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1564 怒火

阿里是第五批達到前線戰場的,他的助手如今換了一個地底小人,雖然配合上仍沒有他與苜苒那樣默契,但他也比較滿意了,而且,苜苒如今已經是新的一支戰隊的隊長,不可能再做他的助手了。
  前四批的主要任務是將攜帶的冰火源體發射出去,造成最基本的效果,次要任務才是尋機,從他這一批開始,主要任務改變為尋機發射,次要任務才是在危及情況下直接發射出去。
  在他前面,第一批直接全滅,第二批只活著逃回來一艘,第三第四批陣亡過百分之八十,這還是楚云升及時營救他們的結果。
  血淋淋的數字意味著他們這一批,陣亡率將至少高達百分之五十!
  慘重的代價,讓阿里想起苜苒向老隊長說過的一句話,沒有攻破宏科技之前,靈之間的戰爭,作為普通生命,是沒有資格參與的,上去即死亡,他們應該為未來做準備。
  阿里在戰機中遠遠地看到楚云升來回閃過的影子,從開戰到現在,這里只有楚云升一個人在孤軍奮戰,直到此刻,他們從新艦趕過來,才算有了在前線上直接并肩作戰的人。
  這里的兇險,不親身經歷,是無法知道的,星空中漂浮的前四批戰機碎片便是最好的明證。
  他的戰機開始減速,下沉到楚云升的下方深空。
  這片狹小的空間,是他以最快的速度分析出來的,相對比較安全的地方。
  地面上,同一發炮彈落入同一個彈坑的概率很小,士兵們習慣于隱蔽在最新的彈坑之中,以求安全,但星空中完全不是這么回事,敵人能夠精準地將上萬次打擊,一絲不差地攻擊在同一個點上!
  阿里選出來的這片狹小空間,是楚云升與敵人似乎都沒有波及到的小小地方。原因很簡單,說明這里在空間上的位置,正好處于雙方最近一段時間內,在某種物理規律下無法輕易波及的地方。否則就可能被對方有機可乘。
  除非楚云升突然變化了總體位置,或者對方大幅度地改變了方向,不過現在,暫時還是安全的。
  最近一段時間,阿里對自己的戰場直覺做了深入的了解。以前總是模模糊糊,不知道為什么他能有這種直覺,好像很玄妙。
  三十七艦的晷棱族給他做了詳細的解釋,他才知道原因,對先進的星空生命而言,卻不是那么玄乎的事情。
  用晷棱族的話來說,他所謂的直覺,不過是一種信息的預判。
  全部世界的上一秒狀況,包括所有生命的意識思維動向在內,決定全部世界的下一秒狀況。理論有這種假設,但永遠無法證明,沒有生命能夠真正掌握全部世界的所有瞬間信息。
  能獲得的永遠都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一小片,由這一小片信息作出的預判,結果常常會出現巨大的偏差,需要事后糾正與反演才能找到被忽略的因素。
  他的直覺不過是提高了一點預判的準確率,和他的生物性偏差有關,但即使這樣,他的直覺也遠遠不敵先進種族的信息處理能力,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
  如果他不努力提高自己的水平與層次。不能將先進種族的信息處理平臺作為自己可以使用的基礎,他的那點能力毫無作用,對新艦如今的高度而言,就是一個廢物。任何一個三十七艦種都遠超他不知道多少倍。
  為此,最近一段時間,他一直在努力學習與訓練,雖然仍沒有達到晷棱族給他定下的第一個目標,但比以前大大進步不了少。
  生命水平與層次提高,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沒有持之以恒的付出,他仍將會被迅速地淘汰。
  阿里在助手地底小人的幫助下,找到了暫時相對安全的地方,但是卻一時找不到最好的發射機會。
  第六批與第七批戰機馬上就趕到,如果他不能利用前四批戰友以生命為代價造成的小小混亂時機,找到突破口,后面的陣亡率將依舊高居不下。
  這是他被安排在第五批達到的一個重要原因,老隊長對他寄予厚望。
  如果他失敗了,第六批的苜苒就要接過他的任務,繼續冒死尋找機會。
  前面的世界,出了靈控之陣的范圍,阿里觀察不到,在敵人的靈蘊干涉之下,一切都有可能是假的。
  他只能從自己這一邊的情況變化做出判斷。
  楚云升不可能給他太多的支援,他現在最為繁忙,同時要對抗著兩個靈的進逼,稍有差池,就是一敗涂地。
  前四批戰友發射出去的冰火源體大部分已經相互激發,激發的位置在己方陣線邊緣,很容易判斷,否則一旦進入對方的靈蘊中,根本激發不起來,
  暗能量極速地混亂起來,變得如暗滔洶涌,但還未達到戥讓他們出戰的目的。
  這點混亂,敵人以靈蘊很快就能控制下來,不會造成很大影響。
  他需要尋找一個機會,在對方猝不及防的情況下,造成暗能量大規模地暴亂,迫使敵人移動軌跡改變,并分出大量的精力與靈蘊去平息暗能量的暴亂,拖延出時間。
  這個機會很難找,他的時間又不是很多,這里雖然暫時安全,但是一旦楚云升與對方位置大幅度改變,立即就會變成兇險之地。
  時間一微秒一微秒地過去,他和自己的地底小人助手越來越著急,機會始終找不到,而第六批戰機馬上就要到達,他若不能成功,苜苒他們也要大量陣亡!
  他仍在努力尋找機會的時候,忽然,楚云升的位置開始大幅度地變化了,阿里心中頓時一沉,最后的時間消失了,他沒辦法完成任務了。
  但就在這時候,他突地在戰機中聽到楚云升向他以極快的速度傳來一道波動信號,如果他最近沒有勤加苦練的話,這樣的速度,等他完全反應過來,戰機就已經失去了。
  楚云升顯然是在極度繁忙之中,只來得及向他波動一道極為短促的信號:注意動靜!
  阿里立即知道。楚云升已經發現了他的困境,準備主動為他創造出機會。
  靈戰的戰場,瞬息萬變,作為極度弱勢一方的楚云升。不可能時刻保持與他們的通信,剩下的,就需要他們自己尋找機會,配合行動。
  星空軌跡中,楚云升大幅度地改變位置。在暗能混亂中消失。
  阿里不知道他會用什么辦法為他們創造出機會,靈的那些戰法,他沒見過,也見不到,見到都死了。
  他和他助手,從楚云升發來短促信號后,便緊緊地盯著周圍的一動一靜。
  幾乎是在楚云升的信號剛剛消失的下一刻,阿里果斷地向上方一個位置發射了全部的冰火源體。
  但緊接著,他面若死灰!
  暗能雖然再次加劇混亂,但依然被對方控制住了。
  失敗了!
  失敗便意味著沒有第二次機會。第六批馬上就要達到,而他們這一批也會馬上被敵人發現而慘遭屠殺。
  阿里緊緊地抓住戰機的控制臺,思維短暫地停滯。
  似乎看到了同批戰友的陣亡,跟上來的第六批苜苒等人跟著陣亡,再跟著的老隊長等人紛紛陣亡的場景!
  他的雙目血紅,可是他失敗了!
  他此刻恨自己有負老隊長的重望,但他真的盡力了,最近以來,他沒日沒夜地學習與訓練,幾乎足不出訓練空間。可還是失敗了。
  這時候,他的助手,地底小人似乎還沒有絕望,在千鈞一發之際。小聲道:副隊長,敵人控制的有點不穩,楚先生可能還在與它們激烈交戰!
  阿里猛地抬頭,死死地盯著戰機上顯示的暗能波動狀態分析數據。
  這些東西,擱在以往,他都看不懂。現在雖然不能做到一眼就能看出問題,但是在地底小人助手的協助下,他也能做到最快速的速度看明白。
  時間來不及讓他過多的思考,一艘同批次戰機正在他的上方掠過,給他們發出命令信號雖然快,但是要命令清楚,再等他們反應過來,再有一絲猶豫的話,時間上就來不及了。
  阿里立即用自己的副隊長權限,通過信道接管了那艘戰艦的控制權,并將自己的戰機與它向上組合在一起,形成新的大戰機,繼續向上方加速航行。
  同時,他將那艘戰艦的中隊員強行拋射出去,讓他們乘坐控制室形成的安全艙離開。
  他只帶著自己的地底小人助手,向自己剛才發射的方向前進。
  這一次,他決定再靠近一點,然后發射出第二艘戰機中的所有冰火源體。
  如果還在這個位置上發射,效果可能是一樣的,他不能再失敗。
  他必須冒險,第六批馬上就要到了,他們的主要任務是擴大自己的戰果,但要建立在自己成功的基礎上。
  再往前,就是前線的邊緣地帶了,高速飛行中戰機,慣性強大,無法及時回頭。
  一旦接近了,肯定無法再回來,將直接沖入敵人的世界,掉入對方的靈蘊之中,瞬間死亡。
  阿里沒有猶豫,地底小人倒是臉色煞白,但它沒有決定權。
  合二為一的戰機如離弦之箭般射向剛才他朝上方攻擊的方向,為了抓緊時間,為了稍縱即逝的機會,阿里將戰機的速度推進到最大!
  他看著戰機不斷出現的數據,心中異常的明白,楚云升此時一定還在與對方激烈的交戰,還在為他爭取最后的機會!
  他不能放棄,也不能拖延,更不能猶豫而浪費楚云升用生命為他打開的機會。
  戰機極速而去,狂亂的暗能量中,戰機搖搖欲墜,最后時刻,阿里將在混亂暗能中已經昏迷的地底小人也發射向后方,只剩下他一人在跟隨戰機前進。
  他是人類,又沒有深度修煉過,不怕暗能混亂,此時正好完成他最后的任務。
  他已經預感到,這將是他最后一次的任務了,他活不下來了。
  目標距離越來越近,戰機肢解般地出現各種爆裂波紋,他死死地盯著還在跳動的數據,全神貫注,源體發射指令已經隨時準備好……
  在他的后面,第六批戰機已經達到,所有人都能清楚地看到他加速沖向戰場的邊緣!
  一直到他的戰機在星空中爆裂,消失在混亂的暗能波動之中。
  他們沉默著,阿里是他們大部分人的老副隊長,很多人甚至是他親手帶出來的,此刻,看著他戰艦爆成碎片,消失在暗能混亂之中,不可能再活了,心中極為沉甸,仿佛有什么堵在心頭。
  下一刻,混亂的暗能忽然激烈的暴動起來,敵人終于對那個方向上的暗能暴亂暫時失控了!
  第六批的領隊苜苒立即下令,一艘艘戰機仿佛帶著滿腔的怒火,將所有冰火源體全都朝著阿里開辟出來的方向發射出去!
  瞬間便造成更大的暗能暴動。
  跟著,弭婭率領的第七批達到,集體發射!
  岐沉率領的第八批達到,繼續追擊發射!
  第九批,第十批,第十一批……
  一道道冰火源體武器,順著阿里打開的通道,浪潮般地潛伏后續地發射出去,迅速地擴展戰果。
  左旋雙靈的進攻,終于被拖延住了。
  它們不得不被逼改變軌跡,暗能暴亂下的時空徑跡,并分出大量精力與靈蘊去穩定大面積暴亂的暗能量。
  戰隊以巨大的犧牲獲得的拖延時間,層層傳遞,在靈控之陣最前方的巋靈主,終于趕在后方徹奔潰之前,趕到了那顆恒星位置。
  反擊,即將開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