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599 再找個靈

觀察的時間越長,越能發現最細微的異常之處,楚云升此時高度集中精力所“看”的不是火紅模糊生命外形或者生命組織形式等等,而是在有限的時間內研究與記錄“看向”一個靈生命這一“觀察行為”其本身對現實物理環境產生的異常影響與異常變化。
  為什么普通生命不能觀察靈?為什么兩個靈生命不能過于接近?等等,這些詭異的現象還有很多,巋靈主知曉,新艦內三大種族也知曉了,但是新艦已知的所有信息里,還沒有記錄過有生命能夠解釋其根本的原因,基本都是出于意外死亡后而得出的慘重教訓。
  靈以下普通生命,見其既死,無從觀察,同為靈層次的生命譬如巋,又不會在意這些“規則”背后的原理,只要遵守就行,于是想要知道的生命無法知道,有基本條件知道的不需要再知道。
  再加上靈生命的稀少,靈方面知識的匱乏,大約只有兩大神國才有充足的資源、能力與動力去研究這些問題,而這些知識,自然是不會和其他人,比如新艦,去分享的。
  新艦想要獲得這些寶貴的知識資源,第一手觀察資料就要靠“見靈不死”的楚云升冒著巨大的風險抵近靈生命進行觀察,再將觀察記錄帶回來研究,當初楚云升在巋靈主老巢就試圖這么做過,但被小心并始終警覺的巋靈主限定在一定的范圍。
  正常兩靈接近后所引起的物理變化,和靈戰時相互接觸的情況不同,靈戰之中各種物理量變化之激烈是空前的,且大多由雙方的攻擊所直接引起,真正對靈生命直接觀察而引起的異常變化反被掩蓋,乃至徹底淹沒在物理喧噪之中,除非有古老火蟲戰圖記錄者那樣鬼斧神工般的能力,否則僅僅憑新艦三大族遠遠無力從噪音極其混亂的物理量中將其區別與分離出來。
  不過,楚云升現在用的記錄辦法,模型與框架形式就是采自于古老火蟲的戰圖模式,細微地記錄下他能夠觀察到一個個最微小的物質結構狀態的動態變化。
  因為分裂體本身生命體層次的問題,即便之前有“源”產生過高層次的觀察器官,但因為這里物理環境極端,加上現在他也動彈不了,所以這些高層次的觀察器官是逐漸衰敗,且無法恢復的。
  因此,楚云升此時所觀察記錄的物質目標其實很小很小,以人類的肉眼都是不可見的極為微小的一丁點,然而就是這么一丁點,其中包含的粒子數量也幾乎是不計其數,在這具分裂體的限制下,楚云升需要耗費大量的靈蘊與巨大的精力,飛快地搶在高層次器官衰敗之前在零維里建立一個小小的模型結構圖。
  在火紅生命看來,楚云升盯著它的時間可能太長了,但對于楚云升而言又太短了,爭分奪秒都顯得來不及,“源”形成的觀察器官組織在極端物理環境與靈接觸的雙重壓力迅速地衰敗下去,而最終,楚云升也沒有能夠完成那一點點的模型結構變化圖。
  但是,他并不在意模型建立的失敗,只要獲得哪怕一條有用的且是以前沒有發現的東西,對于任何星空種族來說,都是一種巨大的成功!
  在模型的建立過程中,他就發現了一個足以令新艦對宏科技研究大大向前一步的現象,甚至可以想象到電如果還活著,還能獲悉這一現象,必定極度興奮的場景。
  他發現某些微觀粒子的狀態在他與靈生命接觸中會產生不可思議的突變,譬如某個粒子的旋轉方向會忽然相反,毫無前兆,又譬如特定空間中的量子數量突然變多與變少,甚至色荷都在詭異的突變導致粒子性質突變……而這些變化現象歸納起來,仿佛在其背后,有一個神秘的力量對其物理狀態瞬間地重新標注,賦予它們新的狀態,而粒子的性質狀態代表著信息,這一突變就仿佛舊信息被突然抹去,然后賦予了新的信息這一神秘力量很有可能就是“宏作用”!
  這一發現與猜測,其對新艦未來的重大影響,如今新艦已經開始對宏科技的研究,最需要就是觀察到具體的宏現象,然后通過楚云升的假靈,當然,最好再找一個靈生命來協助實驗,反復在實驗下重現哪怕一次這樣的同一宏現象,只要成功無誤了,就能寫下第一條公式!
  楚云升在“源”產生的觀察器官徹底衰敗的最后一秒盡可能多地記下突變狀態的粒子前后變化圖,然后迅速地釋放出黑氣,飛旋在分裂體的周圍。
  使用黑氣之前,楚云升試圖用靈蘊與對方迅速地交流過幾次,但全都失敗,火紅生命像是沒有感覺到一樣,毫無回應,始終沉默,即便對它而言可能等待已經很久了。
  無法交流,分裂體也支持不了太久了,即將崩潰,楚云升立即使用黑氣,同樣也不攻擊對方,仿若在加強自己的戒備。
  黑氣一出現,對于這種楚云升自己都一直在研究上沒有太大進展的神秘事物,始終沉默的火紅生命馬上起了明顯的變化,高速地向更遠的地方退開,速度極快,且毫不猶豫,但卻依然不與楚云升有任何的交流。
  在它遠離后,分裂體才勉強恢復活動能力,楚云升也迅速地遠離入口位置,等待對方先進去。
  大概等他退開到距離等于火紅生命剛剛與他之間的距離時,始終不與楚云升交流的火紅生命,立即飛速地進入入口,速度同樣極快,一閃而逝。
  在這個距離上,楚云升無法觀察到它是如何重新打開入口的,但是不妨礙楚云升以靈蘊催逼最快的速度,乘著那道門即將要消失的瞬間,也跟著再次闖入進去。
  而這一次,剛一進去,他在被壓成偏平的同時,也看到幾乎就在他不遠的前方,一道出口一樣的門被打開,和他之前強行撕開般的出口門十分不同,這道門仿佛才是正確方式下產生的出口原因很簡單,楚云升是用膨脹的方式,而這道門打開的方式完全相反,是在扁平方向上壓縮到極限!
  楚云升要想過去,分裂生命體必將被徹底壓成不存在,仿佛只有零維意識才能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