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1567 奉劍

readx();未知星系邊緣,左旋一邊兩艘飛船開始改變航向,掠過時空劇烈震蕩的戰場,向深空而去,似是要離開戰場了。
  楚云升一死,它們也就沒有再打下去的需要,巋靈主等等,它們也無需親自消滅,自有消滅它們的東西。
  楚云升如果沒死,它們反而更要離開,它們中的一個已經遭到重創,形勢發生了變化,這里又極度的危險,再與楚云升糾纏下去,時間一拖再拖,將更加的危險。
  它們無需將自己陷入在這里。
  紀子艦中的人告不告訴它們楚云升的情況,都影響不了它們的決定,影響的只能是楚云升會出它們意料之外,突然再次出現在戰場上。
  它們一動,巋靈主便從最前沿的靈蘊上感覺到。
  此時,楚云升縮回沉寂,靈主失去戰力,靈控之陣徹底消亡,唯一還能戰斗的,只有它與新艦了。
  其他星空種族與飛船,根本沒有參與進來的資格。
  即使是新艦,也無法正面對抗左旋靈生命,只能給巋靈主不斷的支援,輔助參戰。
  戰場上的瞬息轉變,作為弱勢的一方,巋靈主不得不反轉形勢,向左旋雙靈發起進攻!
  巋靈主還是有些本事的,雖然,剛才滑動星球,改變時空平滑的演化消耗太大,無法再用,但對方也只剩一下一個靈主具有戰力,一對一的戰斗,雖仍處于下風,不過在新艦的幫助下,它不斷地以靈蘊演化對方的反擊,勉強能夠保持著自己一方的穩定,可以跟在它們的后面。
  但對一個靈的反擊演化。不論是它,還是新艦,都很難演化成功。它尚有自己靈蘊的特殊性,新艦對此的知識與了解少得可憐。能夠給它演化的幫助也僅僅限于低很多個層次的模擬。
  不過,新艦卻可以不時地以虛位戰法幫助它盡量避免被對方次次擊中,以及提供足夠的速度優勢,能夠始終追在對方的后面,不讓它們消失在星空之中。
  反攻繼續了一段時間,巋靈主與新艦帶著剩下的飛船漸漸要脫離星系邊緣,回到暗域里。
  紀子艦與左旋的另外一艘飛船仍在全力加速,似要徹底地擺脫他們。
  但這時候。左旋剩下的那名靈主卻忽然將靈蘊集中,一邊跟著飛船向暗域深處而去,一邊以強大的靈法直攻巋靈主與新艦。
  它大概也意識到,如果不將巋靈主徹底打到失去戰力,他們就會始終跟在它們的后面,一直黏著它們。
  它的靈法依舊在強勢的時空徑跡上展開,雖然比之前雙靈合擊時弱了很多,但是巋靈主這邊更弱,連靈控之陣都沒有了。
  奇特的靈法很快就限定了大量的時空路徑,從巋靈主到新艦。再到后面的飛船,全都受到影響,無法按照跟追的航線正常飛行。
  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它帶著紀子艦與另外一艘飛船加速離開。
  但它的靈蘊還沒有與巋靈主脫離。一旦撤走,巋靈主獲得自由,仍然可以憑借新艦的速度,順著它靈蘊的方向追上來。
  因此,它又在時空徑跡上,強行展開了第三個靈法!
  巋靈主首當其沖,靈蘊迅速地潰散。
  對方的第三種攻擊,十分的簡潔與有效,在時空徑跡中。時空路徑封鎖下,自由穿行。一一擊破。
  但凡攻擊達到的地方,一切事物的物理屬性發生混亂。紛紛崩潰,即便是巋靈主的靈蘊也抵抗不住,支離破碎。
  而且,它也無法有效地抵擋,對方的攻擊在星空的時空中,走著完全與它不同的路徑它被對方封鎖隔離外“馬路對面”的路徑,并且齊頭并進,蔓延在星空之中,將它的靈蘊徹底分割,一一消滅。
  跟在巋靈主后面的飛船,瞬間便被滅殺了一大半!
  巨大的星空中,對方的攻擊似無數道以光速前進的蔓延線,布滿空間,如入無人之境,摧枯拉朽地長驅直入。
  遠遠地望去,巋靈主與新艦所在的星空,仿佛被這些蔓延線成立體籠罩,形成巨大的“籠子”。
  仿佛只要它在遙遠的地方,再一聲令下,這個時空之籠,就會瞬間被絞殺成碎片。
  蔓延線還在封鎖的時空路徑中以光速奔跑,馬上就要達到最后面的靈主空間坐標位置,完成合攏!
  局時,他們不要說追上了,就是活下來的希望都不再有。
  或許,這就是以弱攻強的代價,以及追擊一個真靈的代價。
  巋靈主也被分割在一片時空中,趁著對方的蔓延線還沒有徹底合攏,它向新艦與靈主嘆息一聲:
  “左旋靈主靈法太多,大多又很成熟,我已經盡力了。”
  靈主沒有說話,等它聽到巋靈主這聲嘆息的時候,同樣以光速奔跑的蔓延線也會完成對它的分割,并徹底合攏。
  新艦距離巋靈主近一些,還在抵抗,他們是對方攻擊唯一暫時沒有起到明顯效果的飛船,雖然同樣在被分割中,但是戰艦內外的物質卻沒有崩潰。
  戥仍然沒有想到辦法,但很平靜地向巋靈主道:“無論如何,也請你堅持住,哪怕多堅持一秒。”
  巋靈主自然不會放棄,讓一個靈放棄太難了,不到死前的那一刻,作為一個靈,它都會想盡辦法活著。
  它知道戥在等楚云升,它也在等,但它心中也很清楚,楚云升即便出來能夠再次出來戰斗,也肯定不是對方的對手。
  奇跡不可能無視現實而出現,楚云升為了重創左旋雙靈之一,已經付出了巨大的代價,靈蘊更是消耗得厲害,即便還能出戰,估計比它現在要好弱許多許多,如何與對方較量?
  戥沒有再說話,在估算對方蔓延線即將要合攏的時刻。讓五序激發無上模型!
  幽暗的星空中,緩緩自旋的深奧模型再次輝騰升起。
  它每旋轉一個面,便仿佛變化了一次。展露出更深更新的結構,一次比一次宏大。一次比一次需要更多的能量。
  新艦的能量瞬間就被它抽取一空,巋靈主的靈蘊,以及左旋靈主的蔓延線,也同時被它抽走!
  甚至它還在與之前抽取靈生命靈蘊的神秘力量對抗,與之爭奪靈蘊。
  時間之籠剎那間潰散,無數飛船的碎片橫飛。
  無上模型轉到了一個新的結構面,卻無法再繼續下去,能抽走的東西都被它抽走了。再抽,新艦也存活不下去了。
  瞬息之后,它便被五序強行關閉下去。
  然而,它的出現,僅僅是解決了剛才的時空之籠要合攏的困境,對遠處還在加速中的左旋靈主毫無影響。
  它似乎對無上模型已經有了準備,當無上模型一出來的時候,它便跟著迅速地斬斷自己與那邊的任何聯系,
  當無上模型消失,它的攻擊再次出現!
  時空徑跡。路徑封鎖,蔓延線……依次再度展開。
  而新艦此刻,無法再用無上模型解決。他們能消耗的都消耗一空了。
  說到底,它只是一個模型,并不是武器。
  蔓延線依舊在奔跑,巋靈主麾下的那些飛船,還幸存著的,趁著剛才無上模型出現的機會,全都再次逃入新艦。
  剛剛,只有新艦擋住了分割后的滅殺。
  巋靈主也沒有去管,它已經自身難保了。
  無上模型的使用。只拖延了一次被對方蔓延線合攏的時間,不久后。以光速奔跑的它們,再次逼近最后端的靈主。
  生死的時刻。終于到了。
  靈主仿佛也知道自身難逃了,它死亡的時候也要到了。
  剛才無上模型出現的時候,它聽到了巋靈主的嘆息,此時面對蔓延線的再度逼近,終于無言中,默默地離開大部隊,掉頭而去。
  以它最后的一點點靈蘊,加速它的飛船,向相反的方向,星系的深處,那個更加危險的地方,與蔓延線比賽著速度飛去。
  只要它一刻不被追上,蔓延線一刻就不能合攏。
  它能拖延的時間,就是它生命終結的時間。
  或者,還有一線希望,在那更加危險的星系之內。
  這是它放棄跟著巋靈主與新艦,犧牲自己,朝相反方向離開的另一個更重要原因。
  它想活下去,留在那里,不可能再活下去,必死無疑了。
  只有離開,或許還有一絲希望。
  它拼命地飛行,與左旋靈主的蔓延線賽跑。
  但它的速度不可能達到光速,而蔓延線的速度卻是以光速前進,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
  它的位置一直最靠后,巋靈主演化過的星體還在附近,當它掠過了那顆星體,便正式越過了邊緣,進入了星系的范圍之內。
  只差一點,它就能掠過去!
  蔓延線已經追上來,就在它飛船后方不足一點點的距離上。
  它拼勁了全力,感受著越來越強大的星系引力,只差一點點了。
  下一刻,它在極度衰弱中,不知道自己到底越過了沒有,只感覺一股劇烈震蕩的力量,將它的飛船掀起……
  它模糊地看到,蔓延線似乎終于合攏了,在星空中瘋狂絞殺著那一片巨大的空間。
  一切事物都將無法再逃脫出去,一切生命都將被斬殺在那里。
  左旋靈主的靈法已經成型,并在滅殺一切。
  而這時候,它也仿佛感覺到一道凌厲的“劍意”,飛昂星空,不斷地攀升向絕頂。
  確切地說,是一種強大靈法的浩蕩之勢,睥睨世間。
  最后,它只聽到那片紛亂而暴虐的空間中,傳來一聲冰冷的靈音:
  奉劍……正中央!
  ******
  第一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