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1606 求救

楚云升忽然的行動,讓后面的幾個靈差點自亂陣腳,只有火紅生命不知為何,始終對楚云升很警覺,在楚云升改變被拋飛狀態中的軌跡,忽然插隊過來的時候,它幾乎同時做出反應,強減自己的速度,稍稍拉開與插隊進來的楚云升之間的距離。
  它的反應過于迅速與及時,看起來就像是與楚云升之間無暇配合,跟在后面的垠分與際一減速慢了一點,便和火紅生命一起,與楚云升仿佛形成了四靈前后很緊湊的小列隊。
  跟在楚云升后面再一次被拋飛出來的強大靈生,掠過它們時,驚訝地看了看楚云升,又看了看楚云升后面緊湊的三靈隊列。
  而在楚云升前面的第五艦隊靈,也很吃驚,如果不是楚云升沒有后續的動作,它可能都要懷疑楚云升是否是要攻擊它了。
  但很快,第五艦隊的靈又到了螺旋底部,它努力了一番,依然在失敗中被斥力拋飛。
  和垠分與際一兩個靈比起來,它顯然有些著急,垠分和際一兩靈則要淡定很多,仿佛早準備好要嘗試很多次。
  然而,讓它們始料未及的是,輪到楚云升第二次觸底的時候,楚云升忽然以多一維的信息組織,向它們與火紅生命發出信號:
  準備穿行!
  信號剛剛發出,楚云升便加大黑氣,刺穿喇叭狀空間中心底部,第一個穿透過去,緊跟著的是火紅生命。
  它完全是被楚云升坑入的,在順序降落到最底部的中心時,和中間那一段楚云升插隊的地方不同,到了底部,它們的速度已經達到恐怖的程度,加上周圍力場的異常強大,根本停不下來,即便它再警覺,也控制不住,只能“毫不猶豫”地一頭跟著楚云升扎入進去。
  再后面的際一和垠分兩靈見狀十分錯愕,但也來不及細想,機會稍縱即逝,也跟著闖入進去。
  再在后面,原本是排在楚云升后面,因為楚云升插隊走了,現在排在垠分后面的那個最強大的靈生命,只猶豫了一下也跟著沖了進去,而它后面的第五個靈則看著楚云升四靈小隊列,猶豫了一會,沒有進入,順著斥力又拋飛上去。
  但這一輪順序下來排在最后的第五艦隊靈,則毫不猶豫地乘著楚云升黑氣即將要消散的最后時刻,也跟著闖入進去。
  除卻楚云升外,五靈進入,一靈放棄。
  穿入底部,依舊先是黑暗,接著出現光線。
  剛一出來,楚云升還在往下飛沉,就聽到火紅生命后面的際一急促警告:不對!
  然后,跟著就是第四個出來的垠分,它一出來馬上就更緊急地警告:有危險!
  楚云升還在下墜,這里的空間極其昏暗,極其的混亂,幾乎看不到有任何秩序的事物。
  空間上下左右都像是被擊碎了,他下墜的地面四分五裂,他上面的天空則碎裂成無數的碎片,像是大片大片的玻璃在空中沉沉浮浮。
  楚云升和他后面的五個靈生命,都是從這些天空中碎片之間一個個縫隙之中鉆出來的,然后如流星一樣分別墜落向四分五裂的地面。
  地面上布滿了尸體,火蟲的尸體!
  楚云升與后面的五靈依舊是球狀的形態,沒有變化,仿佛是在地獄中紛紛下墜,飄落向無邊無際的尸海之上。
  “火蟲戰敗了!”垠分再一次波動道:“而且是快速的戰敗,連尸體都來不及重新收回為物質。”
  際一的話不多,但是也波動道:“空間也不對,我們出來應該和最外層一樣,限定在上面,不可能直接落下來。”
  五靈當中最強的靈生命,排在后面進來,卻最先飄落在一處尸山上,迅速擴散靈蘊,波動道:“沒有生氣,都死絕了。”
  垠分第二個落在尸體地面上,仔細地感覺戰場與檢查火蟲尸體,然后波動道:“這種感覺……當年也遇到過一次,傳說是火蟲的宿敵所為,我們當時前面跟進去的十幾個靈瞬間全滅,警報都來不及!”
  楚云升也落在了一個尸山上,和其他五靈各自落在不同的方位上,五靈除了火紅生命依舊不說話,其他四靈都以靈蘊交流,楚云升則以信息組織對外接觸,但也很少說話。
  第五艦隊的靈對這里的情況大概也不是很了解,便波動問道:“火蟲宿敵?”
  垠分回憶道:“當時是這樣傳的,它們對禁地幾乎和火蟲一樣熟悉,但具體也沒有人見過,見過的據說都死了,不對,好像它見過,不過它現在也失蹤了,生死不知。”
  第五艦隊的靈再問道:“誰?”
  垠分沒有回答它,而是向楚云升與火紅生命方向道:“這里不能再待下去了,太危險了,我建議馬上原路返回,上去再想辦法,如果留在這里,萬一出現什么,我們數量少、力量弱,轉瞬就是全滅。”
  際一思忖片刻,也附和道:“這里的空間全亂了,要找到原先的入口,需要更多的靈下來搜索。”
  能夠讓更多的靈下來的,只有楚云升,所以,際一實際上也是在向楚云升和火紅生命說。
  楚云升剛一進來,便已經派出多一維的復制組織大量出發,遍地搜索信息,但反饋回來的信息都是一片的死寂。
  三禁必定是戰敗了,而且還是慘敗,可能戰死了,也可能退往更深的地方,具體無法判斷,但有一點可以確定,它們與最外層的火蟲聯系確實被切斷了。
  這里破碎成這個樣子,也的確不能再停留太久,不可控的危險太大,先退回去,再重組更強力量回來的確是最佳選擇。
  楚云升也沒有猶豫,他發現垠分與際一在發現這里突變的情況后,似乎愿意說出更多的禁地過往,而且作為曾經來過禁地的靈,它們倆個現在都提議原路返回,必定有它們的道理。
  楚云升很快也做出原路返回的決定,垠分與際一便放心了,不管怎么說,現在只有楚云升能夠帶著大家順利進出,其他靈則不行。
  誰知道,第一個返回的不是楚云升,也不是垠分和際一,反而是火紅生命,它自下來之后,就和對楚云升的警覺一樣,對周圍的環境也異常的警覺,極度的不安。
  垠分和際一還以為它是和楚云升商量好的,上一次也是比較能夠抗打擊的火紅生命走在最前面,這樣可以防止出來后被其他靈偷襲。
  楚云升與三靈陸續緊急返回,第五艦隊的靈似有些不甘心,但是見楚云升和三靈都回去了,大概又想到楚云升的詭異之處,火速做出決定,也跟著原路返回。
  只有五靈當中最為強大的靈沒有回去,它很快消失在更遠的尸海邊際,不知道去干什么了。
  返回的路程容易很多,幾乎沒有什么阻礙,但是當楚云升再次穿回到喇叭狀空間時,在縫隙黑暗通道里,他的火蟲生命體突地“聽到”一聲來自某個腔體的微弱的緊迫求救信號,信號不是發給他的,但一聲之后,再無回應。
  這道信號很微弱,也很簡潔:……求援,我們即將全部陣亡,本“門”要守不住了。
  楚云升心中緊迫,火蟲可能還在某處堅持,他必須要盡快想出辦法,盡快再次下來!
  一層層地向上走,沒用多久,大家便又回到最外層。
  出來后,楚云升就利用復制組織向垠分說道:“你們想辦法讓上面的其他靈馬上停戰,配合我收編下面的所有火蟲,所有想要再下去的靈,你們組織一下,看看有多少,大家有什么辦法。”
  垠分答應而去,它比際一外向一些,沒多久,就勸停了幾大片的靈攻擊區,首先配合它行動的就是跟著上來的第五艦隊的那個靈。
  楚云升在下面與暗衛兵分兩路,分別暗化整個戰線上火蟲,等到第二次再下去的時候,他必須帶著火蟲的主力下去。
  如果垠分它們與其他靈生命商議成功,這道防線基本可有可無了,火蟲主力完全可以抽調走。
  下面帶回來的消息,令最外層的氣氛驟然變得緊張起來。
  事關重大,就連小蟲子也感覺到了異樣,抓緊一切時間,拼命提升自己的形態等級。
  楚云升從下面帶回來的火蟲求救信號,也讓其他漣漪區的火蟲一片驚愕。
  暗化的速度由此加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