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1543 置我于何地

<!--go-->新艦這邊沒有什么特別的事情,五序與第三個烏怒人還在整理備份信息,面對浩如煙海的信息,它們足足抽掉了三分之二的卓爾人,才能勉強保證整理的進度。
  自從電封閉后,五序就兼任了電以前的分工,在三大族里,幾個烏怒人和戥都擔任新艦中自己最為擅長的部分,而五序則更像是一個萬金油,安全部的事,需要它的時候,它能參與一下,科技上的時候,需要它的時候,它也能參與一下,就是戥的戰爭事務上,也不乏它屢屢出現的身影。
  雖然在每個領域,它可能都比不上最為突出的那幾個人,但是反過來,全艦也只有它能夠在需要的時候,有能力參與到每以個領域。
  就是楚云升的禁術完善,也是它帶著一個陣列的卓爾人協助完成的。
  因此,整個新艦里,最繁忙的人還不是擔任艦長的戥,而是五序,時常楚云升返回新艦,能第一時間見到戥,卻見不到它。
  這次也是一樣,不過楚云升也沒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再特別地去找它,他快速地看了一下三十七艦種族為主建立的諸多實驗空間情況。
  最近,它們陸續出現了一些成果,比如拔異與何團長的問題,據說已經進入到模擬階段,類荑族皇族也獲得了一些進展,就連德斯也修煉極快,已經有了第五元天的古書層次,很快就要達到第六元天。
  唯一毫無進展的就是烏怒人雷的秘密實驗,讓雷很尷尬,不過它出了一個絕招,竟然殘忍地將自己種族的小烏怒人強行移植塞入到一個人類試管生命體中,遭到第三個烏怒人的強烈抵觸,但木已成舟,據說這段時間,長大了不少,楚云升也沒時間去查看。
  他在新艦沒有待太久,隨后進入氣泡世界。向巋靈主那里的天羽族人方向追溯而去。
  追溯的過程,仍需要小長羽的協助。
  如今,小長羽在新艦中獲得了很大的自由度,除了還要受到安全的嚴密監控。基本能夠在第一二層信息世界進出。
  她是一個不太關心周圍事情的人,但仍然被新艦中繁忙的各族生命所震撼,偶爾交流的時候,她竟有一種感覺:或許是她被關的時間太久了,與這些人似乎都產生了時代的鴻溝。
  尤其是當她看到一個嗷卡人孩子埋頭苦讀的場景。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還是當年拿著大木棒子什么都吃的嗷卡人嗎?
  隨后再看到一個個被海國大殿主帶的好像都成了知識分子的海族人,又看到許多在戰隊中訓練的卡旦人,人模人樣地嚴肅地位于各種復雜的儀器操控臺上,那里還有當年大路之上金甲赫赫刀劍如林的景象?
  那些曾佝僂在地底的小人,如今雖然依然膽小,但開口說的話,她已完全聽不懂,只能遠遠地看著它們要么分析著一副星圖,要么分析著一副微觀粒子圖,說著她根本沒聽過的詞匯。
  最讓她震撼的還是冷星人。那個與地球人有著一樣外形的黑發人,與地底小人有著相似尾巴的藍發人,已經從差點被滅族的地步,走到了如今底層的中堅程度!
  除了地球人,還有一些在這里接受監控的星空生命,整個底層,幾乎無任何種族可以與它們爭鋒了,小長羽都不知道它們是怎么做到的?
  就連地球人,也是因為分部太多,各個領域都有他們的身影。據說飛出去的三千飛船中的奸商,就是地球人為主力……以諸多分部合集在一起,才勉強壓過高速發展的冷星人一頭。
  聽說,底層世界的這幾個小三大族。都要沖擊第二層世界了!
  時代的洪流在無聲中碾壓而過,轟轟烈烈地奔向新的輝煌!
  她忽然感覺自己像是天羽族童話故事中的卡麗爾,一覺醒來,這個世界都變了,變得她一點都不認識了,充滿了各種稀奇古怪。各種匪夷所思,但卻不知為何第一次吸引她的好奇,想要知道到底是怎么變化的?
  就在不久前,因為她臨時的編號放在了拔異的樞機團里,去可那里備了一下份,竟然看到許多準備沖擊更高境界的樞機們,聚集在一起,手中拿著諸多實驗室的資料,議論紛紛。
  有的說這個好,有的說那個才可靠,然后又各自列出一串長長的數據記錄,相互比較,最終誰也沒說服誰,各自去了各自看好的實驗室。
  她不知道怎么回事,特意打聽了一下,才知道如今樞機晉級居然不在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地方,而在公開的各個實驗室中,晉級的時候,有許多人員協助分析各種生命狀態參數,隨時進行糾正,成功率極高,而且十分安全。
  據說,海國大殿主與三十七艦合作的一個實驗室是一個熱門實驗室,許多源門樞機都愿意找海國大殿主。
  而當她見到海國大殿主的時候,差點沒認出來那個拿著數據圖,穿著科研制服,在一堆公式中,與其他科研人員爭論得面紅耳赤的那個海族人,真的是當年威震四海的大洋樞機嗎?
  走著看著,看著走著,她漸漸地被吃驚地有些麻木了,而麻木后的一天,她忽然驚覺,從未有過的后悔!
  當初,為什么要將所有的天羽族人送走呢?
  如果她們留在這里,會變成什么樣子?會不會和地底小人一樣說著讓人聽不懂的專業詞語?會不會像冷星人一樣意氣風發?會不會像海國大殿主一樣激揚爭論?會不會像那個嗷卡人孩子一樣埋頭苦讀?
  她后悔了,深深地后悔了。
  她更自責于自己的無知,卻以為自己沒有做錯。
  當她聽到楚云升要去巋靈主那里,要將洛紗等人族人接回來,她從所未有的欣喜與期待,仿佛再一次看到了族人們的希望。
  給楚云升帶路的任務,她完成的非常出色,然后,回來后就忙著給自己的族人聯系合生命創辦的“學校”那是被刺惡哄著逼著辦的機構,全艦如今最低等的幾個學習機構。
  ……
  巋靈主的座艦平臺上,楚云升很“憤怒”。
  巋靈主本來不想見他的。但是楚云升來去無蹤,神出鬼沒。
  “這就是你們合作的誠意嗎?”楚云升飄臨在平臺上,冷冷地道:“我等到現在,一個你們的靈主影子都沒有見到。白白錯失了良機!”
  巋靈主解釋道:“我們的確已經通知了靈主,但距離太遠了,它要趕到也需要時間。”
  楚云升道:“如果你們沒有猶豫,收到我們的信號就出發,現在早到了。”
  巋靈主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當即反擊道:“如果真有這么緊急,你當時為什么不直接過來一趟?”
  楚云升卻一口咬定道:“我已經在信號中說的很清楚了,我不能離開,一離開就會失去目標!”
  巋靈主既不想與楚云升談崩,也不想與楚云升再無意義地糾纏這個問題,便說道:“現在已經這樣了,你沒辦法,我也沒辦法。”
  楚云升語氣也緩了緩,他與巋靈主本身沒有矛盾,不過是為了將洛紗等人弄走:“不過。我需要重新考慮與你們的合作,你若坐不了主,就讓能做主的人來談吧,不過,先將我的人送回去,能不能談成再說,像現在這個樣子,以后將如何互信?”
  巋靈主猶豫了一下道:“能做主的一個靈主已經走了。”
  楚云升也不是真的在意要和誰談,接著道:“我的人呢?”
  巋靈主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道:“它們是你的人嗎?”
  楚云升頓時有種不好的感覺:“它們到底怎么了?現在在什么地方?”
  巋靈主嘆息一聲道:“這件事。你不要再問再管了,反正還是有天羽族的生命供給你過來,其他人你就不要問了。”
  楚云升沉聲道:“我的人我為什么不可以問?”
  巋靈主再次反問道:“它們真是你的人嗎?”
  楚云升可以確定出什么問題了,道:“巋靈主。它們到底在哪里?”
  巋靈主嘆息道:“我不告訴你,也是為你好,你阻止不了任何事情發生,你說是你的人,那好,我問你。你是它們的靈主,還是它們的契約是你的?”
  楚云升沉默片刻:“億靈主還活著?它來了?”
  巋靈主再次嘆息一聲,終于道:“它們被帶走了,被我們的一個靈主,你所問的那個能做主的靈主帶走了。”
  楚云升沒想到真出問題,而且還是新神國的靈主所為,問也不問一下,私自就將洛紗等人帶走,根本就是無視所謂的合作。
  他道:“去哪里了?”
  巋靈主既然開始說了,就沒有再隱瞞下去:“你和我猜的沒錯,億靈主沒有死,它和那位靈主談好了一個合作,條件之一,就是將天羽族的那個樞機以及一些天羽族人交給它,人家是天羽族的靈主,就是不給,一個念頭也能殺死那個小樞機,這事它們自家的事情,你又何必管?”
  楚云升這時候才真正地冷笑道:“原來你們已經與億靈主合作了,那么我們之間還有什么合作的可言?巋靈主,沒人比你更清楚我和億靈主是生死大敵,你們這樣做置我于何地?另外,你說的沒錯,天羽族的契約是億靈主的,但它做不了它們的主!”
  巋靈主試圖解釋道:“左旋在這里的實力很強,我們需要做一些安排,盡量減少敵人,帶走那個小樞機的我們靈主,曾與左旋有些靈一直在一起接觸過,我能告訴你的就只能這么多了,我和你一樣不想億靈主活著,但這是事實,沒有辦法。”
  楚云升沉默了一會,道:“巋靈主,你能告訴我這些事,我也保證,我們之間私人合作依然有效,最后,我還想問你一個問題,你們的那位靈主向那個方向去了?”(未完待續。)<!--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