但可以讓我們擺脫它。”
  這時候,楚云升道:“看來你們對我的觀察與了解,比我想的還要多一些,我的確可能通過你們發覺的那些生物組織,能夠探測到你們說的干涉空間膜內參數,也可以協助你們研究分析,但我有條件。”
  第五艦隊的靈生命似乎從楚云升第一次開口的時候,就知道了楚云升的想法,徑直道:“我們是相互合作的關系,我們需要你的參數數據,你需要我們的推算結果,大家一起擺脫這片空間繼續深入下去,所以我們本可以不再答應你的新條件,但是根據你在最外層的表現,如果我沒有猜錯,如果我們不同意,你會以你可以利用你與火蟲的特殊關系最終獨自找到出路為由拒絕合作,為了不浪費大家的時間,我們可以答應向你轉移一項技術。”
  說到了這個地步,而且它也并沒有猜錯,楚云升的確會這么做,只是細節有所不同,不過現在也用不上了,便干脆地道:“可以。”
  它們的科技水平已經明顯超過新艦,而且,以靈的生命形態,竟然和其他那些靈生命完全不同,讓人有一種面對三大族之類的錯覺。
  三大族早就推測過宇宙中,肯定有其他生命和新艦一樣在追求科技的極致,但只要沒有沖破宏科技的桎梏,新艦仍有希望最終超越它們。
  而且,有靈主導參與的它們,最終的目的以及其內部各生命關系結構,乃至理念可能與新艦都是完全不同的。
  它們領先于新艦很大程度上在于歷史,而不在于未來。
  第五艦隊的三個靈,隨即做出反應,大量的物質被它們調集在空中,迅速地組成各種匪夷所思的精密結構,當這些結構完成形成之后,便仿佛在運轉中活了過來一樣,數不清的數據在三靈之間交流穿插,大量的模型被快速建立。
  楚云升等待著多一維的信息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