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601 暗衛

楚云升接受到這道信號的時候,除了隨時在觀察周圍戰場動靜與尋找與冥有關的火蟲之外,因為無法干涉外部,主要的精力實際上一直集中在鏡面碎片中自己的存在方式上。
  此刻的他似是一種很特別的存在,看起來和其他“畫面”中靈生命的存在形式除了多了一些碎片,其他也沒什么太大的區別,但實際上不同的,最明顯的是其他靈生命可以干涉外部,他則不行,除了“觀看”什么也做不了。
  但這并不意味著他此刻的形式就無用與不重要,恰恰相反,他現在的狀態對理解意識零維與多維世界的聯系有著極為重大的意義,并且它的巨大價值反而就在于它重建時的失敗,使得它仿佛卡在了一種中間狀態,并留下了后遺癥。
  這種失敗得以出現、保持與重現,而不是直接死掉,還有一個至關重要的因素,就是偽霸當時給楚云升下的陷阱空泡。
  因為有空泡的存在,代替了零維的某些功能,令意識在無生命體零維支撐下不至立即潰散與消亡,才使得楚云升可以暫時不需要生命受體的零維,從降臨點出來時而不死。
  也正是因為有空泡的存在,楚云升降臨后,卡在鏡面碎片中間狀態的形式才能重現。
  空泡是偽霸給楚云升的陷阱,如今反被楚云升利用,恐怕是偽霸也不愿意看到的。
  楚云升對此刻狀態的分析與探索有許多的目的,而眼下主要的還是電的問題。
  電的問題比較復雜,從意識、零維到命源乃至生命體都在衰弱,生命體是最容易解決的,但是生命體只是“活著”這一狀態中的一個環節而已,遏制不住其它方面的衰竭,換一個新的生命體上去,依然是快速地衰竭,新艦五序和雷已經做過很多次類似的嘗試了。
  因此,電的問題實際上是一個體系的問題,既生命存在體系的整體問題,如果不是因為涉及到電,對三大族來說,這一直都是重要的生命研究工程,肯定是要拿出來一直觀察與不斷試驗到其死亡為止的。
  楚云升追溯到巋靈主老巢的時候,曾經和巋靈主以及它座艦的科技種族一起聯手,通過將阮落打至瀕臨死亡,再觀察阮家用靈魂之境將其救回來時重建生命體系的過程,得到過一些現象數據,并通過楚云升帶回了新艦,但也只能在當時暫時地拖延了一下時間。
  電在推算出烏怒人信息存放地之后,就立即被封閉,已經死多活少,但只要一絲的機會,楚云升仍要嘗試一下。
  對意識、零維到多維世界以及命源之間的神秘聯系的摸索,楚云升從很久之前就開始了,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三元天境界以下的時候,但那時候他所觀察與推測的現象與數據對現在而言,就顯得十分的原始與幼稚,勉強作為最簡單的參考而已。
  一直到現在,這一探索試圖建立整個體系的工作,一直都在進行,從意識出發,經過零維,再到多維世界,得到物理信息與生存所需要的生命之源,再經過多維世界中的生命體,返回零維,返回意識,形成一個循環,而從多維世界出發,路徑也差不多,依然最后返回多維世界,形成個循環。
  在這一循環系統中,流動與交換的東西,除了信息,便是命源,而在整個循環體系中,最關鍵,最神秘的一環就是零維到多維之間的映射。
  奇妙的地方就在于這里,從意識出發的路線,既“觀察者”從零維向外看,這種聯系是由零維中無數的分叉線形成的,外面傳輸進來的信息到底是真是假,零維中的隔絕的意識很難判斷。
  譬如楚云升自己的經歷,外面的世界可能是多維的真實世界,也可能是節點的虛假世界,又或者是氣泡那樣神奇的世界,要分辨這些復雜的信息,除了信息本身最重要的邏輯關系是否一致外,還有就是楚云升自身意識的極限突破。
  而反之,從多維物質世界出發的路線,竟可以得出截然相反的結論,從這條路線出發的“觀察者”,被阻隔在多維世界之內,無法判斷零維到底是不是真實存在,意識對于觀察者而言十分虛幻,很容易產生自我意識方面的哲學問題,不僅是地球上人類,在新艦諸多種族觀察過的許多成熟生命文明中,都會產生這樣辯論。
  導致這種矛盾現象的根本原因,就在于零維與多維之間的映射聯系仿佛被放置入了一個黑匣子之中,不能被觀察者所觀察,無論是從里面去觀察,還是從外面去觀察,都是一樣,“目光”都被阻斷在這里。
  楚云升此刻的存在形式最大的寶貴之處,就在于它在重建零維與多維之間延展關系的時候還沒有完成,便仿佛是這個黑匣子的一個切片,在黑匣子運行過程中,忽然被一刀切開,然后定格住。
  從這個切片上,楚云升可以觀察很多東西,這些東西是其他時候沒有任何辦法看到的。
  唯一可惜的是,切片是定格的靜態結果,如同切開一個復雜的諸多管道集合體,看到僅僅是許多管口畫面,看不到水流到底是如何在這些管道中流動與交換的。
  這需要打開黑匣子才能看到,楚云升和新艦目前都沒有那樣的能力。
  在接收到遠處靈生命擴散來的信號時,楚云升已經發現了好幾個重要的地方,其中一個很有可能是關系到分叉線的問題,對將來理清楚分叉線到底是那些對應關系很有幫助,不至于像楚云升現在全靠以前的經驗去嘗試。
  收到信號后,楚云升立即暫停內部的觀察分析,重新確定了一遍信號內容。
  通過頻率確認無誤,信號中提到的的確就是“第五艦隊”。
  這個名字,楚云升是在很久之前遇到的,但最早并不是從骨骸六序的口里得知,而是從第三的七序和他提及的,但都是在節點之中。
  按照它們的各自說法,第五艦隊的指揮官進入過老神尊也去過的臺上,并且說過這天要補之類的話,并留下龍甲神章。
  后來,根據楚云升在冷星上的發現,地球運動的時間的確被改變過,否則很有可能早就撞上了冷星,只是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是第五艦隊所為。
  現在它們又出現在禁地,并且以強大的戰力沖開了火蟲的防線。
  對楚云升而言,沒有冥的火蟲出現,對面的火蟲就是他的敵人,雖然他被限定在鏡子碎片中,但其他靈生命攻破防線,他就有機會跟著混入進入。
  混入的方式也很簡單,他此時也并非是真正的無法移動,和上一次意識完全被封鎖在空泡不同,此時他的空泡早就裂開了八道縫隙,其中絕大部分是黑氣轟開的,后來黑氣也就能夠自由進出。
  他只要將黑氣沖出去,利用反作用力就能實現反向移動,只是這樣做有些太浪費了,而且他的黑氣也不是很多,因此他干脆待在鏡面碎片中沒有動作,等待機會。
  距離他最近的火紅生命對第五艦隊沒有反應,但立即加大了對地面進攻,它和楚云升這邊的幾個靈生命,不可能跑到第五戰艦所在的區域穿過它們打穿的防線,那里的靈可能已經有好幾了,信號中說的就是“眾靈”,至少也得是三個以上才能叫做眾,太多的靈生命擁擠在一起,是給自己找麻煩。
  相反,此刻火蟲已經將力量調往被打穿的防線,楚云升所在位置的對面,火蟲看似瘋狂,實際上戰斗力陡然下降了很多。
  火紅生命很厲害,根據楚云升觀察,它的實力可能要遠高于他這片區域的其他幾個靈生命,之前并沒有全力以赴。
  現在陡然加大進攻力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乘著對面火蟲部分頂端主力調走的機會,瞬間將快將火蟲的防線打穿!
  楚云升依然準備緊跟著它,它只要穿透過去,楚云升就順著它打通的路線走。
  眼看這條路就要打通了,忽然遠處的靈生命發出急促的警告,然而與警告幾乎同時達到的,是一條近乎幽暗的攻擊。
  其中一個擋在襲擊路徑上的靈生命當即就被打回到畫面,劇烈震蕩,火紅生命警覺性極高,跑得最快,毫不猶豫地放棄打穿最后一點的機會。
  這時候,跟在這道幽暗攻擊之后出現的影子,也仿若從虛幻中凝聚成幽暗的形體,流線一般自然天成,透著一股無比冷靜的驕傲,靜立在對面火蟲防線之上,冰冷地俯視著對面的靈生命。
  “是暗衛,各自小心。”其中一個靈生命馬上提醒其他靈生命。
  被稱做暗衛的冰冷戰體下方,大片的漣漪區開始迅速地幽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