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1526 烏怒人的奇思妙想

<!--go-->這似乎不能算是一個問題,因為原本他們都不知道有過黑暗時期這件事。
  但問題,偏偏也就在這里,為什么不知道?
  如果遇到過,接觸過,那么就一定或多或少地知道一些。
  這個問題就再次延伸為:為什么沒有遇到過?
  楚云升與戥都是一驚!
  烏怒人沒有遇到過,卓爾人似乎也沒有這方面的記載,戥也不知道,似乎,它們一夜之間消失的一干二凈,全都不存在了!
  為什么不存在了?
  隱隱約約間產生一個恐怖的“信息”不存在,就意味著全死了!
  如果不是,又有一個問題冒出來:它們存在過嗎?
  楚云升沉思道:“或許有一個,它曾自稱是黑暗時期的生命。”
  在楚云升所遇到過的靈中,提到大黑暗的還有掠命艦靈,但它只是提到黑暗時期,準備回去查閱資料,應該不是,而提到禁術的則還有源奴的主人,但它只是說它很久遠前見過禁術,并沒有確定說它是那個時期的生命。
  唯有尸體星那個會禁術的靈,確切地說過,它是黑暗時期的生命。
  而且,它非常強大,大概是楚云升直接接觸過的最強的一個靈生命。
  雷知道這件事,聞言,道:“難道只有靈才能幸存下來?”
  它的擔憂,楚云升與戥都明白,在所有見過的疑似者當中,唯有楚云升見過的那個尸體星靈可能是,其他都不存在,尤其是星空生命,未曾遇到過一個。
  難道星空生命必將全滅?
  ……
  戥將這種恐怖的念頭暫時放到一邊,道:“不管怎樣,既然要避退入暗域,就趕緊先去將烏怒人的信息備份找回來吧,它們曾說過它們發現了一些事情,里面或許有我們想要的答案。”
  楚云升也暫時不去想這件事。將點亮的那些星系黯淡下去,歸入星圖,問道:“電推斷信息備份點在什么地方?”
  雷沒有說話,戥便回答道:“在一個假黑洞里!”
  楚云升有些奇怪道:“假黑洞?”
  戥解釋道:“確切地說是一個人造黑洞。并不是真正的黑洞,真正的黑洞吸走了信息,就是有辦法將它打開,里面的信息也應該會早已粉碎而無法復原,并且。至今也沒有人能夠打開黑洞,宇宙仿佛在監督著每一個黑洞,將它永遠地用視界隱藏隔絕,確保它不能被打開而影響到外面的事件。
  但是生命卻孜孜不倦地試圖解開宇宙遮蔽的角落,烏怒人熱衷于物質領域的研究,根據電的推算,匯聚點的烏怒人只有將信息備份藏在宇宙也在藏的地方,其他人才不可能知道,而只有烏怒人才能想到。
  按照電的分析,匯聚點的烏怒人首先利用物質質量坍塌。以精妙的模型制造了一個裸奇點,沒有視界遮蔽,信息可以來去自由,但它最終還是會被視界遮蔽住,否則它對周圍空間物理定律的破壞無法平衡。
  這時候就需要所制造的這個裸奇點與眾不同,帶有強大的電場,在遮蔽它的視界里面又形成一個內視界,形成一內一外兩個視界,并讓信息暫時存放在內視界上。
  之后,這個與眾不同的裸奇點。外面看起來像是一個黑洞,實際上卻是一個有著內外兩層視界的裸奇點。
  等到它在自我運轉中,內視界漸漸擴張到外視界邊緣,相互重合抵消之后。存放在內視界上的信息就會被釋放出來,而至于裸奇點在失去強電場后,要么成為一個真正的黑洞,要么消失湮滅,具體要看它的質量大小。
  在你回來之前,我根據烏怒人匯聚點移動的痕跡。對它們經過的地方進行了全方位的巡天探測,找到了一個疑似黑洞點。
  但畢竟時間過去很久了,烏怒人設計的這個信息備份點,就像是一個定時自動打開的保險箱,電也無法推算到它們當時是如何設計的,也就無法知道它現在是不是已經打開了?
  不過,它主要的作用,就是隱藏一段時間,以黑洞來騙過攻擊它們的兩個靈生命。”
  烏怒人的奇思妙想,令楚云升也感到驚訝與佩服,能想到這種辦法欺騙靈生命,幾乎萬無一失。
  就是以靈蘊,也無法探測到視界外的事情,那相當于不存在的無意義地方。
  戥也敬佩這些烏怒人對抗靈的想法,但可惜電已經無法與他們一起去取回這份信息,驗證它的推測。
  雷這時候謹慎道:“尊上,靈總歸是靈,不一定就會被騙到,而且攻擊我們信息匯聚點還是兩個靈,雖然在信息備份點的假黑洞自己打開之前,它們也無法提前將信息拿走,但必須預防它們仍在那里附近等待的可能。”
  戥也同意道:“有這種可能,所以在你們來之前,我一直在思考航行的路線,怎樣才能利用星體與星體之間遮蔽,利用星系產生的輻射等等,來隱蔽我們的行蹤,確保安全。”
  雷的提醒很有價值,靈總歸也不是那么好騙的,但即使沒有騙到,烏怒人的這個辦法也會讓它們無可奈何地只能在信息備份點等著。
  中間這段時間,便是烏怒人用它們的奇思妙想與技術創造出來的機會。
  楚云升看著戥重新安排的一道道航線,道:“如果是新神國的靈還好一些,是左旋一邊的話,免不了一戰,另外,如果只有一個靈留守在附近,加上我,新艦應該沒什么問題,但如果有兩個,就十分的危險。”
  他考慮了一會,指向戥規劃中的一道航線,道:“就用它吧,把我送到那片星系邊緣,你們仍留在暗域里接應我,造一艘最快的飛船給我,我一個人過去。”
  烏怒人匯聚點的信息一定要得到,不但是為了宏科技,也為了當前的形勢,尤其是它們可能發現了大黑暗的一些情報!
  想各種辦法從偽霸那里打聽始終不是事,且真假不清,隨時有被騙的可能,只有自己弄回來的才能確信。
  五序一直沒有過來,楚云升與戥和雷將這邊的事情安排,通過虛擬門找到它。
  但沒想到它會在治療睥邁的實驗空間。
  “出什么事了?”楚云升見實驗空間的三十七艦種族神色都很凝重,五序和前來的一些卓爾人也在快速地處理生命數據。
  見到楚云升,五序沉聲道:“它在變強,雖然不是很快。”
  楚云升迅速地看了看它們分析出來的數據,道:“什么時候的事情?”
  五序道:“剛剛沒多久,三十七艦的生命擔心他被降臨了。”
  楚云升否定道:“沒有,我回來的時候觀察過,全艦沒有問題,應該是他自己的問題。”
  五序想了想道:“根據信息世界的監控,還有一種可能,它正在恢復一絲意識,或者進入到另外一種意識狀態,雖然沒有醒,但卻在這種狀態中奇異地開始了修煉。”
  楚云升道:“他本就是一個修煉狂,或許的確進入了某個特殊的意識狀態,立即就開始修煉。”
  五序又道:“你看,他雖然修煉的不快,但是每一個變化卻都很模糊,我懷疑,它在創造一個獨特的源門之法,最奇怪的是,我們現在還分析不出來到底是什么高能領域運用。”
  睥邁沒什么源門之法,學習的還是楚云升的功法,當初與班里路的兩個源門交戰時,就很吃虧,如果不是銀色武器,可能早死了。
  但五序它們暫時也分析不出來,就有些奇怪了。
  在高能領域,尤其,卓爾人更是精通能量的運用,很少有源門之法解析不出來的。
  不過,五序接著又說道:“可能是還未成形的緣故,但不管怎樣,這種現象很獨特,或許會開辟出我們未曾了解的領域,我準備讓卓爾人來全面接手這里。”
  楚云升自然沒什么問題,有卓爾人親自接手,對睥邁更好一些,畢竟三十七艦種族與卓爾人差距太大。
  接著,他將偽霸那邊的事情,向五序說了一遍。
  五序倒是不屑道:“沒想到,它這些年發現了這么多我們都不知道的事情,但也沒什么,只要我們找到一個老,知道的絕對比它多得多,它算什么?”
  它話沒錯,但卓爾人當年的那些老失蹤的失蹤,死去的死去,上哪里去找?
  楚云升道:“老第四序那里或許有一點線索,但它們到現在還未出現。”
  五序便說道:“總會出來的,它們已經逃了很久很久了,按照你所言,那些戰爭設施一旦啟動,誰也躲不掉。”
  兩人正在說著話,就聽到戥緊急地傳訊:“銀色武器第一道設置解析出來了,出現了一道信息,快過來,我理解不了,它馬上就要消散了。”
  ******
  第二更,昨天一天我們月票漲了兩百五十多張,總票數前進到第五名!感謝大家!
  明天繼續兩更,繼續奮戰,繼續求月票!(未完待續。)<!--over-->