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9)     

黑暗血時代1605 插隊

“叫我垠分。”
  被那么笨記錄為不會說話智商有限的靈生命,終于做出決定,以波動傳出回應。
  如果它對面的暗衛還有可能被調走的話,武力上或許還有攻破的希望,然而,現在的形勢不同了,火紅靈生命的同伙顯然已經控制住了對面的火蟲,暗衛不可能再被調走,一旦暗衛死守這里,攻破的希望極為渺茫。
  第五艦隊那邊的最新情況它也了解過,火蟲防線是攻破了,但因為火蟲的拼死救援,最終也只是成功地攻入進去了一個靈而已。
  它不想再在這里浪費時間,它已經浪費太多太多的歲月與時間了。
  它也不想再在這里消耗太多的力量,禁地的深處還有無數的地方可以將它消耗的一干二凈。
  所以,在那么笨即將要走的時候,它答應了條件。
  那么笨對它竟然能夠說話很是驚訝,不過隨后似乎又很失望地說:“原來你會說話啊?為什么不早說呢,害的我差點登記錯了,好吧,你叫什么名字?從哪里來……”
  那么笨一口氣重復背完自己的任務問題,然后小聲地嘆息一聲,它原想等到所有登記的任務完成了,再回來好好教這個生命說話的,可惜了,它竟然會說話,那么笨感覺一下子沒了展現自己的用武之地了。
  垠分無視那么笨的語氣,回應道:“我只有一個,從哪里來對你們沒有任何意義,因為那里對我也沒有意義了,到這里的目的似乎你們也并不需要問,大家都是一樣,為了生存,禁術沒問題,這東西原本就不是什么好東西,你們需要我就給你們一個。”
  說完,它便以波動將一個禁術的方法傳遞給那么笨,但它回應中所有回答的對象都不是那么笨,真正對話的對象是楚云升和火紅靈生命。
  那么笨才不管這么多,雖然對它會說話這件事有些失望,但是依舊認真負責,哪怕對方明顯不是在和它說,也當做是在和它說,堅定地表示否決:“不行,不行,你這樣是不行的,快說你到底是來自哪里?一個問題也不能少的。”
  緊跟著,它又滿懷希望地好心地問道:“不過呢,你要是聽不懂我問的這個問題的意義的話,我,我仍然是可以教你……”
  可惜,垠分并沒有給它機會,飛快地傳遞了一個星圖。
  那么笨太失望了,對它徹底是失望了,也對它失去了興趣,看也不再看它一眼,重新充滿希望,來到下一個靈生命所在的位置。
  然而第二個靈完全不給它新的機會,直接波動傳遞回應,言簡意賅:“式,一個,來自一個新星系,星圖我會傳遞給你們,到這里來是為了尋找一樣事物,禁術我不知道,我可以留下其他東西作為替代。”
  那么笨義正言辭地拒絕:“不行,只要禁術,別的都不要,嗯?你不要再說了,好像誰不會說話似的,下一個……”
  ……
  那么笨一圈轉下來,總共獲得了兩個禁術,很是有一種挫敗的感覺。
  天空上,加上已經被過去的火紅靈生命,和一個破碎的畫面中生命,只剩下四個,其中兩個知道禁術,另外兩個不知道。
  知道禁術并傳遞過來的,立即獲得通過的準許。
  剩下的兩個,則依然被擋在防線之外。
  楚云升并非只是想要禁術,讓不會禁術的靈生命按照新艦以前設想的方案做實驗也可以,但他現在沒那么多時間,也沒有那么多人力物力建立一個龐大而精準的觀察記錄體系,反倒是禁術方便簡單。
  對于真正的靈生命來說,禁術意義不大,甚至還有很大副作用,但對于他的假靈來說,正好可以用得上,越是粗糙不完備的禁術,對使用的條件體系要求也會粗糙很多,不會那么高,很適合他現在的情況。
  那么笨通過小蟲子將兩個禁術傳遞回來,楚云升只是迅速地記憶一下,沒有推演。
  天空上的靈生命們在對他底細不清楚之前,不可能拿假的禁術來騙他,再說,正如那個叫垠分的靈生命所言,禁術并不是什么好東西。
  在那么笨登記的信息中,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地方,楚云升發覺會禁術的兩個靈生命名字需要用兩個字意來表達,而不會的靈生命,則只需要一個字意。
  可能跟它們誕生的時代有關,會禁術的靈生命存在的時間長久一點,而不會的可能誕生的時代較晚。
  不過這些也不屬于特別重要的信息,楚云升將其放入禁地信息地圖之中,作為完善資料之一。
  他現在越來越覺得不安,在這里不能再耽擱了,必須盡快深入禁地。
  從他出現在禁地入口,一直到進入到這里,再到合體成功,控制暗化的漣漪區,所遇到的抵抗只有冥火蟲內部的矛與盾,三禁至今為止都沒有出現過!
  這絕對是不正常的。
  當初,他只是到了一邊一界那個地方,三禁便連續出現,瘋狂阻止他進入,反觀現在,安靜的嚇人。
  不但三禁中的任何一個都沒有出現,連三禁下的火蟲也沒有過來阻止他進入禁地。
  禁地的深處必定發生了重大的變故。
  但楚云升他以現在的實力,一個人深入下去還是非常危險的,需要伙同其他靈生命一起深入,不過太多也不行。
  他和這些靈生命之間,他和三禁之間,隨著戰場的變化,相互之間的關系,到底是為敵還是為同一陣線,都隨時可能發生顛倒變化。
  控制越過火蟲的這道防線的靈生命數量,也是為此提前做出的預防。
  火紅生命已經過去了,兩個被獲得準許的會禁術的靈也正在通過,加上楚云升一共四個,基本在可控的范圍。
  火紅生命是楚云升故意無條件優先放進去的,只要它始終不說話,對楚云升就始終有利用的價值,另外兩個有條件被放進去的靈生命,面對他和火紅生命不清不清楚的關系,就不敢輕舉妄動。
  等到那個叫垠分的靈生命越過小蟲子放開的防線,深入禁地之后,楚云升的超級戰體也即將打造完畢,最后再排查一遍安排上的漏洞,就可以離開這里,繼續往禁地深處探索。
  天空上的靈生命少了三個,只剩下了兩個,它們現在的處境很尷尬,楚云升不準它們通過,它們只能留在這里,在失去另外三個靈的情況下,面對暗衛的虎視眈眈,它們又沒辦法以武力強行打穿防線,陷入困境。
  唯一的辦法,就是繼續商議談判。
  楚云升也不拒絕,談判的任務就交給了小蟲子,根據它自己的講述,它最近一段時間,從偽霸那里不但刺探到了許多情報,還威逼利誘地搞到了不少偽霸的好東西,只是可惜,除了情報之外,其他都在外面的腔體里。
  因此,在與剩下的兩個靈生命的談判上,小蟲子自認很有經驗的,即便遇到什么不能決定的問題,還可以通過那么笨的信息組織,隨時與楚云升保持聯系。
  ……
  由中間腔體打造的超級戰體終于完成了,楚云升最后看了一眼天空上的情況,然后融入超級戰體,通過防線打開后的面,進入更深的禁地。
  越面的時候,他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感覺,估計是他此時的生命體是火蟲的緣故。
  等到他從越面時的黑暗中穿出,他立即被空間卷起來,形成一個球形,并急速地下墜。
  下墜到一半,立即又被一股仿佛離心力一樣的力,拉扯到這片巨大空間的邊緣,順著邊緣線螺旋狀向空間中心下降。
  下降的速度越來越快,快到一定程度后,周圍也變得五顏六色一樣的奇異。
  下降的過程中,常常能驚鴻一瞥地看到許多神奇的建筑物一樣的結構,有如蜂窩一樣,也有如線列一樣,無一不恢宏浩大,也無一不腐朽破敗。
  雖然能夠驚鴻地看見一眼,但是卻過不去,也觸摸不到,仿佛被什么力量將其已完全隔離了,只有在極高速的螺旋下降中才能看到一角。
  沒多久,楚云升便遇到幾次螺旋空間的底部中心所噴發出來的力量洪流,像是一種劇烈波動中的巨大力場,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產生巨大的斥力,將底部中心所有東西都拋飛出來。
  其中一次,楚云升就看到一個蜷縮為球面的靈生命,被這股斥力拋飛出來,然后再在最外圍的離心力下,重新拉扯到邊緣,排到他后面,再一次地重復下降。
  不過楚云升發現,他以火蟲生命體形式下降,面對的斥力波及時,要好上很多很多,不但能穩定身形,也不容易被拋飛出去。
  而且,他被空間蜷縮成球形的形態和其他靈生命不同,其他靈生命是平面卷成球面,而楚云升則是一個實體一樣的球形,中間都是生命體。
  發現這一優勢后,楚云升也沒有顯露出來,繼續跟隨前方最后一個的靈生命垠分按照螺旋的線路下降。
  這里沒有火蟲,沒有慘烈廝殺,只有仿佛無窮無盡般地重復路線,巨大的空間就像一個倒立的大喇叭,順著邊緣螺旋下降,到了中心卻基本極少有生命可以闖入進去,至少楚云升進來這么長時間都還沒有見到,見到的都是一個個一遍遍地被中心噴發的巨大斥力拋飛,反復回到出發的起點。
  在楚云升前面的火紅生命,被拋飛。
  排在垠分前面的那個自稱際一的靈生命也被拋飛。
  跟著就是垠分,也是一樣被斥力拋飛。
  楚云升后面還跟著一個,是它們這些大約五六個靈當中第一個被拋飛的,又排在了楚云升的后面。
  它們似乎已經習慣了,尤其垠分,可能都不是第一次來到這里,被噴發的斥力拋飛后掠過楚云升位置時,還有心思給楚云升提了個醒,告知跟在楚云升后面的那個靈生命很強大,是它們當中最先攻入火蟲防線的。
  楚云升順序觀察了一下,等到他降落到底,一共看到六個靈,除了他帶下來的三個,另外三個當中,排在最早進來的火紅生命前面的,應該就是第五艦隊的靈。
  跟著,他就降落到中心,斥力噴起,楚云升也沒有抵抗,雖然他受到的斥力要遠遠小于其他靈生命,但是他依然不抵抗地被拋起。
  但是在半空中,他忽然運用黑氣,以反作用力降低速度,調整位置,然后運用火蟲生命體在這里的優勢,橫穿喇叭狀空間的中部,強行插隊,插到火紅生命的前面,第五艦隊靈的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