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591 孤立無援

偽霸準備星空締武的時候,距離它們一千多萬光年的一處環形的新星系邊緣,新神國的部分靈主們聚集于此。
  如果有普通的星空生命,或者源門樞機生命,亂闖入這片星空,沒有瞬間死亡的話,面對聚集的靈生命,也許都會被嚇死。
  而實際上,即便它們數量已經不多,不足十個,加上剛剛狼狽逃來的一個,也只有七個,但如此高密度的靈生命聚集時空,除了它們自己保護住的飛船內生命,其他生命統統都存活不下來,它們所匯聚的時空,靈蘊交錯,生命死寂。
  靈生命分布均勻,猶如一個網狀的巨大球面,到達球體中心的空間位置相等,而那里也是它們多道靈蘊交流的中心。
  其中一個靈生命正迅速地以靈蘊波動道:“當時我最近巋靈主方向,根據它那里傳來的輻射,應該也受到了未知的攻擊,但最后應該逃了出來,如果還活著,現在估計正在趕來的星路上。”
  另一個靈生命波動道:“希望它活著,它和綸靈主當時進入過那個熄滅的星系,而且巋靈主還曾覺察到這里的異樣,我們這一次慘敗的原因,很可能與此有關,它活著回來,對我們很重要。”
  起先說話的那個靈生命繼續道:“左旋必然在這里發現了一些事情,但億靈主并不知道,應當不是它從熄滅星系帶回來的情報,那就只有是最后那道神諭的原因,左旋的那道神諭中應該提到了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第三個靈生命道:“但我們的神諭卻沒有提到。”
  最先說話的靈生命道:“不要忘了,左旋的新神尊據說也是來自那里,在當時的情況下,距離上,比我們的新神尊更加有利,獲得兩位老神尊留下的信息也更早更快,根據第六紀人類提供的情報,最核心的情報應該來自是兩位老神尊最后所在的那顆星球,也是廢儲所在星球。”
  第三個靈生命卻道:“不對,根據第六紀人類的說法,我們的新神尊曾強行不完全降臨過一次那顆星球,時間上比左旋新神尊出現的更早。”
  最先說話的靈生命沉默了一會,道:“但我說的是事實,左旋不僅在這里的靈主們表現詭異,除了最前線的戰場,在其他戰場上都一敗再敗,似乎并不在意戰敗,這一次就很能說明問題,我認為它們的新神尊早于我們獲得兩位老神尊留下的信息。”
  這時候,一位一直沒有說話的上位靈,說道:“不錯,從時間上再看,左旋加強對這片星空的力量,是在新神尊出現之后,反過來,我們新神尊當時如果從那顆封閉的星球得到了情報,就不需要在最后那道神諭中再提到,我們出發的時候就會知道,由此可見,我們新神尊當時的降臨的確是不完全的,除了老神尊的主神兵,一定還有其他重要的東西沒有找到,或者帶走。”
  最先說話的靈生命思索片刻道:“第六紀人類曾提到,我們新神尊降臨他們星球極北之地時,曾受到過疑似左旋老神尊殘余力量的攻擊,而且,還有一個極為重要的情報,我們老神尊的主神兵之前竟然一直掌控在左旋廢儲手中。”
  那個上位靈生命道:“這就是了,但我們新神尊破靈之后連續大勝,后來應該也發現了一些左旋的秘密,所以才有我們那道最后緊急的神諭。”
  首先說話的靈生命道:“可惜,第一個接到那道神諭的賦靈主在監視億靈主之后,現在下落不明,生死不知,希望全在巋靈主身上了,它是最先進入熄滅星系附近發現異常的,也是它接觸第六紀使者最多的,并且,和左旋廢儲關系密切的,還是它,很多疑問,需要它回來想辦法,才能解開。”
  那上位靈主道:“還有逍靈主,至今沒有出現,這次我們大規模靈蘊散射,希望它能盡快趕回來,只要它能出現,左旋暫時不足為懼。”
  剛才質疑過神域情報的那個靈生命忽然再次波動道:“左旋的靈主似乎出了問題,我從戰場上殺出來的時候,它們表現的極為不正常,可惜,當時戰場最中心的幾位靈主都未能活下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如今也沒人知道,但根據戰場上殘留的靈蘊波動,左旋隨后分散了,不知道各自去往什么地方。”
  首先說話的靈生命道:“我當時也有這個感覺,而且,我看到了錄靈主拼死沖出來了,但只來得及和最近它的靈主傳遞了一道信息,就被那艘黑色戰艦殺死,在我的戰位,能觀察到靈主逃走了,方向正是巋靈主所在的位置,所以,我們還是要等巋靈主活著回來。”
  那上位靈道:“巋靈主現在對我們至關重要,我們如今只剩下七個,能否堅持到援軍出現,就要看巋靈主是否能帶回有價值的情報,或者逍靈主回來。”
  這時,仍舊是質疑過的那個靈生命道:“我擔心它沒法活著達到我們這里,我仔細觀察過左旋靈主們分散后的軌跡方向,都是一些出現異常的星系,我懷疑,它們已經找到辦法,能夠控制其中一部分異常星系,要對巋靈主進行截殺,它肯定活不了多久,更沒法過來。”
  首先說話的靈生命再次沉默了許久,才說道:“我們也不知道它現在的具體位置,沒有辦法接應它,但可以給它一次警告,將左旋靈主分散的位置告知它,讓它小心避開。”
  上位靈也沉默片刻,靈蘊射散消耗太大,巋靈主如果還活著,再進行一次警告還算值得,如果已經死了,就是極大的浪費。
  每次靈蘊射散都是以它這個上位靈為主導,對它消耗最大。
  兩次之后,很有可能影響到它們未來的安全。
  而最終,它還是同意了。
  為了那一絲希望,它們再次進行了一次靈蘊射散。
  但這個時候,遙遠在星空另外一邊的巋靈主正在迅速地原路返航。
  它發現自己現在根本沒法飛出去了!
  等它一路退回到出發的地方,新艦早已經不在了,留下的痕跡它追了幾次,都是假的,楚云升與新艦已然不知所蹤!
  作為一個靈生命,在危機四伏的詭異星空中,它第一次感覺到孤立無援,陷入絕境。
  ******
  昨天請假的,明天補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