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1536 左旋危險

readx();楚云升通過虛擬門,來到戥所在的飛船指揮空間。
  戥正聚精會神地觀察著各項外星空探測數據,不斷地調整新艦的軌跡。
  即便潛伏靈沒有追上來,新艦也是需要隱匿行蹤的。
  是否能夠藏住蹤跡,關系到未來一段時間內是否能夠安全,每次改變新艦的位置,都是航行工作量最大的時候。
  楚云升在這里等了一會,并協助他做了一些工作。
  戥也沒想那么多,現在三大族人手不夠,楚云升過來也很正常。
  等到新艦所有探測設備都確定沒有了潛伏靈的蹤跡,飛船的軌跡也被運用了各種方法隱匿后,新艦才進入平穩的航行期,兩人也漸漸地停了下來。
  楚云升移動到了一邊道:“我是來告訴你一些事的。”
  戥知道五序正在分析烏怒人的信息備份,新艦中許多種族和他一樣,都希望通過這份信息找到自己族人的下落或蹤跡,心中頓時一動:“有消息了?”
  楚云升看著他,靜靜道:“是的,但是……”
  接著,他以平靜的語氣將五序發現的情報,一字不改地講述了一遍。
  說完后,他便不再說話,給戥接受的時間。
  雖然星空生命與地面生命不同,任何犧牲都可以付出,但這要看犧牲的價值,戥種族的情況并不具備這樣的價值,反而很憋屈,被自己一直跟隨的左旋神國無情地定了一個罪名,還要成為永無休止的圈養源奴,對一個高等生命而言,比死還殘酷,所以五序才會說它們很慘。
  楚云升的對面,戥在他的講述中,漸漸地從一開始期待的微微激動,到不敢置信,再到無言的悲傷。
  他看著那道信號。久久地無言。
  許久后,他突然似乎混亂地說著一個個相互沒直接關聯的詞:“……左旋……神諭……任務……戰爭……滅絕……未來……”
  但楚云升知道,他并沒有混亂,是他的思維在極速地跳躍。正在重新組織許多信息片段。
  楚云升耐心地等待著,片刻后,戥停止思維的跳躍,開口道:“楚,左旋有問題。”
  楚云升不知道他思維跳躍到哪里。怎么得出的這個結果,沒有插話。
  戥繼續道:“楚,其實當初,我是不愿意來銀河星系的,我當時想去更激烈的神戰戰場,但是來了神諭,我的族人強行命令我離開,去往銀河星系,而且不準我上訴,但后來。尤其是我那次失敗之后,我一直想為什么非要我來?為什么不派一個與神使更有接觸經驗的人?避免我的失敗?
  距離近不是理由,只要我的族人不說,那點距離,在星空中神使根本察覺不出來,但他們還是讓我去了,強迫我去的。
  后來,在我沒有戰敗之前,與他們還一直有延遲的信號聯系,繼我之后。還有很多新一代的和我一樣的族人,被陸續強制派遣出去,執行各種任務,當時。我在了解后只是覺得自己也不算最倒霉的,最倒霉的一個族人被派到更遠離戰場的地方。
  甚至在剛才之前,我也沒有多想過,新一代族人去執行任務也是正常的,但現在……我的族人一定發現了左旋出了問題,感覺到了危險。但他們不敢表露出來,一絲一毫都不敢,只能以這種方式,想盡辦法,利用各種戰爭局勢需要,將新一代的族人陸續強制派遣出去,為種族保留下未來。
  我們的目標小,不會引人注意,但能否最終幸存下來,就要靠我們自己,就像我,差點因失敗而死掉。
  但他們也做了最大的努力,連我的一位重要戰爭學老師也被他們派遣來幫助我一起執行任務,現在我才明白這是他們寄存的希望。
  左旋一定出了問題,而且不僅是對你的爭執,還有更可怕的問題,我的族人一定發覺了危險,但我們和烏怒人不同,我們跟隨左旋太久了,糾纏太深了,脫離不了,他們只能暗中以這種方式送新一代的族人離開,避免一起覆滅的下場。
  楚,你沒有發現么?目前我們知道的神戰戰場,左旋都一直在敗,不停地敗,我們族人上一代敗,這一代也在敗,為什么?
  左旋勢力極為龐大,極為恐怖,我們很久遠時代的一個曾接觸過一個強大神使的前輩曾說過,左旋的底蘊極其深厚,不可想象。
  如果不出問題,怎么可能會一敗再敗?新神國的靈主我們也遇到幾個了,比起億靈主它們來如何?
  僅僅是你的問題,都不至于導致這樣的局面。
  我的族人一定發現了左旋出了什么問題,判斷左旋神戰必將失敗,而我們也會跟著一起覆滅,所以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現在,已經驗證了,不管是誰導致他們現在的悲慘情況,根本原因還是在左旋的戰敗上。”
  戥一口氣說完,楚云升先稍感安心,戥沒有被擊倒,不但堅強地承受住了,還冷靜地發現了問題。
  接著,他也思索起來,戥說的很多地方的確存在可疑,尤其是為什么會一敗再敗?
  巋靈主都說左旋即使在這里的星空,實力也遠強于它們,但似乎還是敗,敗到戥的族人都被去頂罪了。
  僅僅是他的問題,是不可能的,戥說的還算溫和了,他最多不過是一個左旋內部斗爭的工具,看看新神國并不真拿他當一回事就知道了。
  否則,如果他能決定神戰最終勝負的話,新神國的巋綸兩個靈第一次遇到他的時候,絕不會是那樣的反應。
  問題到底出在什么地方?楚云升不可能知道,戥也不知道,甚至戥的族人也不十分的清楚,他們大概只是從一些細微的地方發現,曾輝煌無比的左旋忽然越來越危險了。
  楚云升道:“它們雖然在敗給新神國,但對我們而言,卻是越來越危險,我感覺烏怒人信息備份點潛伏的靈,就是左旋一邊的。”
  按照烏怒人的情報,左旋的眾靈雖然敗給了新神國,但相反,卻對自己的星空生命都能下得了手,翻臉無情,已然極度的危險,對他和對新艦就更不會手軟。
  戥此刻已經完全地冷靜下來,這是一個星空生命必須的堅韌,看完五序提取的烏怒人情報,分析道:“有可能,而且我懷疑它們中的另外一個靈,現在就在烏怒人找到的那顆星球上守著,兩靈分工行事,一個守著那顆星球,并繼續尋找上一個黑暗時期的戰爭設施,另外一個,則跟蹤烏怒人飛船,試圖得到信息備份。”
  楚云升道:“我也想過去看看。”
  戥思索道:“潛伏的那個靈很有可能會猜到,我們在得到烏怒人信息后將會去前去那顆星球,畢竟那是唯一一個烏怒人確定的位置。”
  楚云升道:“不錯,但它也可能猜測我們不敢去,不過,不論我們敢與不敢,它都會回去那里,繼續嘗試能否找到戰爭設施,烏怒人唯一確定的只有那個地方,錯過了這個機會,即便是我們也要再花費大量的事情再去確定新的一個,我們現在信息雖多,能力上卻未必比得上烏怒人信息匯聚點,不一定能找得出來,我們的三大族數量還是太少了。”
  結合烏怒人與偽霸的情報,戥也知道將來要在這片星空生存下來,一定要先找到一個設施,烏怒人發現的這個是目標范圍最小的,位置也是最準確的,錯過了,的確很難再順利找到下一個。
  他明白楚云升的想法,道:“你準備找偽霸?”
  楚云升卻道:“不,不能找它,它現在的問題也在于沒辦法準確地找到戰爭設施的具體位置,但它很有可能有辦法讓戰爭設施浮現出來,否則它就沒必要找了,一旦它去了,我們恐怕要給它白忙一場了,什么都得不到。”
  戥道:“那就找巋靈主,雖然它的位置稍遠,不過可以讓護送尊者的那個靈再反轉過來,它們應該不知道如何浮現戰爭設施,又是新神國的靈,與左旋相敵。”
  楚云升認同道:“我也是這個想法,類似139號星系內的異常,它們遲早都要發現,告訴它們也沒關系,而且左旋的靈浮現不出戰爭設施,它們應該也做不到,暫時誰也得不到,便于我們實地了解情況后,有時間尋找其他機會。
  但即使加上護送尊者的靈,我們可能也不是那兩個靈的對手,還得在找一個,目標已經有了,但我有些不確定。”
  戥立即就意識到他的第二個目標是誰,道:“我覺得襲擊我們新艦的靈不太可能是左旋一方,否則,即便它不知道如何浮現戰爭設施,也應該知道139號星系的異常是怎么回事,就像毀滅烏怒人信息匯聚點的那兩個靈一樣,左旋的靈知道的應該多一些。”
  楚云升道:“我擔心就是擔心這一點,如果一旦我們判斷出錯,它是左旋一方的靈,那就是敵人三,我們二,弄不好,都逃不掉。”
  戥想了想道:“可以想個辦法試探一下,就用我們族人的事情來試探,我去安排。”
  楚云升看了他一眼,戥道:“如果它是左旋一方的,我想用這個機會了解到我的族人最新情況,未來再想辦法將他們救出來,如果不是,我們就可以放心地聯合它。”
  楚云升看著他道:“你去安排吧,戥,我和五序都會與你并肩作戰,不久的將來,必有一天,即使只是為了生存下去,我們也終要與左旋的眾靈生死一戰。”
  ******
  第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續。)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