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1609 天域重物

原先,楚云升成功合體之后,他對火蟲的影響,像是橫插進來的命令者,利用火蟲原本的體系實現出新的一條體系線,或者說是附加在原體系之上的一條線,因為冥暗藏的典主殼的原因,這種方式可以順利地得到運轉,并且依舊可以保持原有的運轉效率。
  表明上看很完美了,可以穩固運轉,也可以保持效率,但卻存在一個問題,原有的火蟲實質上是融入他和冥的體系之中,原本的體系依舊存在,但楚云升并不能夠拋開殼,而直接利用這個體系,它應該屬于三禁控制的范圍。
  一旦三禁重新出現,存在一定的可能,楚云升控制下的暗化過來的火蟲,會發生“叛變”,脫離他的控制。
  如果冥在,這種情況也許不會發生,但現在,實際控制新體系的是楚云升,而不是冥。
  到時候,楚云升實際能掌握的將可能只剩下小蟲子和暗衛,它們非是由暗化形成,而是從根本上就來源于冥的新體系。
  小蟲子始終聽從楚云升的任何命令,而對暗衛的掌控,因為楚云升“升級”不夠,只能從需要它救援上實現曲線控制,當然,因為同屬于冥的體系,暗衛在同時接收到其他火蟲和小蟲子的救援需求時,必定是先救援小蟲子,畢竟它和小蟲子是“一家”的。
  在最外層的防線上,隨著楚云升大規模地暗化,那么笨的信息復制體到處探索,已經基本確定,這里沒有冥直接留下和小蟲子同性質的腔體以及殤體系,只有三個暗衛。
  它們仿佛是一種獨立的支持單體,一旦某處出現危機,它們就會根據危機的情況,選擇最為緊急的地方進行援救,援救的同時,也會暗化援救地的三禁火蟲,以保證它最高效的戰力,以及獨立的地位。
  不過,在救援之后,被暗化的火蟲要么已經戰死,要么剩下的再逐漸恢復原狀,暗衛暗化的方式也似是一個暫時的殼。
  否則的話,經過多次救援,最外層的火蟲陣線上早就被暗化出大片的區域了,楚云升現在也不用為了控制整個最外層火蟲而消耗大量的時間與精力。
  楚云升到來之前,最外層的火蟲陣線上,暗化的區域只有三個暗衛所在的位置。
  他到來之后,才產生新的變化,他并不放棄被暗化過的火蟲,以致被暗化的區域越來越大,被暗化的火蟲數量與種類也越來越多,在暗衛看來,這并沒有什么太大意義,因為被暗化的火蟲只是被加了外殼,內里并非是和它們屬于冥的體系,在激烈戰爭的時期,反而增加它們暗化的時間與精力成本。
  但對楚云升而言卻是必要的,控制住整個外層的火蟲才能集中最大限度的力量,并且可以將外層的總資源集中向小蟲子傾斜。
  經過大量的暗化,達到三分之一多的時候,便產生了微妙的變化,楚云升與暗化火蟲的合體仿佛更進了一步,使得暗化的殼的效果,得到很大的加強與穩固。
  效果上的變化,前后可以明確地做出比較。
  最外層的火蟲中,不僅有冥留下的暗衛,還有三禁的衛,大約有十一個還存活著。
  暗化殼的效果在加強之前,三禁的這些衛很容易就可以從楚云升手里,將已經暗化的火蟲恢復過去,而加強之后,它們恢復已暗化的火蟲的難度就大大增加了許多。
  這還是楚云升只是暗化了三分之一多的程度,如果暗化到總數量的三分之二,乃至全部,可以推測,三禁的衛可能沒辦法再從他手里將暗化殼去除。
  至于三禁,楚云升也沒指望用火蟲對付它們,垠分它們才是主力。
  楚云升現在是以禁地深處需要援救為由,暫時獲得三禁十一衛的“支持”,支持的基礎來源于冥與三禁火蟲在最外層的協作規則,火蟲內部規則極為細密,楚云升需要精心地利用。
  在遼闊的最外層上,與另外兩個暗衛相遇接觸后,新的兩衛加入,暗化的速度迅速翻倍,暗化至總數量三分之二時,時間僅僅用了不到之前的一半。
  而至此時,三禁的十一衛,基本上很難再從楚云升控制下,將已經暗化的火蟲恢復。
  當整個暗化完成后,楚云升返回小蟲子所在位置時,暗化殼的堅固程度已經達到了一個巔峰,除非三禁親自出現,否則十一衛已經失去去掉暗化殼恢復它們的能力。
  與此同時,楚云升自身的超級戰體也實力大增,但和暗化殼的情況不同,這點在楚云升的預計之中。
  火蟲仿若一個戰爭機器,它們的體系也是仿若一個戰爭體系,所有火蟲都是在它們龐大復雜但又精細的戰爭體系內運轉,由此發揮最強的力量與效率,整個體系的加強與提高,隨之而帶來的就是體系內所有戰蟲的戰力增強。
  楚云升的超級戰體處于它們的戰爭體系之中,當體系增強,他的戰體也自然而然地增強。
  火蟲的敵人面對的從來都不是一個單獨的蟲子。
  楚云升現在就是不動用靈蘊與黑氣,只要不脫離漣漪區,垠分那些靈也拿他無可奈何了。
  遠不是在入口處看一眼火紅生命就會崩潰可比,進來后隨時可能被擊破的鏡面碎片那么脆弱可比。
  他可從來沒有相信過這些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靈,會被自己簡單控制,或者被自己簡單騙過去。
  就像對于火紅生命,他很懷疑垠分等靈早就看出端倪了,尤其是火紅生命自己,然而但凡一個騙局,只要沒有被直接拆穿,它就有繼續發揮作用的余地看穿了而不戳穿,不過也想利用這個騙局達到自己的目的罷了。
  現在,背靠暗化后的強悍火蟲大陣,在禁地這個地方,楚云升倒是第一次擁有與靈生命正面交鋒的能力,而不是靠著想辦法邊打邊逃脫。
  一眼望去,整個陣線上,黑暗一片的戰蟲!
  ……
  對面天空上的靈生命們早已經發現了,垠分等靈還親自參與楚云升暗化的過程,但當楚云升完成暗化后,再出現在它們面前的時候,它們陡然發現,楚云升前后仿佛判若兩靈?
  尤其是垠分與際一,相對于這里的其他靈生命,它們與楚云升接觸時間最長,最能感覺這種變化。
  垠分私下向際一波動道:“根據現在的情況,你覺得它是用了什么辦法控制住了火蟲?還是你依舊認為它和火蟲有什么關聯?”
  這個問題不僅是它和際一討論過,其他靈生命也在私下討論,因為實在關系重大,弄不好就可能被楚云升和火蟲聯手干掉。
  際一警覺地看著對面黑暗一片的靜肅戰蟲,道:“我依然是之前的觀念,而且我更希望我沒有看錯,否則它更可怕,我們的麻煩更大。”
  垠分似有后悔地道:“可惜,當時它進來的時候沒有立即刺探過它,沒想到它那么快就闖入了對面火蟲群中,失去了最佳的刺探時機。”
  際一卻道:“沒什么可惜的,當時你或者我,或者其他任何靈,不刺探它是正確的選擇,輕易地激怒一個甚至是兩個靈生命為敵,都是不明智的,而且誰也想不到它后面突發的情況。”
  垠分看了看目前為止依舊沒有任何反應的火紅生命,道:“開始的判斷有誤,它有意誤導我么,不過我現在覺得,它們越來越不像是一起的。”
  際一道:“我贊同你的推斷,但是,你沒有發現么,即使它們不是一起的,沉默的那個卻并沒有揭穿,或者抗拒下面的那個生命對它所進行的安排,所以它們原來是不是一起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的形勢下,它們就是一起的。”
  垠分同意道:“所以我說,下面的那個很陰險,精于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只要錯過揭穿它的最佳時機,后面再想揭穿它已經沒有用了,它現在根本不怕我們看出來什么了。”
  際一忽然反問道:“這不是很好嗎?我們并沒有失去什么,付出的最多不過是一個禁術,得到的卻是深入禁地的機會。”
  垠分道:“你說的有一定的道理,剛才十一域的靈主也跟我私下說了,它對這件事的判斷我覺得很有意思,它認為下面的那個既然精心地設計了,將你和我都設計到它的陣營中,并且只要我們大家想要下去,就必須遵照它的設計,我們也的確需要下去,那么不如讓它去設計,耗費精力的是它,我們所付出的不過是被它利用一下。”
  際一思索片刻,道:“道理是這樣,但我總覺得不會這么簡單,總之按照我們剛才商議的計劃小心行事吧,對面的那個生命不好對付。”
  垠分道:“現在一切都在計劃之中,只是一百七十域的靈主差點沒能控制住,說的太多了。”
  際一沒有回應垠分的這個問題,想了想又另外問道:“現在愿意相信我們的老一代有多少了?”
  垠分道:“除了個別兩個可能心懷其他想法的,大部分都和我私下交談接觸過了,新一代靈也有一半,不過其中一部分還是有點懷疑你和我。”
  際一道:“沒關系,已經很好了,如果它們全信我們,你覺得下面的那個看不出來嗎?他從來就沒相信過我們全是單獨過來的,而我們大部分時候說的都是真話,這樣虛虛實實很好,現在就看它什么時候準備下去了。”
  垠分道:“快了,它已經過來了,這次,一定要拿回行間當年留在里面的那件天域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