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1566 重創

readx();靈蘊揮霍之下,楚云升的速度瞬間便達到了極限!
  超過這個極限,生命體就會崩潰,雖然他現在生命體剩下的只有維持零維存在的基本組織,只是在卓爾人精妙的設計下,依然精致的驚心動魄。
  仿佛一片在生物物理定律下不斷變化的生物精細結構立體圖,完美地展現著卓爾人在生命領域的先進與強大,與之前沒有斬去壞死部位半殘的模樣,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當然,如果他現在用的是小蟲子的超級戰體,速度還能再快,越過這個極限,達到下一個恐怖的極限位置。
  當初在矮星系,他以火蟲超級戰體全速逃亡,億靈主全力追,最終都一直未能在偽霸的武器展開之前成功追上。
  但即使這樣,楚云升此刻的速度也已經足夠的迅速了。
  在靈蘊的幫助下,猶如一道光影般穿透前線,飛梭時空。
  靈主的靈音仍在持續,楚云升仿佛就從它靈音襲進而形成的通道中,穿梭而過。
  靈蘊,極速,再加上靈音,一下子如同進入了微觀的世界,一道道在靈主靈音中震顫的微細小弦,在微觀世界中,振動出五光十彩的“顏色”,布滿整個通道。
  楚云升此時剩下如生物立體圖一般的最后生命體,快速地穿行在弦光與色彩跳動的世界中,震顫的靈音與他的零維奇妙地呼應著,大大加強他的反應速度,仿若整個世界都無比的清晰與準確起來。
  這大概是靈主能夠給他最后一點的幫助了。
  剩下的,就要靠他自己了。
  微觀的世界仿佛漫長的穿行,在宏觀的世界只一瞬間便結束。
  楚云升來到紀子艦的上方,左旋雙靈之一的一個模糊本體跟前。
  它與紀子艦大約都沒有想到楚云升竟然會直接沖殺到這里。這簡直是一個愚蠢的行徑。
  紀子艦反應迅速,但紀子艦中的人還在緩慢的反應之中,根本沒有第二個動作形成。位于紀子艦上方的模糊靈本體,則已經有了反應舉動。
  它首先調集靈蘊阻擋。但卻來不及移動本體,靈蘊在它一念之下便可以以光速集中,本體卻無論如何也超過不了光速,而且它此刻還在受到靈主襲擊的影響之中,與正常的速度相比,大大的下降了不少。
  不過,它似乎也不準備后退,楚云升以這種愚蠢的方式沖過來。無異于自殺,即便他沖過了它的靈蘊阻攔,也會毀滅在它遠比楚云升強大的本體之下。
  雖然它也可能出現無法預測的本體問題,但是楚云升會比它更為嚴重無數倍。
  先死的,必定是楚云升,而不是它。
  楚云升殺來的突然而迅速,又有巋靈主的靈音配合,它來不及將靈蘊形成靈法,能以最快的速度調集最夠的靈蘊已經是極限了。
  接著,它便看到楚云升繼續向前。不知死活地沖入它剛剛集起的靈蘊。
  然而,下一瞬,它吃驚地發現。楚云升強勢地攻破它的靈蘊集合,繼續前殺!
  一道黑色的能量,刺穿阻擋在他前進道路上的一切阻攔,長驅直入,無堅不摧。
  它突生一種極度的危險感,仿佛感到了死亡的逼近!
  此時,紀子艦中的人還沒有反應過來,還在反應之中。
  它指望不上紀子艦替它擋一下,沒有紀子艦中生命的主動控制。紀子艦只會保護里面的生命,對外面的一切生命漠視。
  和新神國當時的遭遇一樣。順境的時候,紀子艦是它們手中的大殺器。逆境的時候,就憑里面生命的反應速度,什么忙也幫不上。
  當它們看到戰爭的時候,往往戰爭已經結束了。
  但它后面的左旋靈主已經做出反應,甚至已經形成靈法,擊殺向楚云升。
  可是楚云升穿過它的靈蘊阻攔之后,與它靠得太近了,幾乎已經殺到了它本體跟前,后面的靈法再強大,形成到這里也得在光速之內,哪怕差的僅僅只是一瞬的時間,也來不及了。
  在巋靈主的靈音干擾下,它只能勉強地將自己的本體稍稍轉變了一下,楚云升便帶著那道黑色的能量,殺入它的本體之中!
  在這一剎那間,它剛剛感覺到一絲奇怪,為什么楚云升的本體與它本體直接相遇,為什么沒有出現異樣?緊接著,異樣便出現了,那道黑色能量瘋狂地在它的本體中絞殺。
  它沒見過這東西,又看不透這東西,以為這才是楚云升的真正本體形態。
  作為靈,它沒有痛覺之類的低端感應,仿佛無物不穿的黑氣在它本體里橫沖直撞,刺穿一切,讓它疲于應付,一邊全力應對,一邊抓緊恢復被破壞的地方。
  但被破壞的地方越來越多,本體中的模糊體系隱隱開始不穩,即便以它一個真正靈的本體,不存在被消滅多少本體部分就怎樣的事情,但黑色能量的破壞實在太快,而它還要受到靈主的干擾,受到巋靈主剛才反擊的影響,處于十分不利的形勢下。
  它不得不拼勁全部力量與此對抗,稍有停頓,它便感覺到死亡的威脅。
  這個過程極為迅速,快到只是短短的一隙之間,而紀子艦中的生命仍然還在反應之中……
  只有它后面的左旋靈主的緊急救援,已經在形成的時空之中了,馬上就能成型。
  楚云升卻早已經“死”了。
  在他接近對方本體的一瞬間便“死”了。
  他只來得及記下自己近距離接觸一個靈本體的感覺,于宏奧的世界驚鴻一瞥之后,便于千鈞一發之際進入了氣泡世界,在意識劇烈震蕩,仿若崩潰般的岌岌可危中逃走。
  剩下的,只是黑氣的縱橫。
  他無法知道后續的時候,結果如何。現在無法知道,也無能力再去關心,他必須馬上回新艦。在五序等人的幫助下,穩定意識。否則他極有可能真的死了!
  另外一邊,黑氣的肆虐終于熄止,它還太弱小,數量又很少,對方的靈本體又十分強大,終于將它消耗抹滅在神秘的靈本體之中。
  后方的左旋靈法也已經形成,將最后一絲掙扎般的黑氣消滅。
  但被楚云升攻擊的靈主,已遭重創!
  雖然本體體系最終穩住了。但迅速地黯淡下去,甚至在一個瞬間,出現了一個環形能被觀察到,它不得不調集大量的靈蘊恢復本體,再不能恢復之前的強大戰力。
  這時候,紀子艦中的生命終于反應過:楚云升竟然直接殺過來了!
  然而,等他們反應過來,戰斗卻早已經結束了,他們上方的靈主受到了重創,楚云升也已經消失了。
  極端的戰爭節奏。他們完全跟不上。
  紀子艦里,看著外面星空映射的圖影,文蘿站在依舊青色鎧甲下艾希爾身邊道:“他不可能就這么死了。不過我們沒有必要再提醒它們,它們之前不是說過么,逃出去的生命越多,代價就越大,那么它們相互死的越多越快,我們就能越早越順利離開。”
  接著,她又補充了一句:“反正,我們說什么,它們也從來沒有真正相信過。在它們的眼里,我們不過是個工具。”
  艾希爾依舊沒有說還。雙面在青甲面罩下冰寒似需,手中的青芒之劍。仿佛在興奮中微微地顫抖著。
  與此同時,另外一邊,新艦里。
  楚云升意識混亂中,向戥緊急說了一句道:“我試探了很多次,它們都以為殺了我的生命體我真的會死,要么是它們沒有相信艾希爾她們的話,要么是艾希爾她們沒有告訴它們,不管是哪一種,之前不信,現在就不會突然再信,之前不告訴,現在也不會再告訴,它們一定以為我已經死了。
  如果能確定被我重創了一個,它們應該不會再繼續進攻,我死之后,它們進攻的意義沒有了,但我們和巋靈主它們必須還要進攻,否則我們不知道如何出去,現在就交給你和巋靈主了。
  一定要堅持到我穩定過來,再殺它們一個措手不及!”
  說完,他便再堅持不住,沉寂下去,五序緊急帶著卓爾人幫助他分析狀況。
  戥依然沒有想到更好的辦法,形勢已經到了這一步,他再想也想不出什么來了。
  楚云升的計劃在他的意料之中,頂在前線就是不死,一是為了試探左旋兩靈到底對他了解多少,如果知道他可以通過氣泡世界逃生,那么攻擊的方式就會完全不同,二是如果對方不知道,他就順勢造成這次死亡的假象,等到下一次關鍵時刻,再突然攻殺出來。
  紀子艦里面的人知道一些楚云升的情況,但他們知道的不是很清楚,幾次戰場上,他們要么離的很遠,要么與楚云升不在一個戰場上,說不清,左旋的兩靈就未必會相信,也未必能知道的清楚。
  當然,更加有可能是他們沒有說,否則即便說不清楚,左旋雙靈也會有所警惕。
  為什么不說,就很簡單了,在戥看來,紀子艦會認為說了之后,等同于夸大楚云升的能力,左旋雙靈也會感到棘手,楚云升的能力很麻煩,又有新神國的靈陣保護,要消耗太多的靈蘊與時間,這里又很危險,不能久留,因此,它們肯定會放棄對楚云升的任何打算,改為直接逃走。
  事實,他們沒有猜錯,的確很棘手,早知道會這樣,左旋雙靈一定不會開戰。
  巋靈主那邊已經觀察到,對方一個靈生命的靈蘊正在迅速地黯淡下去,遭到了重創。
  但問題卻依然沒有解決,新艦與巋靈主它們依然處在極度的危險之中,逃不出還是死,反擊之后,馬上就要強行的進攻。
  哪怕依舊弱勢,哪怕希望渺茫,依舊要進攻,進攻,再進攻!
  直至全部戰死為止。
  死在希望上,遠比死在絕望上要強得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