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1550 三打一

readx();面對一層層的封鎖,被困的星空種族們絕望了,但巋靈主反而松了一口氣。
  當符文陣列面出現的一剎那,它就知道是誰在攻擊它們了。
  它與楚云升交戰過,不論是楚云升的靈蘊,還是楚云升的靈蘊,雖不能說很熟悉,但都起碼見過。
  它最擔心的是自己遭到左旋的攻擊與圍困,那樣的話,不要說它周圍的星空種族,就是它自己,都未必能夠活下來,甚至必死無疑。
  但如果是楚云升就不同了,它與楚云升沒有不死不休的理由,雖然它也很吃驚楚云升為什么會突然襲擊它,但楚云升絕不會是沖著它的生死而來的。
  對于這一點,巋靈主還是可以確定的,楚云升目的性很強,消滅自己對他有什么好處?完全沒有。
  即使楚云升還伙同了另外一位來歷不明的鏡面靈主,也不影響巋靈主此時的判斷。
  很快,它就停止了突圍,停止了靈蘊的消耗。
  既然是楚云升,不管他是為了什么,巋靈主覺得還是可以談的,靈蘊浪費一點可就少一點,恢復起來需要的時間太久,尤其是在前方第一戰場大戰還沒有結束之前,多一份靈蘊,就多一份保障。
  可它一停下來,它座艦周圍的飛船頓時就“慌亂”起來,里面的星空種族以為,終于到了自己要被巋靈主拋棄的時候了。
  它們并不懷疑一個靈生命會這么做,因為此刻帶著它們就是累贅。
  它們也不知道外面到底是誰在攻擊它們,仍然還以為是左旋,那么等待它們的下場,就是和其他被靈襲滅掉的星空生命一樣,遭到無情的屠殺。
  巋靈主沒有時間理會它們怎么想,此刻它正在準備著楚云升的出現,既然符文陣列面已經出現,楚云升必然很快就要出現。
  除非楚云升真的想要殺它,但它覺得這太荒誕。是不可能的。
  它一時也猜不到真正的原因,只能認為楚云升是要攻下它這里的資源,作為新神國無視他的代價。
  這很合理,似乎也能解釋。
  然而。出乎它的意料,它左等右等,等了好久,楚云升就是沒有出現!
  不但沒有出現,攻擊波潮反而越來越猛烈!
  接連幾艘飛船。都在兩層交替出現的陣列面掠過中被消滅。
  巋靈主一開始的時候,還以為楚云升肯定要出來和它談談,所以并不著急與擔心,但楚云升始終沒有出現,越等越久,終于漸漸地“慌”了起來,忽然心中也開始沒底了。
  難道楚云升真地要殺它?
  要不然怎么還不出來呢?
  它現在很被動,被鎖困在層層疊疊的陣列面里,就是沖出去,也不知道楚云升到底在哪里。
  而且它見過楚云升的飛船。比它現在座艦速度快多了,真要被楚云升和他的同伙糾纏上,很是麻煩。
  可是,楚云升為什么要殺它?
  完全沒有理由啊!怎么會呢?
  但是事實卻不會說謊,楚云升始終沒有出現,攻擊也一刻不緩!
  巋靈主真的有些弄不懂了。
  不過要殺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它的“慌”也是因為自認為肯定不會有錯的事情忽然錯了……它的意識還是很冷靜的。
  楚云升還有一個同伙,它估計自己一時贏不了,但逃走肯定是沒有問題的。
  白白等了半天,什么都沒等到。反而又損失了幾艘飛船,巋靈主也很郁悶。
  但它再次突圍依然很凌厲,一層層的陣列面被它不計代價地攻破。
  它周圍的星空種族也松了一口氣,它們不怕這樣戰死。就怕被拋棄后,無奈地被屠殺。
  它們圍繞在巋靈主周圍,為巋靈主提供支持,貢獻自己哪怕微不足道的力量,齊心合力地殺出重圍。
  星空生命一旦決絕起來,甚至比靈生命還要堅定!
  它們相互配合。也與巋靈主的靈蘊配合,努力減少損失,努力分析兩種陣列面,不惜大量地犧牲種族內成員。
  巋靈主的靈蘊有演化星空的能力,這是它們能夠協助到巋靈主的地方,在它們的支持下,即便無法徹底演化同樣有著靈蘊的兩道陣列面,也可以加快突圍的速度。
  忍受著犧牲,渴望著生存,巋靈主與它們上下一心,攻破的速度越來越快,攻破的層數也越來越多!
  勝利仿佛就在眼前,它們不相信陣列面是無窮的!
  它們漸漸發現,主要的損失還是來自于鏡面陣列面,符文陣列面雖然也有靈蘊,但是符紋本身似乎沒有達到更高的層次,對巋靈主的威脅有限。
  它們也將重點對準鏡面陣列面,只要找到能夠有效應的辦法,它們就能勝利地突圍成功,甚至可以反殺回去。
  聚集在巋靈主大本營的星空種族都不是泛泛之輩,都是各自在各自領域中有著一定水平的星空生命,它們團結起來,集中力量,給巋靈主的靈蘊演化越來越有效的支持。
  陣列面被攻破的速度越來越來快,眼看就要困不住它們了。
  這時候,突生異變。
  符文陣列面忽然起了變化,帶著鏡面陣列面仿佛進入了另外一種狀態,竟然源源不斷地自我循環地復制出現!
  大量的暗能量在一瞬間被急劇抽走,同時陣列面之外,也有源源不斷的靈蘊注入。
  它們突破一層,符文陣列面便自動復制出一層,而且越來越快,加上還有鏡面陣列面存在,雖然鏡面陣列面不能自我復制,但它們夾雜在符文陣列面里面,給它們造成很大的阻礙,讓它們越來越跟不上符文陣列面復制的速度。
  巋靈主見過一次這樣的場景,它倒沒有亂,生死的場面它見得多了,依然很冷靜,馬上集中它的靈蘊,形成一個奇怪的四不像陣列面。
  這是它的演化能力,似乎將符文與鏡面都演化在了一起,雖然本質不同。只是形似,但勉強擋住了陣列面的進攻。
  接著,它的靈蘊又形成一道更加強大的演化形式,是這里所有人都沒有見過的形式。要將最后一道循環的陣列面刺穿。
  之前,最大的麻煩來自于鏡面,這東西仿佛與它的靈蘊演化能力相反,它演化,鏡面解析。它就要演化解析,對方就解析演化,十分難纏,對方一時奈何不了它,它也一時奈何不了對方。
  而現在主要的麻煩是循環的陣列面,巋靈主見過楚云升使用過這東西,但是沒有料到比上一次厲害了許多,楚云升的時空徑跡能力似乎大大提高了一截,符文面插入的層次,比上一次深入的時間分割要小了得多。
  不過。這一次,它集中大量靈蘊形成的演化形式,一下子便刺穿擊散了最后的陣列面循環封鎖。
  終于,突圍出來。
  這時候,它周圍的星空種族還沒有來得及重新觀察到外面的形勢與情況,巋靈主的靈蘊則在第一時間里,似乎“聽到”外面激烈的靈蘊爭吵
  “不行,不能殺它!”
  “必須殺!’
  “它不能殺!”
  “它必須殺!”
  ……
  “它出來了,不管怎樣,都不能讓它出來。先一起將它打回去!”
  爭吵的速度極快,巋靈主的靈蘊反饋回來的時候,爭吵已經急忙暫時結束。
  跟著,一道令人驚懼的靈蘊形成的攻擊。睥睨世間一切般地將它打了回去!
  同時一道道陣列面再次出現,重重疊疊的封鎖住它。
  在哪一瞬間,巋靈主與那道攻擊相遇的時刻,它分明地感受到三種感覺
  第一種,那道攻擊形成的氣勢之強大,雖然攻擊最后形成的效果與它完全不匹配。但必定是一種可怕的靈術,很有可能是楚云升的左旋神尊戰法!
  第二種,那道攻擊睥睨一切的氣勢中,所形成的靈蘊卻似乎不是楚云升的,更不是那道攻擊本來應該就有的,那靈蘊用來形成它……給巋靈主一種感覺,簡直就是一種侮辱。
  第三種,也是巋靈主驟然感到危險的一種,前兩種,最后都被弱小的效果抵消了,雖然把它又打了回來,但是對它的傷害有限,只是氣勢上的強大。
  但第三種卻極其的危險,仿佛有一種自己被看穿的感覺,雖然只是一點,但是它馬上想到了一件事情!
  它果然還是被楚云升算計了!
  當初楚云升過來,先是將阮落打到瀕死模擬,接著又是去打紀子飛船,每次都讓它過去幫忙。
  它原以為楚云升是想拉攏它的人,或者甚至是拉攏它自己,它也的確在那兩次幫忙中獲得了不少的啟發。
  為此,它還特意又找了不少星空生命回來,重新嘗試它當初剛剛誕靈不久時的“幼稚想法”,當時它以為能夠借助星空生命的技術幫助自己演化星空,卻遭到一次次失敗的打擊,后來便不再多想,老老實實地按照靈的規則來。
  誰知道楚云升上一次過來以炫目的科技讓它當初“幼稚”的想法,竟然再次死灰復燃。
  如果不是為了這點想法,它也不會死死保護周圍的星空種族到現在,它們都是在許多領域有著特別本領的,第一個被鏡面消滅的那個,就在宇宙引力場的研究上很有造詣,這一次大戰,有不少條星路都是這個種族提出的建議。
  可它萬萬沒想到,楚云升竟然利用它的幫忙,真正的目的竟然是為了在它一次次的演化中了解它的靈蘊能力。
  剛才的攻擊,它的多道靈蘊演化都被看穿一般地被擊散。
  不過這個時候,它卻沒法氣憤楚云升的卑鄙,剛才沖出去的時候,它靈蘊清晰地“聽到”楚云升在激烈的爭吵中,堅持不許“殺它”!
  而且,它猜測有誤,楚云升的同伙,不是一個,而是兩個!
  再加上楚云升,三打一,它必死無疑。
  它自然是不想就這么莫名其妙地被殺掉,重新被打回到陣列面圍困中后,它便希望楚云升能夠獲得爭吵的勝利。
  看樣子,它的猜測并沒有錯,楚云升沒有殺它的理由,也不可能這么做,問題應該出在他的兩個同伙身上。
  它也有些理解楚云升為什么遲遲沒有出現了,三個靈生命中,楚云升最弱,估計是無法做主的。
  它現在又開始擔心起那兩個靈主是不是左旋的了?
  就在它期盼楚云升能夠贏的時候,楚云升的一道靈蘊,忽然殺到了陣列面里面,向它緊急道:“記下我說的方位,向那里突圍!不過,你的座艦不能帶走,否則我無法交待,馬上換一艘飛船,其他飛船都要留下來,你放心,你走了,有我在,不會被滅,以后還可以還給你,不要問為什么,來不及了,它們的本體就要趕到了。”
  巋靈主本來還要問楚云升他的另外兩個同伙是誰的,聞言也不敢再多說,它剛才出去的時候,另外兩道中一道很充足,一道很強大,而且很陌生,說不定就是左旋要活著帶走楚云升的兩個靈主。
  它不敢停留,趕緊向楚云升說的陣列面方位突圍逃亡,那些星空種族楚云升即使不還給它,它也可以重新再去找,座艦丟了的確有些可惜,里面有許多重要的資源。
  但只要能活下來,第一戰場一旦結束,就是這兩個左旋靈的末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