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603 合體

合體最先要面對的問題是楚云升此刻奇特的生命形態,鏡面碎片的形式并非是完整的多維生命體,否能像以前一樣開啟合體,楚云升一沒有經驗二沒有相關的知識儲備,但根據他降臨到這里后緊急對生命形式的分析,只要反復多做嘗試,總能找到辦法,屬于可以用時間來解決的問題。
  然而隨后合體開啟的結果,卻讓楚云升很意外地順利,非完整的生命形式似是得到多維物理的補充一樣積極,迅速地融入到變化不定的戰蟲生命體中。
  但跟著,合體過程的第二步,陡然變得異常的艱難!
  戰蟲中的命源像是被一種強大的規則限制住,始終不能與他替代零維的空泡相互交融,生命體雖然相互融入了,兩者的命源也可以說是相同的,但楚云升的意識與融入后的生命體依然是相互分離根絕的。
  不過楚云升也早有準備,立即放棄強行融合多變戰蟲的命源,改為利用已經在物理上部分接管這具生命體的能力,迅速地締造一個符文,然后以符文閃電般地封印竟然自己主動閉上對外感官,毫無抵抗,客觀著有利于被封印的這個戰蟲。
  締造符文的時候,楚云升稍稍動用了一點靈蘊,他已經深處火蟲的漣漪區,對面的靈生命不在大舉進攻的情況,是絲毫察覺不到的。
  以靈蘊以及大量先進知識作為后盾而締造的符文,是異常強大的,尤其封印符文還是楚云升一直以來最優勢的符文之一,幾乎可以達到神尊古書第一形態中最高的層次了。
  但根據楚云升以前與后來的體會與分析,這種古書定義中靈以下最高的符文層次,卻絕非是符文原締造者曾達到的巔峰輝煌水平,只是楚云升目前也只能運用到這個層次。
  對眼前的情況也勉強夠用了,封印多變戰蟲后,他與多變戰蟲之間立即建立了符文層次的聯系,依照這一聯系,運用符文最基本的命源功能,在另外一個規則內將其命源與楚云升命源對接。
  到了這一步,楚云升實際上進行了兩次合體過程,第一次合同后,融合多維生命體,依次獲得對外界的控制能力,然后封印多變戰蟲,第二次再與封印的多變戰蟲重新合體,依照新的規則對接命源。
  兩步完畢,便到了最為關鍵的一步,也是最為兇險的一步,成功與失敗就再此一舉。
  楚云升的命源與多變戰蟲的命源在下一刻相遇!
  剎那間,詭異變化在意料之中突發,而變化卻在意料之外。
  楚云升在瞬間拉入到他曾數次見過的“地方”,確切地說,這里也不能被稱之為“地方”,它永恒般的黑暗,一條浩大的生命之鏈從黑暗中的一端出現,磅礴地橫跨黑暗,沒入黑暗中的另外一端!
  在浩瀚的生命之鏈中,一條與之糾纏在一起的映射關系,經過他所在的位置,與他對外的其他映射關系交相輝映。
  隨即,他與他的其他映射關系立即被一股強大的力量隔絕出這條強大的映射之鏈,但是馬上,在他的其他映射關系中一個分支,仿佛受到了激活,瞬間從另外一邊鏈接上這條強大的映射之鏈!
  較量的重點,瞬時間便從楚云升所在的位置,轉移到那條分支鏈接點上。
  遠在星空深處,偽霸艦海中的一個秘密地點,正在積極準備逃走并隨時刺探偽霸秘密的小蟲子忽然激動起來:“典,典主?”
  在它腔體的內部,冥的影子一樣的結構射出一道光線,以一股不可抵抗的力量裹挾著小蟲子的意識,連帶著還在沉睡的那么笨都被意外卷入,竟如同當初三禁隔絕楚云升與冥關系時那樣,瘋狂追溯,在生命之鏈上無比復雜的映射關系上一層層跳躍。
  復雜的映射關系代表著需要極其恐怖的計算能力,阻止的一方與前進的一方,同樣具有著無以復加的計算尖端水平,在一個個映射關系上“交戰”,設置障礙、陷阱、誤導……只要走錯一步,就徹底迷失,萬劫不復。
  此時的楚云升,和以前進來只能看著不同,這一次,雖然看見這條生命之鏈的時間一樣很短暫,但是在鏡面碎片與戰蟲生命體融合的雙重支撐下,尤其鏡面碎片的生命形式,對計算方面有著強大的優勢,再加靈蘊輔助,楚云升以三大族的巔峰知識,在短促的時間內,快速協助前進試圖穩定鏈接的一方,配合其計算。
  這兩方的計算能力水平在布置相差不太大,但阻止一方稍稍占優,前進一方稍遜一點,不過在楚云升加入下,前進一方反而開始漸漸開始稍稍占優。
  但是當楚云升越來越深入地參與雙方的較量,反而越來越感覺到異樣之處,且越來越有這樣的感覺。
  直到最后,前進與阻止處于暫時的平衡,逐漸穩定下來之后,他也被拉出了生命之鏈,恢復到漣漪區的“視野”。
  而在對面靈生命們與暗衛與腔體的“眼里”,楚云升融合的生命體變化成了一個幽暗極純的冰冷生命體。
  隨即,楚云升蕭冷地觀察了一下周圍,他已經合體成功了,而合體的最后一步中,他也因為參與計算而明白了一些真相。
  在三禁斷絕他與冥之間的關系之時,他在那時候疏忽掉了一點,冥被三禁斬斷的只是冥和他這條線上關系屬性,在火蟲這條線上,冥依然是存在其自身的火蟲屬性線的。
  它是具有雙重屬性的,在被三禁斬斷之前,它首先是源自楚云升的屬性,斬斷之后,則首先是源自火蟲的屬性,而火蟲這條線是始終存在的。
  冥可能提前就遇見到這一點,所以不惜一切代價送出大量的戰蟲,直到小蟲子找到他。
  但如果僅僅這樣的話,也不可能再恢復它原先的第一屬性,及它是源自楚云升的屬性,因為那條小鏈被徹底地斬斷了,這也是楚云升后來也并沒有能夠猜測到冥真正意圖的原因。
  直到剛剛,到了這里進行合體,他參與了雙方對抗的計算,才立即明白過來,冥竟然巧妙地繞過這個問題,將它和他自己的關系,做了一個簡單的邏輯變化。
  簡單來說,就是從原先它作為“楚云升的冥”,通過小蟲子作為中間媒介的提前安排,在重新鏈接后,層層遞進,瘋狂升級變成“冥的楚云升”。
  如此推論成立,那么當初楚云升在一邊一界遇到的冥表現出來的矛與盾,就并非是他當時所認為的那樣。
  他剛剛在生命之鏈上遇到阻止一方,也可以看做矛的一方,甚至更早一點之前,這里的火蟲不肯靠近它,也是一種矛,但這種矛都有一個共同點,都是從火蟲線來的,再反推到一邊一界的時候,那個矛逼顯他的黑氣、留下火蟲……一系列的異常舉動,現在再看,也都是從火蟲線上來的!
  但火蟲線上,并非只有冥,還有三禁,這只矛很可能不是冥的,冥有的可能只有盾。
  從三禁當時的反應來看,楚云升覺得也不像是它們,很可能還有一個火蟲頂端上的生命,隱藏在火蟲的中間。
  證據就是它的計算能力比當時的冥還要厲害一點,而那時候,三禁未必能夠在計算能力這個領域上超過冥了。
  這一點也有一個證據,暗化的火蟲在這片戰場上,戰斗力明顯強于三禁下的其他火蟲。
  根據三禁當時的說法,冥當時已經進入禁地深處,到底遇到了什么,就是三禁也不太清楚。
  但不管怎樣,冥現在肯定是異常危險的,從它對“矛”的某些安排上就可以看出來,它順勢也不希望楚云升進入禁地,因為實在太危險了。
  合體終于成功的楚云升馬上開始準備接管腔體,他已經大致弄清楚了冥的計劃,而且感覺到小蟲子也被冥提前的安排,運用火蟲的辦法強制追溯到這里來了。
  原因是冥的“升級”主計劃并不是在禁地,原先應該是安排小蟲子在外面形態等級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才會開始,但是它在計算中又極為縝密,防止楚云升意外闖入禁地,便又在禁地的這里設置了一個提前觸發的條件,提前開啟計劃,防止楚云升闖入禁地后實力嚴重不足而白白送死,再將小蟲子追溯回來,將提前觸發的“升級”計劃在禁地里徹底完成。
  現在大約只“升級”到了一半,因為作為中介的小蟲子自身形態等級還不足夠支撐更為復雜的前進道路上的計算能力。
  但是楚云升沒有想到,和小蟲子一起被強制追溯來,還有一個生物。
  它已經出來了,以不敢置信的興奮的聲音,結結巴巴地從楚云升生命體鉆出來道:“這,這么多蟲子,我是在做夢嗎?我,我真的成為一個蟲子了嗎,好,好緊張啊,蟲大哥,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